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民要術/卷第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 齊民要術
卷第六
卷第七 

養牛馬驢騾第五十六[编辑]

相牛馬及諸病方法

服牛乘馬,量其力能;寒溫飲飼,適其天性:如不肥充繁息者,未之有也。金日磾,降虜之煨燼,卜式編戶齊民,以羊、馬之肥,位登宰相。公孫弘、梁伯鸞,牧豕者,或位極人臣,身名俱泰;或聲高天下,萬載不窮。甯戚以飯牛見知,馬援以牧養發跡。莫不自近及遠,從微至著。嗚呼小子,何可已乎!故小童曰:「羊去亂群,馬去害者。」卜式曰:「非獨羊也,治民亦如是。以時起居,惡者輒去,無令敗群也。」

諺曰:「羸牛劣馬寒食下」,言其乏食瘦瘠,春中必死。務在充飽調適而已。

陶朱公曰:「子欲速富,當畜五牸。」牛、馬、豬、羊、驢五畜之牸。然畜牸則速富之術也。 《禮記‧月令》曰:「季春之月,……合累牛、騰馬,遊牝于牧。「累、騰,皆乘匹之名,是月所以合牛馬。」……仲夏之月,……遊牝別群,則縶騰駒。「孕任欲止,為其牡氣有餘,恐相蹄齧也。」……仲冬之月,……馬牛畜獸,有放逸者,取之不詰。」「《王居明堂禮》曰:『孟冬命農畢積聚,繼收牛馬。』」

凡驢、馬駒初生,忌灰氣,遇新出爐者,輒死。經雨者則不忌。

馬:頭為王,欲得方;目為丞相,欲得光;脊為將軍,欲得強;腹脅為城郭,欲得張;四下為令,欲得長。 凡相馬之法,先除「三羸」、「五駑」,乃相其餘。大頭小頸,一羸;弱脊大腹,二羸;小脛大蹄,三羸。大頭緩耳,一駑;長頸不折,二駑;短上長下,三駑;大髂枯價切短脅,四駑;淺髖薄髀,五駑。

騮馬、驪肩、鹿毛、闕二字馬、驒、駱馬,皆善馬也。

馬生墮地無毛,行千里。溺舉一腳,行五百里。 相馬五藏法:肝欲得小;耳小則肝小,肝小則識人意。肺欲得大;鼻大則肺大,肺大則能奔。心欲得大;目大則心大,心大則猛利不驚,目四滿則朝暮健。腎欲得小。腸欲得厚且長,腸厚則腹下廣方而平。脾欲得小;膁腹小則脾小,脾小則易養。 望之大,就之小,筋馬也;望之小,就之大,肉馬也:皆可乘致。致瘦欲得見其肉,謂前肩守肉。致肥欲得見其骨。骨謂頭顱。 馬,龍顱突目,平脊大腹,䏶重有肉:此三事備者,亦千里馬也。 「水火」欲得分,「水火」,在鼻兩孔間也。上脣欲急而方,口中欲得紅而有光:此馬千里。馬,上齒欲鉤,鉤則壽;下齒欲鋸,鋸則怒。頷下欲深。下脣欲緩。牙欲去齒一寸,則四百里;牙劍鋒,則千里。「嗣骨」欲廉如織杼而闊,又欲長。頰下側小骨是。目欲滿而澤;眶欲小,上欲弓曲,下欲直。「素中」欲廉而張。「素」,鼻孔上。 「陰中」欲得平。股下。「主人」欲小。股裏上近前也。「陽裏」欲高,則怒。股中上近「主人」。 額欲方而平。「八肉」欲大而明。耳下。「玄中」欲深。耳下近牙。耳欲小而銳如削筒,相去欲促。𩭳欲戴;中骨高二寸。𩭳中骨也。「易骨」欲直。眼下直下骨也。頰欲開,尺長。 膺下欲廣一尺以上,名曰「挾一作扶尺」,能久走。「 鞅」欲方。頰前。喉欲曲而深。胸欲直而出。髀間前向。「鳧」間欲開,望視之如雙鳧。 頸骨欲大,肉次之。髻欲桎而厚且折;「季毛」欲長多覆,肝肺無病。髮後毛是也。 背欲短而方,脊欲大而抗。脢筋欲大,夾脊筋也。「飛鳧」見者怒。膂後筋也。 「三府」欲齊。兩髂及中骨也。尻欲頹而方。尾欲減,本欲大。 脅肋欲大而窪,名曰「上渠」,能久走。 「龍翅」欲廣而長。「升肉」欲大而明。髀外肉也。「輔肉」欲大而明。前腳下肉。 腹欲充,腔欲小。腔,膁。「季肋」欲張。短肋。 「懸薄」欲厚而緩。腳脛。「虎口」欲開。股內。 腹下欲平滿,善走,名曰「下渠」,日三百里。 「陽肉」欲上而高起。髀外近前。髀欲廣厚。「汗溝」欲深明。「直肉」欲方,能久走。髀後肉也。「輸一作翰鼠」欲方。「直肉」下也。「肭肉」欲急。髀裏也。「間筋」欲急短而減,善細走。「輸鼠」下筋。 「機骨」欲舉,上曲如懸匡。馬頭欲高。 「距骨」欲出前。「間骨」欲出。前後曰。外鳧,臨蹄骨也。「附蟬」欲大。前後目。「夜眼」。 股欲薄而博,善能走。後髀前骨。 臂欲長,而膝本欲起,有力。前腳膝上向前。肘腋欲開,能走。膝欲方而庳。髀骨欲短。兩肩骨欲深,名曰「前渠」,怒。 蹄欲厚三寸,硬如石,下欲深而明,其後開如鷂翼,能久走。

相馬從頭始: 頭欲得高峻,如削成。頭欲重,宜少肉,如剝兔頭。「壽骨」欲得大,如綿絮苞圭石。「壽骨」者,髮所生處也。白從額上入口,名「俞膺」,一名「的顱」,奴乘客死,主乘棄市,大凶馬也。 馬眼欲得高,眶欲得端正,骨欲得成三角,睛欲得如懸鈴、紫豔光。目不四滿,下脣急,不愛人;又淺,不健食。目中縷貫瞳子者,五百里;下上徹者,千里。睫亂者傷人。目小而多白,畏驚。瞳子前後肉不滿,皆凶惡。若旋毛眼眶上,壽四十年;值眶骨中,三十年;值中眶下,十八年;在目下者,不借。睛卻轉後白不見者,喜旋而不前。目睛欲得黃,目欲大而光,目皮欲得厚。目上白中有橫筋,五百里;上下徹者千里。目中白縷者,老馬子。目赤,睫亂,齧人。反睫者,善奔,傷人。目下有橫毛,不利人。目中有「火」字者,壽四十年。目偏長一寸,三百里。目欲長大。旋毛在目下,名曰「承泣」,不利人。目中五采盡具,五百里,壽九十年。良,多赤,血氣也;駑,多青,肝氣也;走,多黃,腸氣也;材知,多白,骨氣也;材□,多黑,腎氣也。駑,用策乃使也。白馬黑目,不利人。目多白,卻視有態,畏物喜驚。

