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日記/日記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记十八 日记十九
作者:鲁迅
1930年
日记二十
本作品收錄於《鲁迅日记

正月[编辑]

  一日雨。无事。

  二日昙。午后修甫来。下午望道来。雨。

  三日昙。无事。

  四日晴。海婴生一百日,午后同广平挈之往阳春馆照相。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文艺书类三本,共泉八元二角。晚微雪。达夫招饮于五马路川味饭店,同座为内山完造、今关天彭及其女孩。

  五日星期。晴。下午映霞、达夫来。

  六日昙。上午往福民医院,邀杨女士为海婴洗浴。往内山书店杂志部买《新兴芸术》四本,四元。得叶锄非信。下午往小林制版所,托制版。往内山书店还围巾。得徐诗荃信。晚章衣萍来,不见。夜友松、修甫来。大冷。

  七日昙。午后复叶锄非信。复徐诗荃信。得淑卿信,十二月廿九日发,附万朝报社信。下午收德文杂志三本,诗荃所寄。

  八日晴。下午友松来。魏福绵来。

  九日晴。午有杨姓者来,不见。下午寄徐诗荃信并汇四十马克买书。得神户版 之家来信。与广平以绒衫及围领各一事送赠达夫、映霞,贺其得子。晚修甫及友松来,托其以原文《恶之华》一本赠石民。夜代女工王阿花付赎身钱百五十元,由魏福绵经手。

  十日晴。上午得季市信。午友松、修甫来。下午赴街取图版不得,于涂中失一手套。买煤半吨,十七元。夜雨雪。

  十一日晴。下午昙。寄季市书四本。

  十二日星期。晴。午后往街取图版。取照相。寄诗荃信。夜之超来。

  十三日雨。上午收诗荃所寄《柏林晨报》两卷。下午出街为瑾儿及海婴买药。晚杨先生来为海婴沐浴,衡之重五千二百格兰。夜雪。

  十四日晴。下午得侍桁信。沁一、友松来。

  十五日雨夹雪。上午寄诗荃信。得淑卿信,五日发。下午达夫来。石民来。收大江书店版税九十九元陆角五分。

  十六日昙。晨被窃去皮袍一件。午后上街取照片。

  十七日晴。下午寄淑卿信并照片三枚,内二枚呈母亲。往内山书店买《诗と诗论》(五及六)二本,《世界美术全集》(十二)一本,共泉八元。

  十八日晴。上午得有麟信。夜友松来。

  十九日星期。微雪。上午得霁野信。

  二十日晴。上午复霁野信。寄季市信。寄淑卿信,托由家用中借给霁野泉百。

  二十一日小雨。上午得季志仁信。得徐诗荃信。下午得史沫特列信。

  二十二日昙。午后复史沫特列信。小峰送来风鸡一只,鱼圆一碗。夜方仁来,还陆续所借泉百五十,即以百廿元赔朝花社亏空,社事告终。二十三日昙。下午陶晶孙来。晚小雨。

  二十四日晴。上午收诗荃所寄《柏林晨报》一卷。下午作杂评一篇讫,一万一千字,投《萌芽》。晚得侍桁信。夜友松来。

  二十五日昙。上午托柔石往中国银行取水沫书店所付《艺术与批评》版税百六十九元二角。买《Russia Today and Yesterday》一本,十二元。付《二月》及《小彼得》纸泉百五十八元。下午史沫特列、蔡咏霓、董时雍来。雨。往内山书店买文学及哲学书共六本,计泉十元四角。

  二十六日星期。昙。午后修甫、友松来。达夫来并赠《达夫代表作》一本。

  二十七日晴。下午友松来,还《二月》及《小彼得》纸泉五十。午后理发。寄神户版画之家泉八元四角并发信购版画五帖。晚往内山书店。夜收《萌芽》第三期稿费泉五十。收本月编辑费三百。

  二十八日晴。下午同三弟往街买铝制什器八件,共泉七元,拟赠友松也。

  二十九日晴。晨托扫街人寄友松信并什器八件,贺其结婚,又以孩子衣帽各一事属转赠夏康农,贺其生子,午后得复。下午侍桁来。

  三十日庚午元旦。晴。午后得羡苏信,二十五日发。下午侍桁来。夏康农、党修甫、张友松来。

  三十一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种牛痘。午望道来并赠《社会意识学大纲》(二版)一本。下午杜海生、钱奕丞、金友华来。衣萍、曙天来。

  

二月[编辑]

  一日晴。下午石民、侍桁来,假侍桁泉廿。复淑卿信。大江书店招餐于新雅茶店,晚与雪峰同往,同席为傅东华、施复亮、汪馥泉、沈端先、冯三昧、陈望道、郭昭熙等。

  二日星期。晴。上午得凤举信片,一月五日巴黎发。

  三日昙。上午得霁野信。得淑卿信,一月卅日发。晚小雨。夜石民及侍桁来。译《艺术与哲学,伦理》半篇讫,投《艺术讲座》。

  四日雨。上午王佐才来,有达夫介绍信。下午寄友松信。往内山书店买书四种,共泉六元六角。得季志仁信并译稿一篇及所赠之《Le Miroir duLivred'Art》一本,一月五日巴黎发。成君赠酒一坛。

  五日昙。午后待桁来,托其寄石民信并季志仁稿。得友松复信并还稿二篇。从商务印书馆寄到英文书二本,共泉十二元六角。下午得金溟若信,即复。得小峰信并书籍杂志等。

  六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视牛痘,计出三粒,极佳。下午修甫、友松来。晚出街买倍溶器二个,一元五角。

  七日昙。下午陶晶孙来。侍桁来。小雨。晚石民来并交季志仁稿费十。

  八日昙。午后寄陈望道信并《文艺研究》例言草稿八条。下午寄马?及淑卿《美术史潮论》各一本。往内山书店,托其店员寄陶晶孙信并答文艺之大众化问题小文一纸。下午友松来。晚王佐才来。

  九日星期。晴。无事。夜濯足。

  十日晴。午后收沈钟社所寄赠之《北游》及《逸如》各一本。下午董绍明来并赠《世界月刊》五本,且持来AgnesSmedley所赠《Eine Frauallein》一本,所摄照相四枚。晚王佐才来。邀侍桁、雪峰、柔石往中有天夜饭。

  十一日晴。上午得孙用信。午后托柔石往邮局以海婴照片一枚寄孙斐君,以《萌芽》及《语丝》一包寄季市。收版画之家所寄《版画》第三、四、 、 辑各一帖,又特辑一帖,共泉八元四角。

  十二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察。下午得董绍〔明〕信并赠所译《士敏土》一本。寄季市信。寄版画之家山口久吉信并信笺一包。以《萌芽》及《语丝》寄诗荃。晚得诗荃信。

