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山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三 遺山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四
金 元好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二十五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二十四

  碑銘表誌碣

    真定府學敎授常君墓銘

元光癸未予過郾城見麻徴君知幾問所與周旋

者知幾以鎮人常仲明中山趙君玉對及仲明来

舘客因得接杯酒之驩然未欵也北渡後来鎮陽

仲明在焉予首以知幾存沒訪之仲明言辛夘秋

邉報巳急以内郷深固可以避兵且有吾子在吾

三人議南下知幾卜之不𠮷乃止不行及𬒳兵知

幾病困中尚以前日猶䂊不行爲恨也予𥘉謂知

幾少許可而獨予仲明有端人之取固巳慕嚮之

及知㡬将遷内郷託於予者爲甚厚仲明之先世

又出于代鴈門用是交遂欵如是六七年𡻕辛亥

九月晦自太原東來過仲明之門而仲明之下世

十許日矣孤子徳雅知予敬其先人涕泗以墓銘

爲請予復之曰此吾之志也奚以請為乃作銘并

論次之君諱用晦姓常氏仲明其字也上世家崞

縣大木張家里而墓於泉福郷之石皷原者不知

其機昭穆矣見於元祐中進士趙子良所譔墓銘

云常氏世豪於財以孝弟力田見稱宋初世有諱

素者娶皇甫氏生子慶慶娶康氏生子玘玘娶檀

氏生子五人長曰俊次曰善俊材幹宏愽殖産益

豊取予之際巳薄而厚於人家近雲朔塞群從率

以武藝相尚有提虎常氏之目娶王氏生四子二

子起家善以曕男推澤爲郷兵指揮使俊之長子

曰宗亮慷慨多氣節中武舉官脩武郎鄜延路第

四将仕至知文水縣事宗彦以𮪍射應募官保義

郎河東路第四部将文水即君之曽祖也金朝初

避漢陽質子之役族属散居有從建炎南渡而貴

官者有留居東門盧利者有析居栢仁坊鹿者文

水居遷河朔寓居平山遂占籍馬生九子其一爲

比丘餘八子娶两族先後無間言時人爲之語曰

三劉五李和義無比是則文水之家政可見矣君

之祖諱大安𥘉東来時道卒於黎城父諱振孝悌

忠信不學而能好交結文士自以不習儒業爲愧

一意課二子學君之弟鼎字仲華府城童能属文

郷長者以偉噐期之未冠而卒故君強學自立以

成父志自少日有聲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間逰梁之後交文士益

衆賦業外它書亦能研究國醫宛丘張子和推明

𡵨黃之學爲說累数十萬言求知幾爲之潤文君

頗能探㣲㫖親識間有謁毉者𦔳爲發藥多所全

濟病家頼焉資禀淳質言行有法遭值亂離知時

命不偶安貧守分不爲風俗所移旅食僅足而継

困之義無廢年徳俱茂而卑牧之心愈篤評者謂

先世之義俠閨門之婣睦傅至于君故家遺俗有

自来矣真定幕府以君承平學舎舊人文行兼俻

任師賔之位辟本路府學教授在職數年士論歸

之不幸遭疾臨終二三日執筆紀先世事迹垂示

来裔飲酒談𥬇與家人訣怡然而逝春秋七十有

四實辛亥之九月十九日也夫人劉氏前君二十

七年卒継室李氏子徳彰徳府宣課使男孫小字

舉孫尚㓜徳以某年月舉君之柩祔於滹河西岸

