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4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子以為兩地兵食,所急不甚阻,其欲舟艫曝滯,相望 其間,歲以為常,而木又多敗裂。自四月至七月,舟傭 食盡不得前。元和九年,隴西李稼為鹽鐵官,掌署淮 口,病其涸滯,思欲以為救,乃與楊子留使議之曰:自 閩越已西,北郡所貢輳輓,皆出於是,而以炎天累月 久滯於咫尺之地,篙工諸傭盡其所儲,不能賑十年 之食,只益奸偷耳。或有終歲,而不得返其家者,今誠 得十數之倉,列於所便,以造出入之計,無憂也。正月, 河冰始泮,吾盡發所蓄而西。六月之前,虛廩以待東 之至者,如此則役者逸,而弊何從生哉。議定即以狀 白,得遂其便,於是稼度泗土卑濕無堪地,遂刱庾於 淮南都梁山。十二年,詔以誅蔡之師食窘促,令鹽鐵 所輓,皆趨郾城下。是時,下淮南倉,發舂工人曰:舂材 必櫟若榆。吏欲令工就山林,剪市之稼,曰:夫火方焚, 曰:將焦。萬家當頃刻之間,雖得弊穢之器,奮濁汙之 波,百夫汲而揚之,立足滅患,如曰:不然。我欲利其器, 待我成柘桂之杓,至滂GJfont之流,操以救之,彼言而後 謀,則燃灰尚不可望,而況所全者。今縣軍十萬,旦暮 不賑,其為急也。間不容釐,而待汝訪山求材,然後用, 何異乎柘杓滂流之語耶。其倉材所剪之餘,大可以 為臼,小可以為杵,長可以為杵之梁,薄可以為GJfont樞, 夾峙促命,裁之即日而舂成百具。其餘米與吏分辦 之,先以家奴就役,次及群郡,吏各有差,所舂凡二十 八萬石。不涉旬,俱得浮淮而西矣。十三年夏,泗水大 災,淮溢壞城邑,民人逃水西岡,夜多掠奪,更相驚恐 號呼,而鹽鐵貨帛十餘萬,乃囊之於布緘。用吏名載 與渡貨,帛無餘尺,及內倉中不能盈一GJfont,其餘皆應 仕家之急,時余過泗上,得其事,故與悉論善濟之方, 而著之以明其績。

《擬倉部高廩除提舉常平倉誥》
宋·胡錡

蓄積以備水旱,此堯湯用心也。然司蓄積之職者,必 惟其人爾。彌高之望,有容之德,其胸中何止藏百萬 矣。頃典國儲,陳陳露積,乃且有賑貧救乏之心。朕甚 嘉之,常平使節,未嘗經界。今命汝往以究其材,漢北 邊之給,唐京師之置,皆昔賢所講明者,可權度而舉 行之,使吾民含哺鼓腹,咸遂一飽之樂,則朕益汝嘉 往惟欽哉。

《代高廩到任謝表》
前人

廩曹公職慚無一粟之裨,庾節叨榮,誤被六絲之遣, 穀消問俗,粒飽知恩,伏念臣腹本空虛,慮先飢困,義 重將軍之急,劍屢指糧禮,知賢者之尊,鼎加繼餽,幸 遂坻京之詠,僅逭廛囷之譏,方期學稼以歸耕。忽俾 集苞而爰度,豐凶品約,當思戴胄之規,貴賤權宜,盍 究壽昌之策第,虞罄乏曷,副寵綏茲,蓋恭遇皇帝陛 下,平政行仁,博施濟眾。先時備具成湯損瘠之思,以 己視人,大禹溺飢之念,故當饋動人才之嘆,而旰食 有民瘼之憂,豈伊罌儲亦塵器,使臣敢不棠知所發 飯,不敢忘馳隰而廣諮詢,具宣德意,視歲而為斂散, 加惠黎元。

《論常平倉》
余靖

臣聞天下無常安之勢,無常勝之兵,無常足之民,無 常豐之歲。由是古之聖王,守之有道,制之有術,儻有 緩急,不可無備。伏睹真宗皇帝景德中,詔天下以逐 州戶口多少,量留上供錢,起置常平倉,付司農寺,係 帳三司,不問出入。每年夏秋兩熟,准市價加錢收糴, 其出息本利錢,只委司農寺專掌,三司轉運司不得 支撥。自後每遇災傷賑貸,使國有儲蓄,民無流散者, 用此術也。前三司使姚仲孫,今春已來於京東等處, 借支司農常平錢以給和買,雖然借支官錢,以充官 用,循常視之,似無妨礙。若於經遠之謀,深所未便,臣 竊惟真宗皇帝聖慮深遠,臣敢梗概言之。當今天下 金穀之數,諸路州軍年支之外,悉充上供,及別路經 費,見在倉庫,更無餘羨。所留常平本錢,及斛GJfont等,若 以賑贍饑荒,此固常慮所及矣。萬一不幸,方隅小有 緩急,常給資糧,應卒可備,豈非先王暗以數百萬之 資,蓄於四方者乎。今若先為三司所支,則天下儲蓄 盡矣。伏乞特降指揮三司,先借支常平本錢去處,並 仰疾速撥還,今後不得更有支撥,並依景德先降敕 命施行。又聞昨來遭旱州軍司農寺,至今未曾指揮 出糶斛GJfont。伏乞指揮司農寺,遍牒諸路州軍,應合出 糶斛GJfont去處,並仰疾速開倉,減價出糶,無使人民失 所此實,惠民之急,經國之要者也。

《建寧府建陽縣大闡社倉記》
朱熹

招賢里大闡羅漢院之社倉,新候官大夫周君某之 所為,而長灘之別貯也。始祕閣魏,君之築倉於長灘, 非擇其地,而處之也。因其船粟之委,於是乎藏焉耳。 故倉之所在,極里之東北,而距西南之境,遠或若干 里,貸者多不便之。而是時,率常數歲,乃一往來,則猶 未甚以為苦也。淳熙甲辰,周君始以常平使者宋公 之檄司,其發斂之政而以歲貸收息之令,從事既為 之更定,要束搜剔蠹弊,而以時頒焉。民已悅於受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