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堂詩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風月堂詩話
作者:朱弁 南宋
風月堂詩話二巻,朱弁撰。曲洧舊聞,已著録。是編多記元祐歐陽修蘇軾黃庭堅陳師道梅堯臣及諸遺事,首尾兩條,皆發明鍾嶸「『思君如流水』,旣是卽目;『明月照積雪』,羌無故實」[1]之義,蓋其宗旨所在。其論黃庭堅「用崑體工夫,而造老杜渾成之地」,尤爲窺見深際。後來論詩者,皆所未及。前有自序,題「庚申閏月」,考庚申爲紹興十年,當金熙宗天眷三年。建炎元年使,留十七年乃還,則在時所作也。末有「咸淳壬申月觀道人」跋,稱得於「永城朱伯玉家」,蓋北方所傳之本。意使時遺其稿於燕京度宗時始傳至江左,故二家皆不著録。觀元好問中州集收録詩,知其著作散落北方者多,固不得以晩出疑之矣。其序但題甲子,不著紹興紀年,殆亦人傳寫,不用敵國之號,爲之削去歟。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编辑]

原序[编辑]

予在東里,於所居之東、小園之西有堂三。楹壁間多皇朝以來諸名卿畫像,而文籍中多與司馬數公相對。以其地無松竹,且去山水甚遠,而三徑閒寂,庭宇虛敞,凡過我門而滿吾座者,唯風與月耳,故斯堂也,以「風月」得名。又予心空洞無城府,見人雖昧生平必出肺腑相示,以此語言多觸忌諱而招悔吝,毎客至必戒之曰:「是間止可談風月,捨此不談;而泛及時事,請釂吾大白[2]。」厥後山淵反覆,兵火肆虐,堂於茲時均被赭垣之酷。風月雖存,賓客安往?予復以使事羈絆漯河,閲歴星紀,追思曩遊,風月之談,十僅省四五。乃纂次爲二巻,號風月堂詩話,歸詒子孫。異時幅巾林下,摩挲泉石時取觀之,則曲洧風月猶在吾目中也。

庚申閏月戊子觀如居士朱弁

 

巻上[编辑]

詩祖[编辑]

曹植詩出於國風阮籍詩出於小雅,其餘遞相祖襲,雖各有師承,而去猶未遠也。自,雅奧淸麗,尤盛於江左已下,不足道矣。初尚矜風氣,逮陳子昂始變;若老杜,則凜然欲方駕而能允蹈[3]之者;其餘以詩名家,尚多有江左體制,至五季則掃地無可言者。人尚不能及,況乎?尚不能及,況乎?

詩語貴自然[编辑]

詩人勝語,咸得於自然,非資博古。若「思君如流水」、「髙臺多悲風」、「淸晨登隴首」、「明月照積雪」之類,皆一時所見,發於言辭,不必出於經史。故鍾嶸評之云:「吟詠性情,亦何貴於用事。」推輪,雖表學問,而太始化之,浸以成俗。當時所以有「書鈔」之譏者,蓋爲是也。大抵句無虛辭,必假故實;語無空字,必究所從。拘攣補綴而露斧鑿痕跡者,不可與論自然之妙也。詩之重用韻,音同義異者,古人用之無嫌。如民勞詩,一章用二「休」字韻是也。後人狃於科舉之習,遂不敢用。韓退之答張徹詩用二「庭」字,石鼓詩用二「科」字,老杜夔府書懷詩用二「旋」字,卽其例也。

體物之語不務故實[编辑]

詩人體物之語多矣,而未有指一物爲題而作詩者。晉宋以來,始命操觚[4],而賦詠興焉。皆倣詩人體物之語,不務以故實相誇也。庾肩吾應教詠胡床云:「傳名乃外域,入用信中京。足欹形已正,文斜體自平。」是也。至杜甫詠蒹葭云:「體弱春苗早,藂長夜露多。」則亦未始求故實也。如其他詠薤云:「束比靑芻色,圓齊玉筯頭。」黃梁云:「味豈同金菊,香宜配緑葵。」則於體物外,又有影寫之功矣。予與晁叔用論此,叔用曰:「陳無己甞舉老杜詠子規云:『渺渺春風見,蕭蕭夜色悽。客懐那見此,故作傍人低。』如此等語,蓋不從古人筆墨畦徑中來,其所鎔裁,殆別有造化也,又惡用故實爲哉?」

詩之句法祖三百篇[编辑]

詩之句法,自三言至七言,三百篇中皆有之矣。三言,如「麟之趾」、「夜未央」、「從夏南」、「思無邪」之類是也。五言,如「誰謂鼠無牙」、「胡爲乎株林」、「或燕燕居息」、「或盡瘁事國」之類是也。七言,如「維昔之富不如時」、「維今之疚不如茲」、「學有緝熙於光明」之類是也。而世之論五言則指,論七言則指柏梁爲始,是不求其源也。然世多作七言、五言,而三言、四言類施於銘、頌之中,雖間有用七言者,獨於吏部、蘇端明集見之。前輩云:「按柏梁之體,句句用韻,其數以竒,韓、蘇亦皆如此。」然歐公孫明復墓誌,乃與此説不同,又未知何如也。豈歐公特變前人法度,欲自我作古乎?當更討論之耳。

