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民要術/卷第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 齊民要術
卷第十
後序 

五䅽果蓏菜茹非中國物產者

聊以存其名目,記其怪異耳。爰及山澤草木任食,非人力所種者悉附於此。

五䅽[编辑]

[1] 《山海經》曰:“廣都之野,百䅽自生,冬夏播琴。”郭璞注曰:“播琴,猶言播種,方俗言也。”“爰有膏稷、膏黍、膏菽。”郭璞注曰:“言好味,滑如膏。”

《博物志》曰:“扶海洲上有草,名曰蒒。其實如大麥,從七月熟,人斂穫至冬乃訖,名曰自然䅽,或曰禹餘糧。

又曰:“地三年種蜀黍,其後七年多虵。”

[编辑]

異物志曰:“稻,一歲夏冬再種,出交趾。”

俞益期《牋》曰:“交趾稻再熟也。”

[编辑]

《廣志》曰:“梁禾,蔓生,實如葵子。米粉白如?,可為饘粥。牛食以肥。六月種,九月熟。”

“感禾,扶疏生,實似大麥。”

“揚禾,似藋,粒細。左折右炊,停則牙生。此中國巴禾,木稷也。”

“大禾,高丈餘,子如小豆,出粟特國。”

《山海經》曰:“崑崙墟,……上有木禾,長五尋,大五圍。”郭璞曰:“木禾,䅽類也。”

《呂氏春秋》曰:“飯之美者,玄山之禾,不周之粟,陽山之穄。”

《魏書》曰:“烏丸地宜青穄。”

[编辑]

《博物志》曰:“人啖麥橡,令人多力健行。”

《西域諸國志》曰:“天竺十一月六日為冬至,則麥秀。十二月十六日為臘,臘麥熟。”

《說文》曰:“麰,周所受來麰也。”

[编辑]

《博物志》曰:人食豆三年,則身重,行動難。恒食小豆,令人肌燥麤理。

東牆[编辑]

《廣志》曰:“東牆,色青黑,粒如葵子;似蓬草。十一月熟。出幽、涼、并、烏丸地。”

河西語曰:“貸我東牆,償我田粱。”

《魏書》曰:“烏丸地宜東牆,能作白酒。”


果蓏[编辑]

《山海經》曰:“平丘,……百果所在。”“不周之山,……爰有嘉果:子如棗,葉如桃,黃花赤樹,食之不飢。”

《呂氏春秋》曰:“常山之北,投淵之上,有百果焉,群帝所食。”群帝,眾帝先升過者。

《臨海異物志》曰:“楊桃,似橄欖,其味甜,五月、十月熟。諺曰:“楊桃無蹙,一歲三熟。”其色青黃,核如棗核。”

《臨海異物志》曰:“梅桃子,生晉安侯官縣,一小樹,得數十石。實大三寸,可蜜藏之。”

《臨海異物志》曰:“楊搖,有七脊,子生樹皮中。其體雖異,味則無奇。長四五寸,色青黃,味甘。”

《臨海異物志》曰:“冬熟,如指大,正赤,其(九)味甘,勝梅。”

“猴闥子,如指頭大,其味小苦,可食。”

“關桃子,其味酸。”

“土翁子,如漆子大,熟時甜酸,其色青黑。”

“枸槽子,如指頭大,正赤,其味甘。”

“雞橘子,大如指,味甘。永寧界中有之。”

“猴總子,如小指頭大,與柿相似,其味不減於柿。”

“多南子,如指大,其色紫,味甘,與梅子相似。出晉安。”

“王壇子,如棗大,其味甘。出侯官越王祭太一壇邊有此果。無知其名,因見生處,遂名“王壇”。其形小於龍眼,有似木瓜。”

《博物志》曰:“張騫使西域還,得安石榴、胡桃、蒲桃。”

劉欣期《交州記》曰:“多感子,黃色,圍一寸。”

“蔗子,如瓜大,亦似柚。”

“彌子,圓而細,其味初苦後甘,食皆甘果也。”

《杜蘭香傳》曰:“神女降張碩。常食粟飯,并有非時果。味亦不甘,但一食,可七八日不飢。”

[编辑]

《史記?封禪書》曰:“李少君嘗游海上,見安期生食棗,大如瓜。”

《東方朔傳》曰:“武帝時,上林獻棗。上以杖擊未央殿檻,呼朔曰:“叱叱,先生來來,先生知此篋裏何物?”朔曰:“上林獻棗四十九枚。”上曰:“何以知之?”朔曰:“呼朔者,上也;以杖擊檻,兩木,林也;朔來來者,棗也;叱叱者,四十九也。”上大笑。帝賜帛十匹。”

《神異經》曰:“北方荒內,有棗林焉。其高五丈,敷張枝條一里餘。子長六七寸,圍過其長。熟,赤如朱。乾之不縮。氣味甘潤,殊於常棗。食之可以安軀,益氣力。”

《神仙傳》曰:“吳郡沈羲,為仙人所迎上天。云:“天上見老君,賜羲棗二枚,大如雞子。””

傅玄《賦》曰:“有棗若瓜,出自海濱;全生益氣,服之如神。”

[编辑]

《漢舊儀》曰:“東海之內度朔山上,有桃,屈蟠三千里。其卑枝間,曰東北鬼門,萬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荼”,二曰“鬱𣠠”,主領萬鬼:鬼之惡害人者,執以葦索以食虎。黃帝法而象之,因立桃梗於門戶,上畫荼、鬱𣠠,持葦索以禦凶鬼;畫虎於門當食鬼也。”{木-壘}音壘。《史記》注作度索山。

《風俗通》曰:“今縣官以臘除夕,飾桃人,垂葦索,畫虎於門,效前事也。”

《神農經》曰:“玉桃,服之長生不死。若不得早服之,臨死日服之,其尸畢天地不朽。”

《神異經》曰:“東北有樹,高五十丈,葉長八尺,名曰“桃”。其子徑三尺二寸,小核,味和,食之令人短壽。”

《漢武內傳》曰:“西王母以七月七日降,……令侍女更索桃。須臾以玉盤盛仙桃七顆,大如鴨子,形圓色青,以呈王母。王母以四顆與帝,三枚自食。”

《漢武故事》曰:“東郡獻短人,帝呼東方朔。朔至,短人因指朔謂上曰:“西王母種桃,三千年一著子。此兒不良,以三過偷之矣。””

《廣州記》曰:“廬山有山桃,大如檳榔形,色黑而味甘酢。人時登採拾,只得於上飽噉,不得持下,——迷不得返。”

《玄中記》曰:“木子大者,積石山之桃實焉,大如十斛籠。”

甄異傳曰:“譙郡夏侯規亡後,見形還家。經庭前桃樹邊過,曰:“此桃我所種,子乃美好。”其婦曰:“人言亡者畏桃,君不畏邪?”答曰:“桃東南枝長二尺八寸向日者,憎之;或亦不畏也。””

《神仙傳》曰:“樊夫人與夫劉綱,俱學道術,各自言勝。中庭有兩大桃樹,夫妻各?其一:夫人?者,兩枝相鬥擊;良久,綱所?者,桃走出籬。”

[编辑]

《列異傳》曰:“袁本初時,有神出河東,號“度索君”。人共立廟。兗州蘇氏母病,禱。見一人著白單衣,高冠,冠似魚頭,謂度索君曰:“昔臨廬山下,共食白李;未久,已三千年。日月易得,使人悵然!”去後,度索君曰:“此南海君也。””

[编辑]

《漢武內傳》曰:“太上之藥,有玄光梨。”

《神異經》曰:“東方有樹,高百丈,葉長一丈,廣六七尺,名曰“梨”。其子徑三尺,割之,瓤白如素。食之為地仙,辟穀,可入水火也。”

