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記/2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邯鄲記
←上一齣 第二十三齣 織恨 下一齣→


〔末扮機坊大使官上〕平生不作皺眉事。天下應無切齒人。自家京城巡捉使。爲抄劄盧家有功。超升外織作坊一個大使。此乃當朝宰相宇文老爺之恩也。老爺還要處置盧家。但是他夫人織。造粗惡。未完事件。都要起發他一場。想起來也是個一品夫人。大使官多大。去凌辱他。〔想介〕有計了。督造太監將到。攛掇他去凌辱便了。在此伺候。〔丑扮內官上〕本是南內押班使。帶作西頭供奉官。吾乃掌管織造穿宮內使便是。好幾個月不曾下局。大使何在〔末見介〕公公下局。小官整備茶飯伺候。〔丑〕你知近日朝廷有大喜事麽。〔末〕不知。〔丑〕乃是吐番國降順中華。帶領西番一十六國侍子來朝。所費錦段賞犒不貲。故來催儹。你可知事。〔末〕小官知事。只是外機坊錢糧有限。無可孝敬公公。〔丑惱介〕不孝敬公公麽。多大孫孫子哩。〔末〕不敢說。有一場大孝敬。只要老公公消受得。〔丑〕怎麽大孝敬。〔末〕老公公半年不到此間。有個織婦。係盧尙書妻小。那尙書積貫通番。得些寶玉珍珠。都在那妻子手裏。〔丑〕難道他雙手送來。〔末〕馬不弔不肥。人不弔不招。弔將起來就招了。〔丑〕我內家人心慈。〔末〕小官打耳眯子。〔丑〕着。憑仗太監公公。欺負盧家媽媽。〔下旦貼抱錦上〕

【破齊陣】一旦內家奴婢。十年相國夫人。零落歸坊。淋漓當戶。織處寸腸挑盡。怎禁得吚軋機中語。待學個囘環錦上文。殘啼雙翠顰。

〔殢人嬌〕小織機坊。煙鎖幾重簾箔。挑燈罷。停梭夢着。流人江嶺。半夜歸來飄泊。宮牆近也。又被啼烏驚覺。望斷銀河心緬邈。恨蓬首居然織作。天寒翠袖。試綵鴛雙掠。正脈脈秦川。迴文淚落。奴家盧尙書之妻淸河崔氏。兒夫罪投煙瘴。奴家沒入機坊。止許梅香一人相隨。暗想公相在朝。夫榮妻貴。府堂之內。奴婢數百餘人。奴有金貂。婢皆文繡。誰知一旦時事變遷。這也不在話下了。只是夫離子散。好不傷心呵。

【漁家傲】機房靜。織婦思夫痛子身。海南路。嘆孔雀南飛。海圖難認。〔貼〕到宮譜宜男雙鴛處。怕鈿愁暈。梅香呵。昔日個錦簇花圍。今日傍宮坊布裙。〔合〕問天天。怎舊日今朝。今朝來是兩人。

〔旦〕在此三年。滿朝仕宦。沒個替相公表白寃情。〔貼〕好苦好苦。

【攤破地錦花】〔旦〕大寃親。把錦片似前程刌。一謎謎塵。白日裏黑了天門。待學蘇妻織錦迴文。〔合〕奏明君。倘然間有見日分。

〔貼〕夫人。織錦迴文。獻上御覽。召還相公。亦未可知。筆硯在此。先塡了詞。好上樣錦。〔旦寫介〕宮詞二首。調寄菩薩蠻。待我鋪了金縷朱絲。梅香班織。〔貼〕是如此。〔旦鋪錦上織介〕