馬耳欲得相近而前豎,小而厚。一寸,三百里;三寸,千里。耳欲得小而前竦。耳欲得短,殺者良,植者駑,小而長者亦駑。耳欲得小而促,狀如斬竹筒。耳方者千里;如斬筒,七百里;如雞距者,五百里。

鼻孔欲得大。鼻頭文如「王」、「火」字,欲得明。鼻上文如「 王」、「公」,五十歲;如「火」,四十歲;如「天」,三十歲;如「小」,二十歲;如「今」,十八歲;如「四」,八歲;如「宅」,七歲。鼻如「水」文,二十歲。鼻欲得廣而方。

脣不覆齒,少食。上脣欲得急,下脣欲得緩;上脣欲得方,下脣欲得厚而多理,故曰:「脣如板鞮,御者啼。」黃馬白喙,不利人。

口中色欲得紅白如火光,為善材,多氣,良且壽。即黑不鮮明,上盤不通明,為惡材,少氣,不壽。一曰:相馬氣:發口中,欲見紅白色,如穴中看火,此皆老壽。一曰:口欲正赤,上理文欲使通直,勿令斷錯;口中青者,三十歲;如虹腹下,皆不盡壽,駒齒死矣。口吻欲得長。口中色欲得鮮好。旋毛在吻後為「銜禍」,不利人。「刺芻」欲竟骨端。「刺芻」者,齒間肉。

齒,左右蹉不相當,難御。齒不周密,不久疾;不滿不厚,不能久走。 一歲,上下生乳齒各二;二歲,上下生齒各四;三歲,上下生齒各六。 四歲,上下生成齒二;成齒,皆背三入四方生也。五歲,上下著成齒四;六歲,上下著成齒六。兩廂黃,生區,受麻子也。 七歲,上下齒兩邊黃,各缺區,平受米;八歲,上下盡區如一,受麥。 九歲,下中央兩齒臼,受米;十歲,下中央四齒臼;十一歲,下六齒盡臼。 十二歲,下中央兩齒平;十三歲,下中央四齒平;十四歲,下中央六齒平。 十五歲,上中央兩齒臼;十六歲,上中央四齒臼;若看上齒,依下齒次第看。十七歲,上中央六齒皆臼。 十八歲,上中央兩齒平;十九歲,上中央四齒平;二十歲,上下中央六齒平。 二十一歲,下中央兩齒黃;二十二歲,下中央四齒黃;二十三歲,下中央六齒盡黃。 二十四歲,上中央二齒黃;二十五歲,上中央四齒黃;二十六歲,上中齒盡黃。 二十七歲,下中二齒白;二十八歲,下中四齒白;二十九歲,下中盡白。 三十歲,上中央二齒白;三十一歲,上中央四齒白;三十二歲,上中盡白。

頸欲得{月昆}而長,頸欲得重。頷欲折。胸欲出,臆欲廣。頸項欲厚而強。迴毛在頸,不利人。

白馬黑毛,不利人。肩肉欲寧。寧者,卻也。「雙鳧」欲大而上。「雙鳧」,胸兩邊肉如鳧。

脊欲得平而廣能負重;背欲得平而方。鞍下有迴毛,名「負尸」,不利人。

從後數其脅肋,得十者良。凡馬:十一者,二百里;十二者,千里;過十三者,天馬,萬乃有一耳。一云:十三肋五百里,十五肋千里也。

腋下有迴毛,名曰「挾尸」,不利人。

左脇有白毛直上,名曰「帶刀」,不利人。

腹下欲平,有「八」字;腹下毛,欲前向。腹欲大而垂結,脈欲多;「大道筋」欲大而直。「大道筋」,從腋下抵股者是。

腹下陰前,兩邊生逆毛入腹帶者,行千里;一尺者,五百里。


「三封」欲得齊如一。「三封」者,即尻上三骨也。

尾骨欲高而垂;尾本欲大,欲高;尾下欲無毛。

「汗溝」欲得深。

尻欲多肉。莖欲得麤大。

蹄欲得厚而大。

踠欲得細而促。

髂骨欲得大而長。

尾本欲大而張。

膝骨欲圓而張,大如杯盂。

「溝」,上通尾本者,{足翕}殺人。

馬有「雙腳脛亭」,行六百里。迴毛起踠膝是也。

䏶欲得圓而厚,裏肉生焉。

後腳欲曲而立。

臂欲大而短。

骸欲小而長。

踠欲促而大,其間纔容靽。

「烏頭」欲高。「烏頭」,後足外節。

後足「輔骨」欲大。「輔足骨」者,後足骸之後骨。

後左右足白,不利人。

白馬四足黑,不利人。

黃馬白喙,不利人。

後左右足白,殺婦。

相馬視其四蹄:後兩足白,老馬子;前兩足白,駒馬子。白毛者,老馬也。

四蹄欲厚且大。四蹄顛倒若豎履,奴乘客死,主乘棄市,不可畜。

久步即生筋勞;筋勞則「發蹄」,痛凌氣。一曰:生骨則發癰腫。一曰:「發蹄」,生癰也。久立則發骨勞;骨勞即發癰腫。

久汗不乾則生皮勞;皮勞者,𩥇而不振。

汗未善燥而飼飲之,則生氣勞;氣勞者,即𩥇而不起。

驅馳無節,則生血勞;血勞則發強行。

何以察「五勞」?終日驅馳,舍而視之:不𩥇者,筋勞也;{馬展}而不時起者,骨勞也;起而不振者,皮勞也;振而不噴者,氣勞也;噴而不溺者,血勞也。筋勞者,兩絆卻行三十步而已。一曰:筋勞者,𩥇起而絆之,徐行三十里而已。骨勞者,令人牽之起,從後笞之起而已。皮勞者,夾脊[1]摩之熱而已。氣勞者,緩繫之櫪上,遠餧草,噴而已。血勞者,高繫,無飲食之,大溺而已。 飲食之節:食有「三芻」,飲有「三時」。何謂也?一曰惡芻,二曰中芻,三曰善芻。善謂飢時與惡芻,飽時與善芻,引之令食,食常飽,則無不肥。剉草麤,雖足豆穀,亦不肥充;細剉無節,簁去土而食之者,令馬肥,不啌苦江反,自然好矣。 何謂「三時」?一曰朝飲,少之;二曰晝飲,則胸饜水;三曰暮,極飲之。一曰:夏汗、冬寒,皆當節飲。諺曰:「旦起騎穀,日中騎水。」斯言旦飲須節水也。每飲食,令行驟則消水,小驟數百步亦佳。十日一放,令其陸梁舒展,令馬硬實也。 夏即不汗,冬即不寒;汗而極乾。

