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阴符经测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黄帝阴符经测疏
作者:陆西星 明朝
本作品收录于《方壶外史

【黄帝阴符经测疏序】 阴符经者,轩辕氏之书也。昔者轩辕氏,得道于广成子,作阴符、龙虎 二经。所谓性命之宗,三元之道,则论之备矣。老氏祖之而言道德,伯 阳拟之而作参同,言言一旨,等趣不殊。诚入道之津梁、登真之梯筏 也。盖尝论之,道一而已,生天、生地、生人、生物同一道之所为,其以可 知、可见者而言,则天地人物,皆形而下者也,形而下者谓之器,故天 地人物会有变灭而不能久,以其不可知、不可见者而言则,所以为 天地人物之根者,又皆不受变灭超然独存者也。圣人知其如此,故 尝修之以善其身,能使形神俱妙而与道为之合真焉,故曰性以道 全命,以术延此圣修之能事而,性命之极致也。道则,道也。而以术言 者何也,曰术者,道法之巧者也。经曰:性有巧拙,可以伏藏。又曰:其盗 机也,天下莫能知、莫能见。又曰: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进于象矣,盖 言术也。夫人物之生也,既落于后天,则不能以无身,既囿于气数,则 不能无生死,若乃等身世为飘瓦,幻死生如梦蝶,此乃得道者之言 而,非体道之事也,故庄列之谈,识者拟之空中之楼阁,使人可望而 不可攀。老子曰: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古之君子 真造而实诣下学而上达,欲以延命却期,非术不能也,翼曰:一阴一 阳之谓道。百姓日用而不知,不知者谓不知其术也,若乃识互藏之 精审合发之信,得盗机之巧,明相胜之理,则其于术也几乎,故曰君 子得之固躬,有以也星也,寡昧于道罔闻,独以因缘遭际,得蒙圣师 提挈,指以性命根宗三元机要,一旦茅塞顿开,豁无疑滞,乃取黄老 之书,窃而读之,反复䌷绎,质以师授之言,参互考订,似有迎刃而解 者,乃知庖丁之目无全牛。其肯綮者得而批导者熟也,星于暗昧之 中,略具只眼,不敢自私妄意,述之篇章垂之竹帛,破诸说之支离,作 一经之断案,有志之士得吾书而读之,性命之宗或其有悟而,吾圣 师垂教万世之意,亦庶几其不孤矣乎?若夫道听而涂说之,则星之 弃于德也久矣

时隆庆元年岁次丁卯春三月望后二日淮海潜虚子陆西星长庚 书于安宜舟中

【黄帝阴符经测疏后序】 阴符经世本有三皇玉诀乃今翰林江浦石公淮所序者首言蚩尤 大鸟荒唐无稽妄拟于天真皇人而石公信之所分上篇神仙抱一 之道中篇富国安民之旨下篇强兵战胜之术固已支离破碎大失 经旨而兵家者流又窃其八卦甲子神机鬼藏之说以为兵机不根 甚矣阴符经固古之丹经也至有宋文公先生以豪杰之才天人之 学亦尝深味乎其言而观其所述似亦未能究其精微之蕴者彼其 盘桓武夷与紫清仙翁特相友善而谈不及此岂其大道之要虽贤 达如文公抑亦有未易闻者耶至其感兴之诗将欲脱屣以从神仙 而复有偷生逆理之恐公于是乎大有不歉于其心者矣夫天道天 行非天理耶经言观天之道执天之行而公顾谓之逆天以是知公 之意或有所指而紫清之于是经信于公未尝有一言之及也且夫 乾坤橐龠离坎媾精造化以之而生物吾人以之而作丹其理一也 得其一故宇宙在乎手而万化生乎身其言盗机逆用非偷生逆理 之谓也逆理则获罪于天矣有获罪于天而可以长生久视者乎或 谓有生有死天道之常而神仙者流欲以长生独存公之感盖有以 也审若兹则公之言天乃气数非理道也且夫天地人物凡囿于气 数之中者终有变灭而不能久苟无道以主之则逝者如斯而沦澌 以尽矣易曰先天而天弗违古之至人所以提挈阴阳纲纪造化超 然于形气之外而不为二五之所陶铸者非与道合真故耶经曰君 子得之固躬其言得者得于道也得于道天且弗之违矣何逆之有 耶予既读是经而观公之所注慨然深叹夫知言之难意谓贤如文 公尚不能无疑贰于其说而笃学如江浦则又信非所信而真赝为 之不分则是经之在万世其将何时而明耶星才非颖脱光借隙窥 非敢自附于知言之列而作者之意或有以得其万乙然后窃取是 书僣而疏之凡我好道之伦与星同志者苟能玩索而有得焉则星 也就正之意不孤而承教有日矣

