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268-朱熹-五朝名臣言行錄-6-1.djvu/3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爲盧多遜所譛出守河陽日夕憂不測

 上一旦發金匱得書大寤遂遣使急召之

 普惶恐爲遺書與家人別而後行旣至復

 爲相

盧多遜貶朱崖諫議大夫李符求見趙普言

 朱崖雖在海外而水土無它惡春州雖在

 内地而至者必死望追改前命以外彰寛

 宥乃置於必死之地普領之後月餘符坐

事貶宣州行軍司馬 上怒未巳令再貶

嶺外普具述其事即以符知春州到郡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