道林嶽麓寺題詩[编辑]

道林嶽麓寺老杜詩云:「宋公放逐曾題此,物色分留遺老夫。」監察御史唐扶詩云:「兩祠物色採拾盡,壁間杜甫真少恩。」考功以詩在天后時與詹事齊名,唐扶詩亦有聞於世。今觀所自述及詩之語,則是宋之問猶有未道盡處,雖冥搜,不能出其右。

韓昌黎謁衡岳廟[编辑]

韓昌黎謁衡岳廟詩云:「五岳祭秩皆三公,四方環鎭當中。火維地荒足妖怪,天假神柄專其雄。噴雲泄霧藏半腹,雖有絶頂誰能窮。我來正逢秋雨節,陰氣晦昧無淸風。潛心默禱若有應,豈非正直能感通。須臾淨掃衆峰出,仰見突兀撐靑空。」東坡退之廟記云:「公之精誠,能開衡山之雲。」卽取此詩也。其議論雄偉,讀者皆竦。或謂「取此,似傷於太易」,予曰:「三百篇詩中,有婦人女子自言志者,仲尼不刪去,以垂訓後世。乃獨疑之於退之乎!況所閲文字,過眼無遺者,他人縱時有所採,不過蓄以爲詩材耳,必有未作大碑版而能取之以爲議論者。此便是不可及處,君又何病哉!」

退之詩實載太一湫[编辑]

長安太一湫,林木陰森,水色湛然;魚游水面不怖人,人莫敢取者。林間葉落,鳥輒銜去遠棄之,終年無一葉能墮波上者。韓退之詩云:「魚蝦可俯掇,神物安敢寇。林柯有脫葉,欲墮鳥驚救。爭銜彎環飛,投棄急哺鷇。」蓋實載其事。自以來已如此,今人所傳非過論也。鷇,音「寇」,鳥子生哺者。

詞曲詩之苗裔[编辑]

韓退之云:「餘事作詩人。」未可以爲篤論也。東坡以詞曲爲詩之苗裔,其言良是。然今之長短句比之古樂府歌詞,雖云同出於詩,而祖已掃地矣。晁無咎晩年因評小晏黃魯直秦少㳺詞曲,嘗曰:「吾欲託興於此,時作一首以自遣。政使流行,亦復何害,譬如鷄子中元無骨頭也。」

歐公聖兪[编辑]

歐公聖兪,初喜爲淸麗閒肆平淡,久則涵演深遠,間以琢刻以出怪巧,然氣完力餘,益老以勁。其應於人者多故詞,非一體,於他文章皆可喜,非如諸子號詩人者僻固而狹陋也。又爲人樂易,未嘗忤於物。至於窮愁感憤,有所譏罵笑謔,一發於詩,然用以爲歡,而不怨懟,可謂君子者也。

歐公聚星堂燕集分韻賦詩[编辑]

歐公上,申公呂晦叔作太守。聚星堂燕集賦詩分韻,公得「松」字,申公得「雪」字,劉原父得「風」字,魏廣得「春」字,焦千之得「石」字,王回得「酒」字,徐無逸得「寒」字。又賦室中物,公得「鸚鵡螺盃」,申公得「癭壺」,劉原父得「張越琴」,魏廣得「澄心堂紙」,焦千之得「金星研」,王回得「方竹杖」,徐無逸得「月硯屏風」。又賦席間果,公得「橄欖」,申公得「紅蕉子」,劉原父得「溫柑」,魏廣得「鳳棲」,焦千之得「金橘」,王回得「荔枝」,徐無逸得「楊梅」。又賦壁間畫像,公得「杜甫」,申公得「李文饒」,劉原父得「韓退之」,魏廣得「謝安石」,焦乾之得「諸葛孔明」,王回得「李白」,徐無逸得「魏鄭公」。詩編成一集,流行於世。當時四方能文之士及舘閣諸公,皆以不與此會爲恨。

蘇子美竹軒詩[编辑]

蘇子美竹軒之集,皆當時名士,王勝之賦詩,人皆屬和。子美詩其略云:「君與我同好,數過我不窮。對之酌緑酒,又爲鳴絲桐。作詩寫此意,韻如霜間鐘。淸篇與翠幹,歳久日益濃。惜哉放,當世已不容。吾儕有雅尚,千載挹髙蹤。」後月餘,一網打盡之語旣喧物論,而梅聖兪爲賦「覆鼎傷衆賓」雜興之詩,乃悟子美「當世已不容」之句遂成詩讖,亦可怪也。

劉貢父論集古人句[编辑]

