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典/卷17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古荊河州 通典
卷一百七十八
州郡八 古冀州上
古冀州下 

通典州郡典

通典卷第一百七十八 州郡八

古冀州上今置郡府二十二縣一百二十七

河內懷五縣河內脩武獲嘉武德武陟
汲郡衛五縣汲衛新鄉共城黎陽
鄴郡相十一縣安陽堯城洹水滏陽內黃鄴林慮臨河湯陰成安臨漳
廣平洺十縣永年雞澤曲周清漳邯鄲臨洺武安洺水肥鄉平恩
鉅鹿邢九縣龍崗南和平鄉鉅鹿沙河任內丘青山堯山
信都冀九縣信都南宮堂陽武強下博棗強衡水阜城武邑
趙郡趙九縣平棘元氏昭慶欒城贊皇高邑柏鄉臨城寧晉
常山鎮九縣真定鹿泉井陘靈壽稿城九門石邑房山行唐
博陵定十一縣安喜北平鼓城恒陽新樂義豐望都無極唐昌深澤陘邑
河間瀛六縣河間博野束城樂壽高陽平舒
文安莫六縣鄚清苑任丘文安長豐唐興
饒陽深四縣饒陽安平鹿城陸澤
上谷易八縣易遂城淶水容城滿城五迴樓亭阪城
范陽幽十一縣薊歸義范陽安次固安昌平潞永清良鄉武清廣寧
順義順一縣賓義
歸化分順州置一縣懷柔
歸德燕一縣遼西
媯川媯二縣懷戎媯川
漁陽薊二縣漁陽三河
密雲檀二縣密雲燕樂
北平平三縣盧龍石城馬城
柳城營一縣柳城

古冀州[编辑]

禹貢曰:「冀州既載,載,始也。冀州,堯都,故禹理水自此而始也。以唐虞之都不言封略,餘州所至,即是其境矣。壺口、雷首,至于太岳。壺口山,在今文城郡吉昌縣。太岳,在今平陽郡霍邑縣,即霍山也。雷首在今河東郡河東縣,此山凡有八名,即歷山、首陽山、薄山、襄山、甘棗山、中條山、渠豬山、獨山等名是也。既脩太原,至于岳陽。太原,今太原府。岳陽即霍山也,亦曰太岳。覃懷厎績,至于衡漳,覃懷,近河地名,今河內郡也。厎,致也。績,功也。衡漳,謂漳水橫流而入河,在今廣平郡西北肥鄉縣界也。厥土惟白壤。柔土曰壤。恒衛既從,大陸既作。恒、衛,二水名也。恒水出恒山,在今博陵郡恒陽縣界。衛水在今常山郡靈壽縣西山所出。大陸澤,鄭玄云:「在鉅鹿北。」言水徙故道,可以耕作。今趙郡象城縣界。島夷皮服。海曲曰島。居島夷而衣其皮。夾右碣石入于河。」碣石,海邊山名,在今北平郡盧龍縣也。言禹夾行此山之右。入河逆上也。舜以冀州南北闊大,分衛水為并州,燕以北為幽州,並置牧。周禮職方曰:「河內曰冀州,山曰霍,藪曰楊紆,爾雅云「秦有楊紆」,而此以為冀州藪,未詳其義及所在也。川曰漳,浸曰汾、潞。漳水出今上黨郡長子縣界。汾水出今樓煩郡靜樂縣山。潞水出今密雲郡密雲縣也。其利松柏。人五男三女。畜宜牛羊,穀宜黍稷。」其地險易,帝王所都,亂則冀安,弱則冀強,荒則冀豐,故曰冀州。其在天官,昴、畢則趙之分野,漢之趙國,北有信都、真定、常山、中山,涿郡之高陽、鄚、州鄉;東有廣平、鉅鹿、清河、河間,渤海之東平舒、中邑、文安、束州、成平、章武,河以北也;南至浮水、繁陽、內黃、斥丘;西有太原、定襄、雲中、五原、上黨:皆其分也。今鄴郡、廣平、鉅鹿、信都、趙郡、常山、博陵、河間、文安、饒陽、高平、上黨、樂平、陽城、太原、定襄、雲中單于,雁門之西南境,樓煩之南境,西河之東境,皆是也。尾、箕則燕之分野,漢之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上谷、代郡、雁門,涿郡之易、容城、范陽、北新城、故安、縣、良鄉、新昌及渤海之安次,皆其分也。今上谷、范陽、順義、歸化、歸德、媯川、漁陽、密雲、北平、柳城、馬邑、安邊,雁門之東北境,樓煩之北境,皆是也。兼得秦、魏、衛之交。漢之西河,今昌化之北境,西河之西境,宜屬秦。漢之高陵以東,盡河東、河內,今河東,平陽,文城,大寧,昌化之南境,絳郡,陝郡之河北地,河內之西境,並宜屬魏。漢之河內野王、朝歌,今河內之東境、汲郡,皆宜屬衛矣。秦平天下,置郡為鉅鹿、今常山、信都,趙郡之東北境,博陵郡之西境,鉅鹿之北境,饒陽之南境,兼兗州之域景城之南境,皆是也。邯鄲、今廣平、鄴郡,鉅鹿之南境,趙郡之西南境,皆是也。上谷、今上谷、范陽、文安、河間、媯川、歸化、順義、歸德,饒陽之北境,趙、博陵之東境,及兗州之域景城之北境,皆是也。漁陽、今漁陽、密雲郡地皆是也。右北平、今北平郡。遼西、今柳城及北平郡之東境皆是也。河東、今河東、絳郡,陝郡之北境,平陽、大寧、文城等郡,皆是也。上黨、今上黨、高平、樂平、陽城等郡皆是也。太原、今太原、西河、昌化、定襄及雁門之南境、樓煩等郡地,皆是也。代郡、今安邊及馬邑之北境皆是也。雁門、今馬邑之南境,雁門之北境,皆是也。雲中今雲中、單于府是也。及三川郡之北境。今河內郡。漢武置十三州,此為冀州、領郡國九。幽州、領郡國十。并州。領郡九。古冀州西境則屬司隸,今河東、絳郡、平陽、河內、汲郡。後漢並因前代,為冀州、理於鄗。鄗,今趙郡高邑縣。袁紹、曹公理鄴。鄴,今郡縣。鄗,呼各反。幽州、理薊,今范陽郡縣。并州。理晉陽,今太原府。魏並因之。晉置冀州、領郡國十三,理房子,今趙郡縣。幽州、領郡國七,理涿,今范陽郡是也。并州。領郡國六。惠帝之後,其地淪沒於劉元海、石勒、慕容俊,又為苻堅所陷。堅敗,慕容垂據之。後屬後魏。自此分割,不可詳焉。大唐分置十五部,此為河北道、范陽、汲郡、鄴郡、廣平、饒陽、河間、常山、博陵、信都、趙郡、鉅鹿、文安、上谷、北平、密雲、媯川、漁陽、柳城、歸德、順義、歸化等郡。河東道,河東、絳郡、北平、平陽、太原、上黨、西河、高平、大寧、昌化、文城、陽城、定襄、樂平、雁門、樓煩、安邊、雲中、馬邑等郡。兼分入都畿、河內郡。關內道。單于。