  十三日晴。午后钦文来。下午侍桁来。晚邀柔石往快活林吃面,又赴法教堂。十四日晴。午后复孙用信。复董绍明信。寄淑卿信。下午真吾来别,赴合浦。钦文来。

  十五日晴。上午得霁野信。午后往内山书店买《昆虫记》(分册十)一本,六角。收诗荃所寄《DerNackte Menschin der Kunst》一本,八马克。晚从中有天呼酒肴一席请成先生,同坐共十人。

  十六日星期。晴。上午得季市信。午后同柔石、雪峰出街饮加菲。

  十七日晴。上午得淑卿信,十四日发。下午收《柏林晨报》三卷,诗荃所寄。收东方杂志社稿费卅。夜邀侍桁、柔石及三弟往奥迪安戏园观电影。

  十八日晴。午杨律师来并交北新书局版税泉二千。下午高峻峰来。中华艺术大学学生来邀讲演。秦涤清来,不见。

  十九日昙。上午得钦文信。北新书局转来柳无忌及朱企霞信各一。

  二十日晴。午后复朱企霞信。寄季志仁信。托柔石交小峰信并稿件等。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映 芸术史》一本,二元。得有麟信。晚达夫来,赠以越酒二瓶。夜得钦文信。

  二十一日晴。午后寄诗荃信并汇泉一百马克。往艺术大学讲演半小时。

  二十二日昙。上午得矛尘信,下午复。

  二十三日星期。雨,上午晴。夜蓬子来。黄幼〔雄〕母故,赙二元。雨。

  二十四日昙。午后乃超来。波多野种一来,不见。敬隐渔来,不见。晚得乐天文艺研究社信。得白莽信并稿。夜雨。

  二十五日晴。午后寄白莽信。同柔石往北新书局为广平买书寄常应麟。买纸。夜出街买点心。雨。夜半大雷雨。

  二十六日昙。上午寄钦文信并纸样。午后收诗荃所寄德文书七本,约价二十九元五角,又杂志两本。夜编《艺苑朝华》第五辑稿毕。

  二十七日昙。上午得丛芜信。午后寄诗荃信。补寄金鸡公司邮费三元四角。下午往内山书店买《世界美术全集》一本,《祭祀及礼と法律》一本,共泉五元八角。得翟永坤信。夜雨。

  二十八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察。收编辑费三百。收诗荃所寄《柏林晨报》一卷。午后同蕴如及广平往齿科医院诊治,付以泉十。夜雷雨。

  

三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得马?信。得淑卿信,二月廿五日发。

  二日星期。晴。上午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收淑卿所寄家用帐簿一本。内山书店送来《千夜一夜》(2)一本,二元五角。午后修甫、友松来。往艺术大学参加左翼作家连盟成立会。夜蓬子来。雨。

  三日昙。上午得钦文信。同王蕴如及广平往牙科医院诊察。午后往办山书店杂志部买《新兴芸术》五、六合本一本,一元一角。下午达夫来。雨。

  四日昙。上午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察。下午侍桁赠青岛牛舌干两枚。雨。

  五日雨。午后往齿科医院作翻译。往内山书店买书三种,共泉六元四角。

  六日昙。晚往万云楼,系光华书局邀饭,同席十二人。得紫佩信。

  七日昙。上午得矛尘信。下午雨。复紫佩信。复丛芜信。收《艺术讲座》稿费廿。得诗荃信。

  八日晴。上午得杨律师信。收季志仁所寄《Syl-vainSauvage》一本,五十五法郎。午后往齿科医院作翻译。以杂志寄紫佩、季市。往内山书店。夜收诗荃所寄德文书四本,共二十二马克。

  九日星期。晴。上午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察。午前任子卿来。午后往中华艺术大学演讲一小时。

  十日{星期。}晴。上午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察。得季志仁信并《Notre Ami Louis Jou》一本,价四百法郎。夜石民来。

  十一日雨。上午复季志仁信。复诗荃信。寄李春圃信。下午往齿科医院作翻译。往内山书店买书两本,共泉四元六角。夜得任子卿信。

  十二日昙。上午得俞芳信,代母亲写。得李霁野信,午后复。夜雨。

  十三日晴。上午得廖立峨信。午后侍桁同赵广湘君来。下午往大夏大学乐天文艺社演讲。夜得徐声涛信并稿。

  十四日晴。上午得徐白信。得朱企霞信。收诗荃所寄《Die Kunst und die Gesellschaft》一本,价四十马克。午后寄母亲信。泰东书局招饮于万云楼,晚与柔石、雪峰、侍桁同往,同席十一人。

  十五日晴。午后以《萌芽》三本寄矛尘。往内山书店买《柳濑正梦 集》一本,二元四角。下午康农、修甫、友松来。晚望道来。因有绍酒越鸡,遂邀广湘、侍桁、雪峰、柔石夜饭。夜建行来。得叶永蓁信。

  十六日星期。晴。午前季市来。午后叶永蓁、段雪笙来。高峻峰来。

  十七日晴。上午得刘衲信。午后议泰东书局托办杂志事,定名曰《世界文化》。下午往内山书店买《诗学概论》一本,《生物学讲座》第一辑六本一函,共泉六元四角。收诗荃所寄《柏林晨报》一卷。

  十八日晴。夜得李洛信。得淑卿信,四日大名发。

  十九日晴。午后落一牙。往中国公学分院讲演。离寓。收《萌芽》稿费。

  二十日晴。上午得许楚生信并中学募捐启,午后复之。魏金枝自杭来,夜同往兴亚夜餐,同坐又有柔石、雪峰及其夫人,归途有形似学生者三人,追踪甚久。夜浴。

  二十一日晴。下午侍桁来。晚三弟来。夜广平来。

  二十二日晴。午复刘一僧信。复矛尘信。晚广平来。三弟来。

  二十三日星期。晴。午前广平来。杨律师交来北新书局版税千。午后柔石及三弟来,同往近处看屋,不得。下午广平来,未见。晚柔石来,同往老靶子路看屋,不佳。夜侍桁来。雪峰来。

  二十四日晴。午前王蕴如及广平携海婴来,同往东亚食堂午餐。午后同王蕴如往上海齿科医院作翻译。下牙肿痛,因请高桥医生将所余之牙全行拔去,计共五枚,豫付泉五十。晚三弟来。得丛芜信。夜柔石、雪峰来。

  二十五日晴。午广平来。得母亲信,十八日发。午后赴齿科医院。邵明之来,未遇。晚三弟来。柔石、侍桁来。夜浴。

  二十六日晴。午广平来。得霁野信。收本月编辑费三百。下午往齿科医院疗治。在内山书店买小说两本,《生物学讲座》第二期一函,共泉六元五角。晚三弟来。收诗荃所寄《柏林晨报》一卷,《左曲》二本。夜柔石、侍桁、雪峰来。雨。

  二十七日雨。海婴满六阅月,午广平携之来,同往福井写真馆照相,照讫至东亚食堂午餐。下午得矛尘信。得史沫特列信并稿。往上海齿科医院治疗。往儿岛洋行问空屋,不得。

  二十八日晴。上午广平来。得母亲信,二十一日发,即复。答矛尘信。午后侍桁、柔石来,假柔石泉卅。下午同柔石赴北四川路一带看屋,不得。复史沫特列女士信。晚三弟及广平来。柔石、雪峰来。

