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碎錄(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何键的佳电(民国廿四年)   

  2月14日香港《循环日报》登出湖南省政府主席兼追剿军总司令何键致广东当局的“佳”电,全文如下:

  顷读余子敬诸先生《孔子教化与最近二十年的关系之窥测》一文,深切严明,狂澜砥柱,敬佩曷既!孔子集列圣之大成,数千年来,礼教人伦,诗书典则,赖以不坠,教化所被,如日月丽天,无远弗届,有识同钦。虽后儒穿凿附会,学昧本源,究无损于大道之光明。自胡适之倡导所谓新文化运动,提出打倒孔家店口号,煽惑无知青年,而共产党乘之,毁纲灭纪,率兽食人,民族美德,始扫地荡尽。我政府惩前毖后,近特隆重礼孔,用端趋向。举国上下,莫不翕然景从。独胡氏惧其新文化领袖头衔不保,复于《独立评论》撰文,极词丑诋,公然为共匪张目,谓其慷慨献身,超越岳飞、文天祥及东林诸君子之上。丧心病狂,一至于此,可胜浩叹!据闻胡氏生平言论矛盾,教他人以废弃文言,而其子弟,仍然读经。如果属实,则居心更不堪问。键身膺剿匪重任,深恐邪说披猖,动摇国本,故敢略抒所感,以为同声之应。甚愿二三卫道君子,扶持正义,转移劫运,无任祷企。何键叩,佳印。

  何键先生提起的《独立评论》的文章是第一一七号里我的《写在孔子诞辰纪念之后》一篇。那篇文章是歌颂这二十多年的中国大进步的,我今天又重读一遍,不曾寻出有一字一句当得起“极词丑诋”的考语。只有何键先生自己说的“丧心病狂”、“居心不堪问”、“邪说披猖”那才是“极词丑诋”哩。自从孟子骂杨墨为“禽兽”以来,多少自命“卫道君子”的人开口就“极词丑诋”,毫不觉得惭愧。我们受过科学文明的洗礼的人是不会“丑诋”的。

  

袁世凯的祀孔令(民国三年)

  我刚读了何键先生的佳电,恰好亚东图书馆送了我的《藏晖室札记》的校样来。我校对这本二十多年前的旧日记,忽然读到民国三年九月袁世凯的祀孔命令。那是二十一年前的尊孔文献,也是当时的“卫道君子”的大手笔,也抱着“扶持正义,转移劫运”的弘愿,不过那时候的“替罪羊”还不是胡适之罢了。我现在把这道命令也全抄在这里:

  中国数千年来,立国根本,在于道德。凡国家政治,家庭伦纪,社会风俗,无一非先圣学说发皇流衍。是以国有治乱,运有隆替,惟此孔子之道,亘古常新,与天无极。经明于汉,祀定于唐,俎豆馨香,为万世师表,国纪民彝,赖以不坠。隋唐以后,科举取士,人习空言,不求实践,濡染酝酿,道德寖衰。近自国体变更,无识之徒误解平等自由,逾越范围,荡然无守,纲常沦【泽之右半部+反文旁】,人欲横流,几成为土匪禽兽之国。幸天心厌乱,大难削平。而黉舍鞫为荆榛,鼓钟委于草莽,使数千年崇拜孔子之心理缺而弗修,其何以固道德藩篱而维持不敝?本大总统躬行重任,早作夜思,以为政体虽取革新,而礼俗要当保守。环球各国,各有所以立国之精神,秉诸先民,蒸为特性。中国服循圣道,自齐家治国平天下,无不本于修身。语其小者,不过庸德之行,庸言之谨,皆日用伦常所莫能外,如布帛菽粟之不可离。语其大者,则可以位天地,育万物,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苟有心知血气之伦,胥在范围曲成之内。故尊崇至圣,出于亿兆景仰之诚,绝非提倡宗教可比。前经政治会议议决祀孔典礼,业已公布施行。九月二十八日为旧历秋仲上丁,本大总统谨率百官举行祀孔典礼,各地方孔庙由各该管长官主祀,用以表示人民,俾知国家以道德为重,群相兴感,潜移默化,治进大同,本大总统有厚望焉。此令。

  二十一年前,胡适之还在外国做大学生,然而那时代的人已是“误解平等自由,逾越范围,荡然无守,纲常沧【泽之右半部+反文旁】,人欲横流,几成为土匪禽兽之国”了。“幸天心厌乱”,袁大总统“谨率百官举行祀孔典礼,各地方孔庙由各该管长官主祀,用以表示人民,群相兴感,潜移默化,治进大同”。又不幸天心未厌乱,不久就有胡适之起来,“倡导所谓新文化运动”,“而共产党乘之”,结果又是“毁纲灭纪,率兽食人,民族美德始扫地荡尽”。幸天心又厌乱了,我政府又“隆重礼孔,用端趋向”了,又有何键诸公与“二三卫道君子,扶持正义,转移劫运”了。二十年前袁世凯的未竟之志,未遂之功,现在又有二三卫道君子继起担承了。胡适之造成的劫运,现在当然要转移了。这是多么可喜的消息啊!

  (原载1935年5月5日《独立评论》第1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