飼父馬令不𨷖法:多有父馬者,別作一坊,多置槽廄;剉芻及穀豆,各自別安。唯著䪊頭,浪放不繫。非直飲食遂性,舒適自在,至於糞溺,自然一處,不須掃除。乾地眠臥,不濕不污。百匹群行,亦不𨷖也。

飼征馬令硬實法:細剉芻,杴擲揚去葉,專取莖,和穀豆秣之。置槽於迥地,雖復雪寒,勿令安廠下。一日一走,令其肉熱,馬則硬實,而耐寒苦也。

驘:驢覆馬生驘,則淮常。以馬覆驢,所生騾者,形容壯大,彌復勝馬。然必選七八歲草驢,骨口正大者:母長則受駒,父大則子壯。草驘不產,產無不死。養草驢,常須防勿令雜羣也。

驢,大都類馬,不復別起條端。

凡以豬槽飼馬,以石灰泥馬槽,馬汗繫著門:此三事,皆令馬落駒。《術》曰:「常繫獼猴於馬坊,令馬不畏、辟惡、消百病也。」

治牛馬病疫氣方:取獺屎,煮以灌之。獺肉及肝彌良,不能得肉、肝,入用屎耳。

治馬患喉痹欲死方:纏刀子露鋒刃一寸,刺咽喉,令潰破即愈。不治,必死也。

治馬黑汗方:取燥馬屎置瓦上,以人頭亂髮覆之,火燒馬屎及髮,令煙出,著馬鼻上熏之,使煙入馬鼻中,須臾即瘥也。

又方:取豬脊[1]引脂、雄黃、亂髮,凡三物,著馬鼻下燒之,使煙入馬鼻中,須臾即瘥。

馬中熱方:煮大豆及熱飯噉馬,三度愈也。

治馬汗凌方:取美豉一升,好酒一升——夏著日中,冬則溫熱——浸豉使液,以手搦之,絞去滓,以汁灌口。汗出,則愈矣。

治馬疥方:用雄黃、頭髮二物,以臘月豬脂煎之,令髮消;以塼揩疥令赤,及熱塗之,即愈也。

又方:湯洗疥,拭令乾。煮麵糊,熱塗之,即愈也。

又方:燒柏脂塗之,良。

又方:研芥子塗之,差。六畜疥,悉愈。然柏瀝、芥子,並是躁藥,其遍體患疥者,宜歷落斑駮,以漸塗之,待差,更塗餘處。一日之中,頓塗遍體,則無不死。

治馬中水方:取鹽著兩鼻中,各如雞子黃許大,捉鼻,令馬眼中淚出,乃止,良矣。

治馬中穀方:手捉甲上長髮,向上提之,令皮離肉,如此數過。以鈹刀子刺空中皮,令突過。以手當刺空,則有如風吹人手,則是穀氣耳。令人溺上,又以鹽塗,使人立乘數十步,即愈耳。

又方:取餳如雞子大,打碎,和草飼馬,甚佳也。

又方:取麥糱末三升,和穀飼馬,亦良。

治馬腳(生附骨,不治者入膝節,令馬長跛)方:取芥子,熟擣,如雞子黃許,取巴豆三枚,去皮留臍,三枚亦熟擣,以水和,令相著。和時用刀子,不爾破人手。當附骨上,拔去毛。骨外,融蜜蠟周匝擁之,不爾,恐藥躁瘡大。著蠟罷,以藥傅骨上,取生布割兩頭,各作三道急裹之。骨小者一宿便盡,大者不過再宿。然要須數看,恐骨盡便傷好處。看附骨盡,取冷水淨洗瘡上,刮取車軸頭脂作餅子,著瘡上,還以淨布急裹之。三四日,解去,即生毛而無瘢。此法甚良,大勝炙者。然瘡未差,不得輒乘,若瘡中出血,便成大病也。

治馬被刺腳方:用穬麥和小兒哺塗,即愈。

馬炙瘡:未瘥,不用令汗。瘡白痂時,慎風。得瘥後,從意騎耳。

治馬瘙蹄方:以刀刺馬踠叢毛中,使血出,愈。

又方:融羊脂塗瘡上,以布裹之。

又方:取鹹土兩石許,以水淋取一石五斗,釜中煎取三二斗。剪去毛,以泔清淨洗。乾,以鹹汁洗之。三度即愈。

又方:以湯淨洗,燥拭之。嚼麻子塗之,以布帛裹。三度愈。若不斷,用穀塗。五六度即愈。

又方:剪去毛,以鹽湯淨洗去痂,燥拭。於破瓦中煮人尿令沸,熱塗之,即愈。

又方:以鋸子割所患蹄頭前正當中,斜割之,令上狹下闊,如鋸齒形;去之,如剪箭括。向深一寸許,刀子摘令血出,色必黑,出五升許,解放,即瘥。

又方:先以酸泔清洗淨,然後爛煮豬蹄取汁,及熱洗之,瘥。

又方:取炊底釜湯淨洗,以布拭令水盡。取黍米一升作稠粥,以故布廣三四寸,長七八寸,以粥糊布上,厚裹蹄上瘡處,以散麻纏之。三日,去之,即當瘥也。

又方:耕地中拾取禾茇東倒西倒者——若東西橫地,取南倒北倒者,一壟取七科,三壟凡取二十一科,淨洗,釜中煮取汁,色黑乃止。剪卻毛,泔淨洗去痂,以禾茇汁熱塗之,一上即愈。 又方:尿漬羊糞令液,取屋四角草,就上燒,令灰入缽中,研令熟。用泔洗蹄,以糞塗之。再三,愈。 又方:煮酸棗根,取汁淨洗,訖。水和酒糟,毛袋盛,漬蹄沒瘡處。數度即愈也。 又方:淨洗了,擣杏人和豬脂塗。四五上,即當愈。