河內郡[编辑]

東至汲郡二百六十里。南至……西至河南府濟陰縣七十三里。北至高平郡一百四十里。東南到滎陽郡一百五十里。西南到河南府一百四十里。西北到河南府界一百七十里。東北到汲郡二百六十里。去西京九百八十里,去東京一百四十里。戶五萬四千一百,口三十一萬五千三百七十。

懷州今理河內縣。禹貢覃懷之地,禹貢曰「覃懷厎績」。大行山在焉。周為畿內及衛、邘、雍三國。邘音于。春秋時又屬晉。左傳,襄王賜文公「陽樊、溫、原、欑茆之田,晉於是始啟南陽」。杜注云:「晉山之南,河之北,故曰南陽也。」又云武王克商,蘇忿生以溫為司寇,其田有隤、懷是也。隤,徒回反。戰國時,為魏、衛二國之境。秦始皇滅衛,其君角徙居野王,阻其山保之。胡亥廢角為庶人,以其地屬三川郡。項羽立司馬卬為殷王,王河內。漢高帝初為殷國,尋更名河內郡。後漢因之。晉為河內、汲二郡地。後魏置懷州,兼置河內郡。隋初郡廢,而懷州如故;煬帝初州廢,復置河內郡。大唐因之,亦為東畿內之郡。領縣五:

河內漢野王縣。有沁水,自河南府濟源界流入。

脩武本殷寧邑,韓詩外傳曰:「武王伐紂,勒兵於寧,故曰脩武。」有古南陽城,漢山陽縣故城,在今縣西北。有濁鹿城,漢獻帝為山陽公,居於此矣。

獲嘉漢武幸緱氏,至汲縣之新中鄉,得南越相呂嘉首,因立獲嘉縣。後周置修武郡,隋置殷州是也。

武德周司寇蘇忿生之邑。東魏置武德郡。漢射犬故城在今城北。又有漢平皋縣故城,在今縣西。

武陟漢懷縣地故城,在今縣西。

汲郡[编辑]

東至靈昌郡一百十里。南至靈昌郡酸棗縣七十五里。西至河內郡二百六里。北至鄴郡一百九十里。東南到靈昌郡一百三十里。西南到河內郡二百六十里。西北到高平郡陸山縣四十里。東北到鄴郡臨河縣一百六十里。去西京一千七百九十里,去東京三百九十里。戶四萬六千九百八十,口二十萬七千九百八十。

衛州今理汲縣。殷之舊都。周既滅殷,以殷餘人封康叔為衛君,居河、淇之間,故商墟也。其後衛為翟人所滅,齊桓更封衛於河南楚丘,而河內殷墟復屬於晉。戰國時屬衛。秦并天下,為東郡、三川二郡之地。二漢為河內、魏二郡地。魏置朝歌郡。晉改置汲郡。後魏亦為汲郡。東魏置義州。後周為衛州,又分置脩武郡。隋初郡廢,煬帝初州廢,復為汲、河內二郡地。大唐為汲郡。領縣五:

