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陰符經測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黃帝陰符經測疏
作者:陸西星 明朝
本作品收錄於《方壺外史

【黃帝陰符經測疏序】 陰符經者,軒轅氏之書也。昔者軒轅氏,得道於廣成子,作陰符、龍虎 二經。所謂性命之宗,三元之道,則論之備矣。老氏祖之而言道德,伯 陽擬之而作參同,言言一旨,等趣不殊。誠入道之津梁、登真之梯筏 也。蓋嘗論之,道一而已,生天、生地、生人、生物同一道之所為,其以可 知、可見者而言,則天地人物,皆形而下者也,形而下者謂之器,故天 地人物會有變滅而不能久,以其不可知、不可見者而言則,所以為 天地人物之根者,又皆不受變滅超然獨存者也。聖人知其如此,故 嘗修之以善其身,能使形神俱妙而與道為之合真焉,故曰性以道 全命,以術延此聖修之能事而,性命之極致也。道則,道也。而以術言 者何也,曰術者,道法之巧者也。經曰:性有巧拙,可以伏藏。又曰:其盜 機也,天下莫能知、莫能見。又曰: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進於象矣,蓋 言術也。夫人物之生也,既落於後天,則不能以無身,既囿於氣數,則 不能無生死,若乃等身世為飄瓦,幻死生如夢蝶,此乃得道者之言 而,非體道之事也,故莊列之談,識者擬之空中之樓閣,使人可望而 不可攀。老子曰:九層之臺,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古之君子 真造而實詣下學而上達,欲以延命卻期,非術不能也,翼曰:一陰一 陽之謂道。百姓日用而不知,不知者謂不知其術也,若乃識互藏之 精審合發之信,得盜機之巧,明相勝之理,則其於術也幾乎,故曰君 子得之固躬,有以也星也,寡昧於道罔聞,獨以因緣遭際,得蒙聖師 提挈,指以性命根宗三元機要,一旦茅塞頓開,豁無疑滯,乃取黃老 之書,竊而讀之,反覆紬繹,質以師授之言,參互考訂,似有迎刃而解 者,乃知庖丁之目無全牛。其肯綮者得而批導者熟也,星於闇昧之 中,略具隻眼,不敢自私妄意,述之篇章垂之竹帛,破諸說之支離,作 一經之斷案,有志之士得吾書而讀之,性命之宗或其有悟而,吾聖 師垂教萬世之意,亦庶幾其不孤矣乎?若夫道聽而塗說之,則星之 棄於德也久矣

時隆慶元年歲次丁卯春三月望後二日淮海潛虛子陸西星長庚 書於安宜舟中

【黃帝陰符經測疏後序】 陰符經世本有三皇玉訣乃今翰林江浦石公淮所序者首言蚩尤 大鳥荒唐無稽妄擬於天真皇人而石公信之所分上篇神仙抱一 之道中篇富國安民之旨下篇強兵戰勝之術固已支離破碎大失 經旨而兵家者流又竊其八卦甲子神機鬼藏之說以為兵機不根 甚矣陰符經固古之丹經也至有宋文公先生以豪傑之才天人之 學亦嘗深味乎其言而觀其所述似亦未能究其精微之蘊者彼其 盤桓武夷與紫清仙翁特相友善而談不及此豈其大道之要雖賢 達如文公抑亦有未易聞者耶至其感興之詩將欲脫屣以從神仙 而復有偷生逆理之恐公於是乎大有不歉於其心者矣夫天道天 行非天理耶經言觀天之道執天之行而公顧謂之逆天以是知公 之意或有所指而紫清之於是經信於公未嘗有一言之及也且夫 乾坤橐籥離坎媾精造化以之而生物吾人以之而作丹其理一也 得其一故宇宙在乎手而萬化生乎身其言盜機逆用非偷生逆理 之謂也逆理則獲罪於天矣有獲罪於天而可以長生久視者乎或 謂有生有死天道之常而神仙者流欲以長生獨存公之感蓋有以 也審若茲則公之言天乃氣數非理道也且夫天地人物凡囿於氣 數之中者終有變滅而不能久苟無道以主之則逝者如斯而淪澌 以盡矣易曰先天而天弗違古之至人所以提挈陰陽綱紀造化超 然於形氣之外而不為二五之所陶鑄者非與道合真故耶經曰君 子得之固躬其言得者得於道也得於道天且弗之違矣何逆之有 耶予既讀是經而觀公之所註慨然深歎夫知言之難意謂賢如文 公尚不能無疑貳於其說而篤學如江浦則又信非所信而真贗為 之不分則是經之在萬世其將何時而明耶星才非穎脫光借隙窺 非敢自附於知言之列而作者之意或有以得其萬乙然後竊取是 書僣而疏之凡我好道之倫與星同志者苟能玩索而有得焉則星 也就正之意不孤而承教有日矣