《神仙傳》曰:“介象,吳王所徵,在武昌。速求去,不許。象言病,帝以美梨一?賜象。須臾,象死。帝殯而埋之。以日中時死,其日晡時,到建業,以所賜梨付守苑吏種之。後吏以狀聞,即發象棺,棺中有一奏符。”

[编辑]

《漢武內傳》曰:“仙藥之次者,有圓丘紫柰,出永昌。”

[编辑]

《異苑》曰:“南康有?石山,有甘、橘、橙、柚。就食其實,任意取足;持歸家人噉,輒病,或顛仆失徑。”

郭璞曰:“蜀中有“給客橙”,似橘而非,若柚而芳香。夏秋華實相繼,或如彈丸,或如手指。通歲食之。亦名“盧橘”。”

[编辑]

《周官·考工記》曰:“橘踰淮而北為枳,……此地氣然也。”

《呂氏春秋》曰:“果之美者,……江浦之橘。”

《吳錄·地理志》曰:“朱光祿為建安郡,中庭有橘,冬月於樹上覆裹之,至明年春夏,色變青黑,味尤絕美。《上林賦》曰:“盧橘夏熟”,蓋近於是也。”

裴淵《廣州記》曰:“羅浮山有橘,夏熟,實大如李;剝皮噉則酢,合食極甘。又有“壺橘”,形色都是甘,但皮厚氣臭,味亦不劣。”

《異物志》曰:“橘樹,白花而赤實,皮馨香,又有善味。江南有之,不生他所。”

《南中八郡志》曰:“交趾特出好橘,大且甘;而不可多噉,令人下痢。”

《廣州記》曰:“盧橘,皮厚,氣、色、大如甘,酢多。九月正月色,至二月,漸變為青,至夏熟。味亦不異冬時。土人呼為“壺橘”。其類有七八種,不如吳、會橘。”

[编辑]

《廣志》曰:“甘有二十一核。有成都平蔕甘,大如升,色蒼黃。犍為南安縣,出好黃甘。”

《荊州記》曰:“枝江有名甘。宜都郡舊江北有甘園,名“宜都甘”。”

《湘州記》曰:“州故大城內有陶侃廟,地是賈誼故宅。誼時種甘,猶有存者。”

《風土記》曰:“甘,橘之屬,滋味甜美特異者也。有黃者,有赬者,謂之“壺甘”。”

[编辑]

《說文》曰:“柚,條也,似橙,實酢。”

《呂氏春秋》曰:“果之美者,……雲夢之柚。”

《列子》曰:“吳楚之國,有大木焉,其名為櫾音柚,碧樹而冬青,生實丹而味酸。食皮汁,已憤厥之疾。齊州珍之。渡淮而北,化為枳焉。”

裴淵《記》曰:“廣州別有柚,號曰“雷柚”,實如升大。”

《風土記》曰:“柚,大橘也,色黃而味酢。”

[编辑]

《爾雅》曰:“櫠,椵也。”郭璞注曰:“柚屬也。子大如盂,皮厚二三寸,中似枳,供食之,少味。”

[编辑]

《神異經》曰:“東北荒中,有木高四十丈,葉長五尺,廣三寸,名“栗”。其實徑三尺,其殼赤,而肉黃白,味甜。食之多,令人短氣而渴。”

枇杷[编辑]

《廣志》曰:“枇杷,冬花。實黃,大如雞子,小者如杏,味甜酢。四月熟。出南安、犍為、宜都。”

《風土記》曰:“枇杷,葉似栗,子似蒳,十十而叢生。”

《荊州土地記》曰:“宜都出大枇杷。”

[编辑]

《西京雜記》曰:“烏椑,青椑,赤棠椑。”“宜都出大椑。”

甘蔗[编辑]

《說文》曰:“藷蔗也。”按書傳曰,或為“芋蔗”,或“干蔗”,或“邯𤯈”,或“甘蔗”,或“都蔗”,所在不同。

雩都縣土壤肥沃,偏宜甘蔗,味及采色,餘縣所無,一節數寸長。郡以獻御。

《異物志》曰:“甘蔗,遠近皆有。交趾所產甘蔗特醇好,本末無薄厚,其味至均。圍數寸,長丈餘,頗似竹。斬而食之,既甘;迮取汁為飴餳,名之曰“糖”,益復珍也。又煎而曝之,既凝,如冰,破如博棋,食之,入口消釋,時人謂之“石蜜”者也。”

《家政法》曰:“三月可種甘蔗。”

[编辑]

《說文》曰:“䔖,芡也。”《廣志》曰:“鉅野大䔖也大於常䔖。淮漢之南,凶年以芰為蔬,猶以預為資也。鉅野,魯藪也。”  

[编辑]

《爾雅》曰:“棪{木速}其劉,劉杙。”郭注曰:“棪,實似柰,赤可食。劉子,生山中。實如梨,甜酢,核堅。出交趾。”

《南方草物狀》曰:“劉樹子大如李實。三月花色仍連著實。七八月熟,其色黃,其味酢。煮蜜藏之,仍甘好。”

[编辑]

《豳詩義疏》曰:“其樹高五六尺。實大如李,正赤色,食之甜。”

《廣雅》曰:“一名雀李,又名車下李,又名郁李,亦名棣,亦名薁李。”《毛詩》:“六月食鬱及薁。””

[编辑]

《說文》曰:“芡,雞頭也。”

《方言》曰:“北燕謂之䓈音役,青、徐、淮、泗謂之芡,南楚江、淅之間謂之雞頭、鴈頭。”

《本草經》曰:“雞頭一名鴈喙。”

[编辑]

《南方草物狀》曰:“甘藷,二月種,至十月乃成卵。大如鵝卵,小者如鴨卵。掘食,蒸食,其味甘甜。經久得風,乃淡泊。”出交趾、武平、九真、興古也。

《異物志》曰:“甘藷似芋,亦有巨魁。剝去皮,肌肉正白如脂肪。南人專食,以當米穀。”蒸、炙皆香美。賓客酒食亦施設,有如果實也。

[编辑]

《說文》曰:“薁,櫻也。”

《廣雅》曰:“燕薁,櫻薁也。”

《詩義疏》曰:“櫻薁,實大如龍眼,黑色,今“車鞅藤實”是。《豳詩》曰:“六月食薁。””

楊梅[编辑]

《臨海異物志》曰:“其子大如彈子,正赤,五月熟,似梅,味甜酸。”

《食經》藏楊梅法:“擇佳完者一石,以鹽一升淹之。鹽入肉中,仍出,曝令乾熇。取杬皮二斤,煮取汁漬之,不加蜜漬。梅色如初,美好,可堪數歲。”

沙棠[编辑]

《山海經》曰:“崑崙之山,……有木焉,狀如棠,黃華赤實,味如李而無核,名曰“沙棠”。可以禦水,時使不溺。”

《呂氏春秋》曰:“果之美者,沙棠之實。”

[编辑]

《山海經》曰:“蓋猶之山,上有甘柤,枝幹皆赤黃,白花黑實也。”

《禮內則》曰:“柤、梨、薑、桂。”鄭注曰:“柤,梨之不臧者,……皆人君羞。”

《神異經》曰:“南方大荒中有樹,名曰“柤”。二千歲作花,九千歲作實。其花色紫。高百丈,敷張自輔。葉長七尺,廣四五尺,色如綠青。皮如桂,味如蜜;理如甘草,味飴。實長九圍,無瓤、核,割之如凝酥。食者,壽以萬二千歲。”

《風土記》曰:“柤,梨屬,內堅而香。”

《西京雜記》曰:“蠻柤。”

[编辑]

《異物志》曰:“椰樹,高六七丈,無枝條。葉如束蒲,在其上。實如瓠,繫在於巔,若掛物焉。實外有皮如胡盧。核裏有膚,白如雪,厚半寸,如豬膚,食之美於胡桃味也。膚裏有汁升餘,其清如水,其味美於蜜。食其膚,可以不饑;食其汁,則愈渴。又有如兩眼處,俗人謂之“越王頭”。”