班家里之先塋禮也銘亡

    善人白公墓表

𡻕辛亥冬十有二月河曲白某持鴈門李某所撰

先大夫行事之狀請於某曰先大夫棄諸孤之養

内翰王君從之實表其墓禮部閑閑趙公爲之書

并以善人白公墓表篆其額某時偕止六䄮未及

贈官之制故王君弗克載遭離板蕩閑閑手筆亦

復失之某惟先大夫積徳累行躬不受祉子男之

爵僅見於告弟之書而使之旌紀寂寥随世磨滅

孤奉義方之訓不肖孤死不SKchar矣敢以通家之舊

属筆於吾子幸為論次之謹按公諱某字全道姓

白氏其家於河曲者不知其幾昭穆矣曽大父諱

重信大父諱玉父諱仲温皆潜徳弗耀公生十二

𡻕而孤妣李氏弱無所依舅氏僧法澄爲經紀其

家拊育訓導思義俻至及長乃能自𣗳立營度生

理日就豊厚其後澄殁公不忘外氏之故䘮𥙊之

禮有加又爲建建塋於白氏丘壟之側一以祔外

祖氏一以⿱苑土澄𥘉僧舅既奉浮圖𢚓其家世不傳

爲李氏置後意甚專初不以異姓爲嫌巳而事不

果行公承舅氏之意挈此子養於家以昆弟待之

大定初通檢因附属籍舅已亡又歷三推之乆弟

爲妄人所教遽求異財公欣然以羙田宅之半分

之人謂同胞而至别籍徃徃起訟白公乃無絲毫

顧籍意是難能也太原趙進規從其子文卿在官

下尤相歎異云古人以隂徳見稱如白全道非但

隂徳乃顯徳也司户王伯常嘗都督部民之不率

者云汝獨不能效白君以禮治身以義教子耶其

爲名流所重如此崇慶壬申避地太谷不幸遘疾

春秋六十有九終於寓舎實八月十九日也越七

日諸孤護䘮歸祔於河曲王家里西原之先塋禮

也𥘉娶王氏𠕂娶李氏皆前公卒子男五人長曰

彦升留心典籍而不就舉選次曰賁廣覧強記尤

精於左氏至於禪學道書𡵨黄之説無不精諸弱

冠中泰和三年詞賦進士第歷懐寧主簿𡵨山令

逺業未究而成殂謝士論惜之次曰華貞祐三年

進士歴省SKchar入翰林仕至樞宻院判官右司郎中

次曰僧寳塋以詩筆見推文士間有集行於世次

曰麟蚤卒女四人長⿺辶商州吏目楊桂次適大族張

訪次⿺辶商進士賈鐸次未嫁而卒彦升女楊女張王

出也男孫五人曰嗣隆以䕃監滎澤酒曰忱曰恒

皆習進士曰常山曰中山皆尚㓜女孫二人皆⿺辶商

士族曽孫三人中和泰和安和女一人尚㓜公資

禀聦悟而謹厚自持略通經史精究暦筭中年耽

嗜佛書皆所成誦爲人敦信義樂施予一言所諾

千金不易家人化之皆以賢行稱焉正大中累贈

中大夫輕車都尉南陽郡伯兩夫人南陽郡太君

維火山自太平興國中升爲軍雖有學校而肄業

者無幾宣和末僅有上舎宋生歴大定明昌官學

之盛然後公之二子擢巍科取羙仕邦人築亭以

滎郷名之屏山李君之純爲作記辭與事稱相爲

不朽故公雖躬不受祉所以起其家與善化一郷

者其利豈有既耶銘曰

齒以徳尊師以道存習俗以敎遷惟仁人君子

 之所居(⿱艹石)時雨然羽山之顔疪厲爲蠲媿心發

 之彦方學業復於譙玄禮所以祠郷長者而傳

書先賢在昔兵屯河曲雄邉爰及公家乃誦乃

 絃身爲義方奉之周旋兩息蹁蹁起爲儒先岌

 彼滎䑓大伏在泉振而皷之有光属天仲也銅

 章惠浹𡵨岍叔也奉璋入侍禁垣藹𠔃芝蘭之

 庭烱𠔃珠玉之淵州里趨風媚學蹮蹮至於餘

 波所及且孝弟而力田古有之種徳𣣔深望𡻕

 百年有相之道理無空捐 --捐禄匪我榮殆以爲黨

 塾亡窮之傳樂石有銘表公之阡異時配縣社

 之食尚有攷焉

    南峯失生墓表

先生諱䂊字彦先姓吕氏懷州脩武人祖道父琰

皆力田爲業先生自成童知讀書既冠㳺學東州