是歲七月望後五日潛虛子序


《陰符經》 淮海潛虛陸西星測疏 同志遵陽趙栻 太華姚更生校閱

【上篇】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天有五賊,見之者昌。五賊在心,施行於天,宇 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天發 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天人合發,萬 化定基。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火生於木, 禍發必尅;姦生於國,時動必潰。知之修煉,謂之聖人。 Δ 一陰一陽者,天之道也;一動一靜者,天之行也;人能觀天之道,執天 之行,則道自我出,命自我立,而聖修之能事畢矣。夫道生天地天地 生萬物,而萬物之中,惟人也,得陰陽五行之秀而最靈,五行之氣交 勝互盜,而萬物之生殺,莫不由之,是天之五賊也,是五賊也,順之則 人,逆之則仙,人患不能見,之能見之,斯能轉而用之矣。苟能洞曉陰 陽深達造化,實見其理之如是也,逆轉殺機以善其身,舉水以滅火, 以金而伐木,其心之施行,與天道天行無不脗合,則鉛汞同爐,三五 歸一,自然懷胎結嬰。而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矣,所謂見之者昌, 意蓋如此,是知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何謂天性? 人也!人受天地之中以生,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人之性即天之 性也,性本無生,乘氣機以有生,人心之機即氣機也,故曰人心機也。 知此機之在人心,與天地相為流通,則可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竊其 機,而逆用之矣。然是機也,生殺互藏,禍福倚伏,如下篇所謂,生者死 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恩。機之用可易言哉?故天發殺 機,則移星易宿矣;地發殺機,則龍蛇起陸矣;人發殺機,則天地為之。 返覆矣。殺機即生機也,以其生死互根,故反言而曰殺。移星易宿,言 氣序之遷也;龍蛇起陸,言氣機之動也,此五賊,擅之以盜物者也;天 地返覆,言陰陽之交泰也,此吾人轉之以修身者也。此天地人之,至 玄至妙者,吾得而施行之,則天人合發,而萬化之基定矣。所謂顛倒 陰陽,旋斡造化,劈鴻蒙而再造,超形器以獨運者,則非天下之至神、 至聖、至巧、至妙者,孰能與於此哉。故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竅之邪, 在乎三要,可以動靜。何謂性有巧拙,可以伏藏?聖神之所謂道者,非 於百姓日用之外別有所加也,特巧耳,是故識互藏之精,知動靜之 妙,竊合發之機,逆而用之,以伏藏於一身之中,人之一身,凡有九竅, 而九竅之三要,又伏藏之關鍵也,三要者,耳目口三寶也,是三者,人 皆知動,而不知靜,故常失之於動,而有邪淫之害,聖人則知其可以 動靜也,而常守之以靜,務使神氣相守,抱一無離,如此則伏藏之巧 可施,而五賊之在心者,各得其制,而不淫溺於九竅之邪矣,苟為不 然,則物誘於外,情熾於中,九竅之邪,一時交作,是猶火生於木而,禍 發必尅,姦生於國而時,動必潰也,雖有伏藏之巧,將安所施哉,然則 知之而能修鍊者,非聖人吾誰與歸


