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呉水考 (四庫全書本)/卷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三呉水考 卷六 卷七

  欽定四庫全書
  三吳水考卷六
  明張内藴周大韶撰
  水年考小序
  治水紀年者何謹災祥也降災者天囘天者人是故修德以銷之者上立事以防之者次變沴既作而後攘臂帣鞲以赴之者下水旱之災國家通患迺吳中之所謂災者獨水爲棘矣夫吳澤國也諸水浩淼易蓄而難洩一遇淫雨積潦蛟龍鼓怒陽侯布威惡風乗之洪波巨濤砰湃横溢豈惟禾稼渰傷即廬舎井竈蕩爲水鄉民其魚乎惟守土者勤修德義敬天勤民朝夕欽欽必講求水政先事豫防疏壅塞以通水道置堰閘以時啓閉築圩岸以障流潦濬溝洫以時蓄洩如是則天且降康不幸而遇災而吾先事有備矣是守土者之所宜留心也古昔以來年代逓遷災異時有備錄謹書一披覽則廪廪悚畏矣作水年考
  宋元嘉中三吳水嵗饑詔發會稽宣城二郡米穀賜被
  水人
  梁大通中吳郡水災上言當漕大瀆以㵼淞江
  宋大中祥符四年辛亥九月吳水氾濫壊廬舎
  乾興元年壬戌五月大水
  元豐元年戊午七月四日夜蘇州大雨潮高二丈餘漂蕩尹山至吳江塘岸洗滌橋梁沙土皆盡惟石僅存
  四年辛酉七月蘇州大水民居邉湖者皆蕩盡吳江長橋摧去其半橋南至平望皆如掃吳江以北露地而哭平望以南刈禾而歌
  元祐六年辛未吳中水災詔賜米斛及錢賑濟元符二年己卯六月乆雨蘇湖秀等郡尤罹水患大觀元年十月蘇湖水災
  政和五年乙未八月蘇湖諸郡水災
  紹興二年壬子詔吳江等處一應積欠租賦並蠲免二十八年戊寅七月平江大風雨駕湖水漂溺數百里壊田廬
  隆興元年癸未八月大風雨蘇湖爲甚
  二年甲申七月蘇湖皆大水侵城郡壊廬舎田圩軍壘操舟行市者累日人溺死甚衆越月積隂苦雨水患益甚民流淮東
  紹熈五年甲寅八月大雨平江江溢圯田廬甚衆嘉定十六年癸未五月江潮大溢平江爲甚漂廬舎
  害苗稼圯城郭隄防溺死者衆
  元至元二十三年丙戌六月大水平江屬縣水壊民田
  一萬七千二百頃
  二十七年庚寅大水
  二十九年壬辰六月大水
  元貞元年乙未五月大水九月又大水
  大德二年戊戌大雨湖水氾溢
  五年辛丑六月大水
  十年丙午五月大水害稼七月大風海溢吳江大水
  至大四年辛亥雨水没田
  延祐三年丙辰雨水沒田
  五年戊午 六年己未 七年庚申大雨水沒田
  至治二年壬戌十一月平江大水損民田四萬九千
  六百頃
  三年癸亥大雨水
  泰定三年丙寅吳中水田半渰
  天厯元年戊辰八月平江水沒民田萬計
  至順元年庚午秋七月平江大水壊民田萬計十月
  吳江大風太湖水溢漂民居萬家
  三年壬申吳中水
  元統二年甲戌吳中水沒田
  至元三年丁丑 四年戊寅 五年己卯 六年庚
  辰吳中水田俱渰
  至正二年壬午吳中水 四年甲申水
  六年丙戌水渰田半收
  七年丁亥吳中大水無秋
  八年戊子四月平江大水
  十年庚寅吳中雨田渰過半
  明永樂二年甲申夏五月蘇州大雨水田幾盡沒嵗饑民雜藻荇爲食有投河而死者六月命賑恤之三年乙酉大水 五年丁亥六月戊子水七年己丑大水
  九年辛卯 十年壬辰 十一年癸巳 十二年甲午 十三年乙未 十四年丙申俱水十六年戊戌大水 二十年壬寅 二十一年癸卯俱大水 二十二年甲辰水
  宣德元年丙午大雨水無秋
  二年丁未 三年戊申俱水 六年辛亥水九年甲寅大水無秋有寛恤勅賑荒停止物料
  正統元年丙辰水 四年己未水
  七年壬戌吳中大水繼於七月十七日𩗗風大作圩岸俱坍巡撫周忱奏留官糧一十二萬賑濟
  八年癸亥八月大風雨壊稻
  十年乙丑水
  十一年丙寅五月大水
  十二年丁卯旱
  十三年戊辰水
  十四年己巳大水無秋
  景泰元年庚午大水
  三年壬申水
  五年甲戌春大雪平地丈餘太湖諸港冰結舟楫不通入夏大水漂沒田廬斗米千錢餓殍相枕兩稅無徴以濟農倉積米三十餘萬賑盡又納粟補官以繼之
  七年丙子秋水農乘船而刈
  天順元年丁丑大水無秋
  三年己卯 四年庚辰俱大水斗米千錢六年壬午 七年癸未 八年甲申俱大水
  成化元年乙酉大水無秋
  二年丙戌 三年丁亥俱大水
  七年辛卯 八年壬辰俱大水
  九年癸巳大水
  十一年乙未水
  十四年戊戌大水
  十七年辛丑春夏大旱秋大水
  十八年壬寅春夏大水
  十九年癸卯春大水不害稼
  二十年甲辰水
  二十一年乙巳秋大旱
  二十二年丙午大水
  𢎞治元年戊申水
  四年辛亥 五年壬子俱大水田禾壊民多流徙大疫
  六年癸丑五月大水
  七年甲寅大水冒城郭舟入市田渰幾盡十一年戊午水溢 十八年乙丑水
  正徳四年己巳七月初七日雨至二十三日大水無
  
