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呉水考 (四库全书本)/卷0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三呉水考 卷六 卷七

  钦定四库全书
  三吴水考卷六
  明张内蕴周大韶撰
  水年考小序
  治水纪年者何谨灾祥也降灾者天回天者人是故修德以销之者上立事以防之者次变沴既作而后攘臂帣鞲以赴之者下水旱之灾国家通患迺吴中之所谓灾者独水为棘矣夫吴泽国也诸水浩淼易蓄而难泄一遇淫雨积潦蛟龙鼓怒阳侯布威恶风乘之洪波巨涛砰湃横溢岂惟禾稼渰伤即庐舎井灶荡为水乡民其鱼乎惟守土者勤修德义敬天勤民朝夕钦钦必讲求水政先事豫防疏壅塞以通水道置堰闸以时启闭筑圩岸以障流潦浚沟洫以时蓄泄如是则天且降康不幸而遇灾而吾先事有备矣是守土者之所宜留心也古昔以来年代逓迁灾异时有备录谨书一披览则廪廪悚畏矣作水年考
  宋元嘉中三吴水岁饥诏发会稽宣城二郡米谷赐被
  水人
  梁大通中吴郡水灾上言当漕大渎以㵼淞江
  宋大中祥符四年辛亥九月吴水泛滥壊庐舎
  乾兴元年壬戌五月大水
  元丰元年戊午七月四日夜苏州大雨潮高二丈馀漂荡尹山至吴江塘岸洗涤桥梁沙土皆尽惟石仅存
  四年辛酉七月苏州大水民居邉湖者皆荡尽吴江长桥摧去其半桥南至平望皆如扫吴江以北露地而哭平望以南刈禾而歌
  元祐六年辛未吴中水灾诏赐米斛及钱赈济元符二年己卯六月乆雨苏湖秀等郡尤罹水患大观元年十月苏湖水灾
  政和五年乙未八月苏湖诸郡水灾
  绍兴二年壬子诏吴江等处一应积欠租赋并蠲免二十八年戊寅七月平江大风雨驾湖水漂溺数百里壊田庐
  隆兴元年癸未八月大风雨苏湖为甚
  二年甲申七月苏湖皆大水侵城郡壊庐舎田圩军垒操舟行市者累日人溺死甚众越月积阴苦雨水患益甚民流淮东
  绍熙五年甲寅八月大雨平江江溢圯田庐甚众嘉定十六年癸未五月江潮大溢平江为甚漂庐舎
  害苗稼圯城郭堤防溺死者众
  元至元二十三年丙戌六月大水平江属县水壊民田
  一万七千二百顷
  二十七年庚寅大水
  二十九年壬辰六月大水
  元贞元年乙未五月大水九月又大水
  大德二年戊戌大雨湖水氾溢
  五年辛丑六月大水
  十年丙午五月大水害稼七月大风海溢吴江大水
  至大四年辛亥雨水没田
  延祐三年丙辰雨水没田
  五年戊午 六年己未 七年庚申大雨水没田
  至治二年壬戌十一月平江大水损民田四万九千
  六百顷
  三年癸亥大雨水
  泰定三年丙寅吴中水田半渰
  天历元年戊辰八月平江水没民田万计
  至顺元年庚午秋七月平江大水壊民田万计十月
  吴江大风太湖水溢漂民居万家
  三年壬申吴中水
  元统二年甲戌吴中水没田
  至元三年丁丑 四年戊寅 五年己卯 六年庚
  辰吴中水田俱渰
  至正二年壬午吴中水 四年甲申水
  六年丙戌水渰田半收
  七年丁亥吴中大水无秋
  八年戊子四月平江大水
  十年庚寅吴中雨田渰过半
  明永乐二年甲申夏五月苏州大雨水田几尽没岁饥民杂藻荇为食有投河而死者六月命赈恤之三年乙酉大水 五年丁亥六月戊子水七年己丑大水
  九年辛卯 十年壬辰 十一年癸巳 十二年甲午 十三年乙未 十四年丙申俱水十六年戊戌大水 二十年壬寅 二十一年癸卯俱大水 二十二年甲辰水
  宣德元年丙午大雨水无秋
  二年丁未 三年戊申俱水 六年辛亥水九年甲寅大水无秋有寛恤敕赈荒停止物料
  正统元年丙辰水 四年己未水
  七年壬戌吴中大水继于七月十七日飓风大作圩岸俱坍巡抚周忱奏留官粮一十二万赈济
  八年癸亥八月大风雨壊稻
  十年乙丑水
  十一年丙寅五月大水
  十二年丁卯旱
  十三年戊辰水
  十四年己巳大水无秋
  景泰元年庚午大水
  三年壬申水
  五年甲戌春大雪平地丈馀太湖诸港冰结舟楫不通入夏大水漂没田庐斗米千钱饿殍相枕两税无徴以济农仓积米三十馀万赈尽又纳粟补官以继之
  七年丙子秋水农乘船而刈
  天顺元年丁丑大水无秋
  三年己卯 四年庚辰俱大水斗米千钱六年壬午 七年癸未 八年甲申俱大水
  成化元年乙酉大水无秋
  二年丙戌 三年丁亥俱大水
  七年辛卯 八年壬辰俱大水
  九年癸巳大水
  十一年乙未水
  十四年戊戌大水
  十七年辛丑春夏大旱秋大水
  十八年壬寅春夏大水
  十九年癸卯春大水不害稼
  二十年甲辰水
  二十一年乙巳秋大旱
  二十二年丙午大水
  𢎞治元年戊申水
  四年辛亥 五年壬子俱大水田禾壊民多流徙大疫
  六年癸丑五月大水
  七年甲寅大水冒城郭舟入市田渰几尽十一年戊午水溢 十八年乙丑水
  正徳四年己巳七月初七日雨至二十三日大水无
  
