議冊四廟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議冊四廟狀
作者:劉句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53

臣等據太常博士段禺議云:「夫宗廟之制,曆代為難。須廣按禮經,旁求故實,通古今之理為規式,合天道人情為楷模。」伏緣禮有隨時,損益各異。遂致廣義多別,禮出眾途。今總曆代之宏規,議新朝之定制。謹按《尚書·舜典》曰:「正月上日,受終於文祖。」此是堯之廟也,猶未載其數。又按《郊祀錄》云: 「夏立五廟,殷立六廟,周立七廟。漢初立祖宗郡國,共計一百六十七所。後漢光武中興後別立六廟,魏明帝初立親廟四,後重議,上依周法立七廟。晉武帝受禪,初立六廟,後卻立七廟。宋武帝初立六廟,齊朝亦立六廟。隋文帝受命,初立親廟四,至大業元年,煬帝欲遵周法,議立七廟。次便禪命於唐。武德元年六月四日,始立四廟於長安。貞觀九年,命有司詳議廟制,遂立七廟。後至開元十一年後,創立九廟。」又按《禮記》喪服小記曰:「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而立四廟。」鄭元注云:「高祖以下至禰,四世即親盡也。更立始祖為不遷之廟,共為五廟也。」又按《禮記》祭法及王制《孔子家語》《春秋穀梁傳》並雲天子七廟,諸侯五廟,大夫三廟,士二廟。此是降殺以兩之義也。又按《尚書》鹹有一德曰:「七世之廟,可以觀德。」又按《疑義》云:「天子立七廟或四廟,蓋有其義也。如四廟者,從禰至高祖己上親盡,故有四廟之禮。又立七廟者,緣自古聖王,祖有功,宗有德,更立始祖。即於四親廟之外,或祖功宗德,不拘定數。所以有五廟、六廟、或七廟、九廟,欲後代子孫觀其功德。故《尚書》云:‘七世之廟,可以觀德’矣。」又按周舍論云:「自江左以來,晉、宋、齊、梁相承,多立七廟矣。」 今禺等參詳,唯立七廟、四廟,即並通其理。伏緣宗廟事大,不敢執以一理定之,故簡錄七廟、四廟二件之文,俱得其宜。他所論者,並皆勿取。請下三省集百官詳議。敕旨宜依者,臣等今月八日,於尚書省集百官詳議,伏以將敷至化,以達萬方。克致和平,必先宗廟。是以孝為教本,所以宏愛敬而厚人倫。禮乃民防,蓋欲辨尊卑而明法制。故《禮記·王制》云:「天子七廟,諸侯五廟,大夫三廟。」《疏》云:「周制之七廟者,太祖及文王、武王之祧與親廟四。太祖、後稷也。殷六廟,契及湯與二昭二穆。夏則五廟,無太祖。禹與二昭二穆而已。自夏及周,少不減五,多不過七。」又云:「天子七廟,皆據周也。有其人則七,無其人則五。若諸侯廟制,雖有其人,則不過五。此則天子諸侯七五之異名矣。至於三代己後,魏晉宋齊隋及唐初,多立六廟或四廟,蓋於建國之始,不盈七廟之數也。」伏惟皇帝陛下大事實上寰區,方興教理。既先自家型國,固當率土鹹賓。今欲請立自高祖已下四親廟,其始祖一廟,未敢輕議,伏惟聖裁。恐於講德論功,有失靈源茂緒,稟自中旨,共謂得宜。臣等幸列明庭,獲逢景運。顯奉如綸之命,共詳立廟之儀。雖竭討尋,慚非該博。有愧上塵聖鑒,實慮未協宸衷。不免迂疏,仍虞漏略。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