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07 (1700-1725).djvu/5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六卷目錄

天地總部藝文一

天文          後漢黃憲

天地賦         晉成公綏

釋天地圖贊         郭璞

渾天賦          唐楊炯

三無私賦          范榮

漁樵問答         宋邵雍

天地萬物造化論       王柏

論天地         元史伯璿

辯天外之說        明楊慎

天地總部藝文二

兩儀詩          晉傅元

一元吟          宋邵雍

觀物詩           前人

天地總部選句

乾象典第六卷

天地總部藝文一

《天文》按篇內?音哫鳶字典不載音釋未詳    後漢黃憲

徐淵遊於蜀山,見蒼禽集西岡之坡,順風而交鳴,徐 淵異之,歸而問諸徵君曰:此何禽也。曰:其蒼鶂乎。鶂 之孕,不精而感,不交而生。其感也以風;其生也以睨。 此之謂氣化。其鳥載於爾雅者也。子不聞觚竹之荒, 有鳥曰?,翼生於股,熒惑見則孕,是以禽而感於星 也。嘉陵之墟有鳥曰??臨溪而啄影則孕,吐於口 而生,是感於水也。扶桑之野有鳥曰搖光,感日之精, 千載一孕,其形如龜,是感於日也。此三禽者,爾雅不 得而載焉。由此觀之,凡海外之荒國,其不名之禽,無 稱之獸,惡可窮哉。是地無窮而物亦無窮也。曰:然。則 天地果有涯乎。曰:日月之出入者,其涯也。日月之外 則吾不知焉。曰:日月附於天乎。曰:天外也。日月內也。 內則以日月為涯,故躔度不易而四時成。外則以太 虛為涯,其涯也不睹日月之光,不測躔度之流,不察 四時之成,是無日月也,無躔度也,無四時也。同歸於 虛,虛則無涯,是以日月之外,聖人不能範圍之,而作 曆。日月之內,聖人不能損益之,而成象。故曆者循其 ?而作者也。曰:天上旋也,左耶。右耶。曰:清明不動之 謂天。動也者,其日月星辰之運乎。是故言天之旋非 也,規天而作曆猶非也。驗諸運焉,云爾已矣。曰:何謂 分野。曰:上古之輿壤地無紀,不貢不賦,穴居而野處。 後聖為之經畫九州以鎮其民,人奠其山川,頒其貢 賦,地於是乎有紀。由此觀之,聖人別九州而紀地,所 以配天之文也。非緣星而紀也。夫星辰之茫昧亦未 嘗屑屑,然而為之分,是故象緯者天之文也。九州者 地之紀也。天地異位而合化,故聖人之烈照於天。若 分野之所謂,則六經之未述者,吾奚徵。曰:淵也聞魯 王好天文,譚星之士四方輻輳而進,子何隱厥藝哉。 曰:懈人紀而貪天文惑孰甚,吾未之學,不敢進也。

《天地賦》有序     晉成公綏

賦者,貴能分。賦物理,敷演無方,天地之盛,何以致 思矣,歷觀古人未有之賦,豈獨以至麗無文難以 辭贊,不然,何其闕哉。遂為天地賦。

惟自然之初載兮,道虛無而元清。太素紛以混淆兮, 始有物而混成。何一元之芒昧兮,廓開闢而著形。爾 乃清濁剖分,元黃判離,太极既殊,是生兩儀,星辰煥 列,日月重規,天動以尊,地靜以卑,昏明迭炤,或盈或 虧。陰陽協氣而代謝,寒暑隨時而推移。三才殊性,五 行異位,千變萬化,繁育庶類。授之以形,稟之以氣,色 表文釆,聲有音律。覆載無方,流形品物,鼓以雷霆,潤 以慶雲。八風翱翔,六氣氤氳。蚑行蠕動,方聚類分,鱗 殊族別,羽毛以群。各含精而容冶,咸受範於陶鈞。何 滋育之罔極兮,偉造化之至神。若夫懸象成文,列宿 有章。三辰燭曜,五緯重光。河漢委蛇而帶天,虹霓偃 蹇於昊蒼。望舒弭節於九道,羲和正轡於中黃。眾星 回而環極,招搖運而指方。白虎峙踞於參井,青龍垂 尾於氐房,元龜匿首於女虛,朱鳥奮翼於星張。帝皇 正坐於紫宮,輔臣列位於文昌。垣屏絡繹而珠連,三 台差池而鴈行。軒轅華布而曲列,攝提鼎峙而相望。 若乃徵瑞表祥,災變呈異,交會薄蝕,抱暈帶珥,流逆 犯歷,譴悟象事。蓬容著而妖害生,老人形而主受喜。 天矢黃而國吉祥,彗孛發而世所忌。爾乃旁觀四極, 俯察地理。川瀆浩汗而分流,山嶽磊落而羅峙。滄海 沆漭而四周,懸圃隆崇而特起。昆吾嘉於南極,燭龍 曜於北阯。扶桑高於萬仞,尋木長於千里。崑崙鎮於 陰隅,赤縣據於辰巳。於是八十一域,區分方別。風乖 俗異,險斷阻絕。萬國羅布,九州並列。青冀白壤,荊衡 塗泥。海岱赤埴,華梁青黎。兗帶河洛,揚有江淮。辨方 正土,經略建邦,王圻九服,列國一同,連城比邑,深池 高墉,康衢交路,四達五通。東至暘谷,西極泰濛,南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