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07 (1700-1725).djvu/8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辰下極萬五千里。故夏至之日下至東井三萬里 也。日有九道。故考靈耀云:萬里不失九道謀。鄭注 引河圖帝覽嬉云:黃道一,青道二,出黃道東,赤道 二,出黃道南,白道二,出黃道西,黑道二,出黃道北, 日春東從青道,夏南從赤道,秋西從白道,冬北從 黑道。立春,星辰西遊,日則東遊。立夏,星辰北遊,日 則南遊。春分,星辰西遊之極,日東遊之極,日與星 辰相去三萬里。夏至,則星辰北遊之極,日南遊之 極,日與星辰相去三萬里。以此推之,秋冬倣此可 知。計夏至之日,日在井星當嵩高之上,以其南遊 之極,故在嵩高之南萬五千里。所以夏至有尺五 寸之景也。於時日又上極,星辰下極,故日下去東 井三萬里也。然鄭四遊之說,元出周髀之文,但二 十八宿從東而左行,日從西而右行,一度逆沿二 十八宿。案漢書律曆志云:冬至之時,日在牽牛初 度。春分之時,日在婁四度。夏至之時,日在東井三 十一度。秋分之時,日在角十度。若日在東井則極 長八尺之表尺五寸之景。若春分在婁,秋分在角, 晝夜等八尺之表七尺五寸之景。冬至日在斗牛, 則日極短八尺之表一丈三尺之景。一丈三尺之 中去其一尺五寸,則餘有一丈一尺五寸之景。是 冬夏往來之景也。凡於地千里而差一寸,則夏至 冬至體漸南漸下,相去十一萬五千里。又考靈耀 云:正月假上八萬里,假下一十萬四千里,所以有 假上假下者。鄭注考靈耀之意,以天去地十九萬 三千五百里。正月雨水之時,日在上假於天八萬 里,下至地一十一萬三千五百里。夏至之時日,上 極與天表平也。後日漸向下。故鄭注考靈耀云:夏 至,日與表平。冬至之時,日下至於地八萬里,上至 於天十一萬三千五百里也。委曲具考靈耀注,凡 二十八宿及諸星,皆循天左行,一日一夜一周天。 一周天之外,更行一度,計一年三百六十五周天 四分度之一。日月五星則右行,日一日一度,月一 日一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此相通之數也。今曆 象之說,則月一日至於四日行最疾,日行十四度。 餘自五日至八日行次疾,日行十三度。餘自九日 至十九日,行則遲,日行十二度。餘自二十日至二 十三日,又小疾,日行十三度。餘自二十四日至於 晦,行又最疾,日行一十四度。餘此是月行之大率 也。二十七日,月行一周天,至二十九日彊半,月及 於日,與日相會,乃為一月。故考靈耀云:九百四十 分為一日,二十九日與四百九十九分為月。是一 月二十九日之外,至第三十日,分至四百九十九, 分是過半,二十九分也。餘倣此。月陰精,日為陽精, 故周髀云:日猶火,月猶水。火則外光,水則含景。故 月光生於日所照,魄生於日所蔽,當日則光盈,就 日則明盡。京房云:月與星辰,陰者也。有形無光,日 照之乃有光。先師以為日似彈丸,月似鏡體,或以 為月亦似彈九,日照處則明,不照處則暗。按律曆 志云:二十八宿之度,角一十二度,亢九,氐十五,房 五,心五,尾十八,箕十一。東方七十五度,斗二十六, 牛八,女十二,虛十,危十七,營室十六,壁九。北方九 十八度,奎十六,婁十二,胃十四,昴十一,畢十六,觜 二,參九。西方八十度,井三十二,鬼四,柳十五,星七, 張十八,翼十八,軫十七。南方一百一十二度,丑為 星紀,初斗十二度,終婺女七度。子為元枵,初婺女 八度,終於危十五度。亥為娵訾,初危十六度,終於 奎四度。戌為降婁,初奎五度,終於胃六度。酉為大 梁,初胃七度,終於畢十一度。申為實沈,初畢十二 度,終於井十五度。未為鶉首,初井十六度,終於柳 八度。午為鶉火,初柳九度,終於張十七度。巳為鶉 尾,初張十八度,終於軫十一度。辰為壽星,初軫十 二度,終於氐四度。卯為大火,初氐五度,終於尾九 度。寅為析木,初尾十度,終於斗十一度。五星者,東 方歲星,南方熒惑,西方太白,北方辰星,中央鎮星。 其行之遲速俱在律曆志,更不煩說。元命包云:日 之為言,實也。月,闕也。劉熙釋名云:日實也,光明盛 實。月,闕也,滿則闕也。說題辭云:星,陽精之榮也。陽 精為日。日分為星,故其字,日下生也。釋名云:星,散 也。布散於天。又云:陰,蔭也。氣在內奧蔭也。陽,揚也。 陽氣在外發揚。此等是陰陽日月之名也。祭法:黃 帝正名百物。其名蓋黃帝而有也。或後人更有增 足。其天高地下,日盈月闕,觜星度少,井斗度多,日 月右行,星辰左轉,四遊升降之差,二儀運動之法, 非由人事所作,皆是造化自然。先儒因其自然,遂 以人事為義,或據理是實,或搆虛不經。既無正文 可憑,今皆略而不錄。

穹蒼,蒼天也。

天形穹隆,其色蒼蒼,因名云。 春為蒼天。

萬物蒼蒼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