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史记/卷1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高句丽本纪 第三 三国史记
卷十六 高句丽本纪 第四
高句丽本纪 第五 

新大王 讳伯固 固一作句 太祖大王之季弟 仪表英特 性仁恕 初次大王无道 臣民不亲附 恐有祸乱 害及于己 遂遁于山谷 及次大王被弑 左辅支留与群公议 遣人迎致 及至 支留跪献国玺曰 先君不幸弃国 虽有子 不克有国家 夫人之心 归于至仁 谨拜稽首 请即尊位 于是 俯伏三让而后即位 时年七十七歳

 二年 春正月 下令曰 寡人生忝王亲 本非君德 向属友于之政 颇乖贻厥之谟 畏害难安 离群远遁 闻凶讣 但极哀摧 岂谓百姓乐推 群公劝进 谬以眇末 据于崇高 不敢遑宁 如渉渊海 宜推恩而及远 遂与众而自新 可大赦国内 国人既闻赦令 无不欢呼庆抃 曰 大哉 新大王之德泽也 初明临答夫之难 次大王太子邹安逃窜 及闻嗣王赦令 即诣王门告曰 向国有灾祸 臣不能死 遁于山谷 今闻新政 敢以罪告 若大王据法定罪 弃之市朝 惟命是听 若赐以不死 放之远方 则生死肉骨之惠也 臣所愿也 非敢望也 王即赐狗山濑・娄豆谷二所 仍封为让国君 拜答夫为国相 加爵为沛者 令知内外兵马兼领梁貊部落 改左・右辅为国相 始于此

 三年 秋九月 王如卒本 祀始祖庙 冬十月 王至自卒本

 四年 汉玄菟郡太守耿临来侵 杀我军数百人 王自降乞属玄菟

 五年 王遣大加优居・主簿然人等 将兵助玄菟太守公孙度 讨富山贼

 八年 冬十一月 汉以大兵向我 王问群臣 战守孰便 众议曰 汉兵恃众轻我 若不出战 彼以我为怯 数来 且我国山险而路隘 此所谓 一夫当关 万夫莫当者 也 汉兵虽众 无如我何 请出师御之 答夫曰 不然 汉国大民众 今以强兵远斗 其锋不可当也 而又兵众者宜战 兵少者宜守 兵家之常也 今汉人千里转粮 不能持久 若我深沟高垒 淸野以待之 彼必不过旬月 饥困而归 我以劲卒薄之 可以得志 王然之 婴城固守 汉人攻之不克 士卒饥饿引还 答夫帅数千骑追之 战于坐原 汉军大败 匹马不反 王大悦 赐答夫坐原及质山 为食邑

 十二年 春正月 群臣请立太子 三月 立王子男武 为王太子

 十四年 冬十月 丙子晦 日有食之

 十五年 秋九月 国相答夫卒 年百十三歳 王自临恸 罢朝七日 乃以礼葬于质山 置守墓二十家 冬十二月 王薨 葬于故国谷 号为新大王

故国川王 或云国襄 讳男武 或云伊夷谟 新大王伯固之第二子 伯固薨 国人以长子拔奇不肖 共立伊夷谟为王 汉献帝建安初 拔奇怨为兄而不得立 与消奴加 各将下戸三万馀口 诣公孙康降 还住沸流水上 王身长九尺 姿表雄伟 力能扛鼎 事听断 宽猛得中

 二年 春二月 立妃于氏为王后 后提那部于素之女也 秋九月 王如卒本 祀始祖庙

 四年 春三月 甲寅夜 赤气贯于大微如蛇 秋七月 星孛于大微

 六年 汉辽东太守兴师伐我 王遣王子须拒之 不克 王亲帅精骑往 与汉军战于坐原 败之 斩首山积

 八年 夏四月 乙卯 惑守心 五月 壬辰晦 日有食之

 十二年 秋九月 京都雪六尺 中畏大夫沛者于留・评者左可虑 皆以王后亲戚 执国权柄 其子弟并恃势骄侈 掠人子女 夺人田宅 国人怨愤 王闻之 怒欲诛之 左可虑等与四椽那谋叛