《南方草物狀》曰:“椰,二月花色,仍連著實,房相連累,房三十或二十七、八子。十一月、十二月熟,其樹黃實,俗名之為“丹”也。橫破之,可作?;或微長如栝蔞子,從破之,可為爵。”

《南州異物志》曰:“椰樹,大三四圍,長十丈,通身無枝。至百餘年。有葉,狀如蕨菜,長丈四五尺,皆直竦指天。其實生葉間,大如升,外皮苞之如蓮狀。皮中核堅。過於核,裏肉正白如雞子,著皮,而腹內空:含汁,大者含升餘。實形團團然,或如瓜蔞,橫破之,可作爵形,並應器用,故人珍貴之。”

《廣志》曰:“椰出交趾,家家種之。”

《交州記》曰:“椰子有漿。截花,以竹筒承其汁,作酒飲之,亦醉也。”

《神異經》曰:“東方荒中,有“椰木”,高三二丈,圍丈餘,其枝不橋。二百歲,葉盡落而生華,華如甘瓜。華盡落而生萼,萼下生子,三歲而熟。熟後不長不減,形如寒瓜,長七八寸,徑四五寸,萼覆其頂。此實不取,萬世如故。取者掐取,其留下生如初。其子形如甘瓜。瓤,甘美如蜜,食之令人有澤;不可過三升,令人醉,半日乃醒。木高,凡人不能得;唯木下有多羅樹,人能緣得之。一名曰“無葉”,一名“倚驕”。”張茂先注曰:“驕,直上不可那也。”

檳榔[编辑]

俞益期《與韓康伯牋》曰:“檳榔,信南遊之可觀:子既非常,木亦特奇,大者三圍,高者九丈。葉聚樹端,房構葉下,華秀房中,子結房外。其擢穗似黍,其綴實似穀。其皮似桐而厚,其節似竹而穊。其內空,其外勁,其屈如覆虹,其申如縋繩。本不大,末不小;上不傾,下不斜:調直亭亭,千百若一。步其林則寥朗,庇其蔭則蕭條,信可以長吟,可以遠想矣。性不耐霜,不得北植,必當遐樹海南;遼然萬里,弗遇長者之目,自令人恨深。”

《南方草物狀》曰:“檳榔,三月花色,仍連著實,實大如卵。十二月熟,其色黃;剝其子,肥強可不食,唯種作子。青其子,並殼取實曝乾之,以扶留藤、古賁灰合食之,食之即滑美。亦可生食,最快好。交阯、武平、興古、九真有之也。”

《異物志》曰:“檳榔,若筍竹生竿,種之精硬,引莖直上,不生枝葉,其狀若柱。其顛近上未五六尺間,洪洪腫起,若瘣黃圭切。又音回。木焉;因坼裂,出若黍穗,無花而為實,大如桃李。又生棘針,重累其下,所以衛其實也。剖其上皮,煮其膚,熟而貫之,硬如乾棗。以扶留、古賁灰并食,下氣及宿食、白蟲,消穀。飲啖設為口實。”

《林邑國記》曰:“檳榔樹,高丈餘,皮似青桐,節如桂竹,下森秀無柯,頂端有葉。葉下繫數房,房綴數十子。家有數百樹。”

《南州八郡志》曰:“檳榔,大如棗,色青,似蓮子。彼人以為貴異,婚族好客,輒先逞此物;若邂逅不設,用相嫌恨。”

《廣州記》曰:“嶺外檳榔,小於交阯者,而大於蒳子,土人亦呼為“檳榔”。”

廉薑[编辑]

《廣雅》曰:“蔟葰相遺反,廉薑也。”《吳錄》曰:“始安多廉薑。”

《食經》曰(三):“藏薑法:蜜煮烏梅,去滓,以漬廉薑,再三宿,色黃赤如琥珀。多年不壞。”

枸櫞[编辑]

裴淵《廣州記》曰:“枸櫞,樹似橘,實如柚大而倍長,味奇酢。皮以蜜煮為糝。”

《異物志》曰:“枸櫞,似橘,大如飯筥。皮有香。味不美。可以浣治葛、苧,若酸漿。”

鬼目[编辑]

《廣志》曰:“鬼目似梅,南人以飲酒。”

《南方草物狀》曰:“鬼目樹,大者如李,小者如鴨子。二月花色,仍連著實。七八月熟。其色黃,味酸;以蜜煮之,滋味柔嘉。交阯、武平、興古、九真有之也。”

裴淵《廣州記》曰:“鬼目、益知,直爾不可噉;可為漿也。”

《吳志》曰:“孫皓時有鬼目菜,生工人黃耇家。依緣棗樹,長丈餘,葉廣四寸,厚三分。”

顧微《廣州記》曰:“鬼目,樹似棠梨,葉如楮,皮白,樹高。大如木瓜,而小邪傾,不周正,味酢。九月熟。”

“又有“草昧子”,亦如之。亦可為糝用。其草似鬼目。”

橄欖[编辑]

《廣志》曰:“橄欖,大如雞子,交州以飲酒。”

《南方草物狀》曰:“橄欖子,大如棗,大如雞子。二月華色,仍連著實。八月、九月熟。生食味酢,蜜藏仍甜。”

《臨海異物志》曰:“餘甘子,如梭且全反形。初入口,舌澀;後飲水,更甘。大於梅實核,兩頭銳。東岳呼“餘甘”、“柯欖”,同一果耳。”

《南越志》曰:“博羅縣有合成樹,十圍,去地二丈,分為三衢:東向一衢,木威,葉似楝,子如橄欖而硬,削去皮,南人以為糝。南向一衢,橄欖。西向一衢,“三丈”。三丈樹,嶺北之候也。”

龍眼[编辑]

《廣雅》曰:“益智,龍眼也。”

《廣志》曰:“龍眼樹,葉似荔支,蔓延,緣木生。子如酸棗,色黑,純甜無酸。七月熟。”

《吳氏本草》曰:“龍眼,一名“益智”,一名“比目”。”

《太平御覽》卷九七三引《吳氏本草》只是:“龍眼,一名比目”,無“一名益智”句,但《神農本草經》有“一名益智”。

[编辑]

《漢武內傳》:“西王母曰:“上仙之藥,有扶桑丹椹。””

荔支[编辑]

《廣志》曰:“荔支,樹高五六丈,如桂樹,綠葉蓬蓬,冬夏鬱茂。青華朱實,實大如雞子,核黃黑,似熟蓮子,實白如肪,甘而多汁,似安石榴,有甜酢者。夏至日將巳時,翕然俱赤,則可食也。一樹下子百斛。”

“犍為僰道、南廣荔支熟時,百鳥肥。其名之曰“焦核”,小次曰“春花”,次曰“胡偈”:此三種為美。似“鱉卵”,大而酸,以為醢和。率生稻田間。”

《異物志》曰:“荔支為異:多汁,味甘絕口,又小酸,所以成其味。可飽食,不可使厭。生時,大如雞子,其膚光澤。皮中食,乾則焦小,則肌核不如生時奇。四月始熟也。”

益智[编辑]

《廣志》曰:“益智,葉似蘘荷,長丈餘。其根上有小枝,高八九寸,無華萼,其子叢生著之,大如棗,肉瓣黑,皮白。核小者,曰“益智”,含之隔涎濊。出萬壽,亦生交阯。” ~ 《南方草物狀》曰:“益智,子如筆毫,長七八分。二月花色,仍連著實。五六月熟。味辛,雜五味中,芬芳。亦可鹽曝。”

《異物志》曰:“益智,類薏苡。實長寸許,如枳椇子。味辛辣,飲酒食之佳。”

《廣州記》曰:“益智,葉如蘘荷,莖如竹箭。子從心中出,一枚有十子。子內白滑,四破去之,取外皮,蜜煮為糝,味辛。”

