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Speech that Enables Speech: China Takes Aim at Its Coders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开放言论的“言论”:中国瞄准了它的码农
作者:Danny O'Brien
2015年
原文:Speech that Enables Speech: China Takes Aim at Its Coders (CC-BY)

开放言论的“言论”:中国瞄准了它的码农[编辑]

2015年8月28日

GoAgent,中国最流行的审查规避工具之一的作者在星期二清空了这个项目的主要源码库。项目的开发者 Phus Lu 将这个版本库的描述改为了“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有始必有终)。Phus Lu 的 Twitter 账号历史也被清空,只留一条指向索尔仁尼琴(Alexander Solzhenitsyn)《不靠谎言而活》(Live Not By Lies)的推文。这篇文章最早发表在 1974 年,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们因叛国罪被捕的那天。

借由另一个中国反审查程序员 Clowwindy 的只言片语,我们可以推断 Phus Lu 抹去他在这个超流行的程序上四年心血的原因。Clowwindy 是 ShadowSocks——另一个绕过中国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的程序的主要开发者,Clowwindy 也在上周删去了他/她的 GitHub 版本库。Clowwindy 在一个现已被清空的 GitHub 存档上这样写道:

Two days ago the police came to me and wanted me to stop working on this. Today they asked me to delete all the code from GitHub. I have no choice but to obey.

两天前警察来找我并且想让我停止在这件事上出力。今天他们叫我把所有的代码从 GitHub 删掉。我没有办法,只好照做。

没过多久,作者也删掉了这句评论。

GitHub,两个版本库的托管商,在这两件事的同时报告受到了一场 DDoS 攻击。尽管 GitHub 还没对这件事情进行评论,现有的证据强烈提示三月份的一场 DDoS 攻击是由中国政府计划来对这个公司施压,使其移除另两个反审查程序的版本库。

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镇压一波波地定期加强,经常和某一件特殊的政治事件或抗议示威有关。不少评论家将此次严打媒体网络的行动和将于 9 月 3 日在北京召开庆祝二战胜利的阅兵式挂钩。

然而即使是在又一个接二连三的风口上,对 GoAgent 和 ShadowSocks 作者的恐吓也还是提示了当局对技术专家不断升级的注意。

中国法律很久以来就禁止出售绕过防火长城的电信服务,同样还有“有害信息”的制造和传播。然而直到最近为止,当局都没有将非商业性翻墙软件的作者或用户设为目标。中国人权,一个位于中国的人权宣传和研究组织告诉我们,基于他们的初步调查,VPN 和翻墙软件并没有在中国法律下特别禁止。虽然这个国家干扰人们使用这个软件,它本身并没有将它们列为非法。

十一月时,Phus Lu 写了一篇公开声明来澄清这一点。在声明中,他声称自己没有因为 GoAgent 收到过一分钱,没有提供过任何翻墙服务,更没有发表过任何政治观点。

Phus Lu 的谨慎当时由另一位技术专家 Xu Dong 被警察询问一事而起。Xu Dong 是一名香港反对党黄伞运动的支持者,在当月因“寻衅滋事罪”被拘留。按照一个位于华盛顿叫做 China Change 的博客的说法,网名为 Onionhacker 的他同样也参加了翻墙软件的编写。在拘留期间,他被警察告知他犯下了“开发软件以帮助中国网民翻墙”的犯罪行为。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那时 Xu Dong 犯了哪条法律——如果有的话,但自此以后中国的法律和政治气候的确是更加激进地反互联网了。全新的国家安全法在七月一日生效,为当局提供了更广泛地监管影响或者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网络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第五十九条)和维护“网络主权”(第二十五条)的许可。看上去这条法律已经被解释为将翻墙软件的作者们加入目标。另一个关于网络安全的法案也在筹备中。

中国将软件开发者列入目标的做法是个令人担心的新潮流,而我们正在看到这样的事情正在世界各地发生。各地当局都理解到,一种阻止自由言论的方式是去恐吓允许人们发出那种言论的工具的制作者。

像 Phus Lu,Clowwindy 和 Xu Dong 那样的技术专家正受着和索尔仁尼琴那个时代的独立作家、出版商、诗人或记者们相同的来自独裁政权的政治审查和恐吓。代码即言论,而使用警察恐吓来强迫它们的作者删除代码库的做法是和逼迫一名作家烧掉自己的书同等恶劣的对人权的侵犯。

这样的做法同时也是同等的无用:当中国政府决定瞄准并且干扰两个代码仓库的同时,千多份同样软件的分支副本正以其他 GitHub 用户名下的版本库和全网络散步的私人副本的形式存在。ShadowSocks 和 GoAgent 代表了它们作者无数个小时的创造性劳动,但它们背后的原理可以被不少其他程序员重现。防护长城可能会变得更善于探测和阻挡新的翻墙系统,但即使真的如此,总有新的代码在开花结果。

同时对程序员的威胁仍然是对人权的违反——也是对用自己的创造力来行使自己权利的人们当头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