 十三年 夏四月 左可虑等聚众 攻王都 王徴畿内兵马平之 遂下令曰 近者 官以宠授 位非德进 毒流百姓 动我王家 此寡人不明所致也 令汝四部 各举贤良在下者 于是 四部共举东部晏留 王徴之 委以国政 晏留言于王曰 微臣庸愚 固不足以参大政 西鸭谷左勿村乙巴素者 琉璃王大臣乙素之孙也 性质刚毅 智虑渊深 不见用于世 力田自给 大王若欲理国 非此人则不可 王遣使 以卑辞重礼聘之 拜中畏大夫 加爵为于台 谓曰 孤叨承先业 处臣民之上 德薄才短 未济于理 先生藏用晦明 穷处草泽者久矣 今不我弃 幡然而来 非独孤之喜幸 社稷生民之福也 请安承教 公其尽心 巴素意虽许国 谓所受职不足以济事 乃对曰 臣之驽蹇 不敢当严命 愿大王选贤良 授高官 以成大业 王知其意 乃除为国相 令知政事 于是 朝臣国戚 谓素以新间旧 疾之 王有教曰 无贵贱 苟不从国相者族之 素退而告人曰 不逢时则隐 逢时则仕 士之常也 今上待我以厚意 其可复念旧隐乎 乃以至诚奉国 明政教 愼赏罚 人民以安 内外无事 冬十月 王谓晏留曰 若无子之一言 孤不能得巴素以共理 今庶绩之凝 子之功也 乃拜为大使者

 论曰 古先哲王之于贤者也 立之无方 用之不惑 若殷高宗之傅说 蜀先主之孔明 秦苻坚之王猛 然后贤在位 能在职 政教修明 而国家可保 今王决然独断 拔巴素于海滨 不挠众口 置之百官之上 而又赏其举者 可谓得先王之法矣

 十六年 秋七月 堕霜杀谷 民饥 开仓赈给 冬十月 王畋于质阳 路见坐而哭者 问 何以哭为 对曰 臣贫穷 常以佣力养母 今歳不登 无所佣作 不能得升斗之食 是以哭耳 王曰 嗟乎 孤为民父母 使民至于此极 孤之罪也 给衣食以存抚之 仍命内外所司 博问鳏寡孤独老病贫乏不能自存者 救恤之 命有司 毎年自春三月至秋七月 出官谷 以百姓家口多少 赈贷有差 至冬十月还纳 以为恒式 内外大悦

