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889-歐陽脩-歐陽文忠公文集-36-04.djvu/1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動而不勞運而不巳自古以來未甞一刻息也是何

爲哉夫四者所以相須而成晝夜四時寒暑者也一

刻而息則四時不得其平萬物不得其生蓋其所任

者重矣人之有君子也其任亦重矣萬丗之所治萬

物之所利故曰自彊不息又曰死而後巳者其知所

任矣然則君子之學也其可一日而息乎吾於是乎

有感一本此屬首篇



居士集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