汲漢舊縣。牧野之地,即紂都近郊三十里,即此也。

衛漢朝歌縣。古殷朝歌城在今縣西,紂都,有鹿臺,謂之殷墟上宮臺,詩曰「要我乎上宮」,即此也。今縣西北有黑山、蘇門山,孫登隱處。淇水出共山東,至今縣界入河,謂之淇水口。漢建安中,曹公於水口下大枋木以成堰,遏淇水東入白溝,以通漕運,故時人號其處為枋頭。晉大將軍桓溫為慕容暐將慕容垂所敗於枋頭,即此也。枋音方。淇音其。

新鄉縣西南三十二里有鄘城,即鄘國。

共城古共伯國故城,在縣東。漢共縣。

黎陽漢舊縣。魏置黎州及黎陽。有白馬津,即酈生所云「杜白馬之津」是也。後魏改為黎陽津。又有枉人山,古凡伯國在北。有大岯山,今名黎陽東山,又名青檀山,在縣南七里。其張揖云「成皋山是大岯山」,謬也。

鄴郡[编辑]

東至魏郡二百十里。南至汲郡一百九十里。西至上黨郡三百里。北至廣平郡一百八十里。東南到汲郡黎陽縣一百六十里。西南到高平郡三百二十里。西北到上黨郡黎城縣三百里。東北到廣平郡肥鄉縣一百四十里。去西京一千四百二十五里,去東京五百六十里。戶十萬九千四百五十,口五十九萬一百九十六。

相州今理安陽縣。殷王河亶甲居相,即其地也。春秋時屬晉。戰國時屬魏,後屬趙。秦兼天下,為邯鄲郡地。漢為魏郡,後漢因之。魏武王建都於此。魏氏都在鄴縣。晉亦為魏郡。後趙石季龍、前燕慕容俊並都之。皆都於鄴。冉閔為慕容俊所滅,慕容暐為苻堅所滅也。後魏道武置相州,取河亶甲居相之義。東魏靜帝初遷都於此,改置魏尹及置司州牧。北齊又都焉,改為清都郡,置尹。後周武帝平高緯也。後周置相州及魏郡。自故鄴移居安陽城也。隋初郡廢,煬帝初州廢,復置魏郡。自北齊之滅,衣冠士人多遷關內,唯技巧商販及樂戶移實郡郭,由是人情險詖,至今好為訴訟也。大唐為相州,或為鄴郡。領縣十一:

安陽漢魏郡城在今縣東北。有韓陵山,即高歡破爾朱兆之所。又有丹藍嵯山。

堯城有丹朱陵,又有羛陽聚故城,在今縣東。左傳云「晉荀盈卒於戲陽」,注云「內黃縣戲陽城」。戲與羛同,許宜反。

洹水有洹水,音恒。

滏陽有漳河、滏水。隋置慈州。滏音父。

內黃漢舊縣。有繁河。漢繁陽縣故城,在今縣西北。

鄴後漢末,冀州刺史嘗理於此。有魏武帝、文帝、甄后等三陵臺。東魏、北齊皆都於此。後周置相州,後徙相州於安陽,山漳水在縣西。晉史曰:「石勒諸將佐,議欲都於鄴,將攻三臺。張賓進曰:『三臺險固,攻守未可卒下。』於是進據襄國。」

林慮漢為隆慮。後漢避殤帝諱,改為林慮。

臨河有王莽河,古淇河顓頊陵在焉。

湯陰古羑里城,紂拘周文王之所。漢蕩陰縣。蕩音湯也。

成安漢斥丘縣故城在東南。地斥鹵,故名焉。

臨漳

廣平郡[编辑]

東至清河郡臨清縣一百二十里。南至鄴郡一百八十里。西至上黨郡涉縣界二百五十里。北至鉅鹿郡南和縣五十里。東南到魏郡魏縣界九十里。西南到鄴郡滏陽縣界七十里。西北到鉅鹿郡沙河縣界六十里。東北到清河郡宗城縣百十里。去西京一千五百八十里,去東京七百六十里。戶八萬九千二百九十,口六十六萬二千八百一十。

洺州今理永年縣。禹貢「覃懷厎績,至于衡漳」。衡漳在今郡南肥鄉縣界。春秋時,赤狄之地,晉荀林父敗赤狄於曲梁,即此。其後屬晉。七國時,趙所都。秦并天下,屬邯鄲郡。漢初置廣平國,武帝改為平干國,宣帝復為廣平國。後漢光武省廣平,入鉅鹿郡,後為魏郡之西部。魏改為廣平郡,晉因之。後魏為廣平郡。後周置洺州。隋煬帝初置武安郡。大唐初,劉黑闥都之,剋平,置洺州,或為廣平郡。領縣十:

永年漢曲梁縣地。又漢廣平縣故城,在今縣北。隋以煬帝諱,改曰永年。

雞澤有沙河。

曲周漢舊縣,故城在今縣西南。紂鉅橋倉亦在於此。

清漳南近漳水。

邯鄲戰國時趙國所都,自敬侯始都之。有叢臺、洪波臺。亦漢舊縣。邯,山名。鄲,盡也。漢趙王如意溫明殿在此焉。

臨洺漢易陽縣。北齊置襄郡。

武安漢舊縣。有武安城,趙奢與秦軍戰,鼓譟,武安屋瓦皆震,即此也。

洺水有衡漳瀆。或云禹貢曰「覃懷厎績,至於衡漳」,即此也。

肥鄉漢列人縣故城在今縣東北。有漳水。

平恩漢舊縣。

鉅鹿郡[编辑]

東至清河郡二百三十里。南至廣平郡臨洺縣六十五里。西至樂平郡縣二百四十里。北至趙郡一百七十里。東南到廣平郡曲周縣一百十里。西南到廣平郡武安縣一百二十里。西北到太原府樂平縣五十里。東北到信都郡二百六十里。去西京一千六百七十里,去東京八百五十里。戶六萬七千六百六十,口四十六萬二千七百八十。

邢州今理龍崗縣。古祖乙遷於邢,即此地,亦邢國也。春秋時,衛侯滅邢;魯僖公時,晉伐衛取邢,其地遂屬晉。七國時,屬趙。秦為鉅鹿、邯鄲二郡地。項羽分趙,立張耳為常山王,居信都,更名信都曰襄國,即其地也。漢屬鉅鹿、常山二郡及趙、廣平二國地。後漢因之。晉為鉅鹿、趙二國。石勒都於此。張賓進說曰:「襄國因山憑險,形勝之國,可都之。」後魏為鉅鹿郡。隋置邢州,煬帝初置襄國郡。大唐為邢州,或為鉅鹿郡。領縣九:

龍崗秦為信都縣,項羽改為襄國。漢至隋始改為龍崗。夷儀嶺在縣北百五十里,左傳云「邢遷於夷儀」,即此。

南和漢舊縣。後周置南和郡。

平鄉亦漢舊縣地。或云秦置鉅鹿郡於此,即古大鹿之野。有沙丘之臺,紂所築,即始皇死處。

鉅鹿漢南欒縣地。漢鉅鹿縣,今平鄉縣地。

沙河漢襄國縣地,隋置。

任漢張縣地。

內丘漢曰中丘,隋以國諱改之。

青山隋置。

堯山

信都郡[编辑]

東至平原郡二百十里。南至清河郡百三十里。西至趙郡百六十里。北至河間郡二百三十里。東南到博平郡三百里。西南到鉅鹿郡二百六十里。西北到饒陽郡百三十里。東北到景城郡三百五十里。去西京一千九百五十里,去東京一千一百里。戶十一萬一千八百八十,口八十二萬六千七百七十。

今之冀州理信都縣。古冀、兗二州之域。禹導河自大坯山北過洚水,至於大陸。按地理志,洚水南自清河郡,經城縣界入當郡南宮縣界,又東北入信都縣界。水經云:「洚故瀆又東北經辟陽亭北,又經信都城東,散入澤渚。按:辟陽亭在今郡理東南三十五里,今縣乃漢信都國城,則郡理東入兗州之域,郡理西入冀州之域焉。春秋時晉地,戰國時屬趙。秦為鉅鹿郡地。漢高帝置為信都國,景帝改為廣川國,宣帝復為信都國。後漢明帝更名樂成國,安帝更名安平國,漢末兼置冀州。領郡國九,理於此。晉亦然。後魏為長樂郡,兼置冀州。北齊、後周皆因之。隋初郡廢,而冀州如故;煬帝初州廢,復置信都郡。大唐為冀州,龍朔二年改為魏州,咸亨三年復舊,或為信都郡。郡今理,即漢信都國城。領縣九:

信都漢舊縣。禹導河北過洚水,即此。亦曰枯洚渠,西南自南宮縣界入。漢昌城縣故城在今縣北。又有漢扶柳縣故城,在今縣西。

南宮漢舊縣。漢呂后封張敖子偃為南宮侯,即此。洚水故瀆南自清河郡經城縣界入。

堂陽漢舊縣。在堂水之陽。

武強漢武隧縣。

下博漢舊縣。

棗強漢舊縣。又有漢廣川縣故城,在今縣東北。

衡水有衡漳故瀆。

阜城漢舊縣。

武邑漢舊縣。洚水西南自衡水縣界,而東北經縣城西北。

趙郡[编辑]

東至信都郡一百六十里。南至鉅鹿郡一百七十九里。西至太原府五百五十九里。北至常山郡一百里。東南到信都,隔河相去一百六十五里。西北到常山郡一百七十里。西南到鉅鹿郡一百九十五里。東北到博陵郡三百十七里。去西京一千八百五十里,去東京一千三百十里。戶六萬一千一百六十三,口三十七萬四千七百十二。

趙州今理平棘縣。春秋時晉地,戰國時屬趙。秦為邯鄲、鉅鹿二郡地。後漢屬常山國、鉅鹿郡地,兼置冀州。領郡國九,理鄗,今高邑縣。晉為趙國,亦置冀州。領郡國十三,理房子,今縣。後魏為趙郡,明帝兼置殷州。北齊改殷州為趙州,郡仍舊。隋改置欒州,煬帝改為趙州,尋復為趙郡。大唐為趙州,或為趙郡。領縣九:

