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徵士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相官寺碑 陶徵士誄
作者:顏延之
宋孝武宣貴妃誄
本作品收錄於《六朝文絜
文選卷57

  夫璿玉致美,不為池隍之寶;桂椒信芳,而非園林之實。豈其深而好遠哉?蓋云殊性而已。故無足而至者,物之藉也;隨踵而立者,人之薄也。若乃巢高之抗行,夷皓之峻節,故已父老堯禹,錙銖周漢,而綿世浸遠,光靈不屬,至使菁華隱沒,芳流歇絕,不其惜乎!雖今之作者,人自為量,而首路同塵,輟塗殊軌者多矣。豈所以昭末景,汎餘波!

  有晉徵士尋陽陶淵明,南岳之幽居者也。弱不好弄,長實素心。學非稱師,文取指達。在眾不失其寡,處言愈見其默。少而貧病,居無僕妾。井臼弗任,藜菽不給。母老子幼,就養勤匱。遠惟田生致親之議,追悟毛子捧檄之懷。初辭州府三命,後為彭澤令。道不偶物,棄官從好。遂乃解體世紛,結志區外,定迹深棲,於是乎遠。灌畦鬻蔬,為供魚菽之祭;織絇緯蕭,以充糧粒之費。心好異書,性樂酒德,簡棄煩促,就成省曠。殆所謂國爵屏貴,家人忘貧者與?有詔徵為著作郎,稱疾不到。春秋若干,元嘉四年月日,卒于尋陽縣之某里。近識悲悼,遠士傷情。冥默福應,嗚呼淑貞!

  夫實以誄華,名由謚高,苟允德義,貴賤何筭焉?若其寬樂令終之美,好廉克己之操,有合謚典,無愆前志。故詢諸友好,宜謚曰靖節徵士。其辭曰:


物尚孤生,人固介立。豈伊時遘,曷云世及?
嗟乎若士!望古遙集。韜此洪族,蔑彼名級。
睦親之行,至自非敦。然諾之信,重於布言。
廉深簡絜,貞夷粹溫。和而能峻,博而不繁。
依世尚同,詭時則異。有一於此,兩非默置。
豈若夫子,因心違事?畏榮好古,薄身厚志。
世霸虛禮,州壤推風。孝惟義養,道必懷邦。
人之秉彝,不隘不恭。爵同下士,祿等上農。
度量難鈞,進退可限。長卿棄官,稚賓自免。
子之悟之,何悟之辯?賦詩歸來,高蹈獨善。
亦既超曠,無適非心。汲流舊巘,葺宇家林。
晨煙暮藹,春煦秋陰。陳書輟卷,置酒絃琴。
居備勤儉,躬兼貧病。人否其憂,子然其命。
隱約就閑,遷延辭聘。非直也明,是惟道性。
糾纆斡流,冥漠報施。孰云與仁?實疑明智。
謂天蓋高,胡諐斯義?履信曷憑?思順何寘?
年在中身,疢維痁疾。視死如歸,臨凶若吉。
藥劑弗嘗,禱祀非恤。傃幽告終,懷和長畢。

嗚呼哀哉!

敬述靖節,式尊遺占。存不願豐,沒無求贍。
省訃卻賻,輕哀薄斂。遭壤以穿,旋葬而窆。

嗚呼哀哉!

深心追往,遠情逐化。自爾介居,及我多暇。
伊好之洽,接閻鄰舍。宵盤晝憩,非舟非駕。
念昔宴私,舉觴相誨。獨正者危,至方則礙。
哲人卷舒,布在前載。取鑒不遠,吾規子佩。
爾實愀然,中言而發。違眾速尤,迕風先蹶。
身才非實,榮聲有歇。叡音永矣,誰箴余闕?

嗚呼哀哉!

仁焉而終,智焉而斃。黔婁既沒,展禽亦逝。
其在先生,同塵往世。旌此靖節,加彼康惠。

嗚呼哀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