【中篇】 天生天殺道之理也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 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人知其神之神不知 不神之所以神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其盜機也天 下莫能見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 Δ 上篇言觀天之道執天之行此篇遂言天道太始太素之先渾淪一 炁而已是謂無極之真無名之始聖人不得已而名之曰道無所謂 生與殺也及夫具而為太極分而為陰陽變合而為水火木金土於 是生尅嗣續循環無窮而物生其間莫不順其生殺之氣以長養休 息是天生天殺乃道之理也理謂條理渾淪之分也故天地萬物之 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何以故天以陰陽五行化生萬物而一 舒一慘萬物莫不由之以生死焉故曰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之於人 也絢之以五色和之以五音滋之以五味吾人不知其為吾之盜也 往往背覺合塵貪著其事用以竅鑿太朴迷失真宗而大命隨之老 氏所謂五音令人耳聾五色令人目盲五味令人口爽釋氏所謂愛 欲者輪廻之本生死莫不由焉故曰萬物人之盜人知萬物之能盜 人而不知人亦能盜萬物顧所以轉而用之者何如如賢者則時食 以養生至人則資炁而育氣皆盜萬物之類也是三盜者非有心以 相戕相賊也一順其自然而已其生也無恩天地之委和也其死也 無怨天地之委蛻也是三盜亦既安而三才亦既宜矣故曰食其時 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時謂萬物生熟之時機謂陰陽生殺之機言 三才之相盜也其相安相宜蓋如此故人知其神之神而不知不神 之所以神不神之所以神者謂如三才之相盜也皆夫人耳目聞見 之所習焉而不以為神者不知其事則顯其機則微謂之曰盜則其 潛消默奪之妙夫固有不見其朕莫知其然者矣是乃所以為神也 故夫日月有數人所知也大小有定人所見也而聖功生焉神明出 焉其盜機也天下莫能知莫能見焉此不神之所以神也日月有數 言交會之有期也大小有定言陰陽之有類也天地間可知可見者 惟此而已而神聖之功神明之化皆由此出蓋亦不過一機之相盜 焉耳然而其盜機也天下莫不知而天下莫能知天下莫不見而天 下莫能見何耶神聖之事百姓日用而不知也其惟體道之君子乎 君子者得是機而用之則能盜物而不盜於物矣深根固蒂之道也 長生久視之術也故曰得之固躬小人無德則雖得是機適以滋荒 長亂而已言妄作招凶命寶輕弄也故曰得之輕命盜機二字乃陰 符一經之骨髓其妙用則不外乎明日月之數識陰陽之類而已所 謂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噫嘻可易言哉 瞽者善聽聾者善視絕利一源用師十倍三返晝夜用師萬倍心生於 物死於物機在目天之無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風莫不蠢然至樂性餘 至靜性廉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禽之制在氣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恩生於害害生於恩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人以愚虞 聖我以不愚聖人以奇其聖我以不奇其聖沉水入火自取滅亡自然 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陰陽相推而變化順矣 是故聖人知自然之道不可違因而制之至靜之道律曆所不能契爰 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進於象 矣 Δ 用志不分乃凝於神瞽者善聽聾者善視志不分而神且凝也今之 足以奪吾志者獨唯利耳不知貪利之源生於有我人雖執有我相 則凡可以適己自便而利其身圖者無不為矣此喪志之大者苟能 絕去好利之一源則不見有我而己私克矣用師之功將不十倍於 昔乎一晝一夜之間而能三自返焉則功恩密矣用師之功將不萬 倍於昔乎所以然者煉己持心學道之首務也其心本無生觸境而 生苟或不能忘健羨去貪着無見於道而惟見於物焉則心有所住 而太虛之體反為物所凝滯而死矣故曰心生於物死於物然而心 