平棘漢南平棘縣故城在今縣南。又有漢宋子縣故城,在今縣北。有槐水。

元氏漢舊縣。漢常山郡故城在今縣西。後漢光武征彭寵,陰后生明帝於此。

昭慶漢廣阿縣。後魏置殷州及南鉅鹿郡,後改為南趙郡。隋為大陸縣,有大陸澤。舊是象城,天寶中改焉。

欒城漢之關縣地。

贊皇有贊皇山。

高邑漢之鄗縣。光武即位,更名高邑。鄗音呼各反。

柏鄉漢鄗縣地。漢光武即位壇在此。漢南縣故城在今縣東北。

臨城漢舊縣也。有泜水。舊是房子,天寶中改焉。

寧晉漢癭陶縣。

常山郡[编辑]

東至博陵郡一百二十四里。南至趙郡一百里。西至太原府五百十六里。北至安邊郡四百九十里。東南到博陵郡鼓城縣一百九十里。西南到太原府樂平縣三百二十里。西北到雁門郡五百四十里。東北到博陵郡一百二十里。去西京一千七百七十里,去東京一千一百三十里。戶五萬三千五百十,口三十一萬七千七百十七。

鎮州今理真定縣。春秋時鮮虞國之地。左傳曰:「晉荀吳以上軍伐鮮虞。」注云:「中山新市縣也。」戰國時屬趙。趙之東恒邑也。秦屬鉅鹿郡。漢高帝置恒山郡,後避文帝諱,改曰常山郡,亦屬真定國。後漢屬常山國。晉復為常山郡,後魏因之。後周置恒州,領常山郡。隋初廢,煬帝初州廢,復置常山郡。大唐武德元年復置恒州,或為常山郡。天寶十五載改為平山郡,元和十五年改為鎮州。領縣九:

真定漢中山國之東恒邑,亦漢舊縣。漢新市縣故城在東北也。

鹿泉井陘口在此,今謂之土門。漢韓信破趙軍,殺陳餘於此。

井陘漢舊縣,古井陘。武德初置井州,今縣城實中,甚固。

靈壽本中山國之都也。漢舊縣,故城在今西北。衛水在今西山東北,入滹沱河。滹音乎,沱音陀。

稿城後周置鉅鹿郡。隋置廉州。漢稿縣故城在今縣西。肥壘,故肥子國,漢以為縣,亦在今縣西南。

九門漢舊縣。

石邑漢舊縣。井陘山甚險固,故李左車說陳餘曰:「井陘車不得方軌,騎不得成列,請守之。」不從。故城在今縣西北,俗謂之人文城。有卑山,卑音蔽。今名抱犢山,西面危絕,山頂有二泉。後魏葛榮亂,百姓抱犢上山,因名焉。

房山漢蒲吾縣。房山在縣西北,俗名曰王母山,上有西王母祠。

行唐漢舊縣。滋水所出。

博陵郡[编辑]

東至河間郡二百八里。南至趙郡三百十七里。西至常山郡一百二十四里。北至安邊郡四百九十里。東南到饒陽郡一百七十里。西南到常山郡一百二十里。西北到常山郡行唐縣七十里。東北到文安郡二百五十里。去西京二千一百里,去東京一千二百里。戶七萬六千六百,口四十七萬七千二百六。

定州今理安喜縣。帝堯始封唐國之地。戰國初為中山國,後為魏所并,後又屬趙。秦為上谷、鉅鹿二郡之地。漢高帝置中山郡,中山記曰:「城中有山,故曰中山。」景帝改為中山國。後漢因之,晉亦不改。後燕慕容垂移都於此,都中山,置中山尹。至慕容寶,為後魏所陷。北岳常山在焉。後魏為中山郡,兼置安州,道武帝改為定州。後周置總管府,領鮮虞郡。隋初郡廢,煬帝初置博陵郡,後改為高陽郡。大唐為定州,或為博陵郡。領縣十一:

安喜古中山鮮虞地。漢盧奴縣。有盧水,水黑曰盧,不流曰奴,因名焉。

北平秦曲逆縣,漢為蒲陰縣。蒲水所出,在今縣西北。

鼓城春秋鼓子國也。漢臨平縣故城在東南。又有漢下曲陽縣在西。

恒陽漢上曲陽縣也。常山在縣北一百四十里,常水所出。

新樂春秋時鮮虞國,漢新市縣地,蓋堯帝始封之唐國也。

義豐漢安國縣。又有漢解瀆亭,在今縣東北。

望都漢舊縣。堯始封於此。堯山在北。堯母慶都山在南。有中人亭、左人亭,即今縣城也。倒馬故關在縣西北,極險要也。

無極漢舊縣。

唐昌漢苦陘縣。又有中山故城,在縣東北。有漢石臼河。又西北有故關邑城,即漢關縣。

深澤漢南深澤縣。

陘邑

河間郡[编辑]

東至景城郡二百里。南至信都郡二百三十里。西至博陵郡二百八里。北至文安郡一百八里。東南到景城郡弓高縣一百四十七里。西南到饒陽郡一百五十里。西北到上谷郡二百十里。東北到景城郡魯城縣二百五十七里。去西京二千二百里,去東京一千三百四十里。戶九萬五千二百四十,口六十四萬二千五百六十二。

