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3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考工典

 第六十四卷目錄

 倉廩部藝文

  御廩災傳        周公羊高

  御廩災傳         穀梁赤

  倉廩之實

  對           唐白居易

  淮南都梁山倉記      沈亞之

  擬倉部高廩除提舉常平倉誥 宋胡錡

  代高廩到任謝表       前人

  論常平倉          余靖

  建寧府建陽縣大闡社倉記   朱熹

  邵武軍光澤縣社倉記     前人

  常州宜興縣社倉記      前人

  永利倉記          前人

  跋曹唐弼通濟倉記     真德秀

  助濟倉記         宋之瑞

  義倉記          明黃淮

  新建便民倉記        王華

  重建蕪湖倉記       蘇宇庶

  義倉記          王演疇

  常平倉議         何東序

  郡倅汪公建倉碑記     錢天錫

  長泰縣常平倉記      唐堯欽

 倉廩部選句

考工典第六十四卷

倉廩部藝文

《御廩災傳》
周公羊高

御廩者何,粢盛委之所藏也。御廩災何以書,記災也。 常事不書,此何以書,譏,何譏爾,譏嘗也。曰:猶嘗乎。御 廩災,不如勿嘗而已矣。

《御廩災傳》
穀梁赤

御廩之災不志,此其志何也。以為唯未易災之餘而 嘗可也。志不敬也。天子親耕以共粢盛,王后親蠶以 共祭服,國非無良農工女也。以為人之所盡事其祖 禰,不若以己所自親者也。何用見其未易災之餘而 嘗也。曰甸粟,而內之三宮,三宮米而藏之御廩,夫嘗 必有兼甸之事焉。壬申,御廩災。乙亥嘗。以為未易災 之餘而嘗也。

《倉廩之實》

問紡績之弊,出於女工。桑麻不甚加,而布帛日已賤, 蠶織者,勞焉。公議者,知之欲乎價平,其術安在。又倉 廩之實,生於農畝,人有餘則輕之,不足則重之。故歲 一不能,則種植多竭,往年時雨,GJfont候宸慈軫懷遣使 賑廩,分官賤糶,故得餒殍載活,麥禾載登,思我王度, 金玉至輕,竊聞耿壽昌常平,今古稱便,國朝典制,亦 有斯倉。開元之二十四年,又於京城大署賤,則加價 收糴,貴則約平出糶,所以時無艱食,亦無傷農。今若 官司上聞追葺舊制以時,斂散以均貴賤,其於羨利 不亦多乎。

《對》
唐·白居易

人者,邦之本也。衣食者,人之所由生也。古者,聖人在 上,而下不凍餒者,非家衣而戶食之,蓋能為之開衣 食之源,均財用之節也。方今倉廩虛,而農夫困。布帛 賤,而女工勞。以愚所窺,粗知其本何者。夫天之數無 常,故歲一豐必一儉也。衣食之生有限,故物有盈即 有縮也。古人知其必然也,故敦儉嗇以足衣務,儲蓄 以足食,是以堯有九年之水,湯有七年之旱,野無青 草,人無菜色者,無他歟,蓋勤儉儲積之所致耳。故曰: 前事之不忘,後事之元龜也。當今將欲開美利,利天 下以厚生,生蒸人反,貞觀之升平,復開元之GJfont壽,莫 過乎實倉廩,均豐凶,則耿壽昌之常平,得其要矣。今 若升聞率循舊制,上自京邑,下及郡縣,謹豆區以出 納,督官吏以監臨,歲豐則貴糴以利農,歲歉則賤糶 以卹下。若水旱作沴,則資為九年之蓄,若兵革或動 則餽為三軍之糧,可以均天時之豐儉,權生物之盈 縮,循而行之,實百代不易之道也。虞災救弊,利物寧 邦,莫斯甚焉。然則布帛之賤者,由錢刀之壅也。苟粟 麥足用,泉貨通流,則布帛之價輕重平矣。抑居易聞 短綆,不可以汲深,曲士不可以語道,小子狂GJfont,不知 所以裁之,莫究微言,空慚大問謹對。

《淮南都梁山倉記》
沈亞之

汴水別河而東合於淮,淮水東米帛之輸關中者,由 此會入其所。交販往來,大賈豪商故物多游利,鹽鐵 之臣亦置署,其間因擇官分曹,以權庶貨,而部貢之。 吏盡令鹽鐵,諸官校達之,疾徐用賞罰。大梁,彭城控 兩河,皆屯兵居卒,率食出官田,而畎畝頗夾河仰澤 河流,言其水溫,而泥多肥比涇水。四月,農事作,則爭 為之派決,而就所事視其源,綿綿不能通橋葉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