  二十九日雨。上午林惠元、白薇来,未见。午后往齿科医院,除去齿槽骨少许。柔石及三弟来,同往蓬路看屋,不得。下午收《世界美术全集》(5)一本,二元四角。晚广平来。浴。

  三十日星期。昙。上午往齿科医院治疗。白薇及林惠元来。午后侍桁、雪峰、柔石来。广平来。得李春朴信。晚三弟及王蕴如携烨儿来。

  三十一日昙。上午广平携海婴来。午后往医院治齿。下午同柔石往海宁路看屋。在内山书店买《フイリ プ全集》(3)一本,杂书二本,共泉三元七角。

  

四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广平来。晚同柔石、侍桁往东亚食堂晚餐。夜回寓。得紫佩信。得石民信。

  二日晴。午后复石民信。复朱企霞信。寄诗荃信。晚望道来。

  三日昙。上午托三弟从商务印书馆买来《新郑古器图录》一部二本,泉五元六角。午后雨。下午高峻峰来。晚得黎锦明信。得乐芬信,即复。

  四日昙。下午映霞来。晚寄陈望道信。石民来。

  五日晴。上午得段雪生信。下午寄紫佩信,附三、四月家用二百元,托转交。夜圣陶、沈余及其夫人来。

  六日星期。晴。晚侍桁邀往东亚食堂晚膳,同席为雪峰及其夫人、柔石、广平。夜寄宿邬山生寓,为斋藤、福家、安藤作字。

  七日微雨。上午广平来。午后往齿科医院治疗。理发。在内山书店买书三本,共泉六元。下午得汤振扬信。得盐谷温诸君纪念信片。晚三弟来。

  八日雨。上午广平来。午后寄黎〔锦〕明信并还小说稿。下午看定住居,顶费五百,先付以二百。夜柔石、侍桁来。广平来。雪峰来。

  九日昙,风。午前广平来。得汤振扬信。午后季市来。三弟来。雪峰、蓬子来。寄淑卿信。寄小峰〔信〕。夜三弟来。侍桁、柔石来。雨。

  十日昙,风。午前广平携海婴来。下夜大雷雨彻夜。浴。

  十一日昙。午前广平来。得母亲信,三日发。下午雪峰来并交为神州国光社编译《现代文艺丛书》合同一纸。柔石来。晚得小峰信,并志仁、林林稿费共卅二元。以海婴照片一枚寄母亲。三弟来,少顷广平来,遂同往东亚食堂晚膳,又少顷蕴如导明之来,即邀之同饭。夜侍桁来。

  十二日晴。上午广平来。得母亲信,六日发,附李秉中函,晚复。三弟来。收诗荃所寄《柏林晨报》两卷。夜柔石来。雪峰来。得方善竟信并《新声》四张,另有《希望》数张,属转寄孙用,即为代发。

  十三日星期。雨。上午广平来。午后复李秉中信。复方善竟信。

  十四日小雨。上午广平来。得紫佩信。寄曹靖华信。午后往齿科医院治疗。寄季志仁稿费二十六元并发信。晚三弟来。

  十五日昙。午后广平来。夜侍桁来。雪峰来。

  十六日晴。上午广平携海婴来。午后得冰莹信。下午得小峰信并《美术史潮论》版税三百十五元。侍桁来,同往市啜咖啡,又往内山书店杂志部阅杂志。夜柔石、三弟来。得诗荃信,三月二十七日发。

  十七日晴。上午以《萌芽》分寄诗荃、矛尘、季市。下午达夫、映霞来。晚与三弟及广平往东亚食堂饭。复小峰信。夜浴。小雨。

  十八日晴。上午广平来。得张友松信。午后复冰莹信。柔石来。付新屋顶费三百。晚雪峰来。内山君邀往新半斋夜饭,同席十人。

  十九日昙。上午广平来。下午雨。李小峰之妹希同与赵景深结婚,因往贺,留晚饭,同席七人。夜回寓。

  二十日星期。晴。上午得杨律师信。

  二十一日晴。午后往齿科医院试模,付泉五十。往内山书店。得任子卿信。寄达夫信。寄诗荃信。下午得小峰信,即复,并交纸版三种。

  二十二日雨。上午寄小峰信。收《萌芽》稿费十五元。

  二十三日晴。上午同王蕴如及广平、海婴往齿科医院。携海婴往理发店剪发。下午收《鼓掌绝尘》一本,李秉中寄赠。得紫佩信。

  二十四日昙。上午得小峰值并书五本,即转赠侍桁、柔石、雪峰、蓬子、广平。午后得苏流痕信,即复。下午晴。往上海齿科医院试模。往内山书店买书三种,共泉十一元。晚复友松信。寄望道信并稿。

  二十五日昙。上午得叶锄非信。夜阅《文艺研究》第一期原稿讫。

  二十六日晴。午后寄望道信并稿。往上海齿科医院补齿讫。往内山书店取《世界美术全集》(13)一本,一元八角。杨律师来并交北新书局所付版税千五百。下午中美图书公司送来《Ten PolishFolk Tales》壹册,付直三元。晚望道来。得胡弦信并稿,即转雪峰。

  二十七日星期。昙。上午得水沫书店信。得石民信并诗。由商务印书馆从德国购来《Die Schaf-fenden》第二至第四年全份各四帖,每帖十枚,又第五年份二帖共二十枚,下午托三弟往取,计值四百三十二元二角。每枚皆有作者署名,间有著色。夜雨。失眠。

  二十八日昙。上午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得母亲信,二十日发。得李秉中信。午后中美图书公司送来GroPPer:《56 Drawings of Soviet Russia》一本,价六元。下午往齿科医院。往内山书店。

  二十九日昙。上午得上海邮务管理局信,言寄矛尘之《萌芽》第三本,业被驻杭州局检查员扣留。下午收四月分编辑费三百。得诗荃信并照相两枚,十日发。寄紫佩信并五月至七月份家用共三百,托其转交。夜小雨。

  三十日昙。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午后同三弟往齿科医院。往内山书店。三弟赠野山茶三包。收诗荃所寄在德国搜得之木刻画十一幅,其直百六十三马克,约合中币百二十元。又书籍九种九本,约直六十八元。

  

五月[编辑]

  一日昙。上午得紫佩信,上月二十四日发。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广平同去。下午季市来。晚雨。

  二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午后得母亲信,四月廿六日发。下午同广平去看屋。往内山书店买《昆虫记》(五)一本,二元五角。往齿科医院。晚得学昭所寄赠《Buch der Lieder》一本。得季志仁所购寄《Les Artistes duLivre》(10et11)两本,直十三元也。夜侍桁交来代买之《The19》一本,直七元。

  三日昙。上午得内山柬,即复。午小雨。午后寄母亲信。复李秉中信。下午往齿科医院。往内山书店。晚收诗荃所寄书籍一包五本,计直十三元六角。夜托望道转交复胡弦信。收《文艺研究》第一期译文豫支版税三十。

