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254-韋昭-國語-4-4.djvu/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趙簡子使尹鐸為晉陽曰必墮其壘培墮壞也壘荀寅士吉射圍

趙氏所作壁壘也吾將往焉若見壘培是見寅與吉射也

尹鐸往而增之增髙其壘因以自備也簡子如晉陽見壘怒

既不墮又增之故怒也曰必殺鐸也而後入大夫辭之辭請

可肯曰是昭余讎也昭明也明我怨讎以辱我也郵無正進

晉大夫郵良伯樂曰昔先主文子少釁於難文子簡子之祖趙武也釁猶讎

也難謂莊姬之讒趙氏見討從姬氏於公宫姬氏莊姬趙朔之妻文子之母晉景公之

姫也姬淫於趙嬰嬰兄趙同趙括放之姬讒同括景公殺之文子從莊姬於公宫有孝德以

出在公族為公族大夫也有恭徳以升在位在卿位也有武徳以

羞為正卿正卿上卿羞進也有溫德以成其名譽失趙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