 十九年 中国大乱 汉人避乱来投者甚多 是汉献帝建安二年也 夏五月 王薨 葬于故国川原 号为故国川王 

 山上王 讳延优 一名位宫 故国川王之弟也 魏书云 朱蒙裔孙宫 生而开目能视 是为太祖 今王是太祖曾孙 亦生而视人 似曾祖宫 高句丽呼相似为位 故名位宫云 故国川王无子 故延优嗣立 初故国川王之薨也 王后于氏 秘不发丧 夜往王弟发宅 曰 王无后 子宜嗣之 发不知王薨 对曰 天之数有所归 不可轻议 况妇人而夜行 岂礼云乎 后惭 便往延优之宅 优起衣冠 迎门入座宴飮 王后曰 大王薨 无子 发作长当嗣 而谓妾有异心 暴慢无礼 是以见叔 于是 延优加礼 亲自操刀割肉 误伤其指 后解裙带 裹其伤指 将归 谓延优曰 夜深恐有不虞 子其送我至宫 延优从之 王后执手入宫 至翌日质明 矫先王命 令群臣立延优为王 发闻之大怒 以兵围王宫 呼曰 兄死弟及礼也 汝越次篡夺大罪也 宜速出 不然则诛及妻孥 延优闭门三日 国人又无从发者 发知难 以妻子奔辽东 见太守公孙度 告曰 某高句丽王男武之母弟也 男武死 无子 某之弟延优与嫂于氏谋即位 以废天伦之义 是用愤恚 来投上国 伏愿假兵三万 令撃之 得以平乱 公孙度从之 延优遣弟须 将兵御之 汉兵大败 须自为先锋追北 发告须曰 汝今忍害老兄乎 须不能无情于兄弟 不敢害之 曰 延优不以国让 虽非义也 尔以一时之愤 欲灭宗国 是何意耶 身没之后 何面目以见先人乎 发闻之 不胜惭悔 奔至裴川 自刎死 须哀哭 收其尸 草葬讫而还 王悲喜 引须内中宴 见以家人之礼 且曰 发请兵异国 以侵国家 罪莫大焉 今子克之 纵而不杀足矣 及其自死 哭甚哀 反谓寡人无道乎 须愀然衔涙而对曰 臣今请一言而死 王曰 何也 须曰 王后虽以先王遗命立大王 大王不以礼让之 曾无兄弟友恭之义 臣欲成大王之美 故收尸殡之 岂图此逢大王之怒乎 大王若以仁忘恶 以兄丧礼葬之 孰谓大王不义乎 臣既以言之 虽死犹生 请出受诛有司 王闻其言 前席而坐 温颜慰谕曰 寡人不肖 不能无惑 今闻子之言 诚知过矣 愿子无责 王子拜之 王亦拜之 尽欢而罢 秋九月 命有司 奉迎发之丧 以王礼葬于裴岭 王本因于氏得位 不复更娶 立于氏为后

 二年 春二月 筑丸都城 夏四月 赦国内二罪已下

 三年 秋九月 王畋于质阳

 七年 春三月 王以无子 于山川 是月十五夜 梦天谓曰 吾令汝少后生男勿忧 王觉语群臣曰 梦天语我 谆谆如此 而无少后奈何 巴素对曰 天命不可测 王其待之 秋八月 国相乙巴素卒 国人哭之恸 王以高优娄为国相

 十二年 冬十一月 郊豕逸 掌者追之 至酒桶村 踯躅不能捉 有一女子 年二十许 色美而艶 笑而前执之 然后追者得之 王闻而异之 欲见其女 微行夜至女家 使侍人说之 其家知王来不敢拒 王入室 召其女 欲御之 女告曰 大王之命 不敢避 若幸而有子 愿不见遗 王诺之 至丙夜 王起还宫

 十三年 春三月 王后知王幸酒桶村女 妒之 阴遣兵士杀之 其女闻知 衣男服逃走 追及欲害之 其女问曰 尔等今来杀我 王命乎 王后命乎 今妾腹有子 实王之遗体也 杀妾身可也 亦杀王子乎 兵士不敢害 来以女所言告之 王后怒 必欲杀之而未果 王闻之 乃复幸女家 问曰 汝今有娠 是谁之子 对曰 妾平生不与兄弟同席 况敢近异姓男子乎 今在腹之子 实大王之遗体也 王慰藉赠与甚厚 乃还告王后 竟不敢害 秋九月 酒桶女生男 王喜曰 此天赉予嗣胤也 始自郊豕之事 得以幸其母 乃名其子曰郊 立其母为小后 初小后母孕未产 巫卜之曰 必生王后 母喜 及生名曰 后女 冬十月 王移都于丸都

 十七年 春正月 立郊王太子

 十一年 秋八月 汉平州人夏瑶 以百姓一千馀家来投 王纳之 安置栅城 冬十月 雷 地震 星孛于东北

 二十三年 春二月 壬子晦 日有食之

 二十四年 夏四月 异鸟集于王庭

 二十八年 王孙然弗生

 三十一年 夏五月 王薨 葬于山上陵 号为山上王


 三国史记 卷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