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庵夢憶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陶庵夢憶》跋
作者:伍崇曜 清朝
1852年

  右《陶庵夢憶》八卷,明張岱撰。按,岱字宗子,山陰人。考邵廷采《思復堂集‧明遺民傳》,稱其嘗輯明一代遺事為《石匱藏書》,谷應泰作《紀事本末》以五百金購請,慨然予之。又稱明季稗史罕見全書,惟談遷編年、張岱列傳具有本末,應泰並采之以成《紀事》。則《明史紀事本末》固多得自宗子《石匱藏書》暨列傳也。阮文達《國朝文苑傳稿》略同。是編刻於秀水金忠淳《研雲甲編》,殆非足本。序不知何人所作,略具生平而亦作一卷,豈即忠惇筆歟?乾隆甲寅,仁和王文誥謂從王竹坡、姚春漪得傳鈔足本,實八卷,刻焉。顧每條俱綴「純生氏曰」云云,純生殆文誥字也。又每卷直題文誥編,恐無此體。茲概從芟薙,特重刻焉。昔孟元老撰《夢華錄》,吳自牧撰《夢粱錄》,均於地老天荒滄桑而後,不勝身世之感,玆編實與之同。雖間涉游戲三昧,而奇情壯采,議論風生,筆墨橫姿,幾令讀者心目俱眩,亦異才也。考《明詩綜》沈邃伯敬禮《南都奉先殿紀事》詩「高后配在天,御幄神所栖。眾妃位東序,一妃獨在西。成祖重所生,嬪德莫敢齊」云云,《靜志居詩話》「長陵每自稱曰:朕高皇后第四子也。然奉先廟制:高后南向,諸妃盡東列,西序惟碽妃一人。蓋高后從未懷妊,豈惟長陵,即懿文大子亦非后生也。世疑此事不實,誦沈詩斯明徵矣」云云,茲編《鍾山》一條即記其事,殆可補史乘之缺。又,王貽上《分甘餘話》「柳敬亭善說平話,流寓江南,一二名卿遺老左袒良玉者,賦詩張之,且為作傳,余曾識於金陵,試其技與市井之輩無異」云云,而是編《柳敬亭說書》一條,稱其「疾徐輕重,吞吐抑揚,入情入理」,亦見其持論之平也。咸豐壬子展重陽日,南海伍崇曜謹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