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841-錢大昕-濳研堂文集-16-04.djvu/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奪之也聖人猶且非之試以慶元內禪與衞事平心較

之孰順孰逆天下後世必有能辨之者而論者猶許汝

愚爲社稷之臣此夫子爲衞君之說也石曼姑帥師圍

戚公羊傳謂曼姑之義固可以圍之汝愚之功與曼姑

之義前後一轍後人責曼姑而譽汝愚非春秋之法矣

夫父子之義無所逃於天地之閒光宗雖非令辟自寧

宗視之則君也父也壽皇崩而託疾不過宮爲子者號

泣而從之可也豈眞有亾國破家之釁迫不及待而必

出此下策也哉若以太皇太后之詔爲辭此掩耳盜鐘

之爲非眞名正而言順也大臣當斯際者但可爲畱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