[编辑]

《廣志》曰:“桶子,似木瓜,生樹木。”

《南方草物狀》曰:“桶子,大如雞卵。三月花色,仍連著實。八九月熟。採取,鹽酸漚之,其味酸酢;以蜜藏,滋味甜美。出交阯。”

劉欣期《交州記》曰:“桶子如桃。”

蒳子[编辑]

竺法真《登羅浮山疏》曰:“山檳榔,一名“蒳子”。幹似蔗,葉類柞。一叢十餘幹,幹生十房,房底數百子。四月採。”

豆蔻[编辑]

《南方草物狀》曰:“豆蔻樹,大如李。二月花色,仍連著實,子相連累。其核根芬芳,成殼。七月八月熟。曝乾,剝食,核味辛,香五味。出興古。”

劉欣期《交州記》曰:“豆蔻似杬樹。”

環氏《吳記》曰:“黃初二年,魏來求豆蔻。”

[编辑]

《廣志》曰:“椬查子甚酢。出西方。”

餘甘[编辑]

《異物志》曰:“餘甘,大小如彈丸,視之理如定陶瓜。初入口,苦澀;咽之,口中乃更甜美足味。鹽蒸之,尤美,可多食。”

蒟子[编辑]

《廣志》曰:“蒟子,蔓生,依樹。子似桑椹,長數寸,色黑,辛如薑。以鹽淹之,下氣、消穀。生南安。”

芭蕉[编辑]

《廣志》曰:“芭蕉,一曰“芭菹”,或曰“甘蕉”。莖如荷、芋,重皮相裹,大如盂升。葉廣二尺,長一丈。子有角,子長六七寸,有蔕三四寸,角著蔕生,為行列,兩兩共對,若相抱形。剝其上皮,色黃白,味似蒲萄,甜而脆,亦飽人。其根大如芋魁,大一石,青色。其莖解散如絲,織以為葛,謂之“蕉葛”。雖脆而好,色黃白,不如葛色。出交阯、建安。”

《南方異物志》曰:“甘蕉,草類,望之如樹。株大者,一圍餘。葉長一丈,或七八尺,廣尺餘。華大如酒盃,形色如芙蓉。莖末百餘子,大名為房。根似芋魁,大者如車轂。實隨華,每華一闔,各有六子,先後相次,子不俱生,華不俱落。

“此蕉有三種:一種,子大如拇指,長而銳,有似羊角,名“羊角蕉”,味最甘好。一種,子大如雞卵,有似牛乳,味微減羊角蕉。一種,蕉大如藕,長六七寸,形正方,名“方蕉”,少甘,味最弱。

“其莖如芋,取,濩而煮之,則如絲,可紡績也。”

《異物志》曰:“芭蕉,葉大如筵席。其莖如芋,取,濩而煮之,則如絲,可紡績,女工以為絺綌,則今“交阯葛”也。其內心如蒜鵠頭生,大如合柈。因為實房,著其心齊;一房有數十枚。其實皮赤如火,剖之中黑。剝其皮,食其肉,如飴蜜,甚美。食之四五枚,可飽,而餘滋味,猶在齒牙間。一名“甘蕉”。”

顧微《廣州記》曰:“甘蕉,與吳花、實、根、葉不異,直是南土暖,不經霜凍,四時花葉展。其熟,甘;未熟時,亦苦澀。”

扶留[编辑]

《吳錄·地理志》曰:“始興有扶留藤,緣木而生。味辛,可以食檳榔。”

《蜀記》曰:“扶留木,根大如箸,視之似柳根。又有蛤,名“古賁”,生水中,下,燒以為灰,曰“牡礪粉”。先以檳榔著口中,又取扶留藤長一寸,古賁灰少許,同嚼之,除胸中惡氣。”

《異物志》曰:“古賁灰,牡礪灰也。與扶留、檳榔三物合食,然後善也。扶留藤,似木防己。扶留、檳榔,所生相去遠,為物甚異而相成。俗曰:“檳榔扶留,可以忘憂。””

《交州記》曰:“扶留有三種:一名“穫扶留”,其根香美;一名“南扶留”,葉青,味辛;一名“扶留藤”,味亦辛。”

顧微《廣州記》曰:“扶留藤,緣樹生。其花實,即蒟也,可以為醬。”

菜茹[编辑]

《呂氏春秋》曰:“菜之美者:……壽木之華;括姑之東,中容之國,有赤木、玄木之葉焉括姑,山名。赤木、玄木,其葉皆可食。;餘瞀之南,南極之崖,有菜名曰“嘉樹”,其色若碧。餘瞀,南方山名。有嘉美之菜,故曰“嘉”,食之而靈。若碧,青色。

《漢武內傳》:“西王母曰:“上仙之藥,有碧海琅菜。””

西王母曰:“仙次藥,有八紘赤韭。”

西王母曰:“上藥,玄都綺蔥。”

《列仙傳》曰:“務光服蒲䪥根。”

《說文》曰:“菜之美者,雲夢之蔒菜。”

《呂氏春秋》曰:“和之美者,蜀郡楊樸之薑。”楊樸,地名。

《管子》曰:“桓公……北伐山戎,出冬葵……,布之天下。”《列仙傳》曰:“丁次卿為遼東丁家作人。丁氏嘗使買葵,冬得生葵。問:“冬何得此葵?”云:“從日南買來。””《呂氏春秋》:“菜之美者,具區之菁”者也。

鹿角《南越志》曰:“猴葵,色赤,生石上。南越謂之“鹿角”。”

羅勒《遊名山志》曰:“步廊山有一樹,如椒,而氣是羅勒,土人謂為“山羅勒”也。”

《廣志》曰:“葙,根以為菹,香辛。”

紫菜吳都海邊諸山,悉生紫菜。又《吳都賦》云:“綸組紫菜”也。《爾雅》注云:“綸,今有秩嗇夫所帶糾青絲綸。組,綬也。海中草,生彩理有象之者,因以名焉。”

《呂氏春秋》曰:“菜之美者,雲夢之芹。”

優殿《南方草木狀》曰:“合浦有菜名“優殿”,以豆醬汁茹食之,甚香美可食。”

《廣州記》云:“雍菜,生水中,可以為菹也。”

冬風《廣州記》云:“冬風菜,陸生,宜配肉作羹也。”

《字林》曰:“穀菜生水中。”[1][2]

蔊菜音䍐,味辛。

胡對反。《呂氏春秋》曰:“菜之美者,有雲夢之䔇。”

似蒜,生水中。

芹菜音謹,似蒿也。

菹菜紫色,有藤。

𧅋菜:“葉似竹,生水旁。”

藄菜似蕨。

䔾菜似蕨,生水中。

蕨菜虌也。《詩疏》曰:“秦國謂之蕨,齊魯謂之鼈。”

{葟}菜似蒜,生水邊。

䕭菜徐鹽反。似䓠荃菜也。一曰:“染草。”

蓶菜音唯。似烏韭而黃。

䓠菜他合反。生水中,大葉。

藷菜根似芋,可食。又云:“薯蕷”別名。

《爾雅》云:“荷,芙渠也。……其實,蓮。其根,藕。

[编辑]

《山海經》曰:“嶓冢之山,……多桃枝、鉤端竹。”“雲山……有桂竹,甚毒,傷人必死。”今始興郡出筀竹,大者圍二尺,長四丈。交阯有篥竹,寔中,勁強,有毒,銳似刺,虎中之則死,亦此類。“龜山……多扶竹。”扶竹,笻竹也。《漢書》:“竹大者,一節受一斛,小者數斗,以為柙音匣榼。”“邛都高節竹,可為杖,所謂“邛竹”。”

