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庵梦忆跋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陶庵梦忆》跋
作者:伍崇曜 清朝
1852年

  右《陶庵梦忆》八卷,明张岱撰。按,岱字宗子,山阴人。考邵廷采《思复堂集‧明遗民传》,称其尝辑明一代遗事为《石匮藏书》,谷应泰作《纪事本末》以五百金购请,慨然予之。又称明季稗史罕见全书,惟谈迁编年、张岱列传具有本末,应泰并采之以成《纪事》。则《明史纪事本末》固多得自宗子《石匮藏书》暨列传也。阮文达《国朝文苑传稿》略同。是编刻于秀水金忠淳《研云甲编》,殆非足本。序不知何人所作,略具生平而亦作一卷,岂即忠惇笔欤?乾隆甲寅,仁和王文诰谓从王竹坡、姚春漪得传钞足本,实八卷,刻焉。顾每条俱缀“纯生氏曰”云云,纯生殆文诰字也。又每卷直题文诰编,恐无此体。兹概从芟薙,特重刻焉。昔孟元老撰《梦华录》,吴自牧撰《梦粱录》,均于地老天荒沧桑而后,不胜身世之感,玆编实与之同。虽间涉游戏三昧,而奇情壮采,议论风生,笔墨横姿,几令读者心目俱眩,亦异才也。考《明诗综》沈邃伯敬礼《南都奉先殿纪事》诗“高后配在天,御幄神所栖。众妃位东序,一妃独在西。成祖重所生,嫔德莫敢齐”云云,《静志居诗话》“长陵每自称曰:朕高皇后第四子也。然奉先庙制:高后南向,诸妃尽东列,西序惟䂵妃一人。盖高后从未怀妊,岂惟长陵,即懿文大子亦非后生也。世疑此事不实,诵沈诗斯明征矣”云云,兹编《锺山》一条即记其事,殆可补史乘之缺。又,王贻上《分甘馀话》“柳敬亭善说平话,流寓江南,一二名卿遗老左袒良玉者,赋诗张之,且为作传,余曾识于金陵,试其技与市井之辈无异”云云,而是编《柳敬亭说书》一条,称其“疾徐轻重,吞吐抑扬,入情入理”,亦见其持论之平也。咸丰壬子展重阳日,南海伍崇曜谨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