  四日星期。晴。夜金枝来。

  五日晴。午后得霁野信。下午往齿科医院。往内山书店。

  六日晴。午后得季志仁信。高峻峰来。下午史沫特列、乐芬、绍明来。

  七日晴。上午复季志仁信。午后往齿科医院。往内山书店买书二册,共泉十四元四角。晚同雪峰往爵禄饭店,回至北冰洋吃冰其林。

  八日昙。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午后得诗荃信并《文学世界》三份,四月十八日发。雨。夜失眠。作《艺术论》序言讫。

  九日昙,上午晴,暖。午后寄高峻峰信。下午往内山书店。收大江书店四月分结算版税一百四十五元八角三分七厘。

  十日晴。上午寄诗荃信并书款三百马克。午后得有麟信并枣一包。下午将书籍迁至新寓。晚往内山书店。夜风。

  十一日星期。晴。上午复有麟信。午后石民来。段雪笙、林骥材、苟克嘉来。下午往内山书店取《生物学讲座》第三辑一部六本,三元四角。

  十二日昙。午后移什器。得未名社所寄《未名》月刊终刊号两本,《拜轮时代之英文学》译本一本。晚雨。夜同广平携海婴迁入北四川路楼寓。

  十三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买厨用什器。午后雪峰来。下午得谢冰莹信并稿。收冰莹所寄周君小说稿。收诗荃所寄德译小说两本。汇付季志仁书款一千法郎,合中币百二十一元。

  十四日晴。晚三弟来。夜往内山书店买书两本,共泉四元二角。

  十五日晴。下午柔石、侍桁来。

  十六日晴。上午得靖华信并原文《被解放的堂克诃德》一本,四月十二日发,下午复讫。往内山书店。收诗荃所寄《Die stille Don》一本,即交贺菲。

  十七日昙。上午木工送来书箱十二口,共泉六十四元。下午内山书店送来《芸术学研究》(2)一本,三元二角。晚三弟来。夜柔石、广湘来,雪峰及侍桁来,同出街饮啤酒。

  十八日星期。晴。午后得母亲信,十二日发。下午修电灯,工料泉六元半。

  十九日晴。下午出街为海婴买蚊帐一具,一元五角。往内山书店买书两本,《生物学讲座》(四)一期七本,共泉十九元二角。晚三弟来。得紫佩信。得诗荃所寄照相。寓中前房客赤谷赠作冰酪器械一具。内山赠海苔一罐。夜雪峰来。

  二十日雨。无事。

  二十一日雨。下午浴。晚收诗荃所寄《海兑培克新闻》一卷。

  二十二日昙。上午内山书店送来《千夜一夜》(4)一本。得杨律师信。夜同乐芬谈,托其搜集绘画。

  二十三日昙。午后往内山书店买自然科学及文学书五种,泉十元七角。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矛尘信,下午复。寄诗荃信。

  二十五日星期。昙。午后寄诗荃信。往街买画匡三面,二元二角。买《新兴芸术》(二之七及八)一本,一元二角。下午喷台列宾油以杀?虫。夜雨。

  二十六日昙。午得紫佩信。午后往齿科医院,为冯姑母作翻译。晚三弟来。

  二十七日晴。午后柔石来。收编辑费三百,本月份。

  二十八日晴。午后寄诗荃信。下午柔石、雪峰来。三弟来。收诗荃所寄《海兑培克新闻》一卷,杂志三本,书目一本。

  二十九日晴。上午季市来。午后往左联会。夜同广平携海婴访三弟。

  三十日晴。午后柔石来。晚往内山书店取《千夜一夜》(五)、《世界美术全集》(一五)各一本,又文学杂书二本,共泉十一元。

  三十一日昙。午后寄诗荃信。钦文来,赠以《新俄画选》一本。下午往内山书店,以浙绸一端赠内山夫人。买《沙上之足迹》一本,戏曲两种,共泉七元。晚钦文来。夜三弟来。柔石、雪峰、广湘来。收学昭所赠像照一枚。

  

六月[编辑]

  一日星期,亦旧历端午。昙,热。下午季市来,赠以《新俄画选》一本。

  二日晴。晚三弟来。得和森信,秦皇岛发。夜往内山书店买书二本,四元四角。柔石来,未见。雪峰来,收水沫书店版税支票一张,十二日期也,计百八十元零。

  三日昙。午后柔石来。晚往内山书店买《法理学》一本,一元八角。夜雨。

  四日雨。上午得王方仁信,香港发。下午往内山书店买《ヅャマ文学丛书》四本,十二元。得靖华所寄《台尼画集》一本。晚得诗荃信,五月十三日发。夜内山及其夫人与松藻小姐来。

  五日晴。午后同柔石往公啡喝加啡。买稿纸四百枚,一元四角。晚三弟来,未见。夜许叔和来。雨。

  六日晴。午前往杨律师寓取北新书局版税泉千五百。下午托王蕴如从五洲药房买含药鱼肝油一打,泉二十八元。往内山书店买《洒落之精神分析》一本,三元。晚三弟来。收小峰信并版税支票一纸,千百八十元,廿五日期。

  七日晴。午后雪峰、柔石来。捐互济会泉百。下午雨。买米五十磅。

  八日星期。晴。无事。

  九日晴。下午得季野信。夜得靖华信并画信片一枚,译诗一首,五月十日发。

  十日晴。午后侍桁、柔石来。托柔石往德华银行汇寄诗荃买书款三百马克,合中币二百六十元。下午三弟来。晚复霁野信。夜陈延?来。译《被解放的DonQuixote》第一幕讫。

  十一日小雨。下午复靖华信。寄诗荃信。收英伦金鸡公司所寄Plato's《Phaedo》一本,为五百本中之第六十四本,合中币二十四元。

  十二日昙。晚三弟来。王蕴如携晔儿来。雨。得荔臣画二幅,以其一赠内山。取得水沫书店支票之百八十一元三角。

  十三日昙。上午得靖华信并C.ЧeΧОНИН及A.KаПЛyН画集,又《罗曼杂志》一张,五月二十日发。下午内山夫人赠花布两匹给海婴。映霞、达夫来。夜往内山书店买《藏书票之话》一本,十元。