晁美叔秋監以集句示劉貢父貢父曰:「君髙明之識,輔以家世文學,乃作此等生活,殊非我素所期也。吾嘗謂:『集古人句譬如蓬蓽之士適有重客,旣無自己庖廚,而器皿餚蔌悉假貸於人,收拾餖飣,盡心盡力。意欲強學豪奢,而寒酸之氣終是不去。若有不速排闥而入,則倉皇敗績矣。非如貴公子供帳,不移水陸之珍,咄嗟而辦也。』」美叔深味其言,歸告其子曰:「吾初爲戲,不知貢父愛我一至於此也。」

東坡或聞伯倫他文[编辑]

東坡云:「詩文豈在多,一頌了伯倫。」崔文學甲攜文見過,蕭然有出塵之姿,問之,則孫介夫之甥也。故復用前韻,賦一篇,示志舉伯倫他文字不見於世矣。予嘗閲唐史·藝文志劉伶有文集三巻,則伯倫非無他文章也,但酒德頌幸而傳耳。東坡之論豈偶然得於落筆之時乎?抑別有所聞乎?

司業謝裴司空寄馬[编辑]

司業裴晉公馬,謝詩云:「乍離華廐蹄猶澁,初到貧家眼尚驚。」王介甫曰:「觀詩意,乃是一匹不善行、眼生駑馬耳。我若作晉公,見此詩當須大慚也。」或曰:「晉公所厚,以詩謝馬,必不敢爾。況詩人用意不以此爲工,自是介甫所以期者淺也。」

劉夢得戲酬白樂天[编辑]

白樂天自中書舍人出知蘇州劉夢得外集戲酬白舍人曹長[5]寄詩言遊宴之盛一篇,破題云:「蘇州刺史例能詩,西掖[6]今來替左司。」左司,謂韋應物也。

晁叔用詩悟門[编辑]

晁伯宇少與其弟沖之叔用俱從陳無己學。無己建中靖國間到京師,見叔用詩曰:「子詩造此地,必須得一悟門。」叔用初不言,無己再三詰之,叔用云:「別無所得,頃因看韓退之雜文,自有入處。」無己首允之,曰:「東坡杜甫司馬遷,世人多不解,子可與論此矣。」

遺鞭驛[编辑]

沈造嘗言:「湖陰有遺鞭驛,蓋識晉明帝微行視王敦營事也。溫飛卿所賦湖陰辭刻石在驛中,前後過客作詩甚多,唯一篇最佳,而不著姓名。其詩云:『鷁船犀甲下荊州,蜂目將軍[7]擁碧油。虎帳覺來驚日墮,龍媒嘶去劇星流。姦萌問鼎身何在?計中遺鞭事可羞。幽草野花埋石徑,無人爲作晉陽秋。』」新鄭令,以差車運糧事不均,力爭罷去。已而朝廷知其愛民不屈,俾還本任。有識者稱其慈惠出於至誠,以比古循吏。會道西平人,霍榜擢第,官止於奉議郎。良可惜也。

老杜水會渡[编辑]

「山行有常程,中夜尚未安。微月沒已久,崖傾路何難。大江動我前,洶若溟渤寬。篙師理闇楫,歌嘯輕波瀾。霜濃木石滑,風急手足寒。入舟已千憂,陟險仍萬盤。回眺積水外,始知衆星乾。遠遊令人疲,衰疾漸加餐。」此水會渡詩也。

老杜詩可比呉道子蜀川[编辑]

東坡云:「老杜秦州成都,所歴輒作一詩,數千里山川在人目中,古今詩人殆無可擬者。」獨唐明皇呉道子乘傳畫道山川,歸對大同殿,索其畫無有,曰:「在臣腹中,請疋素寫之。」半日而畢。明皇後幸,皆默識其處。惟此可比耳。

老杜劔閣[编辑]

老杜劔閣詩云:「惟天有設險,劔門天下壯。連山抱西南,石角皆北向。」宋子京成都過之,誦此詩,謂人曰:「此四句蓋劔閣實録也。」

樓試可夢讖[编辑]

「閉門覓句陳無己,對客揮毫秦少游。正字不知溫飽未,春風吹淚古藤州。」此黃魯直詩也。魯直作此詩時,無己作正字,尚無恙。建中靖國間,樓異試可襄邑縣,夢無己來相別,且云:「東坡少游在杏園相待久矣。」明日,無己之訃至,乃大驚異,作書與參寥言其事。杏園,見道家書,乃海上神仙所居之地也。仙龕虛室以待白樂天之説,豈不信然耶?

