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8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郊,始合于古。

後齊仲春令辰,陳養老禮。先一日,三老五更齋于國 學。皇帝進賢冠元紗袍,至璧雍入總章堂列宮懸,王 公已下及國老庶老,各定位,司徒以羽儀,武賁安車 迎三老五更于國學。三老至門,五更去門十步則降 車以入,升自右階就筵,進珍羞酒食,又設酒酏于國 老庶老三老,乃論五孝六順典訓大綱。禮畢而還。又 都下及外州,人年七十已上,賜鳩杖黃帽,有敕即給, 不為常也。

禮,仲春以元鳥至之日,用太牢祀於高禖,後齊高禖 為壇於南郊,傍廣輪二十六尺,高九尺四,陛三壝,每 歲春分元鳥至之日,皇帝親帥六宮,祀青帝于壇,以 太昊配而祀高禖之神,以祈子。其儀,青帝北方南向, 配帝東方西向,禖神壇下東陛之南,西向禮用青? 束帛牲,共以一太牢。

後齊立太社、帝社、太稷三壇於國方,每仲春月之元 辰,各以一太牢祭焉。皇帝親祭,則司農卿省牲進熟, 司空亞獻,司農終獻。

後周春分朝日于國東門外,為壇,如其郊用特牲,青 幣青?有邸,皇帝乘青輅,及祀官俱青冕,執事者青 弁,司徒亞獻,宗伯終獻,燔燎如圓丘。

後周仲春,教振旅,大司馬建大麾於萊田。之所鄉,稍 之官以旂物,鼓鐸鉦鐃,各帥其人,而致誅其後至者。 建麾於後表之中,以集眾庶,質明偃麾,誅其不及者。 乃陳徒騎,如戰之陣,大司馬北面誓之,軍中皆聽,鼓 角以為進止。之節田之日,於所萊之北建旗為和門, 諸將帥徒騎序入其門,有司居門,以平其人。既入,而 分其地,險野,則徒前而騎後。易野,則騎前而徒後。既 陣,皆坐,乃設驅逆騎,有司表?於陣前,以太牢祭黃 帝軒轅氏於狩地。為墠建二旗,列五兵於坐側,行三 獻禮,遂蒐田致禽以祭社。

閒皇初,社稷並列於含光門內之右。仲春吉戊,以一 太牢祭馬。

開皇初,於國東春明門外為壇,如其郊,每以春分朝 日,牲幣與周同。

隋因周制,仲春開冰,用黑牡秬黍於冰室,祭司寒神, 加以桃弧棘矢。

隋制常以仲春,用少牢祭馬祖于大澤,諸預祭官皆 于祭所,致齋一日,積柴于燎壇,禮畢,就燎。

《唐書》

《曆志》

坎以陰包陽,故自北正,微陽動於地下,升而未達。極 于二月,凝涸之氣消,坎運終焉。春分,陽出于震,始據 萬物之元,為主于內,則群陰化而從之,極于南正,而 豐大之。變窮震功究焉。

仲春,昏,東井十四度中。月令弧中弧星入東井十八 度。晨,南十二度中,月令建星中于太初,星距西建也。 甄耀度及魯曆,南方有狼,弧無東井鬼,北方有建星, 無南十井十度長,弧建度短,故以正昏明云。

《玉曆通政經》

《四陽盛》

二月,四陽盛而不伏于二陰,陽與陰氣相薄。雷,遂發 聲。

《遼史》

《禮志》

歲時雜儀,二月一日為中和節,國舅族蕭氏設宴,以 延國族耶律氏歲以為常。國語是日為?里。??里 請也,?時也,?讀若狎,?讀若頗。

《宋史》

《禮志》

司寒之神,常以四月命官率太祝,用牲幣及黑牡秬 黍,祭元冥之神,乃開冰以薦太廟。建隆二年置藏冰 署,而脩其祀焉。祕書監李至言,按詩豳七月曰,四之 日,獻羔祭韭。蓋謂周以十一月為正,其四月,即今之 二月也。《春秋傳》曰:日在北陸,而藏冰,謂夏十二月日 在危也。獻羔而啟之,謂二月春分獻羔祭韭,始開冰 室也。火出而畢,賦火星昏見,謂四月中也。又按月令, 天子獻羔,開冰先薦寢廟。詳其開冰之祭,當在春分, 乃有司之失也。帝覽奏曰:今四月,韭可苫屋矣。何謂 薦新,遂正其禮。

《金史》

《禮志》

歲以春分日,祀青帝、伏羲氏、女媧氏,凡三位。壇上,南 向西上。姜嫄簡狄位于壇之第二層,東向北上。前一 日,未三刻,布神位,省牲器,陳御弓、矢弓、韣于上下神 位之右。其齋戒奠玉幣,進熟皆如大祀儀。青帝幣玉 皆用青,餘皆無玉。每位牲用羊一豕一。有司攝三獻, 司徒行事。禮畢,進胙倍于他祀之肉,進胙官佩弓矢, 弓韣以進,上命后妃嬪御,皆執弓矢東向而射。迺命 以次飲福享胙。

《農政全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