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684-韓愈-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8-8.djvu/7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德之故致厚貺德宗以參得罪而以武將交結發怒竟致參

於死而議者多言參死由贄焉以武當作與武裴延齡判度支天下

皆嫉怨而獨幸於天子朝廷無敢言其短者贄獨身當之日

陳其不可用延齡固欲去贄而代之又知贄之不與已多阻

其奏請也謗毀百端翰林學士吳通玄故與贄同職姦巧佻

薄與贄不相能知贄與延齡相持有閒因盛言贄短宰相趙

璟本贄所引同對嫉贄之𫞐密以贄所戢彈延齡事告延齡

戢通鑑作譏或作談戢弹或作彈戢延齡益得以爲計由是天子益信延齡而

不直贄竟罷贄相以爲太子賔客而黜張滂李充等𫞐按中滂充

皆以論裴延齡得罪此但著黜滂充䓁而上文不言其所以得罪之由盖脫漏也言事者皆言其屈

皆或作多贄固畏懼至爲賔客拒門不納交親士友春旱德宗数

獵𫟍中延齡䟽言贄等失𫞐怨望言於衆曰天下旱百姓且

流亡度支愛惜不肯給諸軍軍中人無所食其事柰何以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