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07 (1700-1725).djvu/7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頹。天其頹乎。我將安有。我其死乎。?虰將安守。所謂 奸臣盜國,國破則家亡,蠹蟲蝕木,木盡則蟲死,是以 大人錄精氣,藏魂魄,薄滋味,禁嗜慾,外富貴,雖天地 老而我不傾,?虰死而我長生,奸臣去而國太平。 《蠡海集》:天氣通於鼻,地氣通於口,鼻受氣,口受味,天 陽有餘,故鼻竅未嘗閉。地陰不足,故口常閉。必因言 語飲食而方開也。

鼻通天氣而疏豁,是以動息往來無礙,口通地氣而 吝嗇,是以納食味而不出。反此者病也。

天食人以五氣,五氣由鼻入,鼻通天氣也。地食人以 五味,五味由口入,口通地氣也。

天降五氣,地產五味。然味之生也,必質於五氣,五氣 化而皆澹,雨露霜雪之類是也。則凡五味之微者,兼 氣存焉,得天地之和也。

人受天地之氣形以生,而獨異於禽獸蟲魚者,由其 得天地純全故也。天形圓而在上,人之首能應之。地 形方而在下,人之足能應之。四時運於表,四肢應之 於外。五行處於裏,五藏應之於內。百骸莫不應之於 天地陰陽。是以人為萬物之靈,獨異於禽獸蟲魚而 可參乎天地也。

人之身,法乎天地,最為清切。且如天地以巳午申酉 居前在上,故人之心肺處於前上。亥子寅卯居後在 下,故人之腎肝處於後下也。其他四肢百骸莫不法 乎天地,是以為萬物之靈。

天以五氣育萬物,故雨露霜雪之自天降者,皆無味。 地以五味養萬物,故自地生者皆具五味焉。

天賦氣,氣之質,無性情。雨露霜雪,無性情者也。地賦 形,形之質,有性而無情。草木土石,無情者也。天地交 則氣形具,氣形具則性情備焉。鳥獸蟲魚,性情備者 也,鳥獸蟲魚之涎涕汗淚得天之氣,鳥獸蟲魚之羽 毛鱗甲得地之形,豈非其氣形具而備性情乎。 水居地上,陽分精浮而附於天為氣,氣行乎天。氣潛 地下,陰分精浮而附於地為水,水行乎地。氣,陽也。始 於東而盛於南。水,陰也。始於西而盛於北。天行陽分, 自東升而西沈。天行陰分,自西沈而東升。沉則氣化 水,升則水化氣。大海不盈溢者,氣之精浮於地,水生 於西北,而止息於東南。氣生於東南,而降墜於西北。 氣不輸精,則萬物為之枯槁。水不輸精,則巨海為之 泛溢。是故氣輸精於地,水輸精於天。水之流必歸於 東南者,天地之形西北高而東南低,水皆發於西北 而聚於東南。氣之行必歸於西北者,日月之躔東南 壯而西北殘,氣皆發於東南而聚於西北。陰陽升降 之義,氣也,水也。一體而二用。

九天九地之說,蓋以氣之升降而言。自春分氣升於 天,九十日而極為夏至矣。故曰:九天。自秋分氣降於 地,九十日而極為冬至矣。故曰:九地。是以二至為升 降,始終之極位。

《路史》:事有不可盡究,物有不可臆言。眾人疑之聖人 之所稽也。易有太極,是生兩儀。老氏謂:有物混成,先 天地生。而盪者遂有天地權輿之說。夫太極者,太一 也,是為太易。列禦寇曰:有形生於無形,天地之初有 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見氣。太初者, 氣之始。太始者,形之始。太素者,質之始。氣與形質具 而未離曰渾淪,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循之不得,故曰 易。易無形埒,易變而為一,一變而為七,七變而為九。 九者,究也。九變復而為一。一者,形變之始也。清輕而 騫者為天,重濁而墜者為地,沖粹而生者為人。天地 絪縕,萬物化醇,男女會精,萬物化生而庶彙繁矣。 《捫蝨新話》:傅奕與蕭瑀論佛。瑀曰:地獄正為是人設 耳。張唐卿著唐史發潛遂曰:蒼天之上,何人見其有 堂。黃泉之下何人見其有獄。然予觀國史補李肇云: 天堂無則已,有則賢人生。地獄無則已,有則小人入。 如此,則又何必較其有無耶。

《瑯嬛記》:姑射謫女問九天先生曰:天地毀乎。曰:天地 亦物也。若物有毀,則天地焉獨不毀乎。曰:既有毀也, 何當復成。曰:人亡於此,焉知不生於彼,天地毀於此, 焉知不成於彼也。曰:人有彼此,天地亦有彼此乎。曰: 人物無窮,天地亦無窮也。譬如蛔居人腹,不知是人 之外,更有人也。人在天地腹,不知天地之外,更有天 地也。故至人坐觀天地一成一毀,如林花之開謝耳, 寧有既乎。

姑射謫女曰:天上地下,而人在中,何義也。九天先生 曰:謂天外地內則可,謂天上地下則不可。天地人物 不猶雞卵乎。天為卵殼,地為卵黃,人物為卵白。 姑射謫女曰:人能出此天地,而游於彼天地乎。曰:能 也。駕無形之馬,御大虛之車,一息之頃,無不出也。無 不游也。天地雖多,在吾心也。吾心雖大,無為體也。汝 其游矣乎。

《潛溪邃言》:人在天地間,猶蟻之在磨。歟磨之轉西為 東,回南作北,蟻初不知也。天地之運也亦然。人曷知 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