以易爲專門經明行脩髙出倫軰醇德先生王廣

道特噐重焉一時名土如秀容折安上濟陽王善

長安陽苗景藩館陶叚彦昌冠氏孫希賢田子發

從之學者甚衆故家近太行五峯山因以爲號示

不忘本也有易說(⿱艹石)千卷傳子時宗室復興鎮大

名聞先生之名延致門下以師禮禮之𥘉娶舘陶

汲氏継室清平丁氏先生徃来兩縣之間爲人㢘

介沈黙爲里人所尊貞祐之兵謂所親言吾年八

十有四天数當盡癸酉唯有坐待歸盡而巳是冬

在所殘破吾民老㓜相與迯亡先生喟然嘆曰癸

酉之期至矣明日有乗白馬衣皂衣挾弓矢馳逐

於杜原桑林之下者吾死此人手矣詰旦果有邏

𮪍到物色悉如所言先生欣然就戮實十二月之

二十三日也兵退孤子天民收塟於館陶大張里

之東原壬子之冬距先生之殁四十年矣天民與

好問有通家之好以墓表見属余亦懼先生之潜

徳将隨世而磨㓕也乃爲之銘天民嘗任冠氏主

簿孫二人長曰長慶吹曰公孫其銘曰

 𬒳髪銜刀禍孰與遷弹琴視景命何可延誠使

 之禽息鳥視而終白首固巳無貴於期頥之年

老𣆀玄虚荘周氏之自然死以爲真兀以爲全

 寜薪火之可續直土梗之自捐 --捐(⿱艹石)夫鴻毛權重

 輕所宜熊掌定從違之先有巖墻之疾趨有白

 刃之徑前唯其知命而安於命此深於易者之

 所以賢

    臨海弋公阡表

公諱潤字天澤姓弋氏系出臨海占籍汝州之梁

縣者不知其幾昭穆矣大父整生二子長曰洪次

曰海洪娶張氏二子曰祐曰福海娶酒氏公其所

生子也弋氏自先世不異財公蚤孤能自𣗳立如

成人事從兄祐殊㳟遜祐嘗以事客内卿者二十

年比還公殖産倍於舊祐歸求分居公謂祐言家

所有皆父兄所積潤但謹守謹無損耗耳兄幸歸

請悉主之潤得供指使足矣祐悔悟曰吾弟忠敬

如此我乃爲讒口所間慚恨無所及尚𣣔言分異

耶乃更相交愛官以公家貲雄一郷且膽勇過人

選之督捕盗賊所至以恕心爲質盗亦不敢犯由

是名聲籍甚縣豪傑多畏服之郷之惡少以犯法

爲常毎以理訓諭之遂有嚮善者貞祐丙子潼閧

破汝洛𬒳兵居民保險多以私怨相刼殺官不能

制公杖䇿徃來山間爲之開諭辭情懇到𨷖者感

悦各平分而退多所全活公出大家舉措不碌碌

振贍貧乏婚嫁孤㓜有古豪士之風乎力絶人而

資稟謙退有相犯者未始與之校喜爲人觧怨嫌

郷隣訴訟徃徃不於官而於公長吏亦時以委之

嘗曰縣外有弋某横逆無從生矣其為人所𠋣信

如此中年喜儒學析節下士以實豊多文士結夏

課者多故乆居之以便諸子之學士子不能自給

者爲之經理日事使得卒業同郡張翥雄飛資穎

悟日誦萬言公得之童丱中妻以甥且招致其家

遂登進士第及將涖官復殷重教督翥卒爲良民

吏河陽人至𦘕像事之士辰河南破公挈家避於

西山山栅破公家亦𬒳驅逐一卒見公稠人中請

於主帥云此吾郷善士其縱遣之帥遣公舉家去

是夜所俘悉阬之里杜爲空公家獨全親舊嘆曰

爲善之報見之今日矣明年春郷郡㳺𮪍遍滿公

自度不能受辱乃自投水中得年若干實某年月

日也娶田氏子男三人長彀英師事桯内翰天益

未冠爲郷府所薦𠕂赴薕試文學行義髙出時軰

兵間以功授本州防禦副使次世英亦業進士信

厚如其兄次庭英七𡻕應童子舉年十八義俠有

父風州被圍率壮士三十輩潰圍而出與千𮪍遇

且行且闘從旦至暮有𬒳数十創而戰不㐮者𮪍

兵觧去逺近莫不歎伏北渡後殁於某所女一人

⿺辶商張氏仁譲有女士之目孫二人惟敬惟友皆習

儒業彀英等以某年月日奉公衣冠⿱苑土於同徳里