【剔銀燈】無情緖絲頭亂廝引。無斷倒挑絲兒廝認。一縷縷金襯着一絲絲柔腸恨。一字字詩隱着一層層花毬暈。〔合〕廻文玉纖抛損。一溜溜梭兒攛過淚墨痕。

〔內喝介貼〕催錦的官兒將到。夫人趲起些。

【麻婆子】織就織就官錦。上辭兒受苦辛。蟋蟀蟋蟀天將冷。停梭悵遠人穿花錦。滴淚眸昏。一勾絲到得天涯盡。〔內喝介合〕促織人催緊。愁殺病官身。〔末同丑響道上〕

【粉蝶兒】帽帶餛飩。高帶着牙牌風韻。

〔末〕已到機坊。〔丑〕還不見機戶迎接可惡可惡。〔貼慌介〕督造內使來到。夫人。患難之中。只索迎接。〔旦〕我乃一品夫人。有體面的。你去便了。〔貼應跪接介〕機戶迎接公公。〔丑笑介〕好好。起來起來。你就是盧夫人哩。〔貼〕機戶叫做梅香。〔丑問末介〕怎麽叫做梅香。〔末〕梅香者丫頭之總名也。春間討的是春梅。冬天討的是冬梅頭上害喇驢的叫做喇梅。不知是盧尙書那一時討的。總名梅香。〔丑笑介〕梅香梅香。有甚香處。〔末〕梅香者暗香也。都在衣服裏下半截。〔低介〕弔起那一陣陣香。滿屋竄來。〔丑低〕你纔說珠寶一事。這丫頭可知。〔末〕他是盧尙書的通房。怎生不知。〔丑嘆介〕則他便是盧尙書通房。其實欠通。〔末〕不要管他。只聽我說一句。你發作一番便了。〔丑〕領教了。〔見介〕盧家的那裏。〔旦〕公公少禮。〔丑惱介〕哎喲。你是管下的機戶。不磕頭。卻教公公少禮。難道做公公的你處磕頭不成。且擡犒賞夷人的錦段來瞧。〔末〕千字文編號。有個八段錦。犒賞夷人字號。宣威沙漠。臣伏戎羌。每個字號該錦八疋。八八六十四疋。〔丑〕呈樣來。〔貼呈錦介〕這宣威沙漠的樣錦。〔末耳語介丑〕呀。錦文囂薄不中不中。〔貼又呈錦介〕這是臣伏戎羌的錦。〔末耳語介丑〕忒軟了。〔貼〕公公是不知。這宣威沙漠字號的錦。就要沙一般薄。臣伏戎羌的錦。就要絨一般軟軟的。都是欽降錦樣兒。〔丑問末介〕敢是欽降的。〔丑〕你去點數來。〔末點介〕只有七七四十九疋。少造了八八六十四疋。〔丑惱介〕好打哩。〔做打介貼遮旦哭介〕

【普天樂犯】錦官院把時光儘。織作署風雷迅。〔末耳語介丑〕是哩。這錦上絲文長是斷的。且不打正身。打這丫頭傷春懶慢。〔旦〕他作官身甚傷春。到是俺縷金絲腸斷懷人。〔末耳語介丑〕是哩。懷人便是傷春。傷春便是懷人。好打好打。〔旦背哭介〕織錦字字縈方寸。怎覰的一絲絲都是淚痕滾。〔囘身指末介〕恨無端貝錦胡云。〔指錦介〕似這官錦如雲。甚干忙要巴巴羯羯你這內家人。

〔末背嘴介〕婦人罵老公公哩。罵你巴。又罵你羯狗。好發作了。〔丑惱介〕呀。偏我巴你不巴。我羯你不羯。本待不尋思你。不怕不尋思你。待我親自問他。那囚婦過來。聽見你丈夫交通番囘。有寶玉珍珠多少。拿送公公鑲帽頂鬧粧鸞帶可好。〔旦〕家私都打沒了。那討哪。〔末耳介丑〕是了。馬不弔不肥。人不打不招。先把梅香弔起來。〔弔介末假救介〕老公公休打他。他自招來。〔丑打貼不伏介〕哎喲。寶貝都沒有了。珍珠到有些兒。〔丑〕在那裏。〔貼〕裙窩裏溜的。〔貼尿諢介丑〕這是梅香下截的香竄將出來了。〔內喝道丑末慌介〕司禮監公公響道了。〔走介高上〕

【金雞叫】帽擁貂貚。紅玉帶蟒袍生暈。可憐金屋裏有向隅人。何日金雞傳信。

自家高力士便是。〔嘆介〕我與平章盧老先生交遊有年。一旦遠竄烟方。妻子沒入外機坊織作。〔嘆介〕好些時不曾看得他。知他安否。〔丑末跪接介〕督造機坊內使大使叩頭迎接老爺。〔高〕去。〔進見介高〕夫人拜揖。〔旦〕不知老公公出巡。妾身有失迎接。〔高〕幾番遣人送些醬菜時鮮。可到呢。〔旦〕都領下了。〔哭介〕老身好苦也。

【朱奴兒犯】機絲脆。怕彄忙摘緊。機絲潤看雨暄風煴。又怕展汚了幾夜殘燈燼。奴便待儘時樣花文帖進。〔高〕使得使得。〔旦〕奴家還有一言吿稟。官錦之外。奴家親手製下粉錦一端。迴文宮詞二首。獻上御覽。也表白罪婦一片苦心。〔高〕這不妨便與獻上御前。或有囘天之喜。〔合〕淒涼運。憑誰問津。問天公怎偏生折罰罰這弄梭人。

〔貼哭叫介〕老公公饒命。〔高〕夫人。饒了這丫頭罷。〔旦〕不是老身難爲他。不敢訴聞。都是貴衙門督造內使。〔高〕怎的來。〔旦〕到這也不催錦。也不看錦。只是打鬧。討寶貝若干。珍珠若干。老公公。你說罪犯之婦那討呵。〔高惱介〕原來這等。小的兒快放下來。〔丑忙鬆綁介高〕軍校帶着小的。衙門伺候。〔拿丑下介〕也是大使作弄他。〔高〕連那大使拿着。〔拿介〕

【尾聲】〔高〕縷金箱點數了且隨宜進。〔旦〕聒殺人那促織兒聲韻。〔高〕夫人老尙書呵。終有日衣錦還鄕你心放穩。

抛殘紅淚溼窗紗。    織就龜文獻內家。
但得絲綸天上落。    猶如錦上再添花。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邯鄲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