之生死雖繫於物而其所以生所以死其機又在於目也葢人心之 神常遊於目凡所以遇物而生情者皆目為之牖也故老子曰不見 可欲使心不亂學道之人晝夜三返而又知關鍵於目則庶乎內者 不出外者不入而可凝於神矣天之無恩而大恩生何以故恩者有 心結人之謂天無心也迅雷烈風莫不蠢然何恩之有而天下之言 大恩者歸焉故夫無心於恩而恩自歸之此天之所以為大也學道 之人亦如是焉則心無所住而可以無生死於物之患矣故至樂者 性之餘者也至靜者性之廉者也何以故心不逐物則無求自足而 性常有餘故樂心不逐物則不愛不求而性常廉故靜既樂且靜則 吾心之天定而可以與無恩者等矣天之至私用之至公何以故天 之無恩而大恩生大恩若私也無恩實公也故曰天地之常以其心 普萬物而無心夫其心普萬物也若物物而仁之也然實非物物而 仁之也一氣以為之胚腪焉耳故曰用之至公彼其一元之氣震盪 無垠而凡夭喬蠕動胎卵濕化萬有不齊之物莫不賴是以生畜長 養觀於禽之制在氣斯可見矣是天之私而公也何謂禽之制在氣 制猶伏也禽鳥得氣之先當其生畜長養之時雄則守之雌則翼之 常使溫燠之氣絪縕不絕然後時至氣化而殼生焉專氣之妙有如 此者故觀諸物理而吾人胎息之法因可類推胎息經云胎從伏氣 中結氣從有胎中息老子曰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專氣至柔如嬰 兒乎使其不知伏藏之法關鍵之要而目以其心生死於萬物之中 則神氣不能以相守欲望成道不亦違乎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恩生於害害生於恩何以故凡世之所以生死以害者皆判然相反 而不相連乃世緣也以道言之生死互根恩害互生在乎知者轉而 用之心生於物者則象因之以喪心情迷於境者則自乃生乎三毒 是生者死之根也人道也若也心若寒灰而渾消於煨燼念如泥絮 而永絕於飛揚則心死而神活矣是死者生之根也仙道也今人但 知恩之為恩而不知生於害者為至恩俱知害之為害而不知生於 恩者為至害是故驕淫縱欲則樂極以哀生逆轉設機則蓮生於火 焰老子所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正復為奇善復為妖民之迷 日固久矣彼氓蚩蚩烏足以識此哉故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 物文理哲何以故愚人不能洞曉陰陽深達造化且以天地文理自 矜自聖而不知天地文理皆象形之糟粕以是為道其所騐也以時 物文理者識互藏之精也明合發之信也知不神之神也得盜機之 巧也觀天之道而執天之行也是哲人之事也然雖不敢以聖自居 而聰明睿智非天下之至聖誠不足以語此且天地玄理皆象形之 糟粕茍求其故愚者可知也而人以為聖是以愚虞聖矣虞之言度 也若夫時物文理則舉世不能殫其學非聖哲不能也故我以不愚 聖焉聖固不愚也無乃奇乎故人以奇其聖而不知其不奇也故我 以不奇其聖焉蓋凡謂之奇者必有其巧絕過人之事而聖人之所 謂道者非於百姓日用之外別有所加也不過識互藏之精盜其機 而逆用之耳何奇之有且夫百姓日用之事喻如水火而沉水入火 自取滅亡者比比皆是也此人道也苦也於世諦水火之中而超然 遠覽悠然獨得者仙道也長生久視之術也是道也夫豈有所矯揉 造作而為之哉一自然而已矣以自然之道言之靜故天地萬物生 學道而能知夫靜則於萬物並作之時而有以觀其復矣浸故陰陽 勝學道而能知夫浸則於一陽初動之微而有以得其信矣浸者漸 漬不驟之意易曰臨剛浸而長夫陰之將陽與陽之將陰皆自漸進 故知道者於其漸焉圖之是故陰陽相混而變化順皆自然之道也 聖人知自然之道之不可違也因而制之制亦伏藏之意制之者觀 天之道執天之行盜機逆用以修其身也若夫至靜之道則律曆有 所不能契何以故至靜之道無為之道也知自然之道之不可違因 而制之則有為之法也陰陽相勝之術也無為則性之宗也有為則 命之竅也無為則先天也無極也茲時也方體不落名相兩忘故至 靜之道律曆有所不能契邵子曰思慮未起鬼神莫知意蓋如此有 為則后天也大道立萌陰陽別矣是故命由此入性由此出皆形而 下者也形而下者謂之器是故聖人則而制之爰有奇器是生萬象 八卦甲子神機鬼藏夫曰萬象則靈物也凡皆從此器而生曰八卦 則乾坤離坎皆因此器而名曰甲子則甲子神鬼此豈自合符之時 神機鬼藏則恍惚杳冥此器有變化之妙如是則律曆可契而伏藏 之巧可居矣聖人言之至此大段分明末復驗之以符契陰陽相勝 之術昭昭乎進於象矣言吾之所謂術者非他也乃陰陽相勝之術 也道化但有有為無為之分先天後天之辨耳然而無為固妙有作 為基聖人以術示人以象進人可謂體物不遺上下兼盡矣奈之何 百姓日用而不知猶執是器而問人曰斯器也何器也噫不知器焉 知道乎昧也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