瀛州今理河間縣。春秋時屬晉,七國時屬趙。秦上谷郡之地。漢屬涿郡,後為河間國。後漢及晉因之。後魏為河間郡,孝文帝分置瀛州。隋初廢河間郡,置瀛州;煬帝初州廢,復置河間郡。大唐因之。領縣六:

河間漢州鄉縣,後漢改武垣縣。漢武帝得鉤弋夫人於此。

博野漢博陵郡,後徙安平。又有漢蠡吾縣故城,在今縣西。蠡音禮。

束城漢舊縣。後魏置束州。

樂壽漢曰樂城縣,故城在今縣西北。漢又曰中水縣,居兩河之間,故曰中水。

高陽漢舊縣。後置高陽郡。有易水。

平舒晉置章武郡。

文安郡[编辑]

東至……南至河間郡一百八里。西至上谷郡露山一百七十里。北至范陽郡二百八十里。東南到景城郡二百六十里。西南到博陵郡二百五十里。西北到上谷郡一百八十里。東北到北平郡八百里。去西京二千三百十里,去東京一千四百四十四里。戶五萬五百十,口三十二萬六千四百五十。

莫州今理鄚縣。其地歷代所屬與瀛州同。大唐景雲二年,分瀛州置鄚州。開元十年,改鄚為莫。其後或為文安郡。領縣六:

鄚漢舊縣。

清苑漢樂鄉縣。漢高帝過趙,封樂毅之後樂巨叔於此。

任丘有狐狸淀。淀,堂練反。

文安漢舊縣,故城在東北。

長豐

唐興

饒陽郡[编辑]

東至景城郡三百十五里。南至魏郡五百里。西至常山郡一百八十里。北至上谷郡三百里。東南到信都郡一百三十里。西南到趙郡一百九十里。西北到博陵郡一百七十里。東北到河間郡一百五十里。去西京二千五十里,去東京一千二百五十里。戶四萬八千八百五十八,口三十四萬六千四百七十二。

深州今理陸澤縣。戰國時屬趙。秦為上谷、鉅鹿二郡地。漢為涿郡地。後漢屬安平國,桓帝以後為博陵郡。晉為博陵國。後魏為博陵郡,北齊亦同。隋初郡廢,置深州;煬帝初州廢,以其地分入博陵、河間二郡。大唐復置深卅,或為饒陽郡。領縣四:

饒陽漢舊縣。有蕪蔞亭在此。又有古博陵城、饒陽城。滹沱河舊在縣南,即光武所渡。魏武王因饒河故瀆,決令北注新溝,所以在今縣北。蔞,力俱反。

安平漢舊縣。

鹿城漢貰縣故城在西南。又有漢鄡城在東。衡漳水,今名衛水,亦名苦水,西南自趙郡寧晉縣界流入。貰音時夜反。鄡音苦堯反。

陸澤禹貢大陸澤,亦在此。

上谷郡[编辑]

東至范陽郡二百十四里。南至文安郡一百八十里。西至安邊郡飛狐縣一百四十里。北至媯川郡懷戎縣南界廢固城鎮……東南到文安郡一百八十里。西南到博陵郡北平縣一百四十里。西北到安邊郡三百二十里。東北到范陽郡良鄉縣界八十里。去西京二千二百九十七里,去東京一千四百六十二里。戶四萬四千九百十二,口二十四萬五千八百七。

易州今理易縣。春秋至戰國屬燕。秦置上谷郡。晉書曰:「在谷之上頭,故曰上谷。」漢屬涿郡,後漢因之。晉為范陽國。後魏亦為上谷郡。隋初置昌黎郡,後兼置易州。煬帝初州廢,置上谷郡。大唐因之。領縣八:

易漢故安縣故城在今縣南。有淶、易二水。有燕臺,昭王求仙處。又有漢范陽縣故城,在縣東南。

遂城古武遂也。秦築長城之所起。

淶水漢之遒縣。遒,即由反。

容城漢舊縣。

滿城

五迴

樓亭

阪城

范陽郡[编辑]

東至漁陽郡二百十里。南至文安郡二百八十里。西至上谷郡二百十四里。北至媯川郡二百十里。東南到……西南到……西北到……東北到歸化郡八十里。去西京二千五百二十三里,去東京一千六百八十里。戶七萬九百六,口三十九萬五百八十五。

