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說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雜說三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雜說四首

談生之為《崔山君傳》,[1]稱鶴言者,豈不怪哉!然吾觀於人,其能盡其性而不類於禽獸異物者希矣,將憤世嫉邪長往而不來者之所為乎?昔之聖者,[2]其首有若牛者,其形有若蛇者,其喙有若鳥者,[3]其貌有若蒙倛者,[4]彼皆貌似而心不同焉,可謂之非人邪?即有平肋曼膚,[5]顏如渥丹,美而很者,貌則人,其心則禽獸,又惡可謂之人邪?[6]然則觀貌之是非,不若論其心與其行事之可否為不失也。[7]怪神之事,孔子之徒不言,余將特取其憤世嫉邪而作之,故題之雲爾。

註釋[编辑]

  1. 談生者,談姓,不知其名。之或作雲,而無為字,非是。
  2. 聖者或作聖人,或並有人者二字。
  3. 鳥,閣作馬。或云:《屍子》“禹長頸鳥喙”,閣本訛也。
  4. 《荀子》:“仲尼之狀,面如蒙倛。”註云:“方相也。其首蒙茸然,故曰蒙倛”。倛音欺。
  5. 《楚辭》:“平肋曼膚,何以肥之。”
  6. 貌或作面,貌上或有其字。禽下或無獸字。邪或作也。《列子》:“包犧、女媧、神農、夏後氏,蛇身人面,牛尾虎鼻,皆有非人之狀,而有大聖人之德。夏桀、殷紂、魯桓、楚穆,狀貌七竅皆同,而有禽獸之心。”公意亦如此耳。
  7. 或從閣、杭無可否字,非是。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