是岁七月望后五日潜虚子序


《阴符经》 淮海潜虚陆西星测疏 同志遵阳赵栻 太华姚更生校阅

【上篇】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施行于天,宇 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天发 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复;天人合发,万 化定基。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火生于木, 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知之修炼,谓之圣人。 Δ 一阴一阳者,天之道也;一动一静者,天之行也;人能观天之道,执天 之行,则道自我出,命自我立,而圣修之能事毕矣。夫道生天地天地 生万物,而万物之中,惟人也,得阴阳五行之秀而最灵,五行之气交 胜互盗,而万物之生杀,莫不由之,是天之五贼也,是五贼也,顺之则 人,逆之则仙,人患不能见,之能见之,斯能转而用之矣。苟能洞晓阴 阳深达造化,实见其理之如是也,逆转杀机以善其身,举水以灭火, 以金而伐木,其心之施行,与天道天行无不吻合,则铅汞同炉,三五 归一,自然怀胎结婴。而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矣,所谓见之者昌, 意盖如此,是知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何谓天性? 人也!人受天地之中以生,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人之性即天之 性也,性本无生,乘气机以有生,人心之机即气机也,故曰人心机也。 知此机之在人心,与天地相为流通,则可观天之道,执天之行,窃其 机,而逆用之矣。然是机也,生杀互藏,祸福倚伏,如下篇所谓,生者死 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于害,害生于恩。机之用可易言哉?故天发杀 机,则移星易宿矣;地发杀机,则龙蛇起陆矣;人发杀机,则天地为之。 返覆矣。杀机即生机也,以其生死互根,故反言而曰杀。移星易宿,言 气序之迁也;龙蛇起陆,言气机之动也,此五贼,擅之以盗物者也;天 地返覆,言阴阳之交泰也,此吾人转之以修身者也。此天地人之,至 玄至妙者,吾得而施行之,则天人合发,而万化之基定矣。所谓颠倒 阴阳,旋斡造化,劈鸿蒙而再造,超形器以独运者,则非天下之至神、 至圣、至巧、至妙者,孰能与于此哉。故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窍之邪, 在乎三要,可以动静。何谓性有巧拙,可以伏藏?圣神之所谓道者,非 于百姓日用之外别有所加也,特巧耳,是故识互藏之精,知动静之 妙,窃合发之机,逆而用之,以伏藏于一身之中,人之一身,凡有九窍, 而九窍之三要,又伏藏之关键也,三要者,耳目口三宝也,是三者,人 皆知动,而不知静,故常失之于动,而有邪淫之害,圣人则知其可以 动静也,而常守之以静,务使神气相守,抱一无离,如此则伏藏之巧 可施,而五贼之在心者,各得其制,而不淫溺于九窍之邪矣,苟为不 然,则物诱于外,情炽于中,九窍之邪,一时交作,是犹火生于木而,祸 发必克,奸生于国而时,动必溃也,虽有伏藏之巧,将安所施哉,然则 知之而能修链者,非圣人吾谁与归