幽州今理薊縣。古之幽州,蓋舜分冀州為之,置十二牧,則其一也。言北方太陰,故以幽冥為號。幽州,因幽都山以為名也。山海經有幽都山,今列北荒矣。昔顓頊都於帝丘,其地北至幽陵,即此。殷復省幽州入冀州。周禮職方曰:「東北曰幽州,其山曰醫無閭,山在遼東,今於柳城郡東置祠遙禮。藪曰貕養,貕養澤,在今東萊郡昌陽縣界。川曰河、泲,河在景城郡無棣縣界。舊泲合在今北海郡博昌縣界。今無泲,即濟水。浸曰菑、時。菑在今淄川郡淄川縣界。時在今北海郡臨淄縣界。其利魚鹽。民一男三女。畜宜四擾,馬、牛、羊、豕也。穀宜三種。」黍、稷、稻。初武王定殷,封召公奭於燕。及秦滅燕,以其地為漁陽、上谷、右北平、遼西、遼東五郡。漢高帝分上谷郡置涿郡。武帝置十三州,此為幽州,領郡國十。其後開東邊,置玄菟、樂浪等郡,亦皆屬焉。玄菟、樂浪等郡,並今遼水之東,宜在禹貢青州之域。後改燕國曰廣陽郡。後漢置幽州,並因前代。理於薊,今縣。晉亦置幽州。領郡國七,理於涿,今范陽郡。晉亂,陷於石勒、慕容俊、苻堅,後入於魏,其後分割不可詳也。今之幽州,謂范陽郡。古涿鹿也。應劭曰「黃帝與蚩尤戰於涿鹿」是也。即燕國之都焉,謂之渤碣之間,亦一都會也。薊縣,燕之所都。渤,渤海。碣,碣石也。秦為上谷郡之地。漢高帝分置燕國,後又分燕置涿郡及廣陽國,有獨鹿、鳴澤。獨鹿,山名。鳴澤,澤名。皆在於此。後漢為涿、廣陽二郡地。魏更名范陽郡。晉為燕、范陽二國,兼置幽州。領郡國七,理於此。慕容俊嘗都之。後魏置幽州。北齊置東北道行臺。後周置燕、范陽二郡。隋初並廢,煬帝初併置涿郡。大唐為幽州,或為范陽郡。領縣十一:

薊燕國都,碣石宮。漢為薊縣。舊置燕都。有桑乾水。慕容俊都於此也。

歸義漢易縣也。公孫瓚於此築城,名曰易京。後漢史曰:「瓚修營壘樓觀,臨易河,通遼海,以鐵為門。乃曰:『兵法云「百樓不攻」,今吾諸營,樓櫓千重,積穀三百萬斛,足以待天下之變。』為袁紹所破。」後石季龍征慕容皝,迴,惡其固而毀之,在今縣南十八里。又有巨馬水。

范陽漢涿縣。在范水之陽。漢涿郡故城亦在此。又有漢廣陽國城,亦在西南。有督亢陂,溉田膏腴,荊軻獻圖於秦。

安次漢舊縣。

固安漢方城縣地也。

昌平漢舊縣,故城在今縣東南。古居庸關在縣西北,北齊改為納款。淮南子云「天下九塞」,居庸是其一也。舊置東燕州。

潞漢舊縣。有潞河。漢平谷縣故城在今縣北。又有漢安樂縣故城,在西北。

永清舊是會昌,天寶中改焉。

良鄉漢舊縣。

武清

廣寧

順義郡[编辑]

置在范陽郡城內,去西京及四至八到並與范陽郡同。戶五千七百十八,口一萬八千一百五十。

順州理賓義縣。在范陽郡城。大唐天寶初置,尋又改為順義、歸化二郡。領縣一:

賓義

歸化郡[编辑]

東至漁陽郡二百十五里。南至范陽郡八十里。西至媯川郡二百里。北至密雲郡七十里。東南到漁陽郡二百十里。西南到范陽郡八十里。西北到……東北到密雲郡七十里。去西京二千七百里,去東京一千八百五十里。戶八百七十七,口三千三百六十九。

順州之北境。理懷柔縣。天寶初,置歸化郡與順義郡。領縣一:

懷柔

歸德郡[编辑]

東至密雲郡八十里。南至范陽郡九十里。西至范陽郡昌平縣五十里。北至山五里。東南到後魏廢易京城四十里。西南到芹城五里。西北到乾河山五里。東北到宋城鎮二十五里。去西京二千一百六十三里,去東京一千八百七十六里。戶二千二百四十六,口一萬一千五百九十一。

燕州秦上谷郡地,歷代土地與范陽郡同。隋文帝時,粟末靺鞨有厥稽部渠長,率數千人,舉部落內附,處之柳城、燕郡之北。煬帝為置遼西郡,以取秦漢遼西之名也,統遼西、懷遠、壚河三縣。大唐為燕州,或為歸德郡。領縣一:

遼西

媯川郡[编辑]

東至密雲郡二百十里。南至范陽郡二百里。西至安邊郡二百二十九里。北至張說新築長城九十里。東南到范陽郡一百五十里。西南到安邊郡四百四十里。西北到新長城為界一百八十里。東北到長城界九十八里。去西京二千九百五十里,去東京一千九百里。戶二千三百五十,口一萬五百四十。

媯州今理懷戎縣。春秋、戰國並屬燕。秦為上谷郡地,二漢因之。晉屬廣寧郡。後魏孝明帝廢。北齊置北燕郡。隋屬涿郡。大唐武德七年,討平高開道,後置北燕州。貞觀八年,改為媯州。其後或為媯川郡。領縣二:

懷戎漢潘縣地。漢上谷郡城在此。有涿鹿山及蚩尤城、阪泉地及涿水、羹頡山、涿泉。鳴雞山本名磨笄山,趙襄子滅代,其姊磨笄自殺,因為名。代人憐之,立祠,有群雞鳴於祠上,故名鳴雞山。史記云:「燕築長城,自造陽至襄平。」造陽即此。漢武破匈奴,取河南地,棄上谷之斗僻縣造陽地以與胡。韋昭云「在上谷」。晉太康地志又云「在五原塞之北」。疑太康志誤。

媯川

漁陽郡[编辑]

東至北平郡三百里。南至三會海口一百八十里,西至范陽郡二百十里。北至慶長城塞二百三十五里。東南到北平郡石城縣一百八十五里。西南到范陽郡雍奴縣界一百二十五里。西北到密雲郡二百十七里。東北到北平郡石城縣界廢盧龍戍二百里。去西京二千八百二十里,去東京二千二十里。戶四千八百二十九,口二萬五千四百八十七。

薊州今理漁陽縣。戰國時屬燕。秦置漁陽郡,二漢因之。隋文帝徙玄州於此,並立總管府;煬帝初廢,置漁陽郡。大唐屬幽州。開元十八年,析幽州置薊州,或為漁陽郡。領縣三:

漁陽漢舊縣。有鮑丘水,又名潞水。古北戎無終子國也。一名山戎,凡三名。七國時屬燕。燕後,以為右北平郡。

三河

玉田

密雲郡[编辑]

東至漁陽郡二百十七里。南至范陽郡潞縣界五十五里。西至范陽郡昌平縣界一百三十里。北至長城四十五里。東南到漁陽郡三河縣七十五里。西南到范陽郡昌平縣七十里。西北到長濃水鎮四十五里。東北到長城障塞一百十里。去西京二千六百八十里,去東京一千八百四十五里。戶六千一百三十八,口三萬一千六百三十七。

檀州今理密雲縣。春秋及戰國並為燕地。秦漢並屬漁陽郡。後魏置密雲郡,兼置安州。後周改安州為玄州。隋徙玄州於漁陽,今漁陽郡。尋復於今郡置檀州;煬帝初,置安樂郡。大唐為檀州,或為密雲郡。領縣二:

密雲有潞水,自塞外流入。

燕樂後魏置廣陽郡。有長城。

北平郡[编辑]

東至柳城郡七百里。南至海二百里。西至漁陽郡三百里。北至上洽口八十里。東南到臨榆關一百八十里。西南到馬城縣一百八十里。西北到石城縣一百四十里。東北到柳城郡七百里。去西京四千三百二十里,去東京三千五百二十里。戶三千三十一,口一萬三千七百七十五。

平州今理盧龍縣。殷時孤竹國。春秋山戎、肥子二國地也。今盧龍縣。有古孤竹城,伯夷、叔齊之國也。戰國時屬燕。秦為右北平及遼西二郡之境,二漢因之。晉屬遼西郡。後魏亦曰遼西郡。隋初置平州,煬帝初州廢,復置北平郡。大唐因之。領縣三:

盧龍漢肥如縣。有碣石山,碣然而立在海旁,故名之。晉太康地志云:「秦築長城,所起自碣石,在今高麗舊界,非此碣石也。」漢遼西郡故城在今郡東。又有漢令支縣城。臨閭關今名臨榆關,在縣城東一百八十里。盧龍塞在城西北二百里。

石城漢舊縣。

馬城

柳城郡[编辑]

東至遼河四百八十里。南至海二百六十里。西至北平郡七百里。北至契丹界五十里。東南到安東府二百七十里。西南到北平郡七百里。西北到契丹界七十里。東北到契丹界九十里,契丹衙帳四百里。去西京五千里,去東京四千一百十里。戶八百七十四,口三千。

營州今理柳城縣。殷時為孤竹國地。漢徒河縣之青山,在郡城東百九十里。棘城即顓頊之墟,在郡城東南一百七十里。春秋時,地屬山戎。戰國時屬燕。秦并天下,屬遼西郡。二漢及晉皆因之。慕容皝以柳城之北,龍山之南,所謂福德之地也,乃營制宮廟,改柳城為龍城,遂遷都龍城,號新宮曰和龍宮。皝時有黑龍白龍各一,鬥於龍山,皝率屬僚觀之,祭以太牢,二龍交首嬉戲,解角而去。皝大悅,號曰和龍宮。後燕慕容寶、北燕馮跋,相繼都之。至慕容雲,為馮跋所滅;至馮弘,為後魏所滅也。後魏置營卅。後周武帝平齊,其地猶為高寶寧所據。隋文帝時討平寶寧,復以其地為營州;煬帝初州廢,置遼西郡。大唐復為營州,或為柳城郡。領縣一:

柳城有龍山、鮮卑山,在縣東南二百里,棘城之東塞外亦有鮮卑山,在遼西之北一百里,未詳孰是。青山、石門山、白狼山、白狼水。又有漢扶黎縣故城,在東南。其龍山,即慕容皝祭龍所也。有饒樂水、漢故徒河縣城、和龍城。室韋、靺鞨諸部並在東北,遠者六千里,近者二千餘里,西北與奚接,北與契丹相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