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奴籲天錄/第十一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錄 黑奴籲天錄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下一章→


當湯姆告行之日,午後,天陰欲雨,有一旅人投一村店求宿。入門,行李縱橫,類皆偃鑲如丐,或嗤笑無度,或吐沫滿前,旅人觸目,不堪其擾。自取行具,置於火爐之側。是時爐側已別有一客,解袱箕踞,因授旅人以煙,旅人曰:「吾不解此。」客曰:「君亦獲新聞乎?」旅人曰:「無之。」已而見有告白一,張之壁間,客遙問曰:「告白中何語?」旁人答曰:「是訪拿黑奴者。」旅人聞言,矍然而興,取眼鏡視之。告白曰:「有妙拉土·哲而治(蓋謂白人父而黑人母所生者),其人長六尺,發棕色,相貌清整,吐屬閒雅,如士流,能寫能讀。恐其過此時,人恆以白人目之,不知其逃奴也。然其背上均有鞭痕鱗鱗然,右手有H字。何人捕得,與償四百元。」旅人觀之半晌,若有所思。而箕踞之客嘆曰:「主酷,是奴宜逃。使吾為之奴,亦逃之不俟終日。此人殘酷如是,是吾徑脫溝人之恥也。吾家奴亦夥,吾嘗語之曰:爾輩第去,吾更不捕汝。吾已預署券,列群奴名,令脫籍。藏之。苟欲去也,俾就吾取券。吾嘗前遣一奴往市馬,得馬而歸,一錢不私。可見飼奴如狗者,奴將狗報之。若齒以人類,彼安得都無人心。」旅人名威立森,應之曰:「君言良是。即如此告白所偵取之奴,吾極知其為人。彼嘗住吾廠中,心機極靈警。彼前為吾制漚麻機器,至今行諸國中。彼之主人挾丕丹之權(丕丹者,言專利也),故不令其更圖生活。」箕踞者曰:「君觀此人,心術已可知矣。奴為覓利而己專之,又涅其手作H字,殊不可解。」言次,旁有一人粗率類野蠻者曰:「此種奴惟其心緒弗端,故主人涅其手。」箕踞者曰:「天之生人有異稟乎?然主涅奴之手如處畜類,何也?」野蠻者曰:「君亦知奴有幹才,為之主人者難矣。大概此奴倔強,不可以制,雖有才,不受約束,而究何用?吾家亦有數奴略佳,然吾恨其負心,已悉售之南省矣。」箕踞者曰:「君宜商之上帝,此後生奴,不可畀以人性。」正言及此,忽有一騎陡至門外。其人下馬入門,面貌極儒緩可親,衣服楚楚,有一黑奴侍其後。方入門時,眾人皆目屬之。其人長身玉立,貌類西班牙人,而警覺處,能以目聽,以眉語。發螺紋作濃黑色,准隆,頤豐,唇丹,支體停勻,骨幹魁岸。當其入門,眾人均詫以為貴人。其人以手執帽中入,向群客點首致敬,自述其名曰亨利。仰首見壁上告白,亦詳讀一過,呼其奴曰:「及姆,汝見吾來時,岔路上見一人極如告白所云者乎?」及姆曰:「然,唯吾目病翳,似不詳審其貌。」亨利曰:「吾亦第約略憶之。」伸臂作倦容,謂店人曰:「爾為吾除一密室,吾欲作一切要之書,不欲令人見也。」店人見貴客,則甚張惶,麾群奴糞除一室。亨利坐於廣座中,與群客談。唯威立森見亨利來時,甚疑其為舊相識,輾轉思索,初不可得,遂於其談笑傾吐時密覘其狀。每偵亨利眼光所及,則回面避之。忽爾棖觸其名,愕跳而起。亨利似已覺,直至威立森之前,曰:「君其威立森先生耶?吾初蒞時,塵狀匆遽,竟未辨君在此。君亦憶海而培有舊交之亨利乎?」威立森如在夢中,即亦模糊答曰:「然。」此時有一黑奴請亨利曰:「主人已為君潔一密室矣。」亨利乃語威立森曰:「吾意請君入室,作一密談。」二人乃同至一空曠之室,火爐臥具,陳設畢備。群奴既退,亨利內鑰其門,置匙於身,近就威立森之側,一語不發。威立森微語之曰:「子非哲而治乎?」亨利曰:「然。」威立森曰:「吾更不料君至此。」亨利曰:「君見吾妝點如是,較前略異否?吾之鬢髮顏色,均經妝染,與告白上判若兩人。」威立森曰:「君此行險極。若吾意,必不勸君為此。」亨利微笑曰:「此事幹係由我耳。」蓋哲而治之父屬白種,其母則黑種,然其母之父又復白種,故哲而治之肌膚但露微黑,略用白色之藥澤之,遂與西班牙人無別。且其行動舉止,均屬名貴,更一奴自隨,則人無以逃奴目之矣。彼威立森者,心地極厚,生平慎重,不為冒險之事,忽於客地驀見哲而治,心中轆轤不可遏止。