【中篇】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 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人知其神之神不知 不神之所以神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其盗机也天 下莫能见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 Δ 上篇言观天之道执天之行此篇遂言天道太始太素之先浑沦一 炁而已是谓无极之真无名之始圣人不得已而名之曰道无所谓 生与杀也及夫具而为太极分而为阴阳变合而为水火木金土于 是生克嗣续循环无穷而物生其间莫不顺其生杀之气以长养休 息是天生天杀乃道之理也理谓条理浑沦之分也故天地万物之 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何以故天以阴阳五行化生万物而一 舒一惨万物莫不由之以生死焉故曰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之于人 也绚之以五色和之以五音滋之以五味吾人不知其为吾之盗也 往往背觉合尘贪著其事用以窍凿太朴迷失真宗而大命随之老 氏所谓五音令人耳聋五色令人目盲五味令人口爽释氏所谓爱 欲者轮回之本生死莫不由焉故曰万物人之盗人知万物之能盗 人而不知人亦能盗万物顾所以转而用之者何如如贤者则时食 以养生至人则资炁而育气皆盗万物之类也是三盗者非有心以 相戕相贼也一顺其自然而已其生也无恩天地之委和也其死也 无怨天地之委蜕也是三盗亦既安而三才亦既宜矣故曰食其时 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时谓万物生熟之时机谓阴阳生杀之机言 三才之相盗也其相安相宜盖如此故人知其神之神而不知不神 之所以神不神之所以神者谓如三才之相盗也皆夫人耳目闻见 之所习焉而不以为神者不知其事则显其机则微谓之曰盗则其 潜消默夺之妙夫固有不见其朕莫知其然者矣是乃所以为神也 故夫日月有数人所知也大小有定人所见也而圣功生焉神明出 焉其盗机也天下莫能知莫能见焉此不神之所以神也日月有数 言交会之有期也大小有定言阴阳之有类也天地间可知可见者 惟此而已而神圣之功神明之化皆由此出盖亦不过一机之相盗 焉耳然而其盗机也天下莫不知而天下莫能知天下莫不见而天 下莫能见何耶神圣之事百姓日用而不知也其惟体道之君子乎 君子者得是机而用之则能盗物而不盗于物矣深根固蒂之道也 长生久视之术也故曰得之固躬小人无德则虽得是机适以滋荒 长乱而已言妄作招凶命宝轻弄也故曰得之轻命盗机二字乃阴 符一经之骨髓其妙用则不外乎明日月之数识阴阳之类而已所 谓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噫嘻可易言哉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返昼夜用师万倍心生于 物死于物机在目天之无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风莫不蠢然至乐性馀 至静性廉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禽之制在气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恩生于害害生于恩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人以愚虞 圣我以不愚圣人以奇其圣我以不奇其圣沉水入火自取灭亡自然 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阴阳相推而变化顺矣 是故圣人知自然之道不可违因而制之至静之道律历所不能契爰 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进于象 矣 Δ 用志不分乃凝于神瞽者善听聋者善视志不分而神且凝也今之 足以夺吾志者独唯利耳不知贪利之源生于有我人虽执有我相 则凡可以适己自便而利其身图者无不为矣此丧志之大者苟能 绝去好利之一源则不见有我而己私克矣用师之功将不十倍于 昔乎一昼一夜之间而能三自返焉则功恩密矣用师之功将不万 倍于昔乎所以然者炼己持心学道之首务也其心本无生触境而 生苟或不能忘健羡去贪着无见于道而惟见于物焉则心有所住 而太虚之体反为物所凝滞而死矣故曰心生于物死于物然而心 之生死虽系于物而其所以生所以死其机又在于目也葢人心之 