《尚書》曰:“楊州,厥貢篠簜。荊州,厥貢箘簵。”注云:“篠,竹箭;簜,大竹。箘、簵,皆美竹,出雲夢之澤。

《禮斗威儀》曰:“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蔓竹、紫脫常生。”其注曰:紫脫,北方物。

《南方草物狀》曰:“由梧竹,吏民家種之,長三四丈,圍一尺八九寸,作屋柱。出交阯。”

《魏志》云:“倭國,竹有條、幹。”

《神異經》曰:“南山荒中有沛竹,長百丈,圍三丈五六尺,厚八九寸,可為大船。其子美,食之可以已瘡癘。張茂先注曰:“子,笋也。

《外國圖》曰:“高陽氏有同產而為夫婦者,帝怒放之,於是相抱而死。有神鳥以不死竹覆之。七年,男女皆活。同頸異頭,共身四足。是為蒙雙民。”

《廣州記》曰:“石麻之竹,勁而利,削以為刀,切象皮如切芋。”

《博物志》云:“洞庭之山,堯帝之二女常泣,以其涕揮竹,竹盡成斑。”下雋縣有竹,皮不斑,即刮去皮,乃見。

《華陽國志》云:“有竹王者,興於豚水。有一女浣於水濱,有三節大竹,流入女足間,推之不去。聞有兒聲,持歸,破竹,得男。長養,有武才,遂雄夷狄,氏竹為姓。所破竹,於野成林,今王祠竹林是也。”

《風土記》曰:“陽羡縣有袁君家壇邊,有數林大竹,並高二三丈。枝皆兩披,下掃壇上,常潔淨也。”

盛弘之《荊州記》曰:“臨賀謝休縣東山有大竹數十圍,長數丈。有小竹生旁,皆四五尺圍。下有盤石,徑四五丈,極高,方正青滑,如彈棋局。“兩竹屈垂,拂掃其上,初無塵穢。未至數十里,聞風吹此竹,如簫管之音。”

《異物志》曰:“有竹曰䈏,其大數圍,節間相去局促,中實滿堅強,以為柱榱。”

《南方異物志》曰:“棘竹“,有刺,長七八丈,大如甕。”

曹毗《湘中賦》曰:“竹則篔簹、白、烏“一九”,實中、紺族。濱榮幽渚,繁宗隈曲;萋蒨陵丘,薆逮重谷。”

王彪之《閩中賦》曰:“竹則苞甜、赤若縹箭斑弓。度世推節,征合實中。篔簹函人,桃枝育蟲。緗箬、素筍,彤竿、綠筒。”篔簹竹節中有物,長數寸,正似世人形,俗說相傳云“竹人”,時有得者。育蟲,謂竹䶉、竹中皆有耳,因說桃枝可得寄言。

《神仙傳》曰:“壺公欲與費長房俱去,長房畏家人覺。公乃書一青竹,戒曰:“卿可歸家稱病,以此竹置卿臥處,默然便來還。”房如言。家人見此竹,是房屍,哭泣行喪。”

《南越志》云:“羅浮山生竹,皆七八寸圍,節長一二丈,謂之“龍鍾竹”。”

《孝經河圖》曰:“少室之山,有爨器竹,堪為釜甑。”

“安思縣多苦竹,竹之醜有四:有青苦者,白苦者,紫苦者,黃苦者。”

竺法真《登羅浮山疏》曰:“又有筋竹,色如黃金。”

《晉起居注》曰:“惠帝二年,巴西郡竹生紫色花,結實如麥,皮青,中米白,味甘。”

《吳錄》曰:“日南有篥竹,勁利,削為矛。”

《臨海異物志》曰:“狗竹,毛在節間。”

《字林》曰:“茸竹,頭有父文。”

“䉑音模,竹,黑皮,竹浮有文。”

“𥸡音感,竹,有毛。”

“𥳞力印切,竹,實中。”

[编辑]

《呂氏春秋》曰:“和之美者,越簵之箘。”高誘注曰:“箘,竹筍也。”

《吳錄》曰:“鄱陽有筍竹,冬月生。”

《筍譜》曰:“雞脛竹,筍肥美。”

《東觀漢記》曰:“馬援至荔浦,見冬筍名‘苞’。上言:‘《禹貢》厥苞橘柚,疑謂是也。其味美於春夏。’”

[编辑]

《爾雅》曰:“荼,苦菜。”“可食。”

《詩義疏》曰:“山田苦菜甜,所謂“菫、荼如飴”。”

[编辑]

《爾雅》曰:“蒿,菣也。”“蘩,皤蒿也。”注云:“今人呼青蒿香、中炙啖者為菣。”“蘩,白蒿。”

《禮外篇》曰:“周時德澤洽和,蒿茂大,以為宮柱,名曰“蒿宮”。”

《神仙服食經》曰:““七禽方”,十一月采旁音彭勃。旁勃,白蒿也。白兔食之,壽八百年。”

菖蒲[编辑]

[编辑]

《召南·詩》曰:“陟彼南山,言采其薇。”《詩義疏》云:“薇,山菜也,莖葉皆如小豆。藿,可羹,亦可生食之。今官園種之,以供宗廟祭祀也。”

[编辑]

《爾雅》曰:“蓱,苹也。其大者蘋。”

《呂氏春秋》曰:“菜之美者,崑崙之蘋。”


石藫丈之切[编辑]

《爾雅》曰:“藫,石衣。”郭璞曰:“水菭也,一名“石髮”。江東食之。或曰:“藫葉似䪥而大,生水底,亦可食。””

胡荾[编辑]

《爾雅》云:“菤耳,苓耳。”《廣雅》云:“枲耳也,亦云胡枲。”郭璞曰:“胡荾也,江東呼為“常枲”。”

《周南》曰:“采采卷耳。”毛云:“苓耳也。”注云:“胡荾也。”《詩義疏》曰:“苓,似胡荽,白花,細莖,蔓而生。可鬻為茹,滑而少味。四月中生子,如婦人耳璫,或云“耳璫草”。幽州人謂之“爵耳”。”

《博物志》:“洛中有驅羊入蜀,胡葸子著羊毛,蜀人取種,因名“羊負來”。”

承露[编辑]

《爾雅》曰:“蔠葵,蘩露。”注曰:“承露也,大莖小葉,花紫黃色。實可食。”

鳧茈[编辑]

樊光曰:“澤草,可食也。”

[编辑]

《爾雅》曰:“齧,苦菫也。”注曰:“今菫葵也,葉似柳,子如米,汋食之,滑。”

《廣志》曰:“瀹為羹。語曰:“夏荁秋菫滑如粉。””

[编辑]

《禮記》云:“仲冬之月,……芸始生。”鄭玄注云:“香草。”

《呂氏春秋》曰:“菜之美者,陽華之芸。”

《倉頡解詁》曰:“芸蒿,葉似斜蒿,可食。春秋有白蒻,可食之。”

莪蒿[编辑]

《詩》曰:“菁菁者莪。”“莪,蘿蒿也。”《義疏》云:“莪蒿,生澤田漸洳處,葉似斜蒿,細科。二月中生。莖葉可食,又可蒸,香美,味頗似蔞蒿。”

[编辑]

《爾雅》云:“葍,藑茅也。”郭璞曰:“葍,大葉白華,根如指,正白,可啖。”“葍,華有赤者為藑;藑、葍一種耳。亦如陵苕,華黃、白異名。”

《詩》曰:“言采其葍。”毛云:“惡菜也。”《義疏》曰:“河東、關內謂之“葍”,幽、兗謂之“燕葍”,一名“爵弁”,一名“藑”。根正白,著熱灰中,溫噉之。饑荒可蒸以禦饑。漢祭甘泉或用之。其華有兩種:一種莖葉細而香,一種莖赤有臭氣。”

《風土記》曰:“葍,蔓生,被樹而升,紫黃色。子大如牛角,形如蟦,二三同蔕,長七八寸,味甜如蜜。其大者名“枺”。”