治馬大小便不通,眠起欲死,須急治之,不治,一日即死:以脂塗人手,探穀道中,去結屎。以鹽內溺道中,須臾得溺,便當差也。

治馬卒腹脹,眠臥欲死方:用冷水五升,鹽二升,研鹽令消,以灌口中,必愈。

治驢漏蹄方:鑿厚塼石,令容驢蹄,深二寸許。熱燒塼,令熱赤。削驢蹄,令出漏孔,以蹄頓著塼孔中,傾鹽、酒、醋,令沸浸之。牢捉勿令腳動。待塼冷,然後放之,即愈。入水、遠行,悉不發。

牛,歧胡有壽。歧胡:牽兩腋;亦分為三也。 眼去角近,行駃。眼欲得大。眼中有白脈貫瞳子,最快。「二軌」齊者快。「二軌」,從鼻至髀為「前軌」,從甲至髂為「後軌」。頸骨長且大,快。 「壁堂」欲得闊。「壁堂」,腳、股間也。倚欲得如絆馬聚而正也。莖欲得小。「膺庭」欲得廣。「膺庭」,胸也。「天關」欲得成。「天關」,脊接骨也。「俊骨」欲得垂。「俊骨」,脊骨中央,欲得下也。 洞胡無壽。洞胡:從頸至臆也。旋毛在「珠淵」,無壽。「珠淵」,當眼下也。「上池」有亂毛起,妨主。「上池」,兩角中,一曰「戴麻」也。倚腳不正,有勞病。角冷,有病。毛拳,有病。毛欲得短密,若長、疏,不耐寒氣。耳多長毛,不耐寒熱。單膂,無力。有生癤即決者,有大勞病。 尿射前腳者快,直下者不快。亂睫者觝人。後腳曲及直,並是好相,直尤勝。進不甚直,退不甚曲,為下。行欲得似羊行。 頭不用多肉。臀欲方。尾不用至地;至地,劣力。尾上毛少骨多者,有力。膝上縳肉欲得硬。角欲得細,橫、豎無在大。身欲得促,形欲得如卷。卷者,其形圓也。「插頸」欲得高。一曰,體欲得緊。 大膁疏肋,難飼。龍頸突目,好跳。又云:不能行也。鼻如鏡鼻,難牽。口方易飼。 「蘭株」欲得大。「蘭株」,尾株。「豪筋」欲得成就。「豪筋」,腳後橫筋。「豐岳」欲得大。「豐岳」,膝株骨也。蹄欲得豎。豎如羊腳。「垂星」欲得有「怒肉」。「垂星」,蹄上;有肉覆蹄,謂之「怒肉」。「力柱」欲得大而成。「力柱」,當車。肋欲得密,肋骨欲得大而張。張而廣也。髀骨欲得出俊骨上。出背脊骨上也。 易牽則易使,難牽則難使。 「泉根」不用多肉及多毛。「泉根」,莖所出也。懸蹄欲得橫。如「八」字也。「陰虹」屬頸,行千里。「陰虹」者,有雙筋自尾骨屬頸,甯公所飯也。「陽塩」欲得廣。「陽塩」者,夾尾株前兩膁上也。當「陽塩」中間脊骨欲得䆘。䆘則雙膂,不䆘則為單膂。 常有似鳴者有黃。

治牛疫氣方:取人參一兩,細切,水煮,取汁五六升,灌口中,驗。 又方:臘月兔頭燒作灰,和水五六升灌之,亦良。 又方:朱砂三指撮,油脂二合,清酒六合,暖,灌,即瘥。 治牛腹脹欲死方:取婦人陰毛,草裹與食之,即愈。此治氣脹也。 又方:研麻子取汁,溫令微熱,擘口灌之五六升許,愈。此治食生豆腹脹欲垂死者,大良。 治牛疥方:煮烏豆汁,熱洗五度,即差耳。 治牛肚反及嗽方:取榆白皮,水煮極熟,令甚滑,以二升灌之,即差也。 治牛中熱方:取兔腸肚,勿去屎,以草裹,吞之,不過再三,即愈。 治牛虱方:以胡麻油塗之,即愈。豬脂亦得。凡六畜虱,脂塗悉愈。 治牛病:用牛膽一箇,灌牛口中,差。

《家政法》曰:「四月伐牛茭。」四月青草,與茭豆不殊,齊俗不收,所失大也。

《術》曰:「埋牛蹄著宅四角,令人大富。」

養羊第五十七[编辑]

氊酥酪乾酪法,收驢馬駒羔犢法,羊病諸方並附

常留臘月、正月生羔為種者上,十一月、二月生者次之。非此月數生者,毛必焦卷,骨骼細小。所以然者,是逢寒遇熱故也。其八、九、十月生者,雖值秋肥,然比至冬暮,母乳已竭,春草未生,是故不佳。其三、四月生者,草雖茂美,而羔小未食,常飲熱乳,所以亦惡。五、六、七月生者,兩熱相仍,惡中之甚。其十一月及二月生者,母既含重,膚軀充滿,草雖枯,亦不羸瘦;母乳適盡,即得春草,是以極佳也。大率十口二羝。羝少則不孕,羝多則亂群。不孕者必瘦,瘦則非唯不蕃息,經冬或死。羝無角者更佳。有角者,喜相觝觸,傷胎所由也。擬供廚者,宜剩之。剩法:生十餘日,布裹齒脈碎之。

牧羊必須老人及心性宛順者,起居以時,調其宜適。卜式云:「牧民何異於是者。」若使急性人及小兒者,攔約不得,必有打傷之災;或勞戲不看,則有狼犬之害;懶不驅行,無肥充之理;將息失所,有羔死之患也。唯遠水為良,二日一飲。頻飲則傷水而鼻膿。緩驅行,勿停息。息則不食而羊瘦,急行則坌塵而蚛顙也。春夏早放,秋冬晚出。春夏氣軟,所以宜早;秋冬霜露,所以宜晚。《養生經》云:「春夏早起,與雞俱興;秋冬晏起,必待日光。」此其義也。夏日盛暑,須得陰涼;若日中不避熱,則塵汗相漸,秋冬之間,必致癬疥。七月以後,霜露氣降,必須日出霜露晞解,然後放之;不爾則逢毒氣,令羊口瘡、腹脹也。 圈不厭近,必須與人居相連,開窗向圈。所以然者,羊性怯弱,不能禦物,狼一入圈,或能絕群。架北牆為廠。為屋即傷熱,熱則生疥癬。且屋處慣暖,冬月入田,尤不耐寒。圈中作臺,開竇,無令停水。二日一除,勿使糞穢。穢則污毛,停水則「挾蹄」眠濕則腹脹也。圈內須並牆豎柴柵,令周匝。羊不揩土,毛常自淨;不豎柴者,羊揩牆壁,土、鹹相得,毛皆成氊。又豎柵頭出牆者,虎狼不敢踰也。

