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3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冊府元龜》:長壽二年元日,大雪,上謂群臣:元日雪,百 穀豐,此語有何故實。姚?曰:氾勝之書。雪是五穀精。 《通典》:長壽二年,制始令舉人獻歲元會列於方物前, 以備充庭。

《唐詩紀事》:景龍四年正月朔,賜群臣柏樹。

《通典》:天寶六載,敕諸道差使賀正表,並取元日隨京 官例序立,便見。通事舍人奏知其表,直送四方館,元 日仗下後一時同進。

《舊唐書·德宗本紀》:貞元九年春正月庚辰朔,朝賀畢, 上賦退朝觀仗歸營詩。

《唐書·李晟傳》:晟治家以嚴。正歲,崔氏女婦寧讓曰:爾 有家而姑在堂,婦當治酒食且待賓。客卻之不得進。 《舊唐書·憲宗本紀》:元和元年正月丁卯朔,御含元殿 受賀丹鳳樓,大赦改元。

元和二年八月,中書奏先停諸道奏祥瑞,伏以所奏 祥瑞皆緣臘享告廟元會奏用。今後諸大瑞隨表同 奏。中瑞下瑞申有司。其元日奏祥瑞,請依令式。從之。 《因話錄》:大中七年冬,詔來年正月一日御含元殿受 朝賀。趙璘時為左補闕,請權御宣政殿,疏曰:伏見去 歲之初,權御宣政,從宜之制出自宸衷,事簡禮全,人 心為便伏。乞且推此例停御含元。奏之。明日,上謂宰 臣曰:有諫官疏,來年御含元殿事如何。莫須罷否。宰 臣魏公暮奏曰:元年大慶正殿稱賀亦是常儀。?當 無事之時陛下肆覲百辟。朝廷盛禮不可廢闕。上曰: 近華州奏光化賊?。下邽縣又關輔。久無雨雪。皆朕 之憂,豈謂之無事。須與他罷。假如權御宣政亦何不 可也。宰臣奉詔方欲宣下而日官奏太陽當虧,遂罷 之。其後宰相因奏對,以遺補多闕,請更除八人。上曰: 諫官但要職業,修舉亦豈在多。只如張道符、牛叢、趙 璘輩三數人足矣。使朕聞所未聞。

《東觀奏記》:大中十一年正月一日,上御含元殿受朝。 太子太師盧鈞,年八十矣,自樂懸之南步而及殿墀, 稱賀上前,聲容朗緩,舉朝服之。至十二年元日含元 受賀,太子少師柳公權,年亦八十矣。復為百官首,含 元殿廷敻遠。自樂懸南步至殿下,力已綿憊,稱賀之 後,上尊號,聖敬文思和武光孝皇帝,公權誤曰光武 和孝,御史彈出之,罰一季俸料。七十致仕舊典也,公 權不能克遵典禮,老而受辱,人多惜之。

《清異錄》:咸通後,士風尚於正旦未明佩紫赤囊,中盛 人參木香如豆樣,時時傾出嚼吞之。至日出乃止,號 迎年佩。

《國史補》:宰相禮絕班行,元日,百官已集而宰相方至。 珂傘列燭多至數百炬,謂之火城。宰相火城至則眾 皆滅燭以避之。

《金門歲節記》:洛陽人家正旦,造絲鵝蠟燕粉荔枝。 《酉陽雜俎》:龜茲國,元日?牛馬駝為戲。七日觀勝負, 以占一年羊馬減耗繁息也。

《辟寒》:李主中保大五年元日,大雪,命太弟以下登樓 展宴,咸命賦詩。令中人就私第,賜李建勳繼和時建 勳。方會中書舍人徐鉉勤政、學士張義方于溪亭。即 時和進乃詔建勳鉉義方同宴。夜艾方散,侍臣皆有 詩詠。徐鉉為前後序仞集,名手圖畫書圖,盡一時之 技真容。高沖古主之侍臣。法部絲竹周文矩主之樓 閣宮殿。朱澄主之雪竹寒林。董源主之池沼禽魚。徐 崇嗣主之圖成,皆絕筆也。

《玉海》:太祖克澤潞,下維揚,復湖湘,得荊渚,收劍南,取 嶺表,平江左,武功震曜。開寶九年正月戊寅朔,受朝 乾元殿,降王在列知制誥扈。蒙上聖功頌述共事,詔 褒之。

《宋史·五行志》:每歲除夕命翰林為詞題桃符,正旦置 寢門左右。

《苗訓傳》:訓子守信,判司天監。淳化二年,上言正月一 日為一歲之首,不可以斷極刑事。下有司議行。 《玉海》:景德四年正月己亥朔,御朝元殿受朝賀。群臣 上壽諸道進表。下詔肆眚。司天言日抱戴佳氣覆宮 闕。上作元日朝會七言詩,賜近臣,屬和。

大中祥符六年正月癸巳朔,五星同色。占曰天下兵 偃。

《青箱雜記》:張齊賢相,太宗真宗皆以亮直重厚,稱及 晚娶薛氏婦。真宗不悅。一旦元會上壽,齊賢已微醺, 進止失容,坐是謫安州。其麻曰:仍復酣醟杯觴欹傾 冠弁。蓋為是也。

《玉海》:天聖二年正月壬寅朔,率百官上皇太后壽于 會慶殿。是日景雲見。

《宋史·仁宗本紀》:慶曆五年,曩霄初遣人來賀正旦。 《禮志》:宣和元年,蔡京言周官治象於正月之始和。以 十二月頒告朔於邦國,皆不在十月後。世以十月者, 祖秦朔故也。秦以十月為歲首,故月令以孟冬頒來 歲之朔。今不當用,請以季冬頒歲運于天下。詔自今 以正月旦進呈宣讀。

《續文獻通考》:宋寧宗嘉定十五年元日,御大慶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