《夏統別傳》注:“獲,葍也,一名“甘獲”。正圓,赤,粗似橘。”

[编辑]

《爾雅》云:“苹,藾蕭。”注曰:“藾蒿也,初生亦可食。”

《詩》曰:“食野之苹。”《詩疏》云:“藾蕭,青白色,莖似蓍而輕脆。始生可食,又可蒸也。”

土瓜[编辑]

《爾雅》云:“菲,芴。”注曰:“即土瓜也。”

《本草》云:“王瓜,一名土瓜。”

《衛詩》曰:“采葑采菲,無以下體。”毛云:“菲,芴也”《義疏》云:“菲,似葍,莖麤,葉厚而長,有毛。三月中,蒸為茹,滑美,亦可作羹。《爾雅》謂之“蒠菜”。郭璞注云:“菲草,生下濕地,似蕪菁,華紫赤色,可食。”今河南謂之“宿菜”。”

[编辑]

《爾雅》云:“苕,陵苕。黃華,蔈;白華,茇。”孫炎云:“苕華色異名者。”

《廣志》云:“苕草,色青黃,紫華。十二月稻下種之,蔓延殷盛,可以美田。葉可食。”

《陳詩》曰:“邛有旨苕。”《詩疏》云:“苕,饒也,幽州謂之“翹饒”。蔓生,莖如䝁魯刀切豆而細葉,似蒺蔾而青,其莖葉綠色,可生啖,味如小豆藿。”

[编辑]

《爾雅》曰:“菥蓂,大薺也。”犍為舍人注曰:“薺有小,故言大薺。”郭璞注云:“似薺,葉細,俗呼“老薺”。”

[编辑]

《詩》曰:“于以采藻。”注曰:“聚藻也。”《詩義疏》曰:“藻,水草也,生水底。有二種:其一種,葉如雞蘇,莖大似箸,可長四五尺;一種莖大如釵股,葉如蓬,謂之“聚藻”。此二藻皆可食。煮熟,挼去腥氣,米麵糝蒸為茹,佳美。荊揚人饑荒以當穀食。”

[编辑]

《廣雅》云:“蔣,菰也。其米謂之“雕胡”。”

《廣志》曰:“菰可食。以作席,溫於蒲。生南方。”

《食經》云:“藏菰法:好擇之,以蟹眼湯煮之,鹽薄灑,抑著燥器中,密塗稍用。”

羊蹄[编辑]

《詩》云:“言采其蓫。”毛云:“惡菜也。”《詩義疏》曰:“今羊蹄。似蘆菔,莖赤。煮為茹,滑而不美。多噉令人下痢。幽、揚謂之“蓫”,一名“蓨”,亦食之。”

菟葵[编辑]

《爾雅》曰:“莃,菟葵也。”郭璞注云:“頗似葵而葉小,狀如藜,有毛。汋啖之,滑。”

鹿豆[编辑]

《爾雅》曰:“蔨,鹿捏。其實,莥。”郭璞云:“今鹿豆也,葉似大豆,根黃而香,蔓延生。”

[编辑]

《爾雅》曰:“諸慮,山櫐、攝虎櫐。”郭璞云:“今江東呼櫐為藤,似葛而麤大。”

“攝虎櫐,今虎豆也。纏蔓林樹而生,莢有毛刺。江東呼為㯿欇欇音涉。”

《詩義疏》曰:“櫐,苣荒也,似燕薁,連蔓生,葉白色,子赤可食,酢而不美。幽州謂之“椎櫐”。”

《山海經》曰:“畢山,其上……多櫐。”郭璞注曰:“今虎豆、狸豆之屬。”

《南方草物狀》曰:“沈藤,生子大如齊甌。正月華色,仍連著實。十月、臘月熟,色赤。生食之,甜酢。生交阯。”

“毦藤,生山中,大小如苹蒿,蔓衍生。人採取,剝之以作毦;然不多。出合浦、興古。”

“蕳子藤,生緣樹木。正月、二月華色,四月、五月熟。實如梨,赤如雄雞冠,核如魚鱗。取,生食之,淡泊無甘苦。出交阯、合浦。”

“野聚藤,緣樹木。二月華色,仍連著實。五六月熟。子大如羹甌。里民煮食。其味甜酢。出蒼梧。”

“椒藤,生金封山。烏滸人往往賣之。其色赤。——又云,以草染之。——出興古。”

《異物志》曰:“葭蒲,藤類,蔓延他樹,以自長養。子如蓮菆徂九反,著枝葛間,一日作扶相連。實外有殼,裏又無核。剝而食之,煮而曝之,甜美。食之不飢。”

《交州記》曰:“含水藤,破之得水。行者資以止渴。”

《臨海異物志》曰:“鍾藤,附樹作根,軟弱,須緣樹而作上下條。此藤纏裹樹,樹死,且有惡汁,尤令速朽也。藤咸成樹,若木自然,大者或至十五圍。”

《異物志》曰:“葭藤,圍數寸,重於竹,可為杖。篾以縛船,及以為席,勝竹也。”

顧微《廣州記》曰:“莉,如栟櫚,葉疏;外皮青,多棘刺。高五六丈者,如五六寸竹;小者如筆管竹。破其外青皮,得白心,即萪藤。

“藤類有十許種:續斷草,藤也,一曰“諾藤”,一曰“水藤”。山行渴,則斷取汁飲之。治人體有損絕。沐則長髮。去地一丈斷之,輒更生根至地,永不死。

“刀陳嶺有膏藤,津汁軟滑,無物能比。

“柔萪藤,有子。子極酢,為菜滑,無物能比。”

[编辑]

《詩》云:“北山有萊。”《義疏》云:“萊,蔾也,莖葉皆似“菉,王芻”。今兗州人蒸以為茹,謂之“萊蒸”。譙、沛人謂雞蘇為萊,故《三倉》云:“萊、茱萸”,此二草異而名同。”

𦺖[编辑]

《廣志》云:“𦺖子,生可食。”

[编辑]

《廣志》云:“三薕,似翦羽,長三四寸;皮肥細,緗色。以蜜藏之,味甜酸,可以為酒啖。出交州。正月中熟。”

《異物志》曰:“薕實雖名“三薕”,或有五六,長短四五寸,薕頭之間正巖。以正月中熟,正黃,多汁。其味少酢,藏之益美。”

《廣州記》曰:“三薕快酢,新說蜜為糝,乃美。”

蘧蔬[编辑]

音氍𣮯。 《爾雅》曰:“出隧,蘧蔬。”郭璞注云:“蘧蔬,似土菌,生“菰草”。今江東噉之,甜滑。”

[编辑]

《爾雅》曰:“鉤,芺。”郭璞云:“大如拇指,中空,莖頭有臺,似薊。初生可食。”

[编辑]

《爾雅》曰:“筑,萹蓄。”郭璞云:“似小藜,赤莖節,好生道旁。可食。又殺蟲。”

蕵蕪[编辑]

《爾雅》曰:“須,蕵蕪。”郭璞注云:“蕵蕪,似羊蹄,葉細,味酢,可食。”

隱荵[编辑]

《爾雅》云:“蒡,隱荵。”郭璞云:“似蘇,有毛,今江東呼為隱荵。藏以為菹,亦可瀹食。”

守氣[编辑]

地榆[编辑]

《神仙服食經》云:“地榆,一名“玉札”。北方難得,故尹公度曰:“寧得一斤地榆,不用明月珠。”其實黑如豉,北方呼“豉”為“札”,當言“玉豉”。與五茄煮,服之可神仙。是以西域真人曰:“何以支長久?食石畜金鹽;何以得長壽?食石用玉豉。”此草霧而不濡,太陽氣盛也,鑠玉爛石。炙其根作飲,如茗氣。其汁釀酒,治風痹,補腦。”

《廣志》曰:“地榆可生食。”

人莧[编辑]