東坡送李方叔下第詩用事精切[编辑]

東坡知貢舉,李豸方叔久爲東坡所知,其年到省諸路舉子人人欲識其面,考試官莫不欲得方叔也,亦自言「有司以第一拔方叔耳」,旣拆號,十名前不見方叔,衆已失色;逮寫盡榜,無不駭歎。方叔陽翟黃魯直以詩敘其事送之,東坡和焉。如「平生漫説古戰場,過眼眞迷日五色」之句,其用事精切,雖老杜白樂天集中未嘗見也。

參寥詩占[编辑]

參寥餘杭彭城。一日燕郡寮,謂客曰:「參寥不與此集,然不可不惱也。」遣官妓馬盼盼持紙筆就求詩焉。參寥詩立成,有「禪心已似沾泥絮,不逐東風上下狂」之句,大喜曰:「吾嘗見柳絮落泥中,私謂可以入詩,偶未曾收拾,遂爲此人所先,可惜也。」

參寥題東坡墨竹贈官妓[编辑]

餘杭日,因會客,以彩牋作墨竹贈官妓,且令索詩於參寥參寥援筆立就,其詩曰:「小鳳團牋已自竒,謫仙重掃歳寒枝。稍頭餘墨猶含潤,恰似梳風洗雨時。」

辯才大師參寥少游[编辑]

辯才大師梵學精深,戒行圓潔,爲二浙歸重,當時無一語文章。一日忽和參寥寄秦少游詩,其末句云:「臺閣山林本無異,想應文墨未離禪。」東坡見之,題其後云:「辯才生來未嘗作詩,今年八十一歳矣。其落筆如風吹水,自成文理,我輩與參寥如巧人織繡耳。」

所得不同[编辑]

陳無己晁以道俱學文於曾子固子固曰:「二人所得不同,當各自成一家。然文必以著書名於世,無己晩得詩法於魯直。」他日二人相與論文,以道曰:「吾曹不可負曾南豐。」又論詩,無己曰:「吾此一瓣香,須爲山谷道人燒也。」

東坡善成晁伯宇[编辑]

政和以後,花石綱寖盛。晁伯宇有詩云:「森森月裏栽丹桂,歴歴天邊種白楡。雖未乘槎上霄漢,會須沉網取珊瑚。」人多傳誦。伯宇載之,少作閔吾廬賦魯直以示東坡曰:「此十郎所作,年未二十也。」東坡答云:「此賦甚竒麗,信是家多異材耶?凡文至足之餘,自溢爲竒怪。今傷竒太早。可作魯直微意諭之,而勿傷其邁往之氣。」伯宇自是文章大進。東坡之語委曲如此,可謂善成人物者也。

東坡過海文章無人能及[编辑]

東坡文章至黃州以後,人莫能及,唯黃魯直詩時可以抗衡。晩年過海,則雖魯直亦若瞠乎其後矣。或謂:「東坡過海雖爲不幸,乃魯直之大不幸也。」

東坡詩文盛行[编辑]

東坡詩文,落筆輒爲人所傳誦,毎一篇到歐公處,公爲終日喜。前後類如此。一日與棐論文及,公歎曰:「汝記吾言,三十年後,世上人更不道著我也。」崇寧大觀間,海外詩盛行,後生不復有言歐公者。是時朝廷雖嘗禁止,賞錢增至八十萬。禁愈嚴而其傳愈多,往往以多相誇。士大夫不能誦詩者,便自覺氣索,而人或謂之不韻。

李易安佳句[编辑]

趙明誠妻,李格非女也。善屬文,於詩尤工。晁無咎多對士大夫稱之,如「詩情如夜鵲,三遶未能安」、「少陵也自可憐人,更待來年試春草」之句,頗膾炙人口。格非山東人,元祐間作舘職。

東坡有「點礫成金」手[编辑]

參寥在詩僧中獨無蔬筍氣,又善議論。嘗與客評詩,客曰:「世間故實小説,有可以入詩者,有不可以入詩者,惟東坡全不揀擇,入手便用,如街談巷説、鄙俚之言,一經坡手,似神仙點瓦礫爲黃金,自有妙處。」參寥曰:「老坡牙頰間別有一副爐鞲,他人豈可學耶?」座客無不以爲然。

晁文元芭蕉詩體物無遺[编辑]

草木之葉大者,莫大於芭蕉。晁文元詠芭蕉詩云:「葉外更無葉。」非獨善狀芭蕉,而對之曰「心中別有心」,其體物亦無遺矣。

聖兪少時專學韋蘇州[编辑]

聖兪少時專學韋蘇州,世人咀嚼不入,唯歐公獨愛玩之。然歐公之論不及者,蓋有深旨。後有知聖兪者,當自知之耳。

巻下[编辑]

參寥湖上絶句[编辑]

東坡南遷,參寥西湖智果院,交遊無復曩時之盛者。嘗作湖上十絶句,其間一首云:「去歳春風上苑行,爛窺紅紫厭生平。如今眼底無,浪蘂浮花懶問名。」又一首曰:「城根野水緑逶沱,颭颭輕帆掠岸過。日暮蕙蘭無處採,渚花汀草占春多。」此詩旣出,遂有反初之禍。建中靖國間,曾子開爲明其非辜,乃始還其故服。

范德儒詩聯[编辑]

范德儒崇寧之貶,與山谷唱和甚多。德儒有一聯云:「慣處賤貧知世態,飽諳遷謫見家風。」議者謂此語可以識氏之名節矣,當國者能無愧乎?