神常游于目凡所以遇物而生情者皆目为之牖也故老子曰不见 可欲使心不乱学道之人昼夜三返而又知关键于目则庶乎内者 不出外者不入而可凝于神矣天之无恩而大恩生何以故恩者有 心结人之谓天无心也迅雷烈风莫不蠢然何恩之有而天下之言 大恩者归焉故夫无心于恩而恩自归之此天之所以为大也学道 之人亦如是焉则心无所住而可以无生死于物之患矣故至乐者 性之馀者也至静者性之廉者也何以故心不逐物则无求自足而 性常有馀故乐心不逐物则不爱不求而性常廉故静既乐且静则 吾心之天定而可以与无恩者等矣天之至私用之至公何以故天 之无恩而大恩生大恩若私也无恩实公也故曰天地之常以其心 普万物而无心夫其心普万物也若物物而仁之也然实非物物而 仁之也一气以为之胚𣍯焉耳故曰用之至公彼其一元之气震荡 无垠而凡夭乔蠕动胎卵湿化万有不齐之物莫不赖是以生畜长 养观于禽之制在气斯可见矣是天之私而公也何谓禽之制在气 制犹伏也禽鸟得气之先当其生畜长养之时雄则守之雌则翼之 常使温燠之气絪缊不绝然后时至气化而壳生焉专气之妙有如 此者故观诸物理而吾人胎息之法因可类推胎息经云胎从伏气 中结气从有胎中息老子曰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至柔如婴 儿乎使其不知伏藏之法关键之要而目以其心生死于万物之中 则神气不能以相守欲望成道不亦违乎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恩生于害害生于恩何以故凡世之所以生死以害者皆判然相反 而不相连乃世缘也以道言之生死互根恩害互生在乎知者转而 用之心生于物者则象因之以丧心情迷于境者则自乃生乎三毒 是生者死之根也人道也若也心若寒灰而浑消于煨烬念如泥絮 而永绝于飞扬则心死而神活矣是死者生之根也仙道也今人但 知恩之为恩而不知生于害者为至恩俱知害之为害而不知生于 恩者为至害是故骄淫纵欲则乐极以哀生逆转设机则莲生于火 焰老子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正复为奇善复为妖民之迷 日固久矣彼氓蚩蚩乌足以识此哉故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 物文理哲何以故愚人不能洞晓阴阳深达造化且以天地文理自 矜自圣而不知天地文理皆象形之糟粕以是为道其所验也以时 物文理者识互藏之精也明合发之信也知不神之神也得盗机之 巧也观天之道而执天之行也是哲人之事也然虽不敢以圣自居 而聪明睿智非天下之至圣诚不足以语此且天地玄理皆象形之 糟粕茍求其故愚者可知也而人以为圣是以愚虞圣矣虞之言度 也若夫时物文理则举世不能殚其学非圣哲不能也故我以不愚 圣焉圣固不愚也无乃奇乎故人以奇其圣而不知其不奇也故我 以不奇其圣焉盖凡谓之奇者必有其巧绝过人之事而圣人之所 谓道者非于百姓日用之外别有所加也不过识互藏之精盗其机 而逆用之耳何奇之有且夫百姓日用之事喻如水火而沉水入火 自取灭亡者比比皆是也此人道也苦也于世谛水火之中而超然 远览悠然独得者仙道也长生久视之术也是道也夫岂有所矫揉 造作而为之哉一自然而已矣以自然之道言之静故天地万物生 学道而能知夫静则于万物并作之时而有以观其复矣浸故阴阳 胜学道而能知夫浸则于一阳初动之微而有以得其信矣浸者渐 渍不骤之意易曰临刚浸而长夫阴之将阳与阳之将阴皆自渐进 故知道者于其渐焉图之是故阴阳相混而变化顺皆自然之道也 圣人知自然之道之不可违也因而制之制亦伏藏之意制之者观 天之道执天之行盗机逆用以修其身也若夫至静之道则律历有 所不能契何以故至静之道无为之道也知自然之道之不可违因 而制之则有为之法也阴阳相胜之术也无为则性之宗也有为则 命之窍也无为则先天也无极也兹时也方体不落名相两忘故至 静之道律历有所不能契邵子曰思虑未起鬼神莫知意盖如此有 为则后天也大道立萌阴阳别矣是故命由此入性由此出皆形而 下者也形而下者谓之器是故圣人则而制之爰有奇器是生万象 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夫曰万象则灵物也凡皆从此器而生曰八卦 则乾坤离坎皆因此器而名曰甲子则甲子神鬼此岂自合符之时 神机鬼藏则恍惚杳冥此器有变化之妙如是则律历可契而伏藏 之巧可居矣圣人言之至此大段分明末复验之以符契阴阳相胜 之术昭昭乎进于象矣言吾之所谓术者非他也乃阴阳相胜之术 也道化但有有为无为之分先天后天之辨耳然而无为固妙有作 为基圣人以术示人以象进人可谓体物不遗上下兼尽矣奈之何 百姓日用而不知犹执是器而问人曰斯器也何器也噫不知器焉 知道乎昧也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