《爾雅》曰:“蕢,赤莧。”郭璞云:“今人莧赤莖者。”

[编辑]

《爾雅》曰:“葥,山莓。”郭璞云:“今之木莓也,實似藨莓而大,可食。”

鹿蔥[编辑]

《風土記》曰:“宜男,草也,高六尺,花如蓮。懷姙人帶佩,必生男。”

陳思王《宜男花頌》云:“世人有女求男,取此草食之,尤良。”

嵇含《宜男花賦序》云:“宜男花者,荊楚之俗,號曰“鹿蔥”。可以薦宗廟。稱名則義過“馬舄”焉。”

蔞蒿[编辑]

《爾雅》曰:“購,蔏蔞。”郭璞注曰:“蔏蔞,蔞蒿也。生下田。初出可啖。江東用羹魚。”

[编辑]

《爾雅》曰:“藨,麃。”郭璞注曰:“藨即莓也,江東呼“藨莓”。子似覆葐而大,赤,酢甜可啖。”

[编辑]

《爾雅》曰:“藄,月爾。”郭璞注云:“即紫藄也,似蕨,可食。”

《詩疏》曰:藄菜也。葉狹,長二尺,食之微苦,即今英菜也。《詩》曰:彼汾沮洳,言采其英一本作“莫”

覆葐[编辑]

《爾雅》曰:“茥,蒛葐。”郭璞云:“覆葐也,實似莓而小,亦可食。”

翹搖[编辑]

《爾雅》曰:“柱夫,搖車。”郭璞注曰:“蔓生,細葉,紫華。可食。俗呼“翹搖車”。”

烏蓲[编辑]

音丘

《爾雅》曰:“菼,薍也。”郭璞云:“似葦而小,實中。江東呼為“烏蓲”。”

《詩》曰:“葭、菼揭揭。”毛云:“葭,蘆;菼,薍。”《義疏》云:“薍,或謂之荻;至秋堅成即刈,謂之“萑”。三月中生。初生其心挺出,其下本大如箸,上銳而細,有黃黑勃,著之污人手。把取正白,噉之甜脆。一名“蓫薚”。揚州謂之“馬尾”。故《爾雅》云:“蓫薚,馬尾也。”幽州謂之“旨苹”。”

[编辑]

《爾雅》曰:“檟,苦荼。”郭璞曰:“樹小似梔子。冬生葉,可煮作羹飲。今呼早采者為“茶”,晚取者為“茗”。一名“荈”。蜀人名之“苦荼”。”

《荊州地記》曰:“浮陵“三”荼最好。”

《博物志》曰:“飲真荼,令人少眠。”

荊葵[编辑]

《爾雅》曰:“荍,蚍衃。”郭璞曰:“似葵,紫色。”

《詩義疏》曰:“一名“芘芣”。華紫綠色,可食,似蕪菁,微苦。《陳詩》曰:“視爾如荍。””

竊衣[编辑]

九七《爾雅》曰:“蘮蒘,竊衣。”孫炎云:“似芹,江河間食之。實如麥,兩兩相合,有毛,著人衣。其華著人衣,故曰“竊衣”。”

東風[编辑]

《廣州記》云:“東風,華葉似“落娠婦”,莖紫。宜肥肉作羹,味如酪,香氣似馬蘭。”

[编辑]

丑六反 《字林》曰:“草似冬藍。蒸食之,酢。”

[编辑]

而兗反 木耳也。案:木耳,煮而細切之,和以薑橘,可為菹,滑美。

[编辑]

亡代反 莓草實,亦可食。

[编辑]

音丸 “荁,乾菫也。”

[编辑]

《字林》曰:“草,生水中,其花可食。”

[编辑]

《莊子》曰:“楚之南,有冥靈一作泠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

司馬彪曰:“木,生江南,千歲為一年。”

《皇覽·冢記》曰:“孔子冢塋中樹數百,皆異種,魯人世世無能名者。人傳言:孔子弟子,異國人,持其國樹來種之。故有柞、枌、雒離、女貞、五味、毚檀之樹。”

《齊地記》曰:“東方有“不灰木”。”

[编辑]

《山海經》曰:“宣山,……有桑,大五十尺,其枝四衢。言枝交互四出。其葉大尺,赤理,黃花,青葉。名曰“帝女之桑”婦人生蠶,故以名桑。

《十洲記》曰:“扶桑,在碧海中。上有大帝宮,東王所治。有椹桑樹,長數千丈,三千餘圍。兩樹同根,更相依倚,故曰“扶桑”。仙人食其椹,體作金色。其樹雖大,椹如中夏桑椹也,但稀而赤色。九千歲一生實,味甘香。” ? 《括地圖》曰:“昔烏先生避世於《芒尚山》,其子居焉。化民食桑,三十七年,以絲自裹;九年生翼,九年而死,其桑長千仞,蓋蠶類也。去琅邪二萬六千里。”

《玄中記》云:“天下之高者,“扶桑”無枝木焉:上至天,盤蜿而下屈,通三泉也。”

棠棣[编辑]

《詩》曰:“棠棣之華,萼不韡韡。”《詩義疏》云:“承花者曰萼。其實似櫻桃、薁;麥時熟,食美。北方呼之“相思”也。”

《說文》曰:“棠棣,如李而小,子如櫻桃。”

[编辑]

《爾雅》云:“棫,白桵。”注曰:“桵,小木,叢生,有刺。實如耳璫,紫赤,可食。”

[编辑]

《爾雅》曰:“櫟,其實梂。”郭璞注云:“有梂彙自裹。”孫炎云:“櫟實,橡也。”

周處《風土記》云:“《史記》曰:“舜耕於歷山。”而始寧、邳、郯二縣界上,舜所耕田,在於山下,多柞樹。吳越之間,名柞為櫟,故曰“歷山”。”

[编辑]

《廣志》曰:“桂,出合浦。其生必高山之嶺,冬夏常青。其類自為林,林間無雜樹。”

《吳氏本草》曰:“桂,一名“止唾”。”

《淮南萬畢術》曰:“結桂用蔥。”

木綿[编辑]

《吳錄·地理志》曰:“交阯安定縣有木綿,樹高丈。實如酒杯,口有綿,如蠶之綿也。又可作布,名曰“白緤”,一名“毛布”。”

又云:“交阯有欀木。其皮中有如白米屑者,乾擣之,以水淋之,似麵,可作餅。”

仙樹[编辑]

《西河舊事》曰:“祁連山有仙樹。人行山中,以療饑渴者,輒得之。飽不得持去。平居時,亦不得見。”

莎木[编辑]

《廣志》曰:“莎樹多枝葉,葉兩邊行列,若飛鳥之翼。其麵色白。樹收麵不過一斛。”

《蜀志記》曰:“莎樹出麵,一樹出一石。正白而味似桄榔。出興古。”

槃多[编辑]

裴淵《廣州記》曰:“槃多樹,不花而結實。實從皮中出。自根著子至杪,如橘大。食之。過熟,內許生蜜。一樹者,皆有數十。”

《嵩山記》曰:“嵩寺中忽有思惟樹,即貝多也。有人坐貝多樹下思惟,因以名焉。漢道士從外國來,將子於山西腳下種,極高大。今有四樹,一年三花。”

[编辑]

顧微《廣州記》曰:“緗,葉、子並似椒;味如羅勒。嶺北呼為“木羅勒”。”

娑羅[编辑]

盛弘之《荊州記》曰:“巴陵縣南有寺,僧房床下,忽生一木,隨生旬日,勢凌軒棟。道人移房避之,木長便遲,但極晚秀。有外國沙門見之:“名為娑羅也。彼僧所憩之蔭,常著花,細白如雪。”元嘉十一年,忽生一花,狀如芙蓉。”

[编辑]

《南州異物志》曰:“榕木,初生少時,緣榑他樹,如外方扶芳藤形,不能自立根本,緣繞他木,傍作連結,如羅網相絡,然後皮理連合,鬱茂扶疏,高六七丈。”