彼甚欲佽助哲而治,而又恐背其國法,所以告哲而治曰:「爾離卻天經地義之主人,在吾甚不謂然。然盡吾之分,須以正言詔爾。」哲而治曰:「君緣何事怏怏?」威立森曰:「此何時,能教吾愉快!且爾背爾主人出奔,已違國家之王法。」哲而治駭曰:「吾之國家安在?吾之歸國,當在身入九泉之時,而生時安有吾國,安有吾家?」威立森曰:「君言終不合理。縱爾主人窮凶極惡,然《聖經》為言:為人終須馴其主人之訓,於義始當。」哲而治曰:「君不必更以《聖經》為言。君拘守《聖經》成法,導誘吾身受壓力之人,吾終不以經言為是。吾欲叩九閽而問天帝,還吾自由之權,果在天理之中?」威立森曰:「君言良是。但以吾之分際,勸爾為善一分,是盡吾一分之分際。爾猶憶《聖經》之語:天生是人,居何等級,即須安其等級,勿來分外之獲。」哲而治他向不答,須臾曰:「吾試問君一語:今有紅種野人突入君家,劫君而出,令君棄其父母妻子,終身為彼紅人操作窮極不堪之役,君亦自安義命,不乘隙狂逸歟?」威立森語塞,瞪目不答,自握雨蓋之柄,倒令其尖頂向地,再三抑頓,凝思久之,曰:「哲而治,吾與爾義等朋友,吾之所言,均欲君向善耳。第君之所為,冒死越險,以吾思之,君必不能自脫於厄。脫為邏者所獲,皮骨垂盡,更鬻君於南省,奈何?」哲而治曰:「此事吾固審之。」語已,揭其外衣,出手槍二、利刃一,曰:「君試覘吾已設備如此矣。南省吾決不往,脫不幸果落是阱,則自覓六尺乾淨之土,為吾歸宿之地。吾已預策有此收場,更何事畏葸。」威立森詫曰:「君胡出是言?是言固生人所出耶?君真欲違背國家法律矣。」哲而治曰:「君何由屢言吾國家,吾國家究安在?君良家子,尊國家固有名目。吾丑虜之餘,此身究托何國?若言律法,而吾之律法又屬何條?凡言律法者,律其國民向法,尤必與國民公訂,必眾諾之,而後其法乃立。今彼私立之法,必令吾輩陷身入地,更無自見天日之時。吾尚憶禮拜堂牧師之言曰:『凡統轄天下之柄者,是天下人舉而奉之,非統轄者敢自詡能統轄也。』今君輩既以言喻我,豈能遏我不自生其思想出其智力。」威立森人既謹願,本非辯士,一聞哲而治語,迷亂眩惑,不知所對。然其心並非欲不利於哲而治,蓋欲竭其愚忠,納之於善。因又語曰:「哲而治,汝須看我朋友之面,萬勿以此思想橫其腦際。且爾年壯,容易暴厲其氣。」語次,以齒齧其雨蓋之柄,攢眉久之。哲而治始尚遠立,今則移榻置其前,與之促膝曰:「試觀我面,與君賦秉有何差別?君上視吾面,中視吾身,更視吾手足,何一不復如人?何以明居人類,而不以人畜我!且吾父亦徑脫溝有名之白人,第吾父生時,初不為我位置,及死後,吾母及吾兄弟七人,均為律師略賣,然吾母蓋親見吾兄弟逐一受賣於律師者,而吾年最稚,當出門時夕吾母稽首主人之前,請並買吾母,庶吾母子得以常聚,而吾主人以腳蹋吾母去。吾聞母哭聲極哀,此後遂不聞音響矣。主人縛吾於馬頸歸。嗣吾主人又買吾阿姊至,吾姊人極貞整,吾母處閨中,訓迪又極嚴,故吾姊氏婉淑有禮。其始見吾姊,吾心忒悅,以為吾骨肉聚耳。及後而轉生其懊悔。吾嘗一日立於門次,聞主人鞭吾姊,吾聞其鞭聲,如以刀劙吾腕胃,而究無術緩之。余尋知其故,蓋不欲以卑污自涅其清節。此等事,君國家律法竟足以容之耶?因是之故,乃見吾姊與群奴面縛連綴而行鬻於南省矣。吾有生以來,親戚咸盡。其最善吾者,不過愛吾如狗。矧吾所身受者,更無他事:鞭也,詈也,餓也,三事而已。一日飢疲已極,竟取狗啖之餘食之。故吾自稚及壯,並未省『愉快平安』四字為何物。昔年隸君廠中,君時時勖吾為善,作字讀書之事無一不為。故吾感君之恩,唯天知之。於是吾得有妻室,而吾之夫婦靜好,又見重於人,此時並不知人世外更有稱心之事。吾妻不特貌美,即其心地尤極靈警可愛。及吾主人蒞廠後,遂以吾所戀之地、所愛之人,格之九天九淵之外。更勒吾生趣,陷之死地,賤如灰塵,而又不止。彼之坑我者,特以吾稍忘其本來面目,故欲令吾自省,終身為黑奴面目向人耳。迨凶焰恣肆之極,竟欲令吾更娶一婦,休其前妻,似君國家中立法,許其如是慘暴者!天理人心,至是澌滅垂盡。夫鰥人之夫,寡人之妻,孤人之子,謂有律法,吾所不解。君雖屢言國家,屢引律法,在吾聽之,均屬無當。吾今須覓自由一路行之,欲赴坎拿大去。