王介甫百家詩選[编辑]

王介甫在舘閣時,僦居春明坊,與宋次道宅相鄰。次道父祖以來藏書最多,介甫人詩集日閲之,過眼有會於心者,必手録之,歳久殆録遍。或取其本鏤行於世,謂之百家詩選。旣非介甫本意,而作序者曰:「公獨不選與韓退之,其意甚深。」則又厚誣介甫而欺世人也。不知韓退之外,如夢得劉長卿李義山輩尚有二十餘家。以予觀之,介甫固不可厚誣,而世人豈可盡欺哉?蓋自欺耳。

杜牧之[编辑]

杜牧之風味極不淺,但詩律少嚴。其屬辭比事殊不精緻,然時有自得處,爲可喜也。

溫公入相元豐盜散[编辑]

元豐之末,盜賊蜂起,聞司馬溫公入相,衆皆盡散。

晁以道東坡和人詩[编辑]

令作對隨家鷄,晁以道云:「指呼市人如使兒,東坡最得此三昧。其和人詩,用韻妥帖圓成,無一字不平穩。蓋天才能驅駕,如用兵,雖市井烏合,亦皆爲我臂指,左右前卻,在我顧盻間,莫不聽順也。前後集似此類者甚多,往往有唱首不能逮者。」

晁以道寄京師姻舊詩[编辑]

崇寧間,凡元祐子弟仕宦者,並不得至都城。晁以道中罷官回,遣妻兒歸省廬,獨留中牟驛,累日以詩寄京師姻舊,其落句云:「一時鷄犬皆霄漢,獨有劉安不得仙。」此語傳於時,議者美之。

晁叔用詩用王摩詰雪圖事[编辑]

政和戊戌三月,雪昭德,諸皆賦詩。以晉書·五行志著爲大異,頗艱於落筆。獨晁沖之叔用王維雪圖事云:「從此斷疑摩詰畫,雪中自合有芭蕉。」人稱其工。

汪伯強陳文惠詩聯[编辑]

陳文惠以使相守日,嘗有後園十絶句,其間一聯云:「雨網蛛絲斷,風枝鳥夢搖。」議者謂「風枝鳥夢搖」之語極工,惜所對不稱耳。吾鄕人汪愷伯強易「雨網蛛絲斷」爲「露葉螢光濕」,工詩者往往多愛之。伯強畢榜及第,力學不倦,仕宦所至皆有聲。

張天覺題寺詩[编辑]

韓師樸元符末自大名入相,其所引正人端士遍滿臺閣,然不能勝一曾布。而張天覺政和初欲以一身回蔡京黨,紹述之論難矣。未幾果罷去。自西都留守徙南陽道,過汝州香山,謁大悲,題長句於寺中,其略云:「大士悲智度有情,亦要時節因緣並。也應笑我勞經營,雖多手眼難支撐。」讀者莫不憐之。

劉伯壽[编辑]

劉伯壽洛陽九老中一老也。築室嵩山下,毎登髙頂回,則於峻極中院援筆記歳月。捐舘之年,題云:「予今年若干歳,登頂凡七十四次矣。精力雖疲,而心猶未足也。」王輔道學士與其孫宣義郎字元靜忘其名,至中院,作一絶句,示宣義君云:「爛紅一點出浮漚,夜坐-峰頂上頭。笑對僧窗談祖德,當年七十四回遊。」-伯壽旣結菴-玉華峰下,號-玉華菴主。有妾名萱草芳草,皆秀麗而善音律。伯壽出入乘牛,吹鐵笛,二笛和之,聲滿山谷。出門不言所之,牛行卽行,牛止卽止。其止也,必命壺觴,盡醉而歸。前人以爲地仙云。

唐子西詩賦時事[编辑]

張天覺庚寅年六月拜相,唐庚子西內前行,所記皆當時實事,云:「內前車馬撥不開,文德殿[8]下聽麻回。紫微侍郎拜右相,中使押赴文昌臺。旄頭昨夜光照牖,是夕收芒如禿帚。明朝化作甘雨來,官家新得調元手。周公禮樂未要作,致身也不惡。我聞二公作相年,人間斗米三四錢。」蔡嶷見其詩惡之,遂中以事,貶外。天覺相繼亦出,子西又賦益昌道中三月梅花詩云:「桃花能紅李能白,春深無處無顏色。不應尚有數枝梅,可是東君苦留客。向來開處當嚴冬,桃花未在交逰中。卽今已自丈人行,勿與少年爭春風!」此詩亦爲新進所忌。

呂微仲幸太學倡和[编辑]

