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1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渭陽為名。

《宋書·雷次宗傳》:次宗,元嘉中,徵詣京邑,為築室鍾山 西岩下,謂之招隱館。

《南史·王敬則傳》:敬則,初為散輩使魏,於北館種楊柳。 後員外郎虞長曜北使還,敬則問:我昔種楊柳樹,今 若大小。長曜曰:虜中以為甘棠。

《梁武帝本紀》:天監五年五月,置集雅館以招遠學。 《荊州圖記》:襄陽縣南有桃林館,餞行送歸之所萃也。 《郡國志》:台州仙石山有館,土人謂之黃公客堂。 《建康地志》:顯仁館在江寧縣東南五里,青溪中橋東 湘宮巷下,古高麗使處。

《洛陽伽藍記》:永橋以南圓丘以北伊洛之間,夾御道 有四夷館,道東有四館,一名金陵,二名燕,然三名扶 桑,四名崦嵫,道西有四館,一曰歸正,二曰歸德,三曰 慕化,四曰慕義。吳人投國者,處金陵館,三年已後,賜 宅歸正里。景明初,偽齊建安,蕭寶夤來降,封會稽公, 為築宅於歸正里,後進爵為齊王。尚南陽長公主寶 夤恥,與夷人同列,令公主啟世宗求入城內。世宗從 之,賜宅於永安里。正光四年中,蕭衍子西豐侯蕭正 德來降,處金陵館為築宅,歸正里,正德捨宅為歸,正 寺北夷來附者,處燕然館。三年已後,賜宅歸德里。正 光年,芮主郁久閭河那肱來朝,執事者莫知所處,中 書舍人常景議云,咸寧中單于來朝。晉世處之王公, 特進下可班那肱,蕃正儀同之間,朝廷從其議。又處 之燕然館,賜宅歸德里。北夷酋長遣子入侍者,常秋 來春去,避中國之熱,時人謂之雁臣。東夷來附者,處 之扶桑館,賜宅慕化里。西夷來附者,處之崦嵫館,賜 宅慕義里。自蔥嶺已西,至於大秦,百國千城,莫不款 附,商胡販客,日奔塞下,所盡天地之區矣。樂中國土 風,因而宅者,不可勝數,是以附化之民萬有餘,家門 巷修整,閶闔填列,青槐蔭陌,綠柳垂庭,天下難得之 貨,咸悉在焉。

《隋書·韋藝傳》:尉遲迥陰圖不軌,朝廷微知之,遣藝季 父孝寬馳往代迥。孝寬將至鄴,因詐病,止傳舍,從迥 求藥,以察其變。迥遣藝迎孝寬。孝寬問迥所為,藝黨 于迥,不以實答。孝寬怒,將斬之,藝懼,乃言迥反狀。孝 寬於是將藝西遁,每至亭驛,輒盡驅傳馬而去。復謂 驛司曰:蜀公將至,宜速具酒食。迥尋遣騎追孝寬,追 人至驛,輒逢盛饌,又無馬,遂遲留不進,孝寬與藝由 是得免。高祖以孝寬故,弗問藝之罪。

《舊唐書·太宗本紀》:貞觀十五年,上謂侍臣曰:古者諸 侯入朝,有湯沐邑,芻禾百車,待以客禮,漢為諸侯刺 史,立邸舍於京城,頃聞都督刺史充考使至京師,與 商人雜居,禮不足,人多怨,下詔,令京城,為諸州朝集 使造邸第三百餘所,上親臨幸焉。

《南部新書》:滋水驛在長樂驛之東,睿皇在藩日此廳, 廳西壁畫一胡頭,因題曰:喚出眼,何用苦深藏,縮卻 鼻,何畏不聞香。

《唐六典》:駕部郎中掌天下傳驛。凡三十里一驛,天下 凡一千六百三十九所,水驛一千二百九十七所,陸 驛八十六所,水陸相兼。

《全唐詩話》:明皇幸上亭驛,問黃幡綽曰:車上鈴聲頗 似人語。對曰:似言三郎郎當,故又言郎當驛。

《唐會要》:開元十六年七月敕,傳驛,因御史出使,察之。 二十五年五月,御史鄭審,檢校兩京館驛,猶未稱使, 今驛門前十二辰堆,即審創焉。

《青箱雜記》:唐以前館驛,並給傳往來。開元中,務從簡 便,方給驛券,驛之給券,自此始也。

《黃州府志》:斬巫驛相傳在臨皋亭右,唐肅宗時,王璵 以禱祠見寵得宰,相帝嘗不豫璵,遣女巫乘傳分禱 天下名山大川。巫皆盛服,中人護領,所至干託,州縣 賂遺狼藉,時有一巫美而艷,以惡少年數十,自隨尤 險狡不法,馳入黃州,刺史左震晨至館,請事門鐍不 啟,震怒破鐍入取巫,斬庭下,悉誅所從少年,籍其贓 得十餘萬。因遣還中人,璵不能詰帝,亦不加罪,黃人 為之歌曰:吾鄉有鬼,巫惑人人,不知天子,正尊信左, 公能殺之。

《劉無雙傳》:無雙既入掖庭,仙客稅屋與舊使蒼頭塞 鴻,及無雙所使婢采蘋者,居之塞鴻,每言郎君,年漸 長,合求官職,悒悒不樂,何以遣時。仙客感其言,會京 兆尹李齊運以仙客前,銜為富平縣令,知長樂驛累 月,忽報有使押領內家三十人,往園陵以備洒掃,宿 長樂驛,氈車子十乘下訖,仙客謂塞鴻曰:我聞宮嬪, 選在掖庭,多是衣冠子女,我恐無雙在焉。汝為一窺 可乎。鴻曰:宮嬪數千,豈使及無雙。仙客曰:汝但去,人 事亦未可定。因令塞鴻假為驛吏,烹茗於簾外,仍給 錢三千,約曰:堅守茗具,無暫捨去。忽有所睹,即疾報 來,塞鴻唯唯而去,宮人悉在簾下,不可得見,但夜語 諠譁而已。至夜深,群動皆息,塞鴻滌器搆火,不敢輒 寐,忽聞簾下語曰:塞鴻,塞鴻,汝爭得知我在此也,郎 健否。言訖嗚咽,塞鴻曰:郎君見知此驛,今日疑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