  五年庚午夏四月横涨滔天水及𣗳杪吴江长桥之不浸者尺馀耳浮尸㫁梁蔽川而下虽得援附而生者悉流淮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通泰之间吴中田抛荒自此始
  前此水渰田税勘一分准免一分勘二分准免二分时非无起运也每依奏免且有优恤惟此年官司先听起运粮四百万石灾从存留内扣免而存留不及十之二又先复熟三分则所准免者名虽七分总概县全数而计之不过十分中之一分四釐而已追念永乐𢎞治以来岂无起运而每年灾粮何以俱得优免哉自此年以起运全𣲖四府至今灾年皆准为例或谓此例自戸部尚书秦所题或谓起运原概𣲖于徽州等各府因彼府旱灾之年巡抚改𣲖于苏松四府初不过借办一年耳适改者去位而嗣抚者不知改移之故执为典常日乆人亡莫稽其由吴民冤苦其有既哉此年不免之粮在所必徴司权者虑有他虞调停每年𢃄徴三分皆白水也村镇人家自此千不存百百不存十虽流民反以淮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通泰为乐土乆竟不归呉下荒田安得不积而多也哉
  十年乙亥大水
  十三年戊寅六月大雨水渰田十之七抚按与有司皆以起运者不免自是闻灾不复题知但将髙田不渰者以足其数熟田人戸更多赔补徴比之冤矣后遂为例
  十五年庚辰大水民艰食
  嘉靖元年壬午七月二十五日辰时大风起自东北而西北而西南至酉拔木壊民庐舎驾太湖水髙丈馀漂没吴江城外及简村邉湖去处人畜无算间有附木随风著岸得生者问之但见满湖皆火云各县被湖水田皆没
  二年癸未大旱
  三年甲申先旱蝗后多风雨大水民艰食米贵四年乙酉水
  十年辛卯雨不害田无秋
  十四年乙未春雨夏旱秋大水
  十六年丁酉大水
  十七年戊戌夏大雨害稼
  二十三年甲辰大旱河底皆坼
  二十四年乙巳旱斗米千钱人食草根木皮大疫路殍相枕
  二十八年己酉大水
  三十七年戊午雨水渰中下田
  四十年辛酉宿潦自腊春霪徂夏兼以髙淳东坝决五堰下注太湖襄陵溢海六郡全渰秋冬淋潦塘市无路场圃行舟吴江城垣崩圮者半民庐漂荡垫溺无𥮅村镇㫁火饥殍相望㓜男稚女抛弃津梁寒士贞妇刎缢自毙兼之疫疠相仍更多夭札量水者谓多于正德五年五寸国朝以来之变所未有也
  隆庆四年庚午水
  五年辛未水不害稼
  万历五年丁丑水
  六年戊寅秋九月大风连昼夜禾多不实冬大雪湖泖荡漾皆冰经旬不解行者如市十二月初九夜未半淀湖南有声如战斗居人自逺窥之遥见湖中火光无数移时乃定次早探之则湖内坚冰凝结如故田圩间俱已叠成冰山层峦叠障坡麓宛然髙及二三丈延袤三圩竟不知从何而来
  七年己卯夏菜麦不收五月霪雨如注连昼夜不息山源并集江海氾溢禾苗尽渰
  八年庚辰自四月闰四月至五月霪雨倾注昼夜不息加以浙直诸山蛟蜃⿰纟⿱𢆶匹起江海水溢西至留都东及杭郡平地涌数尺常熟濵江并海等处全没三吴告灾幸吴淞白茆二大河开浚而大水有泄灾当十之七八而君相加意元元蠲恤之令相望于道黔首赖以全活者无𥮅不然靡有孑遗矣
  九年辛巳八月十六日骤雨渰田大风损稼自冬徂春歳不冱寒桃李复华经腊不雪人不衣绵苏民有藏冰市利者是年水泽不冰人皆异之至十年春疫疠相纒民多夭札六月十三夜二鼓风雨晦冥冰窨拽去如扫松江佘山七宝镇等处市房石桥𣗳木舟船多被㧞置他处死伤甚众民有徐姓者掣去数人莫知所著是夜雨溢圩田幸而塍岸无损并力车救禾稼获全十年壬午秋七月十三日晡时㣲风起自东北寻即拔木壊庐驾海潮平地二丈馀漂没上海嘉定崇明沿江等处人民动以万计孳畜无𥮅风卷太湖港汊皆干遥见满湖皆火须臾风势旋自西南拥回湖水势如排山大雨如注骤然震倾吴江城外简村地方民畜房舎如扫翊日浮尸蔽川昆山青浦常熟等各县田畴圩埂亦多倾壊吴民汹汹幸而水退如驶禾稼渐亦回生因即修缮车救多有获全者咸谓吴淞白茆二大河泄㵼有赖云父老谓自嘉靖元年壬午至此又直气𠉀灾异之一周焉





  三吴水考卷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