元祐間,哲宗皇帝幸太學,宰相呂微仲有詩四韻,其第三聯云:「再拜新儀瞻聖,一篇古訓監周王。」謂是日謁先聖,初行再拜之禮,及祭酒豐稷講無逸也。然韓退之處州孔子廟碑云:「自天子而下,北面拜跪,薦祭,進誠,肅退,禮如親弟子。」則以來行之矣,豈本朝偶未舉此禮也邪?不然,安得謂之新儀哉?或云:「本朝雖曾行,而止於再拜,遂著之禮典,乃從當時曲臺之請也。」

用事屬對[编辑]

李義山題馬嵬一聯云:「此日六軍同駐馬,當時七夕笑牽牛。」溫庭筠題蘇武廟云:「回日樓臺非甲帳,去時冠葢是丁年。」嘗見前輩論詩云:「用事屬對如此者罕有。」

趙周翰用事並驅義山[编辑]

李義山文帝廟詩云:「可憐半夜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用事如此,可謂有功矣。本朝趙周翰亦有詩云:「露臺枉惜千金費,卻把銅山賜幸臣。」可與義山並驅爭先矣。

晁以道陳叔易被召詩[编辑]

秦系韋蘇州詩,具銜云東海釣客,試祕書省校書郎。本朝陳恬叔易隱居穎川陽翟澗上,號澗上丈人大觀間,宋喬年諷監司薦於朝,起爲舘閣,書疏間猶不去「丈人」之號。晁以道作詩譏之曰:「東海一生垂釣客,石渠萬巻校書郎。丈人風味今如此,鶴到揚州興更長。」其後以道謁叔易於京師,有婢應門,嚴妝麗服,熟視之,乃故時澗上赤腳也。以道又作一絶云:「處士何人爲作牙,盡攜猿鶴到京華。可憐巖壑空惆悵,六六峰[9]前少一家。」

退之善與處士作牙[编辑]

王平甫韓退之送石洪溫造二處士詩序云:「退之善與處士作牙。」

劉彦祖寄友人詩聯酷似劉夢得[编辑]

舘職劉彥祖寄友人詩一聯云:「別後頻芳草,愁邊更落花。」予舉示晁以道云:「此語酷似劉夢得,殊可喜也。」

夜半鐘聲[编辑]

張繼宿平望詩云:「姑蘇城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永叔云:「句誠佳,其奈夜半非撞鐘時。」予覽南史,載宗室讀書,常以中宵鐘鳴時爲限,前代自有半夜鐘,豈永叔偶忘之也?間至今有之。

黄門評參寥[编辑]

黃門評參寥詩云:「酷似儲光羲。」參寥曰:「某平生未嘗聞光羲名,況其詩乎?」或曰:「公暗合,有何不可!」

「餻」字故實[编辑]

劉夢得嘉話云:「九日作詩,欲用『餻』字韻,苦無故實。」予觀隋·五行志載謠言曰:「八月刈禾傷旱,九月食餻正好。」則不爲無故實矣,豈夢得偶未見之耶?

張芸叟曹彥達[编辑]

曹暌,字彥達慈聖光獻太皇太后之再世孫也。氣直不苟合,善屬文,爲曾子開所知。張芸叟嘗與其父侍讀使北,後見芸叟長安芸叟贈詩云:「故人有子早遺孤,三十陞朝短丈夫。但取聲名似祖德,不曾辛苦謁當塗。」其爲名流所器重如此。

太學生論詩[编辑]

太學生雖以治經答義爲能,其間甚有可與言詩者。一日同舍生誦介甫明妃曲,至「恩自淺胡自深,人生樂在相知心。」「君不見咫尺長門阿嬌,人生失意無南北」,詠其語稱工。有木抱一者,艴然不悅,曰:詩可以興,可以怨。雖以諷刺爲主,然不失其正者,乃可貴也。若如此詩用意,則李陵偸生異域,不爲犯名教,漢武誅其家爲濫刑矣。當介甫賦詩時,溫國文正公見而惡之,爲別賦二篇,其詞嚴、其義正,蓋矯其失也。諸君曷不取而讀之乎?」衆雖心服其論,而莫敢有和之者。

官驛題木槿花詩[编辑]

崇寧中,羅竦叔恭嘗爲予言:頃赴太學秋試時,自廣陵取道隋堤,見官驛中木槿花,過客題詩甚多。其間一絶句云:「朝炊不及,暮車不生角。故應庭下花,無人見開落。」人亦有題字於其側而賞歎之者,但恨不見賦詩者姓名耳。與兄仲謀俱登第,亦有詩名。

九日泛用牛山事[编辑]

杜牧之九日齊山登髙詩落句云「牛山何必淚沾衣」,蓋用齊景公遊於牛山,臨其國流涕事。泛言古今共盡登臨之際,不必感歎耳,非九日故實也。後人因此乃於詩或詞遂以牛山作九日事用之,亦猶牧之顏延年「一麾出守爲旌麾」之麾,皆失於不精審之故也。

王立之夏均父[编辑]

