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07 (1700-1725).djvu/1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禹善之,授以天下。有扈以堯舜與賢,禹獨與子,故 伐啟。啟伐滅之,有扈遂為牧豎也。詳此,該字恐是 啟字。字形相似也。但牧夫牛羊未有據,而其文勢 似啟,反為扈所弊,不可考也。

干協時舞,何以懷之。平脅曼膚,何以肥之。

干,盾也。協,合也。時,是也。言舜以干羽合是舞於兩 階,何以懷有苗而格之也。下句未詳。舊說云:平脅 曼膚,肥澤之貌。言紂為無道,天下乖離,當懷憂? 瘦,何反肥盛若此乎。二事不相似,時相去又遠,未 知其果然否。

有扈牧豎,云何而逢。擊床先出,其命何從。

豎,童僕之未冠者。舊說有扈氏本牧豎之人耳。因 何逢遇,而得為諸侯乎。啟攻有扈之時,親於其床 上擊而殺之,其命何所從出乎。此亦無所據,而牧 豎之說又與上章相表裏,未詳其說。

恆秉季德,焉得夫朴牛。何往營班祿,不但還來。 舊說,朴,大也。言湯常能秉持契之末德出獵,而得 大牛之瑞。其往獵也,不但驅馳往來而已,還輒以 所獲得禽獸,遍施惠祿於百姓也。此篇言秉季德 者再,而其說不同如此,蓋本文已不可考,而說者 又妄解也。

昏微遵?,有狄不寧,何繁鳥萃棘,負子肆情。

舊說,人循闇微之道為戎狄之行者,不可以安其 身。謂晉大夫解居父聘吳,過陳之墓門,見婦人負 其子,欲與之淫泆,婦人則引詩刺之曰:墓門有棘, 有鴞萃止,言雖無人,棘上猶有鴞。汝獨不愧也。今 詳其說,上二句迂曲難解,下事亦無所據補。引列 女傳陳辯女事,又無負子肆情之意,要皆不足論 也。

眩弟並淫,危害厥兄,何變化以作詐,而後嗣逢長。 眩弟,惑亂之弟也。問何象欲殺舜,變化作詐,而舜 為天子,反封象於有庳,使其後嗣子孫長為諸侯 乎。孟子云:仁人之於弟,不藏怒,不宿怨,封之有庳, 富貴之也。知此則知其說矣。

成湯東巡,有莘爰極。何乞彼小臣,而吉妃是得。 有莘,國名。極,至也。小臣,謂伊尹也。言湯東巡至於 有莘,乞丐伊尹,因得吉善之妃以為內輔也。史記 曰:阿衡欲干湯,而無繇乃為有莘氏媵臣。謂此也。 然以孟子觀之,則為此說者妄矣。

水濱之木,得彼小子,夫何惡之媵有莘之婦。

舊說,小子謂伊尹。媵,送也。言伊尹母妊身,夢神女, 告之曰:臼?生蛙,亟去無顧。居無幾何,臼?中生 蛙,母去東走,顧視其邑,盡為大水。母因溺死,化為 空桑之木。水乾之後,有小兒啼水涯,人取養之,既 長大,有殊才。有莘惡其從木中出,因以送女。謬妄 甚明,不必辯也。

湯出重泉,夫何?尤不勝心伐帝,夫誰使挑之。 重泉,地名,在馮翊郡。史記所謂夏臺也。言桀拘湯 於此,而復出之。湯既得出,遂不勝眾人之心,而以 伐桀。是誰使桀先拘湯,以挑之乎。

?爭盟,何踐吾期。蒼鳥群飛,孰使萃之。

舊說武王將伐紂,紂使膠鬲視武王師。膠鬲問曰: 欲以何日至殷。武王曰:以甲子日。膠鬲還報紂,會 天大雨,道難行,武王晝夜行。或諫曰:雨甚。軍士苦 之。請且休息。武王曰:吾許膠鬲,以甲子日至殷,令 報紂矣。吾甲子日不到,紂必殺之,吾故不敢休息, 欲救賢者之死也。遂以甲子日朝,誅紂,不失期也。 下二句不可曉。注云:蒼鳥,鷹也。言將帥勇猛如鷹 鳥群飛,惟武王能聚之。詩曰:惟師尚父,時惟鷹揚 是也。未知是否。

列擊紂躬,叔旦不嘉,何親揆發定周之命,以咨嗟,授 殷天下,其位安施,反成乃亡,其罪伊何。

叔旦,武王弟周公也。嘉,善也。揆,度也。猶言帝度其 心。發,武王名。史記言:武王至,紂死,所射之三發,以 黃鉞斬其頭,懸之太白之旗。此所謂列擊紂躬也。 然未見周公不喜,與其咨嗟,以揆武王使定周命 之事。?當時猶有其傳,而今失之也。此問周公既 不喜列擊紂躬,何為又教武王使定周命乎。?周 公但不喜親斬紂頭之事耳。固未嘗不欲定周之 命,而王天下以傳子孫也。後四句不可曉。似謂天 既授殷以天下,而今亡之,使其位何所施耶。蓋唯 反其所以成者,是以至於滅亡,而其為罪,果何事 耶。但語意太簡,未有以見其必然耳。

爭遣伐器,何以行之。並驅擊翼,何以將之。

爭遣伐器,謂泰誓言:群后以師畢會也。並驅擊翼, 謂六韜曰:翼其兩旁,疾擊其後,言武王之軍人人 樂戰,並驅而進之也。問此二者何以使之然耶。 昭后成遊,南土爰底,厥利維何。逢彼白雉。底音止 昭后,成王孫。昭王瑕也。成,猶遂也。底,至也。昭王南 遊至楚,楚人鑿其船而沉之,遂不還也。杜預云:昭 王南巡狩涉,漢船壞而溺。二說不同,未知孰是。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