  十四日昙。下午晴。无事。

  十五日星期。小雨。下午三弟来。晚内山完造招饮于觉林,同席室伏高信、太田宇之助、藤井元一、高久肇、山县初男、郑伯奇、郁达夫,共九人。

  十六日晴。午后与广平携海婴同去理发。往内山书店买《现代美学思潮》一本,六元。作《浮士德与城》后记讫。

  十七日晴。上午以《新俄画选》一本寄马?。下午内山书店送来《生物学讲座》(五)一函并观剧券五枚。雪峰、柔石来。晚浴。

  十八日晴。上午收诗荃所寄《海兑培克新闻》两卷。午后柔石来。收《浮士德与城》编辑费及后记稿费九十。下午往春阳馆照插画一枚。十九日雨。无事。

  二十日雨。上午内山书店送来《世界美术全集》一本,第二十八。晚三弟来。得诗荃信,五月卅一日发。收未名社所寄《罪与罚》(上)两本。夜侍桁来。

  二十一日雨。上午高桥澈志君来,赠以英译《阿Q正传》一本。午后得李秉中信片。下午买茶六斤,八元。买米五十磅,五元七角。收王阿花所还泉八十,王蕴如交来。

  二十二日星期。晴。午后寄诗荃信。寄靖华信。取《浮士德与城》插画之照片,即赠内山、雪峰、柔石及吴君各一枚。下午三弟来。蕴如携烨儿、瑾男来。侍桁来。

  二十三日晴。下午以小说四种六本寄诗荃。以《文艺讲座》一本寄秉中。晚得紫佩信。夜往内山书店。收叶永蓁信。

  二十四日晴,热。午后柔石来,交朝花社卖书所得泉十。访高桥医生。制镜框四枚,共泉三元二角。夜雪峰来。

  二十五日昙。下午寄母亲信。复紫佩信。得李志云信。夜雨。

  二十六日晴,大热。晚侍桁来。骤雨一陈。

  二十七日晴。午后内山夫人来。下午三弟来。陈延?君来并赠茗二合。

  二十八日晴,下午雨一阵即霁。往内山书店还书帐。得靖华所寄V.F.Komissarzhevskaia纪念册一本,托尔斯泰像一枚,画片一张。

  二十九日星期。晴。下午出街买纹竹二盆,分赠陈君及内山。在内山书店买书两本,共泉五元六角。买滋养糖及蚊烟、牙刷等,共六元七角。晚三弟等来。侍桁来。夜大雨一陈。

  三十日晴。下午买麦门冬一盆,六角。收编辑费三百,本月分。夜王蕴如来。收有麟信。收诗荃所寄《德国近时版画家》一本,《FurAlle》一本,二十四元。又剪纸画二枚,二十元。

  

七月[编辑]

  一日晴,热。无事。

  二日雨。下午内山书店送来《千夜一夜》(6)一本。夜大风。

  三日昙,风,午后晴。往内山书店付书泉百八十五元,即日金百圆。

  四日晴,风。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下午平复及金枝来。得君智信并稿。晚收李小峰信。夜以荔枝一磅赠内山。

  五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下午买米五十磅。晚得张锡类信。得丛芜信。夜往内山书店买《自然科学と弁讵法》(下)一本,三元。又往雪宫吃创冰,广平及海婴同去。

  六日星期。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午后复小峰信。复有麟信。寄杨律师信。下午观时代美术社展览会,捐泉一元。夜得杨律师信。访三弟。

  七日晴。上午付北新书局《呐喊》印花五千枚。午后复杨律师信。往内山书店买《イソテリゲソチャ》一本,三元。

  八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午以书籍及杂志等寄紫佩、季市及丛芜等四人。下午浴。晚平甫来。

  九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诊。夜访三弟。

  十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诊。下午往内山书店。晚三弟及蕴如携烨儿来,赠以玻璃杯四只。得紫佩信。收诗荃所寄德国版画四枚。是日大热。

  十一日晴,大热。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诊。晚收商务印书馆代购之德文书两本,共泉四元五角。收诗荃所寄日报两卷。

  十二日晴。下午寄季市信。寄紫佩信,附致母亲函,并八月至十月份家用泉三百,托其转送。晚往内山书店。夜雪峰及其夫人来。高桥澈志君及其夫人来,并赠海婴玩具二事。

  十三日星期。昙。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诊。下午高桥君来。季市及诗英来,并赠复制卅年前照相一枚,为明之、公侠、季市及我四人,时在东京。晚复张锡类信。浴。

  十四日昙,风。晚三弟来。得钦文信。夜雨。

  十五日雨。上午达夫来。往平井博士寓问方。下午晴。往内山书店。收诗荃所寄 KatheKollwitz画集五种,George Grosz画集一种,约共泉三十四元,又《文学世界》三份。夜高桥君来。

  十六日晴。上午寄季市信。同广平携海婴往平904鲁迅全集.日记井博士寓诊。下午雷雨即霁。得靖华信,六月六日发。夜雨。

  十七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买《诗と诗论》第七、第八期各一本,共八元。得时代美术社信。复靖华信。

  十八日昙。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诊。晚往内山书店买千九百二十九年度《世界芸术写真年锞》一本,价六元。

  十九日晴。上午内山书店送来《生物学讲座》第六辑一函七本,值四元。下午收诗荃所寄《Eulen-spiegel》六本。淑卿来,晚邀之往中西食堂晚饭,并邀乔峰、蕴如、晔儿、广平及海婴。将陶璇卿图案稿一枚,托淑卿携至杭州交钦文陈列。夜浴。

  二十日星期。昙。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诊。午后晴。

  二十一日晴,大热。下午内山书店送来《世界美术全集》(十五)一本,三元。三弟来。收诗荃所寄CarlMeffert刻《DeineSchwester》五枚,共七十五马克。晚寄自来火公司信。夜热不能睡。

  二十二日晴。上午往仁济堂买药。买米五十磅,六元。午后大雨一阵。下午得R.M.Rilke:《BriefeaneinenjungenDichter》一本,学昭所寄。赠三弟痱子药水一小瓶。夜映霞及达夫来。

  二十三日晴,大热。午后内山书店送来《欧洲文芸思潮史》一本,四元四角。夜三弟来并交淑卿信,即托其汇泉一百。

  二十四日晴,热。上午复淑卿信。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诊。午在仁济药房买药中钱夹被窃,计失去五十余元。晚浴。

  二十五日晴,大热。无事。

  二十六日晴,热。上午往仁济药房买药。下午三弟来。得诗荃信二封,一六月十二日发,一七月四日发。得王楷信并稿,即由雪峰托水沫书店将稿寄回。

  二十七日星期。晴,风。上午广湘来。下午复诗荃信。夜雨。

  二十八日晴,风。上午往仁济堂买药。午后访三弟。访蒋径三,未见。下午内山书店送来《支那古明器泥象囝说》一函两本,价三十六元。

  二十九日昙,风。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店剪发。夜雨。浴。

  三十日昙而时晴时雨。上午往仁济堂买药。下午得杨律师信。得季市所寄江南官书局书目两分。收抱经堂书目一张。晚寄诗荃信。往内山书店,得靖华所寄书三本,附笺一、信封三。夜雨。

  三十一日昙,风。午后钦文来,并赠《一坛酒》两本。

  

八月[编辑]