王立之夏均父俱以宗女夫入仕。立之讀書,喜賓客,黃魯直、諸皆與之善,著歸叟詩話行於世。均父,饒財,亦好學。立之晩年中風,以左手作字,均父寄詩云:「猶喜平生蟹螯手,尚能半幅寫行書。」晁以道見其詩,遂與之往還。立之直方,爲人正,稱其名,然罕有知者。

東坡假夢詩以諷行中[编辑]

朱行中廣州東坡自海南歸,留,甚疑其唱和詩亦多。北,聞行中,士大夫頗以廉潔少之。至毗陵,夢中得詩一首,寄行中云:「不作六器,誰能貴璵璠?哀哉狂士,抱璞號空山!」其末章云:「何如鄭子產,有禮國自閒。至今不貪寶,凜然照塵寰。」紙尾又題云:「夢中得此詩,自不曉其意。今寫以奉寄,夢中分明用此色紙也。」或言東坡絶筆於此詩,其愛行中也甚矣。不欲正言其事,聊假夢以諷之耳。其後行中果以此免,眞知言哉。

西崑體[编辑]

李義山老杜詩云:「歳月行如此,江湖坐渺然。」直是老杜語也。其他句「蒼梧應露下,白閣自雲深」、「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晩情」之類,置集中亦無愧矣。然未似老杜沉涵汪洋,筆力有餘也。義山亦自覺,故別立門戸成一家。後人挹其餘波,號「西崑體」,句律太嚴,無自然態度。黃魯直深悟此理,乃獨用崑體工夫而造老杜渾成之地。今之詩人少有及此者,禪家所謂更髙一著也。

都官詩[编辑]

鄭谷都官在號耽句者,嘗有詩云「衰遲自喜添詩學,時取前題改數聯」是也,然氣格不髙。初以鷓鴣詩得名,人謂之「鄭鷓鴣」。近世士人有贈一貴官詩云:「賦令處士慚鸚鵡,詩遣都官讓鷓鴣。」世亦多誦之,而莫有能道其姓名者。

董秦[编辑]

東坡言:「玉川子月蝕詩云:『歳星主福德,官爵奉董秦。忍使黔婁生,覆屍無衣巾。』詳味此句,則董秦}當時無功而享厚祿者。」董秦李忠臣也。天寶末,驍勇屢立戰功,雖粗暴,亦頗知忠義。代宗時,吐蕃犯闕,徵兵,忠臣卽日赴難。或勸擇日,忠臣怒曰:「君父在難,乃擇日耶!」後卒污朱泚僞命而誅。考其終始,非無功而享厚祿者,不知玉川子何以有此句。

東坡中秋陽關[编辑]

東坡中秋詩云:「暮雲收盡溢淸寒,銀漢無聲轉玉盤。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紹聖元年自録此詩,仍題其後云:「予十八年前中秋夜,與子由觀月彭城時作此詩,以陽關歌之,今後遇此夜,宿於上,方南遷表,獨歌此曲,聊復書之,以識一時之事,殊未覺有今日之悲,但懸知爲他日之喜也。」

斡元造而奪造化[编辑]

察院季一,名貫之,淸修善吐。論客言:東坡嘗自詠海棠詩,至「雨中有淚亦淒愴,月下無人更淸淑」之句,謂人曰:「此兩句乃吾向造化窟中奪將來也。」客曰:「此語蓋戲客耳,世豈有奪造化之句!」季一曰:「韓退之云:『語妙斡元造。』如老杜『落絮遊絲白日靜,鳴鳩乳燕靑春深』,雖當隆冬冱寒[10]時誦之,便覺融怡之氣生於衣裾,而韶光美景宛然在目,動盪人思,豈不是斡元造而奪造化乎!」

賈文元曲水園[编辑]

賈伋爲予言,文潞公出鎭長安日,吾祖文元公許昌,遊公曲水園,留詩云:「夭桃穠李艷芳辰,丞相園林潩水濱。虎節麟符拋不得,卻將佳景付遊人。」公得詩甚喜,乃作書並封園券與文元曰:「可便作園中主人也。」仲思文元五世孫也。

老杜廣文詩[编辑]

廣文,諸儒多稱其善著書,而不及其詩。杜甫八哀詩云:「昔獻書畫圖,新詩亦俱往。滄洲動玉陛,宮鶴誤一響。」三絶自御題,四方尤所仰。則與史官所載亦略相似,是能畫之外所能亦不少。然詩,則其相推服之語不及許十四髙三十五元道州輩遠甚。豈其詩之工比其畫不爲愧也耶?不然,情分如彼,論其詩不應如此略也。

惠崇詩集[编辑]

惠崇善畫,人多寶其畫,而不知其能詩。宋子京以書託梵才大師編集其詩,則當有可傳者。而人或未之見,恐雖編集而未大行於世耳。

食河豚時[编辑]

