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503-宋濂-宋學士文集-14-02.djvu/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下萬殊之分視聽言行之冝𠩄操者禮之柄耳故學聖人者

必始扵禮焉故一體萬殊者孔子之一貫扵洙泗伊洛之言

無不統者也理一分殊之義廢則操其杖葉而舎其本根洙

泗伊洛之㑹要不可見章句析而附會興遺經不可識矣濂

受其說以歸間嘗質之明經者或者曰近時學經者如三尺

之重觀優扵臺下但聞臺上語𥬇聲而弗𫉬見其形𠩄以不

知妍媸唯人言是信君子之論偉矣或者曰伊洛之學大明

扵淳熈未易⿺辶䖏取舎之也自時厥後為貧㳺仕奔赱扵四方

不及再候君子以畢其說聞君子益以斯道為已任汲汲焉

惟𢙢不傳靡晝靡夜操觚著𠩄見扵書書成卽刻梓示人復

貽書扵濂白予瀕死吾道若無𠩄授子聰明絶倫何不一来

片言可盡也憂患相仍亦未及往而天下日趋扵亂君子之

室廬亦燬扵兵寓子婿王為家㽞六年之久遘微疾黙坐扵

一室不食飲者踰月縣令遣醫来視疾君子麾云曰吾年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