坎拿大有律法能保護我,此始為吾之國都,此始為吾之律法。脫有人敢於中道梗吾之自由,吾必令其人仔細自衛。吾此時胸次已如洪醉之人,百事不復掛眼矣。蓋吾之自由,必與持壓力者抵死爭之,必勝而後已。且美國之自由,蓋同英倫力爭而得。今吾之自由,必當力與美人爭之。」言次,忽忿忽哭,容止瞬息陡變。然其言已深印入威立森腦紋處矣,亦時時出巾自拭其淚,謂哲而治曰:「吾屬所論次之言,君可勿以吾言為厪。君且自行其意可耳。然行道宜防狙取之人,更不可疏虞自敗。顧君之妻子何托?」哲而治曰:「已前逃矣。然竄跡何所,吾未之晰。今生面與不面,亦非吾意料所及。」威立森曰:「彼主人佳,何為發遣君妻?』哲而治曰:「君瑞氣滿腔,所以長願人家無暴變陡逆之事。」威立森曰:「吾心緒惡劣已極,君更不必再言。」取錢帖一束予之。哲而治曰:「更勿須此,君惠我已多。然吾所挾資已足自達。』威立森曰:「此帖亦非多,君留之未必無濟於用。且吾饋贐故人,於名目至正,取之亦不傷廉。」哲而治曰:「君意至厚,吾遵君令矣。若有尺寸之遇,必圖報貺。」威立森曰:「君所侍黑奴為誰?」哲而治曰:「此人至謹愨。彼已逃之坎拿大一年矣。彼主人恨其遠逸,痛笞其母,蓋彼逃時尚留母也。此來特為其母,將乘間挾母而遁。」威立森曰:「彼母今若何?」哲而治曰:「仍在主人許,唯彼將留此以俟機間。今彼將送我至倭海倭。倭海倭省有所謂朋友會,主持則一大俠也。宗旨:無論貴賤之人,既蒞會,則皆以朋友目之。及姆契其黨魁,故送我至彼,令彼中人保護我也。彼既送吾到彼,則仍至此。」威立森曰:「險哉!」哲而治微笑不答。威立森目視哲而治,眼光周其頂踵一遍,曰:「爾奈何視在難時如同兩人?」哲而治曰:「吾今為自由之人矣!人到自由,自不期而更其容止。」威立森曰:「君務謹密,人事多變也。」哲而治曰:「若不怖死,則須還吾自由。」威立森曰:「此事甚怪,吾甚服爾在此密邇之地,而從容不迫至此。」哲而治曰:「吾主人策吾逸足瞬息千里,豈復偵邏於此咫尺之地。即及姆逃已一年,其主人亦近漸忘之矣。君試觀吾容止,與告白上所述,豈有幾微毫髮之肖?」威立森曰:「君手上所涅漫乎?」哲而治脫其手套,示患處曰:「吾已治之無跡矣。」威立森曰:「君所行事,令余聞見,將一腔熱血以恐怖而生冷氣矣。」哲而治曰:「吾血已冷垂數年,今忽翻為沸點。從今以往,慨然上路,即解袱逆旅,亦必與貴人同席,舒徐其態,令人不疑。吾今與君更圖後會。君但聽取哲而治為主人邏獲,此即哲而治死耗也。」因起立,舉手與威立森把握。威立森緊握其手,與之道珍重再三,悵悵而出。哲而治目送其出,忽憶一事,乃力尾之曰:「吾更有一語告君。」威立森再入,哲而治復鑰其門曰:「君一生為教門有道之士,吾故傾此肺腑告君,望君以德覆我。」威立森曰:「君欲何語?」哲而治曰:「君聞吾言,屢以為險,然吾死必無人見惜者,將以腳蹋吾屍如蹋狗然者。然吾尚有愛妻,果得吾惡耗,必悲哽萬狀。」乃出金針一枚,付威立森曰:「吾死後,君脫見吾妻,可以此畀之。此針自耶穌生辰日吾妻以此為壽者,君為吾告吾妻吾愛彼之心,但恨莫復能近,今見此針,即如吾親其懷袖也。第此事頗褻,君其肯為吾將去否?」威立森積淚滿眶,告曰:「君至情,吾焉有不為君轉達者!」哲而治曰:「更有一語,須賴君郵述:『無論如何危險,必期至坎拿大見我,更勿戀恩主母,忘其尋我之心。』須詔彼:『為奴隸之人,萬無自脫之日。亦宜訓導小海雷,須以自由質點置其腦紋之內,庶異日自立時,或不如吾之窘。』此語君更能傳乎?」威立森曰:「君且行,吾必不負諾責。君所命我者,我謹志之矣。」

Arrow l.svg上一章 下一章Arrow r.svg
黑奴籲天錄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译文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3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4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