晁季一檢討嘗爲予言,歸田録所記聖兪賦河豚云:「春洲生荻芽,春岸飛楊花。河豚於此時,貴不數魚蝦。」則是食河豚時正在二月。而吾妻家毗陵人爭新相問遺,會賓客,惟恐後時,價雖髙,無吝色,多在臘月,過上元則不復貴重。所食時節與歐公稱賞聖兪絶不相同,豈聖兪賦詩之地與毗陵異耶?風氣所產,隨地有早晩,亦未可一概論也,故爲記之。

予與客論詩[编辑]

有論詩者曰:「老杜自許,而有志於斯人者,故於茅屋爲秋風所拔歌其詞云:『安得廣廈數千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又云:『嗚呼!眼前何如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意在是也。」予曰:「孟子論士,『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又言:『得志,事雖不兩立,而窮能不忘兼善;不得志,而能不忘澤民,乃仁人君子之用心也。』白樂天新製布裘詩云:『安得萬里裘,溫暖被四垠。』亦其例也。然韓退之謝鄭群簟詩則曰:『側身甘寢百疾愈,卻願天日長炎曦。』其意與子美樂天絶不相似,然退之豈是無意於斯人者?但於援毫之際,偶輸二老一著耳。」客大笑曰:「退之文章不喜蹈襲前人,其用意豈出於此耶?抑爲人木強,於吟詠猶然,果如所論也。」

客與予論詩用故實[编辑]

客或謂予曰:「篇章以故實相誇,起於何時?」予曰:「江左以來乃始有之。可以表學問,而非詩之至也。觀古今勝語皆自肺腑中流出,初無綴緝工夫。故鍾嶸云:『經國文符,應資博古;撰德駁奏,宜窮往烈。至於吟詠性情,亦何貴於用事?「思君如流水」,旣是卽目;「髙臺多悲風」,亦唯所見;「淸晨登隴首」,羌無故實;「明月照積雪」,詎出經史?』其所論爲有淵源矣。」客又曰:「僕見世之愛老杜者嘗謂人曰:『此老出語絶人,無一字無來處。』審如此言,則詞必有據,字必援古,所由來遠,有不可已者。」予曰:「論事當考源流。今言詩不究其源,而踵其末流以爲標準,不知國風祖述何人!此老句法妙處,渾然天成,如蟲蝕木,不待刻雕,自成文理。其鼓鑄鎔瀉,殆不用世間橐籥,近古以還,無出其右,真詩人之冠冕也。如近體格俯同今作,則詞不遺竒,雜以事實,掇英擷華,妥帖平穩,殆以文爲滑稽,特詩中之一事耳,豈見其大全者耶?予毎竊有所恨,故樂以之言告人。吾子誠嗜詩,試以言於愛者求之,則得矣。」

[编辑]

  1. 「『思君如流水』,旣是卽目;『明月照積雪』,羌無故實」:詩品》序:「至乎吟詠情性,亦何貴於用事?『思君如流水』,旣是卽目;『髙臺多悲風』,亦惟所見;『淸晨登隴首』,羌無故實;『明月照積雪』,詎出經史。觀古今勝語,多非補假,皆由直尋。」
  2. 大白:説苑·巻十一·善説:「魏文侯與大夫飲酒,使公乘不仁爲觴政曰:『飲不釂者,浮以大白。』文侯飲而不盡釂,公乘不仁舉曰浮君。君視而不應,侍者曰:『不仁退,君已醉矣。』公乘不仁曰:『周書曰:「前車覆,後車戒。」蓋言其危,爲人臣者不易,爲君亦不易。今君已設令,令不行,可乎?』君曰:『善。』舉白而飲,飲畢曰:『以公勝不仁爲上客。』」
  3. 允蹈:恪守、遵循。
  4. 操觚:執簡,謂寫作。文選·巻十七·陸士衡〈文賦〉:「或操觚以率爾,或含毫而邈然。」李善注:「觚,木之方者,古人用之以書,猶今之簡也。」
  5. 曹長:人好以他名標榜官稱,尙書丞郎、郎中相呼爲「曹長」。
  6. 西掖:中書省別稱。漢官儀·巻上:「左右曹受尙書事,前世文士,以中書在右,因謂中書爲右曹。又稱西掖。」
  7. 蜂目將軍:世説新語·識鑑:「潘陽仲王敦小時,謂曰:『君蜂目已露。但豺聲未振耳;必能食人,亦當爲人所食。』」
  8. 文德殿宫殿名。宋史·巻一百十六·禮志十九:「皇帝日御垂拱殿,文武官日赴文德殿正衙曰常參,宰相一人押班。」
  9. 六六峰:巫山三十六峰
  10. 沍寒:閉寒。謂不得見日,極爲寒冷。左傳·昭公四年:「其藏冰也,深山窮谷,固陰冱寒,於是乎取之。」杜元凱注:「冱,閉也。」孔衝遠疏:「牢陰閉寒,言其不得見日,寒甚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