  五年庚午夏四月横漲滔天水及𣗳杪吳江長橋之不浸者尺餘耳浮屍㫁樑蔽川而下雖得援附而生者悉流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通泰之間吳中田抛荒自此始
  前此水渰田稅勘一分准免一分勘二分准免二分時非無起運也每依奏免且有優恤惟此年官司先聽起運糧四百萬石災從存留内扣免而存留不及十之二又先復熟三分則所准免者名雖七分總槩縣全数而計之不過十分中之一分四釐而已追念永樂𢎞治以來豈無起運而每年災糧何以俱得優免哉自此年以起運全𣲖四府至今災年皆准爲例或謂此例自戸部尚書秦所題或謂起運原槩𣲖於徽州等各府因彼府旱災之年巡撫改𣲖於蘇松四府初不過借辦一年耳適改者去位而嗣撫者不知改移之故執爲典常日乆人亡莫稽其由吳民寃苦其有既哉此年不免之糧在所必徴司權者慮有他虞調停每年𢃄徴三分皆白水也村鎮人家自此千不存百百不存十雖流民反以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通泰為樂土乆竟不歸呉下荒田安得不積而多也哉
  十年乙亥大水
  十三年戊寅六月大雨水渰田十之七撫按與有司皆以起運者不免自是聞災不復題知但将髙田不渰者以足其數熟田人戸更多賠補徴比之寃矣後遂爲例
  十五年庚辰大水民艱食
  嘉靖元年壬午七月二十五日辰時大風起自東北而西北而西南至酉拔木壊民廬舎駕太湖水髙丈餘漂沒吳江城外及簡村邉湖去處人畜無筭間有附木隨風著岸得生者問之但見滿湖皆火云各縣被湖水田皆沒
  二年癸未大旱
  三年甲申先旱蝗後多風雨大水民艱食米貴四年乙酉水
  十年辛卯雨不害田無秋
  十四年乙未春雨夏旱秋大水
  十六年丁酉大水
  十七年戊戌夏大雨害稼
  二十三年甲辰大旱河底皆坼
  二十四年乙巳旱斗米千錢人食草根木皮大疫路殍相枕
  二十八年己酉大水
  三十七年戊午雨水渰中下田
  四十年辛酉宿潦自臘春霪徂夏兼以髙淳東壩決五堰下注太湖襄陵溢海六郡全渰秋冬淋潦塘市無路塲圃行舟吳江城垣崩圮者半民廬漂蕩墊溺無𥮅村鎮㫁火飢殍相望㓜男稚女抛棄津梁寒士貞婦刎縊自斃兼之疫癘相仍更多殀札量水者謂多於正德五年五寸國朝以來之變所未有也
  隆慶四年庚午水
  五年辛未水不害稼
  萬厯五年丁丑水
  六年戊寅秋九月大風連晝夜禾多不實冬大雪湖泖蕩漾皆冰經旬不解行者如市十二月初九夜未半澱湖南有聲如戰鬭居人自逺窺之遥見湖中火光無數移時乃定次早探之則湖内堅冰凝結如故田圩間俱已疊成冰山層巒疊障坡麓宛然髙及二三丈延袤三圩竟不知從何而來
  七年己卯夏菜麥不收五月霪雨如注連晝夜不息山源併集江海氾溢禾苗盡渰
  八年庚辰自四月閏四月至五月霪雨傾注晝夜不息加以浙直諸山蛟蜃⿰糹⿱𢆶匹起江海水溢西至留都東及杭郡平地湧數尺常熟濵江並海等處全沒三吳告災幸吳淞白茆二大河開濬而大水有洩災當十之七八而君相加意元元蠲恤之令相望於道黔首賴以全活者無𥮅不然靡有孑遺矣
  九年辛巳八月十六日驟雨渰田大風損稼自冬徂春歳不沍寒桃李復華經臘不雪人不衣綿蘇民有藏冰市利者是年水澤不冰人皆異之至十年春疫癘相纒民多夭札六月十三夜二皷風雨晦冥冰窨拽去如掃松江佘山七寳鎮等處市房石橋𣗳木舟船多被㧞置他處死傷甚衆民有徐姓者掣去數人莫知所著是夜雨溢圩田幸而堘岸無損併力車救禾稼獲全十年壬午秋七月十三日晡時㣲風起自東北尋即拔木壊廬駕海潮平地二丈餘漂沒上海嘉定崇明沿江等處人民動以萬計孳畜無𥮅風捲太湖港汊皆乾遥見滿湖皆火須臾風勢旋自西南擁囘湖水勢如排山大雨如注驟然震傾吳江城外簡村地方民畜房舎如掃翊日浮屍蔽川崑山青浦常熟等各縣田疇圩埂亦多傾壊吳民洶洶幸而水退如駛禾稼漸亦囘生因即修繕車救多有獲全者咸謂吳淞白茆二大河洩㵼有賴云父老謂自嘉靖元年壬午至此又直氣𠉀災異之一周焉





  三吳水考卷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