西南原之先塋彀英予交游中㝡可保任者以墓

表爲請義不可辭乃爲論次之而系以銘其辭曰

 汝水𠔃洋洋山木𠔃蒼蒼有墓其旁是惟弋公

 衣冠之蔵子孫豆籩𡻕時蒸嘗魂𠔃来歸安此

 故郷于嗟公𠔃百夫之防惟其勇而進於學所

 以爲自勝之彊沈潜可以屈獷頑直諒可以扶

 善良禁訶癉剛莫我敢當徼巡周廬而辱在抱

 関爲王前驅而棄之戎行孰侯伯之不如僅斗

 食之見償惟禄不計庸𠔃知賦分之靡常頽波

 天来一柱獨障彼囚虜之自甘此慨然而國殤

 志士不忘在溝壑寜以假息而爲長使奪志而

 皆可在立懦其何望自古皆有死惟義亡與亡

 者爲不亡銘其表之尚以發幽潜之光

    SKchar然子墓碣銘

泰和以来天下以能書稱者禮部閑閑趙公學者

多倣之而但得其形似南渡後始有蘧然子巳

蘧然子筆𫝑飛動得公不𫝊之妙故一時學公者

皆不及而公亦有咄咄逼人之難宗室胙國公文

采風流照映一時而蘧然子乃得以布衣從之遊

與之商畧法書名盡筆虚筆實之論獨得於任南

麓王黃華之後君(⿱艹石)真𧸛則望而知之胙公亦以

真賞稱焉予官京師始用二公意交之而未欵也

亂後予客冠氏蘧然子亦来東州毎見之必連日

竟夕而不忍去也大㮣蘧然子少日出間里間其

曉音律善談𥬇得之宣政故家遺俗者爲多及長

猒於游蕩乃更析節取古人書讀之乆而學書學

𦘕學詩學論文立志既堅力到便能有所得爲人

𭛌記黙識不遺㣲隐唐以来名家者之詩文徃徃

成誦如目前考論文藝觧析脉絡殆(⿱艹石)夙昔在文

字間者𦘕入能品詩學江西𣲖至於黄石廟等作

今代秉筆者或亦未可輕議東京大内隆徳太一

故宫楼觀䑓沼門户道路華木水石悉能歴数之

聽之者曉然如親到其䖏至於宋名賢所居第宅

坊曲與其家行軰群從孫息𡛸婭排此前後雖生

長隣里者不加詳也嘗徃長清一禪寺中與僧談

僧言五𣲖傳授圖大不易作蘧然子𥬇曰易與耳

因索筆作圖坐中他日以舊本證之不毫未差也

予居東州乆将還太原行有日蘧然子聞之誦予

詩文恨相見之晚而相從之不得乆也爲之泣數

行下丁酉冬復来東州而蘧然子下世以數月矣

其壻商挺孟卿爲予言予已北歸蘧然子爲之飲

食不羙者數日家人軰問言元子得歸在渠爲可

喜事而公爲之捐 --捐眠食何也蘧然子曰是豈児軰

所能知也哉他日孟卿示予蘧然子故書凡予所

談徃徃記之𥿄墨間予詩文則間亦記之也因竊

爲慨歎蘧然子平生交不苟合人與之言一不相

入挾杖逕去不返願其所以愛我者乃如此予愚

謬不足比數何以得蘧然子如此哉天下愛予者

三人李汾長源辛愿敬之季献甫欽用是三人者

皆有天下重名然長源瘐死西山獄中敬之則被

掠而比爲非𩔗所困折死於山陽欽用從死淮西

時年未四十也予常以三人者之後當無有𭣣衆

人之所棄曲相奨借如渠軰者晚節未路乃復有

一蘧然子思𣣔與之隣屋相徃来杯酒相樂就渠

所談如東京故事者悉記録之曽不五六年而又

(⿱艹石)有物奪之而去者豈予賦分單薄善於招殃致

㓙所與遊者皆爲所延及邪不然何奪吾蘧然子

之遽也蘧然子諱滋字濟甫姓趙氏本出馮翊其

大父天㑹貞元間來爲汴梁户籍判官卒官下妻

子不能歸遂爲汴人父諱青字漢卿蘧然子三男

長某次某兵亂中所失小子尚㓜二女次即孟卿

所娶者蘧然子春秋五十有九以病終𫞐⿱苑土於東

平沂州門之外若干歩庚子𡻕除日予實銘之其

銘曰

 積之之深守之之堅𫝊人之所不傳兼人之所

 獨專自㧞泥塗如蛻而僊文以表之慰彼下泉

 頋雖愛我豈以一言而敢𥝠焉

