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史记/卷2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百济本纪 第四 三国史记
卷二十七 百济本纪 第五
百济本纪 第六 

威德王[编辑]

 威德王,讳昌,圣王之元子也。圣王在位三十二年薨,继位。

 元年,冬十月,高句丽大举兵来攻熊川城,败衄而归。

 六年,夏五月丙辰朔,日有食之。

 八年,秋七月,遣兵侵掠新罗边境,罗兵出击败之,死者一千馀人。

 十四年,秋九月,遣使入陈朝贡。

 十七年,高齐后主拜王为使持节侍中车骑大将军带方郡公百济王。

 十八年,高齐后主,又以王为使持节都督东靑州诸军事东靑州刺史。

 十九年,遣使入齐朝贡。秋九月庚子朔,日有食之。

 二十四年,秋七月,遣使入陈朝贡。冬十月,侵新罗西边州郡,新罗伊飡世宗帅兵,击破之。十一月,遣使入宇文周朝贡。

 二十五年,遣使入宇文周朝贡。

 二十六年,冬十月,长星竟天,二十日而灭。地震。

 二十八年,王遣使入隋朝贡,隋高祖诏拜王为上开府仪同三司带方郡公。

 二十九年,春正月,遣使入隋朝贡。

 三十一年,冬十一月,遣使入陈朝贡。

 三十三年,遣使入陈朝贡。

 三十六年,隋平陈。有一战船,漂至耽[1]牟罗国,其船得还,经于国界,王资送之甚厚,并遣使奉表,贺平陈。高祖善之,下诏曰:“百济王既闻平陈,远[2]令奉表。往复至难,若逢风浪,便致伤损。百济王心迹淳至,朕已委知。相去虽远,事同言面,何必数遣使,来相体悉。自今已后,不须年别入贡,朕亦不遣使往,王宜知之。”

 三十九年,秋七月壬申晦,日有食之。

 四十一年,冬十一月癸未,星孛于角、亢。

 四十五年,秋九月,王使长史王辩那,入隋朝献。王闻隋兴辽东之役,遣使奉表,请为军鄕道。帝下诏曰:“往岁,高句丽不供职贡,无人臣礼,故命将讨之。高元君臣,恐惧畏服归罪,朕已赦之,不可致伐。”厚我使者而还之。高句丽颇知其事,以兵侵掠国境。冬十二月,王薨。群臣议谥曰威德。

惠王[编辑]

 惠王,讳季,明王第二子。昌王薨,即位。

 二年,王薨。谥曰惠。

法王[编辑]

 法王,讳宣,或云孝顺。惠王之长子。惠王薨,子宣,继位。《隋书》以宣为昌王之子。

 冬十二月,下令:禁杀生,收民家所养鹰鹞,放之,渔猎之具焚之。

 二年,春正月,创王兴寺,度僧三十人。大旱,王幸漆岳寺,祈[3]雨。夏五月,薨。上谥曰法。

武王[编辑]

 武王,讳璋,法王之子。风仪英伟,志气豪杰。法王即位,翌年薨,子嗣位。

 三年,秋八月,王出兵,围新罗阿莫山城一名母山城。罗王真平遣精骑数千,拒战之,我兵失利而还。新罗筑小陁、畏石、泉山、瓮岑四城,侵逼我疆境。王怒,令佐平解仇,帅步骑四万,进攻其四城。新罗将军干品、武殷,帅众拒战。解仇不利,引军退于泉山西大泽中,伏兵以待之。武殷乘胜,领甲卒一千,追至大泽,伏兵发急击之。武殷坠马,士卒惊骇,不知所为。武殷子贵山大言曰:“吾尝受教于师,曰:『士当军,无退。』岂敢奔退,以坠师教乎?”以马授父,即与小将帚项,挥戈力斗以死。馀兵见此益奋,我军败绩,解仇仅免,单马以归。

 六年,春二月,筑角山城。秋八月,新罗侵东鄙。

 七年,春三月,王都雨土,昼暗。夏四月,大旱,年饥。

 八年,春三月,遣捍[4]率燕文进,入隋朝贡。又遣佐平王孝邻入贡,兼请讨高句丽。炀帝许之,令觇高句丽动静。夏五月,高句丽来攻松山城,不下,移袭石头城,虏男女三千而归。

 九年,春三月,遣使入隋朝贡。隋文林郞裴淸奉使倭国,经我国南路。

 十二年,春二月,遣使入隋朝贡。隋炀帝将征高句丽,王使国智牟入请军期。帝悦,厚加赏锡,遣尚书起部郞席律来,与王相谋。秋八月,筑赤岩城。冬十月,围新罗椵岑城,杀城主赞德,灭其城。