羊一千口者,三四月中,種大豆一頃雜穀,並草留之,不須鋤治,八九月中,刈作青茭。若不種豆、穀者,初草實成時,收刈雜草,薄鋪使乾,勿令鬱浥。䝁豆、胡豆、蓬、藜、荊、棘為上;大小豆萁次之;高麗豆萁,尤是所便;蘆、薍二種則不中。凡乘秋刈草,非直為羊,然大凡悉皆倍勝。崔寔曰:「七月七日刈芻茭」也。既至冬寒,多饒風霜,或春初雨落,青草未生時,則須飼,不宜出放。 積茭之法:於高燥之處,豎桑、棘木作兩圓柵,各五六步許。積茭著柵中,高一丈亦無嫌。任羊繞柵抽食,竟日通夜,口常不住。終冬過春,無不肥充。若不作柵,假有千車茭,擲與十口羊,亦不得飽:群羊踐躡而已,不得一莖入口。 不收茭者:初冬乘秋,似如有膚,羊羔乳食其母,比至正月,母皆瘦死;羔小未能獨食水草,尋亦俱死。非直不滋息,或能滅群斷種矣。余昔有羊二百口,茭豆既少,無以飼,一歲之中,餓死過半。假有在者,疥瘦羸弊,與死不殊,毛復淺短,全無潤澤。余初謂家自不宜,又疑歲道疫病,乃飢餓所致,故他故也。人家八月收穫之始,多無庸暇,宜賣羊雇人,所費既少,所存者大。傳曰:「三折臂,知為良醫。」又曰:「亡羊治牢,未為晚也。」世事略皆如此,安可不存意哉?

寒月生者,須燃火於其邊。夜不燃火,必致凍死。

凡初產者,宜煮穀豆飼之。 白羊留母二三日,即母子俱放。白羊性佷,不得獨留;并母久住,則令乳之。羖羊但留母一日,寒月者,內羔子坑中,日夕母還,乃出之;坑中暖,不苦風寒,地熱使眠,如常飽者也。十五日後,方喫草,乃放之。

白羊,三月得草力,毛床動,則鉸之。鉸訖於河水之中淨洗羊,則生白淨毛也。五月,毛床將落,又鉸取之。鉸訖,更洗如前。八月初,胡葈子未成時,又鉸之。鉸了亦洗如初。其八月半後鉸者,勿洗:白露已降,寒氣侵人,洗即不益。胡葈子成,然後鉸者,非直著毛難治,又歲稍晚,比至寒時,毛長不足,令羊瘦損。漠北寒鄉之羊,則八月不鉸,鉸則不耐寒。中國必須鉸,不鉸則毛長相著,作氊難成也。

作氊法:春毛秋毛,中半和用。秋毛緊強,春毛軟弱,獨用太偏,是以須雜。三月桃花水時,氊第一。凡作氊,不須厚大,唯緊薄均調乃佳耳。二年敷臥,小覺垢黑,以九月、十月,賣作𩍍氊,明年四五月出氊時,更買新者;此為長存,永不穿敗。若不數換者,非直垢污,穿穴之後,便無所直,虛成糜費。此不朽之功,豈可同年而語也?

令氊不生蟲法:夏月敷席下臥上,則不生蟲。若氊多無人臥上者,預收榷柴、燥薪灰,入五月中,羅灰遍著氊上,厚五寸許,卷束,於風涼之處閣置,蟲亦不生。如其不爾,無不生蟲。

羝羊,四月末,五月初鉸之。性不耐寒,早鉸值寒則凍死。雙生者多,易為繁息;性既豐乳,有酥酪之饒;毛堪酒袋,兼繩索之利:其潤益又過白羊。

作酪法:牛羊乳皆得。別作、和作隨人意。 牛產日,即粉穀如米屑,多著水煮,則作薄粥,待冷飲牛。牛若不飲者,莫與水,明日渴自飲。 牛產三日,以繩絞牛項、脛,令遍身脈脹,倒地即縛,以手痛挼乳核令破,以腳二七遍蹴乳房,然後解放。羊產三日,直以手挼核令破,不以腳蹴。若不如此破核者,乳脈細微,攝身則閉;核破脈開,捋乳易得。曾經破核後產者,不須復治。 牛產五日外,羊十日外,羔、犢得乳力強健,能噉水草,然後取乳。捋乳之時,須人斟酌:三分之中,當留一分,以與羔、犢。若取乳太早,及不留一分乳者,羔、犢瘦死。 三月末,四月初,牛羊飽草,便可作酪,以收其利,至八月末止。從九月一日後,止可小小供食,不得多作:天寒草枯,牛羊漸瘦故也。 大作酪時,日暮,牛羊還,即間羔犢別著一處,凌旦早放,母子別群,至日東南角,噉露草飽,驅歸捋之。訖,還放之,聽羔犢隨母。日暮還別。如此得乳多,牛羊不瘦。若不早放先捋者,比竟,日高則露解,常食燥草,無復膏潤,非直漸瘦,得乳亦少。 捋訖,於鐺釜中緩火煎之——火急則著底焦。常以正月、二月預收乾牛羊矢煎乳,第一好:草既灰汁,柴又喜焦;乾糞火軟,無此二患。常以杓揚乳,勿令溢出;時復徹底縱橫直勾,慎勿圓攪,圓攪喜斷。亦勿口吹,吹則解。四五沸便止。瀉著盆中,勿便揚之。待小冷,掠取乳皮,著別器中,以為酥。 屈木為棬,以張生絹袋子,濾熟乳,著瓦瓶子中臥之。新瓶即直用之,不燒。若舊瓶已曾臥酪者,每臥酪時,輒須灰火中燒瓶,令津出,迴轉燒之,皆使周匝熱徹,好乾,待冷乃用。不燒者,有潤氣,則酪斷不成。若日日燒瓶,酪猶有斷者,作酪屋中有蛇、蝦蟆故也。宜燒人髮,羊牛角以辟之,聞臭氣則去矣。 其臥酪待冷暖之節,溫溫小暖於人體為合宜適。熱臥則酪醋,傷冷則難成。 濾乳訖,以先成甜酪為酵——大率熟乳一升,用酪半匙——著杓中,以匙痛攪令散,瀉著熟乳中,仍以杓攪使均調。以氊、絮之屬,茹瓶令暖。良久,以單布蓋之。明旦酪成。 若去城中遠,無熟酪作酵者,急揄醋飧,研熟以為酵——大率一斗乳,下一匙飧——攪令均調,亦得成。其酢酪為酵者,酪亦醋;甜酵傷多,酪亦醋。 其六七月中作者,臥時令如人體,直置冷地,不須溫茹。冬天作者,臥時少令熱於人體,降於餘月,茹令極熱。