  一日昙,风。上午往仁济堂买药。下午收诗荃所寄书二本,报一卷。得紫佩信。得世界语学会信。内山书店送来书四本,值十二元。夜得方善竟信,由大江书店转来。

  二日晴,风。下午复世界语学会信。复方善竟信。往内山书店买《历史 捻 ル》一本,二元五角。得谢冰莹信。得陈延?信并所还泉。夜访三弟,赠以啤酒一瓶。

  三日星期。晴。上午往仁济堂买药。下午平甫来。

  晚浴。

  四日晴。下午三弟来。得母亲信,七月二十八日发。得诗荃信附木刻习作四枚,七月十七日发,又《海兑培克日报》等一卷。

  五日晴。上午得靖华信,七月八日发。夜寄母亲信。寄诗荃信。

  六日晴。上午往仁济堂买药。买米五十磅,五元九角;啤酒一打,二元九角。收诗荃所寄书两包五本,合泉十六元四角,又《左向》一本,《文学世界》三份。午后往夏期文艺讲习会讲演一小时。晚内山邀往漫谈会,在功德林照相并晚餐,共十八人。夜钦文及淑卿来,未见。

  七日昙,下午晴。访三弟。访蒋径三。得杨律师信。钦文来。

  八日晴。午后以书籍杂志等寄诗荃、季市、素园、丛芜、静农、霁野等。晚映霞及达夫来。往内山书店。

  九日晴。夜成先生、王蕴如、三弟及煜儿来。

  十日星期。晴,热。下午蕴如来并赠杨梅烧酒一瓶,虾干、豆豉各一包。浴。

  十一日晴,热。无事。

  十二日晴,风,大热。无事。

  十三日雨,午霁。无事。

  十四日晴,大热。下午得霁野信。夜往内山书店买《 エトロCマ文学理论》一本,三元二角。服胃散一撮。夜半服Help八粒。

  十五日晴,大热。下午三弟来。得淑卿信,附俞沛华信,九日烟台发。

  十六日昙,热,下午雨一陈而晴。浴。晚有雾。

  十七日星期。晴,下午昙。三弟来。夜小雨。

  十八日雾。午后内山书店送来《生物学讲座》(7)一部六本,值四元。下午得母亲信,十三日发。收诗荃所寄书一包十二种[本],计直卅四元二角。晚同广平邀成慧珍、王蕴如及三弟、煜儿往东亚食堂晚饭。

  十九日晴。上午寄母亲信。下午乐芬交来Deni画集一本,直五卢布。夜侍桁来。寄靖华信。买玩具三种。

  二十日晴。上午内山太太来并赠食品四种、功德林漫谈会时照相一枚。下午三弟来。收诗荃所寄《海兑培克新闻》两卷。

  二十一日昙,下午雨。无事。

  二十二日晴。下午买米五十磅,五元九角。往内山书店买《プロレタリマ芸术教程》(4)一本,二元。晚三弟来,托其定《DieSchaffenden》第六年分。

  二十三日晴。下午内山书店送来《世界美术全集》(卅四)一本,直三元。下午得母亲信。晚在寓煮一鸡,招三弟饮啤酒。

  二十四日星期。晴,热。下午理发。往内山书店买《芸术学研究》(4)一本,×元。菅原英(胡儿)赠《新兴演剧》(5)一本。晚浴。

  二十五日晴,风。上午寄杨律师信。寄陈延耿书籍四本。下午得朱宅信。夜蒋径三来。

  二十六日晴。上午达夫来。下午托三弟在商务印书馆豫定百衲本《二十四史》一部,付泉二百七十。夜乐君及蔡女士来。

  二十七日昙。晚蒋径三招饮于古益轩,同席十一人。

  二十八日昙,下午大雷雨。无事。

  二十九日昙。下午内山书店送来《千夜一夜》(九)一本。晚三弟来。

  三十日昙。上午往仁济堂为海婴买药。下午广〔湘4来假泉五十。晚译《十月》〕讫,计九万六千余字。夜寄丛芜信。往内山书店买《新洋画研究》(2)一本,四元。又托其寄达夫以《戈理基文录》一本。

  三十一日星期。晴。午后三弟来,下午同至商务印书馆取影宋景?本《汉书》卅二本,是为百衲本《廿四史》之第一期。

  

九月[编辑]

  一日小雨。上午为海婴往仁济堂买药。晚得孙用信。得王方仁信并画信片三枚,八月十四日柏林发。得诗荃信并自作木刻二枚,十五日发。

  二日昙,下午雨。得李秉中信。得杨律师信,即复。寄邵铭之信。晚铭之来,邀之往东亚食堂夜饭。

  三日雨。上午往仁济堂买药。下午复李秉中信。复孙用信。以书三本寄诗荃。寄紫佩信。寄李小峰信。

  四日雨。午后往杨律师寓取北新书局版税七百四十。下午晴。往内山书店买《史底唯物论》一本,《独逸基础单语四○○○字》一本,共四元六角。买食品四种赠阿玉、阿菩。

  五日雨,午晴。下午寄TаТВЯНаKpаВЦВОЙ书两包。寄诗荃信。

  六日时晴时雨。下午为海婴往仁济堂买药。买《露语四千字》一本,《マトリヱ》(九月号)一本,共泉四元三角。托三弟由商务印书馆汇绍兴朱积成泉百。收大江书店版税泉肆十八元五角三分八厘。得君智信。得孙用信。

  七日星期。晴。下午三弟来。晚访史沫特列女士。

  八日晴。上午收七月分编辑费三百。下午得朱宅信。得钦文信。

  九日晴,下午风。晚上街买滋养糖二瓶、点心四种。

  十日昙,风。上午往春阳写真馆照相。得小峰信。下午收靖华所寄《十月》一本,《木版雕刻集》(二至四)共叁本,其第二本附页烈宁像不见,包上有"淞沪警备司令部邮政检查委员会验讫"印记,盖彼辈所为。书系八月廿一日寄,晚复之。往三弟寓。雨。

  十一日昙,上午雨。无事。

  十二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买书两本,五元。得朱宅信。广湘来。晚三弟来。收诗荃所寄CarlMeffert作《Zement》木刻插画十枚,直一百五十马克,上海税关取税六元三角。又《海兑培克日报》两卷。

  十三日昙。上午收《十月》稿费三百,捐左联五十,借学校六十。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新洋画研究》(1)一本,四元。

  十四日星期。晴。午后三弟来,同往西泠印社买《悲?墨》十集一部,二十七元;《吴仓石书画册》一本,二元七角。又为诗荃买《悲?墨》三本(每三.四元),《吴仓石书画册》一本(同上),又《花果册》一本(一.六),《白龙山人墨妙》第一集一本(二.六),共泉十三元六角。伤风,服阿斯匹灵。

  十五日昙,下午雨。得靖华信,八月廿七日发。得有麟信。

  十六日昙。午后得季市信。得杨律师信。下午内山书店送来《庀重》一本,其直卅四元。夜雨。为广湘校《静静的顿河》毕。

  十七日昙。午后往杨律师寓取北新书局版税泉七百六十元,尚系五月分。友人为我在荷兰西菜室作五十岁纪念,晚与广平携海婴同往,席中共二十二人,夜归。

  十八日晴,风。上午达夫来。

  十九日晴。上午季市来。蔡君来。致苏联左翼作家笺。以照相赠乐芬、史沫特列、内山。得紫佩信。晚内山假邻家楼设宴宴林芙美子,亦见邀,同席约十人。

  二十日晴。下午寄母亲信。晚复靖华信。夜发热。

  二十一日星期。昙。上午往石井医院诊。

  二十二日昙。上午寄小峰信。雨。午后往内山书店取《生物学讲座》(八)一部七本,直四元。晚三弟来,以《生物学讲座》八函赠之。得君智信。得伦敦金鸡公司寄来之《The 7thMan》一本,其直十元,已于去年付讫。