杜芳[编辑]

《南州異物志》曰:“杜芳,藤形,不能自立根本,緣繞他木作房,藤連結如羅網相罥,然後皮理連合,鬱茂成樹。所托樹既死,然後扶疏六七丈也。”

摩廚[编辑]

《南州異物志》曰:“木有摩廚,生于斯調國。其汁肥潤,其澤如脂膏,馨香馥郁,可以煎熬食物,香美如中國用油。”

都句[编辑]

劉欣期《交州記》曰:“都句樹,似栟櫚。木中出屑如麵,可啖。”

木豆[编辑]

《交州記》曰:“木豆,出徐聞。子美,似烏豆。枝葉類柳。一年種,數年採。”

木堇[编辑]

《莊子》曰:“上古有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司馬彪曰:“木堇也,以萬六千歲為一年,一名“蕣椿”。”

傅玄《朝華賦序》曰:“朝華,麗木也,或謂之“洽容”,或曰“愛老”。”

《東方朔傳》曰:“朔書與公孫弘借車馬曰:“木堇夕死朝榮,士亦不長貧。””

《外國圖》曰:“君子之國,多木堇之花,人民食之。”

潘尼《朝菌賦》云:“朝菌者,世謂之“木堇”,或謂之“日及”,詩人以為“蕣華”。”又一本云:“《莊子》以為“朝菌”。”

顧微《廣州記》曰:“平興縣“三”有花樹,似堇,又似桑。四時常有花,可食,甜滑,無子。此蕣木也。”

《詩》曰:“顏如蕣華。”《義疏》曰:“一名“木堇”,一名“王蒸”。”

木蜜[编辑]

《廣志》曰:“木蜜,樹號千歲,根甚大。伐之四五歲,乃斷取不腐者為香。生南方。”

“枳,木蜜,枝可食。”

《本草》曰:“木蜜,一名木香。”

枳柜[编辑]

《廣志》曰:“枳柜,葉似蒲柳;子似珊瑚,其味如蜜。十月熟,樹乾者美。出南方。邳、郯枳柜大如指。”

《詩》曰:“南山有枸。”毛云:“柜也。”《義疏》曰:“樹高大似白楊,在山中。有子著枝端,大如指,長數寸,噉之甘美如飴。八九月熟。江南者特美。今官園種之,謂之“木蜜”。本從江南來。其木令酒薄;若以為屋柱,則一屋酒皆薄。”

[编辑]

《爾雅》曰:“朹,檕梅。”郭璞云:“朹樹,狀似梅。子如指頭,赤色,似小柰,可食。”

《山海經》曰:“單狐之山,其木多朹。”郭璞曰:“似榆,可燒糞田。出蜀地。”

《廣志》曰:“機木生易長。居,種之為薪,又以肥田。”

夫栘[编辑]

《爾雅》曰:“唐棣,栘。”注云:“白栘。似白楊。江東呼“夫栘”。”

《詩》云:“何彼穠矣,唐棣之華。”毛云:“唐棣,栘也。”《疏》云:“實大如小李,子正赤,有甜有酢;率多澀,少有美者。”

櫧音諸[编辑]

《山海經》曰:“前山,有木多櫧。”郭璞曰:“似柞,子可食。冬夏青。作屋柱難腐。”

木威[编辑]

《廣州記》曰:“木威,樹高大。子如橄欖而堅,削去皮,以為粽。”

榞木[编辑]

《吳錄·地理志》曰:“廬陵南縣有榞樹,其實如甘焦,而核味亦如之。”

[编辑]

《廣州記》曰:“韶,似栗。赤色,子大如栗,散有棘刺。破其外皮,內白如脂肪,著核不離,味甜酢。核似荔支。”

君遷[编辑]

《魏王花木志》曰:“君遷樹細似甘焦,子如馬乳。”

古度[编辑]

《交州記》曰:“古度樹,不花而實。實從皮中出,大如安石榴,正赤,可食。其實中如有“蒲梨”者,取之數日,不煮,皆化成蟲,如蟻,有翼,穿皮飛出著屋正黑。”

顧微《廣州記》曰:“古度樹,葉如栗而大於枇杷。無花,枝柯皮中生子。子似杏而味酢。取煮以為粽。取之數日,不煮,化為飛蟻。”

熙安縣有孤古度樹生,其號曰“古度”。俗人無子,於祠炙其乳,則生男。以金帛報之。

繫彌[编辑]

《廣志》曰:“繫彌樹,子赤,如㮕棗,可食。”

都咸[编辑]

《南方草物狀》曰:“都咸樹,野生。如手指大,長三寸,其色正黑。三月生花色,仍連著實。七八月熟。里民噉子,及柯皮乾作飲,芳香。出日南。”

都桷[编辑]

《南方草物狀》曰:“都桷樹,野生。二月花色,仍連著實。八九月熟。一如雞卵。里民取食。”

夫編一本作“遍”[编辑]

《南方草物狀》云:“夫編樹,野生。三月花色,仍連著實。五六月成子,及握。煮投下魚、雞、鴨羹中,好。亦中鹽藏。出交阯、武平。”

乙樹[编辑]

《南方記》曰:“乙樹,生山中。取葉,擣之訖,和繻葉汁煮之,再沸,止。味辛。曝乾,投魚肉羹中。出武平、興古。”

州樹[编辑]

《南方記》曰:“州樹,野生。三月花色,仍連著實,五六及握,煮如李子。五月熟。剝核,滋味甜。出武平。”

前樹[编辑]

《南方記》曰:“前樹,野生。二月花色,連著實,如手指,長三寸。五六月熟。以湯滴之,削去核食。以糟、鹽藏之,味辛可食。出交阯。”

石南[编辑]

《南方記》曰:“石南樹,野生。二月花色,仍連著實。實如鷰卵,七八月熟。人採之,取核,乾其皮,中作肥魚羹,和之尤美。出九真。”

國樹[编辑]

《南方記》曰:“國樹,子如鴈卵,野生。三月花色,連著實。九月熟。曝乾訖,剝殼取食之,味似栗。出交阯。”

[编辑]

《南方記》曰:“楮樹,子似桃實。二月花色,連著實。七八月熟。鹽藏之,味辛。出交阯。”

[编辑]

《南方記》曰:“㯆樹,子如桃實,長寸餘。二月花色,連著實。五月熟,色黃。鹽藏,味酸似白梅。出九真。”

梓棪[编辑]

《異物志》曰:“梓棪,大十圍,材貞勁,非利剛截,不能剋。堪作船。其實類棗,著枝葉重曝撓垂。刻鏤其皮,藏,味美於諸樹。”

䔅母[编辑]

《異物志》云:“䔅母樹,皮有蓋,狀似栟櫚;但脆不中用。南人名其實為“䔅”。用之當裂作三四片。”

《廣州記》曰:“䔅葉廣六七尺,接之以覆屋。”

五子[编辑]

裴淵《廣州記》曰:“五子樹,實如梨,裏有五核,因名“五子”。治霍亂、金瘡。”

白緣[编辑]

《交州記》曰:“白緣樹,高丈。實味甘,美於胡桃。”

烏臼[编辑]

《玄中記》曰:“荊、揚有烏臼,其實如雞頭。迮之如胡麻子,其汁,味如豬脂。”

都昆[编辑]

《南方草木狀》曰:「都昆樹野生,二月花色,仍連著實。八九月熟,如雞卵。里民取食之,皮核滋味醋。出九真、交阯。」

注釋[编辑]

  1. ^ 1.0 1.1 䅽:穀之異體字。本卷有"穀草",其字疑為木部,而非禾?
  2. 穀:四庫本作穀,音義不詳,與五穀之"䅽"的寫法不同,本卷卷目及五䅽條目皆作䅽,餘則作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