作乾酪法:七月、八月中作之。日中炙酪,酪上皮成,掠取。更炙之,又掠。肥盡無皮,乃止。得一斗許,於鐺中炒少許時,即出於盤上,日曝。浥浥時作團,大如梨許。又曝使乾。得經數年不壞,以供遠行。 作粥作漿時,細削,著水中煮沸,便有酪味。亦有全擲一團著湯中,嘗有酪味,還漉取曝乾。一團則得五遍煮,不破。看勢兩漸薄,乃削研,用倍省矣。

作漉酪法:八月中作。取好淳酪,生布袋盛,懸之,當有水出滴滴然下。水盡,著鐺中暫炒,即出於盤上,日曝。浥浥時作團,大如梨許。亦數年不壞。削作粥、漿,味勝前者。炒雖味短,不及生酪,然不炒生蟲,不得過夏。乾、漉二酪,久停皆有暍氣,不如年別新作,歲管用盡。

作馬酪酵法:用驢乳汁二三升,和馬乳,不限多少。澄酪成,取下澱,團,曝乾。後歲作酪,用此為酵也。

抨酥法:以夾榆木椀為杷子——作杷法:割去椀半上,剜四廂各作一團孔,大小徑寸許,正底施長柄,如酒杷形——抨酥,酥酪甜醋皆得所,數日陳酪極大醋者,亦無嫌。 酪多用大甕,酪少用小甕,置甕於日中。旦起,瀉酪著甕中炙,直至日西南角,起手抨之,令杷子常至甕底。一食頃,作熱湯,水解,令得下手,瀉著甕中。湯多少,令常半酪。乃抨之。良久,酥出,復下冷水。冷水多少,亦與湯等。更急抨之。於此時,杷子不須復達甕底,酥已浮出故也。酥既遍覆酪上,更下冷水,多少如前。酥凝,抨止。 大盆盛冷水著甕邊,以手接酥,沈手盆水中,酥自浮出。更掠如初,酥盡乃止。抨酥酪漿,中和飧粥。 盆中浮酥,得冷悉凝,以手接取,搦去水,作團,著銅器中,或不津瓦器亦得。十日許,得多少,併內鐺中,燃牛羊矢緩火煎,如香澤法。當日內乳涌出,如雨打水聲,水乳既盡,聲止沸定,酥便成矣。冬即內著羊肚中,夏盛不津器。 初煎乳時,上有皮膜,以手隨即掠取,著別器中;瀉熟乳著盆中,未濾之前,乳皮凝厚,亦悉掠取;明日酪成,若有黃皮,亦悉掠取:併著甕中,以物痛熟研良久,下湯又研,亦下冷水,純是好酥。接取,作團,與大段同煎矣。

羊有疥者,間別之;不別,相染污,或能合群致死。羊疥先著口者,難治多死。

治羊疥方:取黎蘆根,㕮咀令破,以泔浸之,以瓶盛,塞口,於灶邊常令暖,數日醋香,便中用。以塼瓦刮疥令赤,若強硬痂厚者,亦可以湯洗之,去痂,拭燥,以藥汁塗之。再上,愈。若多者,日別漸漸塗之,勿頓塗令遍——羊瘦,不堪藥勢,便死矣。

又方:去痂如前法。燒葵根為灰。煮醋澱,熱塗之,以灰厚傅。再上,愈。寒時勿剪毛,去即凍死矣。 又方:臘月豬脂,加熏黃塗之,即愈。

羊膿鼻眼不淨者,皆以中水治方:以湯和鹽,用杓研之極鹹,塗之為佳。更待冷,接取清,以小角受一雞子者,灌兩鼻各一角,非直水差,永自去蟲。五日後,必飲。以眼鼻淨為候,不差,更灌,一如前法。

羊膿鼻,口頰生瘡如乾癬者,名曰「可妒運」,迭相染易,著者多死,或能絕羣,治之方:豎長竿於圈中,竿頭施橫板,令獼猴上居數日,自然差。此獸辟惡,常安於圈中亦好。

治羊「挾蹄」方:取羝羊脂,和鹽煎使熟,燒鐵令微赤,著脂烙之。著乾地,勿令水泥入。七日自然差耳。

凡羊經疥得差者,至夏後初肥時,宜賣易之。不爾,後年春,疥發必死矣。

凡驢馬牛羊收犢子、駒、羔法:常於市上伺候,見含重垂欲生者,輒買取。駒、犢一百五十日,羊羔六十日,皆能自活,不復藉乳。乳母好,堪為種產者,因留之以為種,惡者還賣:不失本價,坐嬴駒犢。還更買懷孕者。一歲之中,牛馬驢得兩番,羊得四倍。羊羔臘月、正月生者,留以作種;餘月生者,剩而賣之。用二萬錢為羊本,必歲收千口。所留之種,率皆精好,與世間絕殊,不可同日而語之。何必羔犢之饒,又羸酪之利矣。羔有死者,皮好作裘褥,肉好作乾臘,及作肉醬,味又甚美。

《家政法》曰:「養羊法,當以瓦器盛一升鹽,懸羊欄中,羊喜鹽,自數還啖之,不勞人收。」

「羊有病,輒相污,欲令別病法:當欄前作瀆,深二尺,廣四尺,往還皆跳過者無病;不能過者,入瀆中行過,便別之。」

《術》曰:「懸羊蹄著戶上,辟盜賊。澤中放六畜,不用令他人無事橫截群中過。道上行,即不諱。」

《龍魚河圖》曰:「羊有一角,食之殺人。」

養豬第五十八[编辑]

《爾雅》曰:「豕子豬,𤡪,豶。幺,幼。奏者,豱。」「三豵,二師,一持,所寢橧,四𤠻皆白豥。」「其跡絕有力,𤜸。牝,豝。」注云:「彘、豬也。其子曰豚。一歲曰豵。」 《廣雅》曰:「豨、豠、彘、鬯,皆豕也。豯、闕二字,豚也。」「豰,艾䝌也。」

