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957-蘇軾-經進東坡文集事略-10-04.djvu/6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火沴之金木水火沴土土氣病則金木水火沴之凡君道傷者病天氣不言五行沴天而曰日月乱行星辰逆

行者爲若下不敢沴天尊之之意也洪範止言五行五事刘向又本大傳増而爲六謂皇之不極則厥咎眊厥

罰常隂厥極弱旣有極而無福其說遂窮乃云五福皆應詳見五行傳并五行志吕氏之時令

則柳宗元之論備矣以爲有可行者有不可行者其可

行者皆天事也其不可行者皆人事也見桞又時令論上下篇

夫禜社伐鼔本非有益於救災特致其尊陽之意而巳

左傳莊公二十五年夏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鼔用牲于社非常也隺正月之朔慝未作日有食之於是乎用

幣于社伐鼔于朝注云日食歷之常也然食於正陽之月則諸侯刑幣于社請救於上公伐鼔于朝退而自責

以明隂不冝侵陽臣不冝掩君以示大義書曰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瞽

奏鼓嗇夫馳庶人走古注云辰日月所㑹房所舎之次集也不合即日食可知天子伐鼓

於社青上公瞽乃樂官進鼔則伐之嗇夫主幣之官馳車幣礼天神衆人走供救日食之百役也由此

言之則亦何必正陽之月而後伐鼔救變如左氏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