    蘇彦逺墓銘

彦逺諱車姓蘇氏世爲真定人彦逺其字也髙祖

中大夫通判成都府子贇以文䕃𥙷官中遭大亂

不能歸贇金國初由換授至朝散大夫祖仲文胡

内翰礪牓登科終於朝奉大夫潞州黎城令父世

偁以䕃𥙷官宣武将軍宿州靈壁主簿彦逺靈壁

君之長子也初以父任爲河北西路轉運司押逓

監平輿陽歩店商酒𠕅監曲陽之龍泉俱以課㝡

聞陞真定酒使司監羙及百分貞祐二年八月朔

當滿替明日府官吏以兵至棄城而彦逺守職如

故事定以羡餘進四階城守三階循資一階授歸

徳下邑主簿未赴丁太夫人王氏憂服除新制行

當𠕂歴諸司授蔡州税務使羡及二分有竒擢衞

州𫉬嘉縣令召爲南京廣貯倉監支納除蔡州觀

察判官留爲豊衍東庫副使官鎮國上将軍北渡

之後閑居州里以壬子年二月晦日春秋六十有

四終於家後三日⿱苑土於元氏縣趙同里之先塋先

娶馬氏前卒𠕂娶鄧氏子一人名慶藍田尉官宣

武将軍年三十二殁於王氏弟信武将軍陳州項

城主簿卒猶子四人徳謙徳普徳恒徳履彦逺資

禀仁厚自㓜重惜物命有不忍之愛及登仕版喜

於結納周急継困不爲明日計力或未足亦强勉

爲之故人人得其懽心至於當世名士嘗與彦逺

周旋者亦皆稱道之予識之汴梁汴梁破見於夏

津於鎮陽凡二十年毎歎其安貧自樂不肯一傍

時貴之門雖士夫之守死善道者不能過而或者

乃以任子㮣之可乎盖予於是郷得兩人焉曰常

先生仲明而彦逺其一也仲明之沒予既表其墓

(⿱艹石)彦逺者可獨使之随世磨滅與乃作銘授其

弟彦和使刻之銘曰

 其應物也圜其立節也堅有来千金散而浮煙

 雖㳺道日廣而所得皆賢幅巾来歸一室磬懸

 州里督郵漠然少年頋不屑於謝仁祖之米寧

 就陶生而乞憐貪夫徇財夸士死權河朔諸豪

 角逐相先萬物竝流而金石止信賢否之天淵

 趙郡之蘇族世蟬嫣南渡崩奔混爲齊編蓋君

 以宗起而名氏待君而傳我爲銘詩表君之阡

 百世而下有攷於郷人之𫝊信者尚有警言焉

    盧太醫墓誌銘

盧尚藥諱昶世家覇州文安今爲大名人以方𠆸

有名河朔政和二年補太醫奉御𬒳㫖校正和劑

局方刪𥙷治法累遷尚藥局使自㓜傳家學課誦

勤讀老不知倦𡵨黄雷扁而下其書數百家其說

累數百萬言閎衍浩愽纎悉碎雜無不通䆒而於

孫氏千金尤致力焉故其診治之驗頗能佀之春

秋雖髙神觀精明望之知爲有道之士年壽八十

有七自尅死期留頌坐逝著醫鏡五十篇傷寒片

玉集三卷今其書故在方伎之外復達治心養性

之妙如云人生天地中一動一息皆合隂陽自然

之数即非漠然無関渉者所爲善惡宜有神明照

察之又曰人爲陽善人自報之人爲隂善鬼神報

之人爲陽惡人自治之人爲隂惡鬼神治之又曰

養氣莫若息心養身莫若戒慎又曰冥心一𮗚勝

負俱捐 --捐此雖前賢所巳道至於表而出之既巳治

已又以及人非仁者之用心乎其康寜壽考五福

俱俻非偶然也昶與予有姻戚之舊因其子孫歸

葬書以貽之𣣔其郷人知此家出予門乆而予亦

知其人之深也銘曰

𡵨黃聖學炳如日星苟非其人道不虚行惟尚

藥公有得内經探病之源起死而生爲醫作鏡

 底裏洞明道風既扇取重漢庭陽報沓来壽考

 康寜翛然坐逝歸神太清大河安流扶衞厥靈

 扁鵲湯隂實魏大名遥遥華胄復起魏京右今

 世業前後家聲遺書具在永爲世程

    張遵古墓碣銘

南宫張伯全将以某年月日舉其先人之藁殯祔

於縣西南張平里之先塋伯全雅從予㳺因以碣

銘爲請曰維張氏上世自太原来居南宫以醫爲