母豬取短喙無柔毛者良。喙長則牙多;一廂三牙以上則不煩畜,為難肥故。有柔毛者,爓治難淨也。 牝者,子母不同圈。子母同圈,喜相聚不食,則死傷。牡者同圈則無嫌。牡性遊蕩,若非家生,則喜浪失。圈不厭小。圈小則肥疾。處不厭穢。泥污得避暑。亦須小廠,以避雨雪。 春夏草生,隨時放牧。糟糠之屬,當日別與。糟糠經夏輒敗,不中停故。八、九、十月,放而不飼。所有糟糠,則蓄待窮冬春初。豬性甚便水生之草,杷耬水藻等令近岸,豬則食之,皆肥。 初產者,宜煮穀飼之。其子三日便掐尾,六十日後犍。三日掐尾,則不畏風。凡犍豬死者,皆尾風所致耳。犍不截尾,則前大後小。犍者,骨細肉多;不犍者,骨麤肉少。如犍牛法者,無風死之患。十一、十二月生子豚,一宿,蒸之。蒸法:索籠盛豚,著甑中,微火蒸之,汗出便罷。不蒸則腦凍不合,不出旬便死。所以然者,豚性腦少,寒盛則不能自暖,故須暖氣助之。

供食豚,乳下者佳,簡取別飼之。愁其不肥——共母同圈,粟豆難足——宜埋車輪為食場,散粟豆於內,小豚足食,出入自由,則肥速。

《雜五行書》曰:「懸臘月豬羊耳著堂樑上,大富。」

《准南萬畢術》曰:「麻鹽肥豚豕。」「取麻子三升,擣千餘杵,煮為羹,以鹽一升著中,和以糠三斛,飼豕即肥也。」

養雞第五十九[编辑]

《爾雅》曰:「雞,大者蜀。蜀子,雓。未成雞,僆。絕有力,奮。」「雞三尺曰鶤。」郭璞注曰:「陽溝巨鶤,古之名雞。」 《廣志》曰:「雞有胡髯、五指、金骹、反翅之種。大者蜀,小者荊。白雞金骹者,鳴美。吳中送長鳴雞,雞鳴長,倍於常雞。」 《異物志》曰:「九真長鳴雞最長,聲甚好,清朗。鳴未必在曙時,潮水夜至,因之並鳴,或名曰『伺潮雞』。」 《風俗通》云:「俗說朱氏公化而為雞,故呼雞者,皆言『朱朱』。」 《玄中記》云:「東南有桃都山,上有大桃樹,名曰『桃都』,枝相去三千里。上有一天雞,日初出,光照此木,天雞則鳴,群雞皆隨而鳴也。」 雞種,取桑落時生者良,形小,淺毛,腳細短者是也,守窠,少聲,善育雛子。春夏生者則不佳。形大,毛羽悅澤,腳麤長者是,遊蕩饒聲,產、乳易厭,既不守窠,則無緣蕃息也。 雞,春夏雛,二十日內,無令出窠,飼以燥飯。出窠早,不免烏、鴟;與濕飯,則令臍膿也。 雞棲,宜據地為籠,籠內著棧。雖鳴聲不朗,而安穩易肥,又免狐狸之患。若任之樹林,一遇風寒,大者損瘦,小者或死。 燃柳柴,殺雞雛:小者死,大者盲。此亦燒穰殺瓠之流,其理難悉。

養雞令速肥,不杷屋,不暴園,不畏烏、鴟、狐狸法:別築牆匡,開小門;作小廠,令雞避雨日。雌雄皆斬去六翮,無令得飛出。常多收秕、稗、胡豆之類以養之,亦作小槽以貯水。荊藩為棲,去地一尺。數掃去尿。鑿牆為窠,亦去地一尺。唯冬天著草——不茹則子凍。春夏秋三時則不須,直置土上,任其產、伏;留草則蟲生。雛出則著外許,以罩籠之。如鵪鶉大,還內牆匡中。其供食者,又別作牆匡,蒸小麥飼之,三七日便肥大矣。

取穀產雞子供常食法:別取雌雞,勿令與雄相雜,其牆匡、斬翅、荊棲、土窠,一如前法。唯多與穀,令竟冬肥盛,自然穀產矣。一雞生百餘卵,不雛,並食之無咎。餅、炙所須,皆宜用此。

瀹雞子法:打破,著沸湯中,浮出,即掠取,生熟正得,即加鹽醋也。

炒雞子法:打破,著鐺中,攪令黃白相雜。細擘蔥白,下鹽米、渾豉,麻油炒之,甚香美。

《孟子》曰:「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

《家政法》曰:「養雞法:二月先耕一畝作田,秫粥灑之,刈生茅覆上,自生白蟲。便買黃雌雞十隻,雄一隻。於地上作屋,方廣丈五,於屋下懸簀,令雞宿上。并作雞籠,懸中。夏月盛晝,雞當還屋下息。并於園中築作小屋,覆雞得養子,烏不得就。」

《龍魚河圖》曰:「玄雞白頭,食之病人。雞有六指者亦殺人。雞有五色者亦殺人。」

《養生論》曰:「雞肉不可食小兒,食令生蚘蟲,又令體消瘦。鼠肉味甘,無毒,令小兒消穀,除寒熱,炙食之,良也。」

養鵝、鴨第六十[编辑]

