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8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三日,振鐸以令於兆民,曰:雷且發聲,有不戒其容止 者,生子不備,必有凶災。令官巿同度量,鈞衡石角斗 稱,端權概,毋竭川澤,毋漉陂池,毋焚山林,毋作大事, 以妨農功。祭不用犧牲,用圭璧更皮幣。仲春行秋令, 則其國大水,寒氣總至,寇戎來征。行冬令,則陽氣不 勝,麥乃不熟,民多相殘。行夏令,則其國大旱,暖氣早 來,蟲螟為害。二月官倉,其樹杏。

《六合》

仲春與仲秋為合。仲春始出,仲秋始內。故二月失政, 八月雷不藏。

《春秋繁露》

《陰陽出人上下篇》

中春之月,陽在正東,陰在正西,謂之春分。春分者,陰 陽相半也。故書夜均而寒暑平。

《大戴禮記》

《夏小正》

二月往耰黍禪。禪,單也。初俊羔助,厥母粥。俊也者,大 也。粥也者,養也。言大羔能食草木,而不食其母也。羊 羔非其子而後養之,善養而記之也。或曰:憂有煮祭。 祭也者,用羔是時也。不足喜樂,喜羔之為生也。而記 之與羊牛腹時也。綏多女士。綏,安也。冠子,取婦之時 也。丁亥萬用入學。丁亥者,吉日也。萬也者,干戚舞也。 人學也者,大學也。謂今時大舍采也。祭鮪,祭,不必記。 記鮪,何也,鮪之至有時,美物也鮪者,魚之先至者也。 而其至有時,謹記其時。榮黃菜色,菜繁田胡繁。田胡 者,繁母也。繁,萬勃也。皆豆實也。故記之。昆小蟲扺蚳。 昆者,眾也。田魂螺也者,動也,小蟲動也。其先言動而 後言蟲者,何也,萬物是動而後著。括猶推也。蚳,螘卵 也。為祭醢也。取之則必推之,推之必不取,取必推而 不言取。來降燕,乃睇燕乙也。降者,下也。言來者,何也, 莫能見其始出也。故曰來降。言乃睇,何也,睇者,眄也。 眄者視可為室者也。百鳥皆曰:巢?穴取與之室,何 也,摻泥而就家人。人,內也。剝?以為鼓也。有鳴倉庚。 倉庚者,商庚也。商庚者,長股也。榮芸時有見,稊始收 有見,稊而後始收,是小正序也。小正之序,時也。皆若 是也。稊者,所為豆實?字典不戴

《後漢書》

《禮儀志》

仲春之月,立高禖祠于城南,祀以特牲。

《說文》

卯月

卯,冒也。二月,萬物冒地而出,象開門之形。故二月為 天門。

《晉書》

《樂志》

二月之辰,名為卯。卯者,茂也。言陽氣生,而孳茂也。 二月之管,名為夾鍾者,夾佐也。謂時物尚未盡出,陰 德佐陽而出物也。

《梁元帝纂要》

《仲春》

二月仲春,亦曰:仲陽。

《齊民要術》

《二月事宜》

二月順陽,習射以?不虞。春分,中雷乃發聲。先後各 五日,寢別內外。

有不戒者,生子不備。

蠶事未起,命縫人浣,冬衣徹,複為袷,其有嬴帛,遂供 秋服。

凡浣故帛,用灰汁,則色黃而且脆,擣小豆為末,下絹,簁投湯中以洗之,潔白而柔,韌勝皁莢矣。

可糶粟黍大小豆、麻麥子等,收薪炭。

炭聚之下碎末,勿令棄之,擣簁煮淅米,泔搜之,更擣令熟丸如雞子。曝乾以供?爐種火之用,輒得達曙。堅實,耐久,踰炭十倍。

漱生衣絹法

以水浸絹,令浸一日,數度迴轉之。六七日,水微煮。然後拍出。柔韌潔白,亦勝用灰。

上犢車蓬,軬及糊屏風、書袞,令不生蟲法。

水浸石灰,經一宿,浥取汁,以和豆,黏紙寫書入潢,則墨矣。

作假蠟燭法

蒲熟時,多收蒲臺,削肥松,大如指,以為心。爛布纏之,融牛羊脂,灌於蒲臺中。宛轉於板上,授令圓平,更灌之,足得供事,其省功十倍也。

《隋書》

《禮儀志》

禮,天子以春分朝日于東郊;秋分夕月于西郊;漢法 不俟二分于東西郊,常以郊泰畤,旦出竹宮,東向揖 日,其夕西向揖月。魏文譏其煩,褻似家人之事,而以 正月朝日于東門之外。前史又以為非時。及明帝太 和元年二月丁亥,朝日于東郊,八月己丑夕月于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