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如此廣州》讀後感 過年
作者:魯迅
1936年
運命
本作品收錄於《花邊文學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四年二月十七日《申報自由谈》,署名:張承祿

  今年上海的過旧年,比去年熱鬧。

  文字上和口頭上的稱呼,往往有些不同:或者謂之「廢歷」〔2〕,輕之也;或者謂之「古歷」,愛之也。但對于這「歷」的待遇是一樣的:結賬,祀神,祭祖,放鞭砲,打馬將,拜年,「恭喜發財」!

  雖過年而不停刊的報章上,也已經有了感慨;〔3〕但是,感慨而已,到底勝不過事實。有些英雄的作家,也曾經叫人終年奮發,悲憤,紀念。但是,叫而已矣,到底也勝不過事實。中國的可哀的紀念太多了,這照例至少應該沉默;可喜的紀念也不算少,然而又怕有「反動分子乘機搗亂」〔4〕,所以大家的高興也不能發揚。幾經防遏,幾經淘汰,什麼佳節都被絞死,于是就覺得只有這僅存殘喘的「廢歷」或「古歷」還是自家的東西,更加可愛了。那就格外的慶賀——這是不能以「封建的餘意」一句話,輕輕了事的。

  叫人整年的悲憤,勞作的英雄們,一定是自己毫不知道悲憤,勞作的人物。在實际上,悲憤者和勞作者,是時時需要休息和高興的。古埃及的奴隸們,有時也会冷然一笑。這是蔑視一切的笑。不懂得這笑的意義者,只有主子和自安于奴才生活,而勞作較少,并且失了悲憤的奴才。

  我不過旧歷年已經二十三年了,這回卻連放了三夜的花爆〔5〕,使隔壁的外國人也「嘘」了起来:這卻和花爆都成了我一年中僅有的高興。

  二月十五日。

〔2〕「廢歷」指阴歷(或稱夏歷)。一九一二年(民國元年)一月二日,中华民國临時政府 通令各省廢除阴歷,改用阳歷。后来,國民党政府又再三下過這樣的通令。

  〔3〕一九三四年二月十三日(夏歷除夕),《申報号外本埠增刊》临時增 加的副刊《不自由谈》上有署名非人的《开场白》说:「编辑先生們辛苦了一年, 在這幾天寒假里頭,本想可以還我自由自在的身,写写意意,享幾天难得享到的幸 福。不料突然地接到一道命令:说不但要出号外,并且要屁股两排,没有办法,只 得再来放幾个屁。」〔4〕「反動分子乘機搗亂」参看《伪自由书「多难之月」》 及其注〔4〕。

  〔5〕花爆即花砲、爆竹。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