  二十三日晴。上午往石井医院诊。寄诗荃书两包,计六本,附照相一枚。寄尚佩吾信,并由先施公司寄婴儿自己药片一打,海参两斤。寄钦文信。下午买米五十磅,五元九角。晚收诗荃所寄关于文艺书籍五本,其直十六元二角。

  二十四日昙,午晴。下午收未名社所寄《坟》及《出了象牙之塔》各三本。往内山书店买《新フッソス文学》一本,五元。今日为阴历八月初三日,予五十岁生辰,晚广平治面见饷。

  二十五日晴。午后同广平携海婴往阳春堂照相。

  二十六日昙。午后寄平甫信。得朱企霞信。得钦文信。收《世界美术全集》(三十五)一本,四元。晚三弟来并赠酒一瓶。平甫来并赠海婴以绒制小熊一匹。夜濯足。

  二十七日晴。上午内山夫人来。以三弟所赠酒转赠?田君。往石井医院诊。下午三弟赠海婴衣料两种。王蕴如携烨儿来,因出街买糯米珠二勺、小喷壶两个赠二孩子。今日为海婴生后一周年,晚治面买肴,邀雪峰、平甫及三弟共饮。

  二十八日星期。昙。夜小雨。无事。

  二十九日小雨。无事。

  三十日昙。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诊。下午得达夫信。得靖华所寄《ΓОpeУМа》一本,约直十元。收水沫书店八月分结算版税支票一百六十三元二角五分。夜雨。

  

十月[编辑]

  一日昙。下午三弟来。得丛芜信。

  二日晴,风。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诊。寄小峰信,下午得复。得神州国光社信并《静静的顿河》编辑费五十元,又代侯朴收稿费二百元。复丛芜信。复靖华信。寄母亲信。

  三日晴。午后广湘来还泉卅。收教部八月分编辑费三百。

  四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诊。午后三弟来。今明两日与内山君同开版画展览会于购买组合第一店楼上,下午与广平同往观。得田汉信并致郑振铎信及译稿。往内山书店买《千夜一夜》(八)及《抒情カ ト囝案集》各一本,共泉七元八角。夜蒋径三来,即以田汉信并译稿托其转交郑振铎。

  五日星期。晴。下午往版画展览会。寄诗荃信。

  六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诊。董绍明、蔡咏裳来。是日为旧历中秋,煮一鸭及火腿,治面邀平甫、雪峰及其夫人于夜间同食。

  七日晴。上午寄紫佩信,附十一月至明年一月份家用泉汇票三百,托其转交。晚三弟来,交《自然界》稿费十元。收诗荃所寄书四本,其直十一元,九月十七日寄。

  八日晴。上午同广平往石井医院取药。往内山书店买《机械论と法的唯物论》一本,二元。午后得紫佩信,九月廿八日发。

  九日晴。上午达夫来。午后复紫佩信。晚得诗荃信,九月十五日发。得《Einblick in Kunst》一本,方仁所寄。夜往内山书店,见赠复刻歌川丰春笔《深川永代凉之囝》一枚,并框俱备。

  十日晴。无事。

  十一日晴。午后寄诗荃信并照片一枚,小报数张。下午往内山书店买《诗と诗论》(九)一本,三元。买日本别府温泉场所出竹制玩具二事:一牛若丸,一大道艺人,共泉一元五角。

  十二日星期。昙。上午同广平往石井医院诊。买米五十磅,五元。

  十三日昙。下午寄李小峰信。晚收诗荃所寄《DasBein der Tiennette》一本,又换来之《DerstilleDon》一本。得王乔南信,夜复之。

  十四日昙。上午往石井医院取药。午雨。季市来。得诗荃信,九月廿三发。

  十五日晴。上午往阳春馆买小鸣禽一对赠冯姑母。得张瑛信。下午寄蒋径三信。晚得诗荃所寄书一本,杂志四本,又一本,《文学世界》四分。得李小峰信并八月结算版税支票九百八十元,现泉三元一角二分。

  十六日晴。无事。

  十七日晴。下午得茂真信。得母亲信,十三日发。

  十八日昙。午后往内山书店,得《The NewWoodcut》及《生物学讲座》各一部,共泉十一元四角。得靖华信并俄国古今文人像十七幅,九月二十三日寄。晚蒋径三来。夜译《药用植物》讫。雨而有电。

  十九日星期。晴,大风。午后寄母亲信。下午得诗荃所寄画帖两种,又彩色画片两枚。夜往内山书店食松茸。

  二十日晴,风。午后复矛尘信。下午侍桁来。晚三弟来,同始食蟹。

  二十一日晴,风。无事。

  二十二日雨。午后寄靖华信。往内山书店买书两本,六元八角。

  二十三日小雨。无事。

  二十四日昙。午往内山书店买《川柳漫 全集》(十一)一本,二元二角。又《命之洗濯》壹本,三元五角。晚蒋径三来。夜小雨。

  二十五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买书两本,五元四角。

  二十六日星期。昙。午后腹写,服Help。以平甫文寄靖华。夜雨。

  二十七日昙。午后得诗荃信,九日发。下午从内山书店假泉百。夜雨。

  二十八日昙。上午广平往商务印书馆取得从德国寄来之美术书七种十二本,共付泉百八十八元。下午以重出之《Mein Stundenbuch》一本赠?田政一君。往内山书店买《上海自然科学研究所?报》两本(四及五),共泉五元六角。得靖华信,十一日发。晚三弟来并为代买得《中国文字之原始及其构造》二本,直一元六角。

  二十九日昙,午后雨。复精华信。夜大风雨。

  三十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取《世界美术全集》(三十六)一本,于是全书完。晚得遇庵信。得小峰信。得诗荃所寄书两本,杂志一本。

  三十一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诊。午后昙。下午寄小峰信。内山书店送来《千夜一夜》(十)一本。寄诗荃小报一卷。晚雨。

  

十一月[编辑]

  一日小雨,午晴,下午昙。寄诗荃信。

  二日星期。午后昙。无事。

  三日晴,风。下午蕴如来,并赠莼菜两瓶,给海婴玩具三种。

  四日晴。下午寄紫佩信。寄杨律师信。

  五日晴。午后得谭金洪信并镐。得诗荃信,十月十七日发。由商务印书馆取得去年豫约之《清代学者像传》一部四本。买蟹分赠邻寓及王蕴如,晚邀三弟至寓同食。收未名社所寄《建塔者》六本。夜雨。