 十三年,隋六军度辽,王严兵于境,声言助隋,实持两端。夏四月,震宫南门。五月,大水,漂没人家。

 十七年,冬十月,命达率芍[5]奇领兵八千,攻新罗母山城。十一月,王都地震。

 十九年,新罗将军边品等,来攻椵岑城,复之,奚论战死。

 二十二年,冬十月,遣使入唐,献果下马。

 二十四年,秋,遣兵侵新罗勒弩县。

 二十五年,春正月,遣大臣入唐朝贡。高祖嘉其诚款,遣使就册为带方郡王公百济王。秋七月,遣使入唐朝贡。冬十月,攻新罗速含、樱岑、歧岑、烽岑、旗悬、冗栅等六城,取之。

 二十六年,冬十一月,遣使入唐朝贡。

 二十七年,遣使入唐,献明光铠,因讼高句丽梗道路,不许来朝上国。高祖遣散骑常侍朱子奢来,诏谕我及高句丽,平其怨。秋八月,遣兵,攻新罗主[6]在城,执城主东所,杀之。冬十二月,遣使入唐朝贡。

 二十八年,秋七月,王命将军沙乞,拔新罗西鄙二城,虏男女三百馀口。王欲复新罗侵夺地分,大举兵,出屯于熊津。罗王真平闻之,遣使告急于唐。王闻之,乃止。秋八月,遣王侄福信,入唐朝贡,太宗谓与新罗世仇,数相侵伐,赐王玺书曰:“王世为君长,抚有东蕃,海隅遐旷,风涛艰阻,忠款之至,职贡相寻,尚想嘉猷,甚以欣慰。朕祗承宠命,君临区宇,思弘正道,爱育黎元,舟车所通,风雨所及,期之遂性,咸使乂安。新罗王金真平,朕之蕃臣,王之邻国,每闻遣师,征讨不息。阻兵安忍,殊乖所望。朕已对王侄福信及高句丽新罗使人,具敕通和,咸许辑睦。王必须忘彼前怨,识朕本怀,共笃邻情,即停兵革。”王因遣使,奉表陈谢。虽外称顺命,内实相仇如故。

 二十九年,春二月,遣兵攻新罗椵岑[7]城,不克而还。

 三十年,秋九月,遣使入唐朝贡。

 三十一年,春二月,重修泗沘之宫。王幸熊津城。夏旱,停泗沘之役。秋七月,王至自熊津。

 三十二年,秋九月,遣使入唐朝贡。

 三十三年,春正月,封元子义慈为太子。二月,改筑马川城。秋七月,发兵伐新罗,不利。王田于生草之原。冬十二月,遣使入唐朝贡。

 三十四年,秋八月,遣将攻新罗西谷城,十三日拔之。

 三十五年,春二月,王兴寺成。其寺临水,彩饰壮丽。王每乘舟,入寺行香。三月,穿池于宫南,引水二十馀里,四岸植以杨柳,水中筑岛[8]屿,拟方丈仙山。

 三十七年,春二月,遣使入唐朝贡。三月,王率左右臣寮,游燕于泗沘河北浦。两岸奇岩怪石错立,间以奇花异草,如画图。王饮酒极欢,鼓琴自歌,从者屡舞。时人谓其地为大王浦。夏五月,王命将军于召,帅甲士五百,往袭新罗独山城。于召至玉门谷,日暮,解鞍休士。新罗将军阏川将兵,掩至鏖击之。于召登大石上,弯弓拒战,矢尽,为所擒。六月,旱。秋八月,燕群臣于望海楼。

 三十八年,春二月,王都地震。三月,又震。冬十二月,遣使入唐,献铁甲雕斧。太宗优劳之,赐锦袍[9]并彩帛三千段。

 三十九年,春三月,王与嫔御泛舟大池。

 四十年,冬十月,又遣使于唐,献金甲雕斧。

 四十一年,春正月,星孛于西北。二月,遣子弟于唐,请入国学。

 四十二年,春三月,王薨。谥曰武。使者入唐,素服奉表曰:“君外臣扶馀璋卒。”帝举哀玄武门,诏曰:“怀远之道,莫先于宠命,饰终之义,无隔于遐方。故柱国带方郡公[6]百济王扶馀璋,栈山航海,远禀正朔,献琛奉牍,克固始终,奄致薨殒,追深慜悼。宜加常数,式表哀荣,赠光禄大夫。”赙赐甚厚。

注释[编辑]

  1. 原本“耽”
  2. 原本“达”
  3. 原本「析」
  4. 原本“杵”
  5. 原本「苩」
  6. ^ 6.0 6.1 原本「王」
  7. 原本「峰」
  8. 原本“岛”
  9. 原本「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