《爾雅》曰:「舒鴈,鵝。」 《廣雅》曰:「鴐鵝,野鵝也。」 《說文》曰:「鵱鷜,野鵝也。」 晉沈充《鵝賦‧序》曰:「于時綠眼黃喙,家家有焉。太康中得大蒼鵝,從喙至足,四尺有九寸,體色豐麗,鳴聲驚人。」 《爾雅》曰:「舒鳧,鶩。」 《說文》云:「鶩,舒鳧。」 《廣雅》曰:「鸗、鳧、鶩,鴨也。」 《廣志》曰:「野鴨,雄者赤頭,有距。鶩生百卵,或一日再生;有露華鶩,以秋冬生卵:並出蜀中。」 鵝、鴨,並一歲再伏者為種。一伏者得子少;三伏者,冬寒,雛亦多死也。 大率鵝三雌一雄,鴨五雌一雄。鵝初輩生子十餘,鴨生數十;後輩皆漸少矣。常足五穀飼之,生子多;不足者,生子少。 欲於廠屋之下作窠,以防豬犬狐狸驚恐之害。多著細草於窠中,令暖。先刻白木為卵形,窠別著一枚以誑之。不爾,不肯入窠,喜東西浪生;若獨著一窠,後有爭窠之患。生時尋即收取,別著一暖處,以柔細草覆藉之。停置窠中,凍即雛死。 伏時,大鵝一十子,大鴨二十子;小者減之。多則不周。數起者,不任為種。數起則凍冷也。其貪伏不起者,須五六日一與食,起之令洗浴。久不起者,飢羸身冷,雖伏無熱。 鵝鴨皆一月雛出。量雛欲出之時,四五日內,不用聞打鼓、紡車、大叫、豬、犬及舂聲;又不用器淋灰,不用見新產婦。觸忌者,雛多厭殺,不能自出;假令出,亦尋死也。 雛既出,別作籠籠之。先以粳米為粥糜,一頓飽食之,名曰「填嗉」。不爾喜軒虛羌丘尚切量而死。然後以粟飯,切苦菜、蕪菁英為食。以清水與之,濁則易。不易,泥塞鼻則死。入水中,不用停久,尋宜驅出。此既水禽,不得水則死;臍未合,久在水中,冷徹亦死。於籠中高處,敷細草,令寢處其上。雛小,臍未合,不欲冷也。十五日後,乃出籠。早放者,非直乏力致困,又有寒冷,兼烏鴟災也。

鵝唯食五穀、稗子及草、菜,不食生蟲。葛洪方稚川曰:「居『射工』之地,當養鵝,鵝見此物能食之,故鵝辟此物也。」鴨,靡不食矣。水稗實成時,尤是所便,噉此足得肥充。 供廚者,子鵝百日以外,子鴨六七十日,佳。過此肉硬。 大率鵝鴨六年以上,老,不復生伏矣,宜去之。少者,初生,伏又未能工。唯數年之中佳耳。

《風土記》曰:「鴨,春季雛,到夏五月則任啖,故俗五六月則烹食之。」

作杬子法:純取雌鴨,無令雜雄,足其粟豆,常令肥飽,一鴨便生百卵。俗所謂「谷生」者。此卵既非陰陽合生,雖伏亦不成雛,宜以供膳,幸無麛卵之咎也。 取杬木皮,《爾雅》曰:「杬,魚毒。」郭璞注曰:「杬,大木,子似栗,生南方,皮厚汁赤,中藏卵、果。」無杬皮者,虎杖根、牛李根,並任用。《爾雅》云:「蒤,虎杖。」郭璞注云:「似紅草,麤大,有細節,可以染赤。」淨洗細莖,剉,煮取汁。率二斗,及熱下鹽一升和之。汁極冷,內甕中,汁熱,卵則致敗,不堪久停。浸鴨子。一月任食。煮而食之,酒食俱用。鹹徹則卵浮。吳中多作者,至數十斛。久停彌善,亦得經夏也。

養魚第六十一[编辑]

《陶朱公養魚經》曰:「威王聘朱公,問之曰:『聞公在湖為漁父,在齊為鴟夷子皮,在西戎為赤精子,在越為范蠡,有之乎?』曰:『有之。』曰:『公任足千萬,家累億金,何術乎?』 「朱公曰:『夫治生之法有五,水畜第一。水畜,所謂魚池也。以六畝地為池,池中有九洲。求懷子鯉魚長三尺者二十頭,牡鯉魚長三尺者四頭,以二月上庚日內池中,令水無聲,魚必生。至四月,內一神守;六月,內二神守;八月,內三神守。『神守』者,鱉也。所以內鱉者,魚滿三百六十,則蛟龍為之長,而將魚飛去;內鱉,則魚不復去,在池中,周遶九洲無窮,自謂江湖也。至來年二月,得鯉魚長一尺者一萬五千枚,三尺者四萬五千枚,二尺者萬枚。枚直五十,得錢一百二十五萬。至明年,得長一尺者十萬枚,長二尺者五萬枚,長三尺者五萬枚,長四尺者四萬枚。留長二尺者二千枚作種。所餘皆貨,得錢五百一十五萬錢。候至明年,不可勝計也。』 「王乃於後苑治池。一年,得錢三十餘萬。池中九洲、八谷,谷上立水二尺,又谷中立水六尺。 「所以養鯉者,鯉不相食,易長又貴也。」如朱公收利,未可頓求。然依法為池,養魚必大豐足,終天靡窮,斯亦無貲之利也。

又作魚池法:三尺大鯉,非近江湖,倉卒難求;若養小魚,積年不大。欲令生大魚法:要須載取藪澤陂湖饒大魚之處、近水際土十數載,以布池底,二年之內,即生大魚。蓋由土中先有大魚子,得水即生也。 蓴:《南越志》云:「石蓴,似紫菜,色青。」 《詩》云:「思樂泮水,言采其茆。」毛云:「茆,鳧葵也。」《詩義疏》云:「茆,與葵相似。葉大如手,赤圓,有肥,斷著手中,滑不得停也。莖大如箸。皆可生食,又可汋,滑美。江南人謂之蓴菜,或謂之水葵。」 《本草》云:「治痟渴、熱痹。」又云:「冷,補下氣。雜鱧魚作羹,亦逐水而性滑。謂之淳菜,或謂之水芹。服食之家,不可多噉。」

種蓴法:近陂湖者,可於湖中種之;近流水者,可決水為池種之。以深淺為候,水深則莖肥而葉少,水淺則葉多而莖瘦。蓴性易生,一種永得。宜淨潔,不耐污,糞穢入池即死矣。種一斗餘許足用。

種藕法:春初掘藕根節頭,著魚池泥中種之,當年即有蓮花。

種蓮子法:八月、九月中,收蓮子堅黑者,於瓦上磨蓮子頭,令皮薄。取墐土作熟泥,封之,如三指大,長二寸,使蔕頭平重,磨處尖銳。泥乾時,擲於池中,重頭沈下,自然周正。皮薄易生,少時即出。其不磨者,皮既堅厚,倉卒不能生也。

種芡法:一名「雞頭」,一名「鴈喙」,即今「芡子」是也。由子形上花似雞冠,故名曰「雞頭」。八月中收取,擘破,取子,散著池中,自生也。

種芰法:一名菱。秋上子黑熟時,收取,散著池中,自生矣。 《本草》云:「蓮、菱、芡中米,上品藥。食之,安中補藏,養神強志,除百病,益精氣,耳目聰明,輕身耐老。多蒸曝,蜜和餌之,長生神仙。」多種,儉歲資此,足度荒年。

齊民要術卷六

注釋[编辑]

  1. ^ 1.0 1.1 原作脊字下月以目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