  六日雨。上午得杨律师信。得蔡、董二君信。下午雨。理发。夜径三及平甫来,各赠以《建塔者》一本。

  七日雨。上午得紫佩信,二日发。患感冒,夜服阿斯匹林二片。

  八日雨。上午收诗荃所寄日报两卷,《文学世界》四分。

  九日星期。昙,午后晴。三弟送来成先生所赠酒一坛。晚雨。

  十日昙。上午收神州国光社稿费百。下午收诗荃所寄画集二本。得王乔南信。内山书店送来书籍二册,直泉十元。得石民信。

  十一日晴,风。上午复石民信。寄诗荃以《梅花喜神谱》一部。下午往内山书店买《 ロノ ソ脱出记》一本,二元。

  十二日晴。上午引石民往平井博士寓诊。午后昙。晚濯足。

  十三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买《川柳漫 全集》(5)一本,二元二角。得紫佩信,八日发。为诗荃买《贯休罗汉象》一本,《悲?墨》七本,共泉二十元一角六分。晚三弟来谈。

  十四日晴。午后以所买书寄诗荃,计两包。复紫佩信。夜腹泻。

  十五日晴。下午寄诗荃信。复王乔南信。三弟为代买来《汉南阳画像集》一本,二元四角。内山书店送来《生物学讲座》一函六本,即交三弟。夜侍桁来。

  十六日星期。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买书一本,二元五角。下午蒋径三来。

  十七日晴。无事。十八日晴。下午制裤二条,泉十二元也。

  十九日晴。上午往平井博士寓乞诊,并为石民翻译。从内山书店买《浮世 版 名作集》(第二回)第一及第二辑各一部,每部二枚,泉十四元。得真吾信。

  二十日晴。下午商务印书馆为从德国购来《DerMalerDaumier》一本,计钱六十六元五角。寄叶誉虎信。复崔真吾信。往内山书店买《世界美术全集》(别卷十五)、《Oチス以後》各一本,共泉十元零六角。夜开始修正《中国小说史略》。

  二十一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买《芸术缏论》一本,一元八角。晚得诗荃信,三日发。得孙用信并《勇敢的约翰》插画十二枚。得梓生信。三弟送来《自然界》第十期稿费八元。

  二十二日晴。晚密斯冯邀往兴雅晚饭,同坐五人。矛尘、小峰来,未见。

  二十三日星期。晴。无事。

  二十四日晴。下午复孙用信。

  二十五日晴。下午汇寄诗荃书款二百马克,合中币百七十三元。晚往内山书店,得《浮世 名作集》第二回第三辑一帖二枚,直十四元。夜改订《中国小说史略》讫。小雨。

  二十六日晴。上午往平井博士寓为石民作翻译,并自乞诊。下午往街买药。晚三弟来,留之晚酌。收东方杂志社稿费三十。

  二十七日昙。午后中美图书公司送来书一本,七元半。内山书店送来书两本,八元。又自取两本,亦八元。收神州国光社稿费支票二百。

  二十八日昙。上午达夫来。午后内山书店送来特制本《 浪》一本,共直九十元。下午校《溃灭》起。

  二十九日晴。无事。夜雨。

  三十日星期。昙,大风。下午得孙用信。

  

十二月[编辑]

  一日昙。无事。

  二日晴。午后往瀛环书店买德文书七种七本,共泉二十五元八角。晚内山书店送来书籍两本,六元二角。

  三日晴。上午将世界语本《英勇的约翰》及原译者照相寄还孙用。下午往内山书店买书一本,一元五角。得中美图书公司信。

  四日雨。无事。

  五日晴,下午昙。内山书店送来《川柳漫画集》一本,价二元二角。晚三弟来并赠《进化和退化》十五本。得诗荃信,十一月十七日发。

  六日晴。午后复孙用信。寄季市《进化和退化》两本。得李小峰信。下午得靖华信并《小说杂志》两本,十一月二十日发。

  七日星期。昙。上午复靖华信。下午从三弟寓持来母亲所寄果脯、小米、斑豆、玉蜀黍粉等,云是淑卿带来上海者。晚蒋径三来,赠以《进化和退化》一本。

  八日雨。上午得有麟信。同石民往平井博士寓为翻译。

  九日晴。午后寄母亲信。寄诗荃信。晚寄还有麟旧稿。

  十日晴。无事。

  十一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泰西名家僦作选集》一本,价三元,以赠广平。得《ャ ソナ月刊》两张。

  十二日晴。午后广平往商务印书馆取得从德国寄来之《Die Schaffenden》(VI Jahrgang)二帖二十枚,《Kulturges-chichte des Proletariats》(Bd.I)一本,付直九十五元。夜风。

  十三日晴。晚往内山书店。三弟来,留之饮郁金香酒。

  十四日星期。昙。下午钦文来。晚北新书局招饮,不赴。

  十五日晴,午后昙。收编辑费三百,为九月分。

  十六日晴。上午内山书店送来《生物学讲座》(十一)一函八本,其直四元。

  十七日雨。午前同石民往平井博士寓诊。夜有雾。

  十八日晴。上午寄紫佩信并汇票泉二百,为明年二月及三月家用,又照相二枚,一赠紫佩,一呈母亲。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浮世?大成》(四)一本,三元六角。夜有雾。

  十九日小雨。无事。夜寄汉文渊书肆信。

  二十日昙。无事。夜雨。

  二十一日星期。雨。下午内山夫人赠海婴玩具两种。夜濯足。

  二十二日晴,风而冷。下午内山书店送来《浮世?版 名作集》第四集一帖二枚,《ヱゲレスイロパ》一本,计书直十七元五角。

  二十三日晴。前寄TаТВЯНаKpаВПОВа之书两包不能达,并退回。下午往内山书店买小说二本,《昆虫记》二本,计泉八元。托人从天津买来蒲桃二元,分赠内山。又添玩具四种赠阿玉、阿菩。夜邀一萌等在中有天晚餐,同席六人。

  二十四日晴。无事。

  二十五日晴。晚三弟来,留之晚饭。

  二十六日晴。午后王蕴如及淑卿来。晚得杨律师信,即复。买金牌香烟五条,四元六角。夜译《溃灭》讫。小雨。

  二十七日晴,午后昙。晚杨律师来并交北新书局六月份应付旧版税五百。付商务印书馆印《士敏土》插画泉二百。煮火腿及鸡鹜各一,分赠邻友,并邀三弟来饮,又赠以《溃灭》校阅费五十。夜雨。

  二十八日星期。昙,下午小雨。无事。

  二十九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还书泉。下午平甫来。

  三十日昙。午后季市来。内山书店送来《生物学讲座》(十二)一函六本,即赠三弟。得紫佩信,二十四日发。夜校《铁甲列车Nr.14--69》记[讫],并作后记一叶。

  三十一日昙。午前王蕴如来,并赠元宵及蒸藕。午韦丛芜来,邀之在东亚食堂午饭,并三弟。下午往内山书店,得书五种,共泉十五元四角。晚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