業者八世矣先人資禀仁恕切於利生貧家来謁

率欣然爲診治或資之麋粥之費不特不責報謝

而巳州里醫流無慮百軰先人之學號爲該洽恂

恂退譲不自衒鬻文士過門接其餘論以自禆益

故時譽獨著先人殁於太安庚午不肖孤𦂯二十

許耳遭罹兵亂轉徙南北僅有歸顧之望今當勉

卒大事勒銘墓道誠得吾子論次使不随世磨㓕

⿰目𡨋目不恨矣伯全徃在郾城洎麻徴君知幾張尚

醫子和推明河間劉守真之學所以通其塞而救

其偏者用力爲甚愽嘗謂人言不肖於世業不敢

不勉至於以醫爲治生之具則死不敢也予謂伯

全斯言可以攷見其先人平生矣乃爲之銘伯全

之先人諱師文字遵古年六十終於家其銘曰

 茫茫之原纍纍之阡行人而歸何千萬年有子

 而𫝊孰不𣣔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先今君獨然脩徳則人而死

 而不亡則天吾是以知其人之賢

    張君墓誌銘

洺水張澄仲經状其先人愽平君行事謂好問言

澄不天生四𡻕先君捐 --捐舘舎愚㓜藐然不克當大

事至有旌紀𡨜寥之歎二十年之間𫎇頼先德得

爼豆於士夫之未念𣣔追誌墓穴以俟百世誠得

吾子辱以銘賜之不肖孤死不朽矣好問不敏然

以不腆之文得幸於仲經側聞先大夫之字有年

矣其可辭哉乃述而銘之按張氏本出於遼東烏

(⿱艹石)族國朝併烏(⿱艹石)遷之隆安以世官統之至公之

考黃縣府君諱某字某正隆間官洺水遂爲洺水

人公即黄縣之仲子也諱某字子厚資頴悟略通

經史工書翰醫學亦過人黃縣初令欒城召趙雋

徳新授館徳新名士仕亦逹公與兄膄味道從之

學徳新愛公有千里駒之目年十七黃縣下世太

夫人呉氏出分休衣冠家治家嚴肅人莫敢犯知

公有成人之量即以家事付之公内事毋兄外睦

宗族郷人稱焉凡有新衣必先其兄之子貨財不

以入其室御童僕有㤙信不忘笞罵而人人敬畏

之味道娶婦不諧日致惡語甞𣣔絶之公辭釋百

至味道爲感動乃歎曰負此嫗易而違吾賢弟難

嫂用是得不棄太夫人疾病公盛暑不觧𢃄藥必

嘗而後進及君䘮以孝聞明昌𥘉𡻕艱以飢死者

十室而五公日設麋粥以贍旁近病者親詣護之

頼以全活者甚衆及公沒人多爲感泣 以承安

四年八月某日春秋三十有五終於洺州之寓

城安吕虎從太夫人之塋娶東鹿劉氏同知睢州

軍州事德温之女子男三人長曰文次曰慶皆早

卒仲經其季也女二人長⿺辶商成安温氏次⿺辶商雲中

谷氏公嘗用黃縣廕仕爲監慱平酒稅然非其好

也嘗謂士之有立於世必藉國家教育父兄淵源

師友講習三者備然後可社牧之論唐舜以来下

迨列國之賢大夫皆岀於公侯之世𫝊記所載有

不可誣者承安泰和間文治煟然教興士生於其

時蒙𬒳其父兄之業由子弟之學而爲名卿材大

夫者嘗十分天下寒士之九要不必盡爲公卿大

夫而公卿大夫之具故在也古有之力田不如逢

年仕䆠不如遇合又曰秪繫其逢不繫巧愚如公

者皆是也今仲經學精而行脩聲光爛然髙出時

輩隆安張氏遂爲海内文章家推䆒源委公可以

無恨矣銘曰

 履㓗脩體柔嘉内羙充福不遐哀哀蒼天孰使

 然耶天耶人耶其父母耶從容以思其得之耶

 茁其芽欝其華其實孔多父播而子穫穰穣滿

 家故曰其源濫觴其流江河淵𠔃其未涯不有

 以浚之其未柰何然則古所謂不於其躬必於

 其子孫者尚信然耶尚信然耶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