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朝名臣言行录 (四部丛刊本)/卷第四之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之一 三朝名臣言行录 卷第四之二
宋 朱熹 撰 景海盐张氏涉园藏宋刊本
卷第四之三

   四之二

    端明蔡公

  公名襄字君谟兴化军仙游人中进士

  甲科庆暦𥘉除知諌院兼修起㞐注政

  事有急者至一夕三上䟽四年以亲老

  出知福州遂为福建路转运使丁父忧

  服除复修注知制诰知开封府出知泉

  州再知福州召为翰林学士三司使出

  知杭州迁端明殿学士徙知应天府未

  行丁母忧以疾卒年五十六

范仲淹贬知饶州余靖上䟽论救尹洙请与

 同贬欧阳脩移书责司諌髙(⿱艹石)讷皆坐贬

 蔡襄作四贤一不肖诗以记其事四贤谓

 淹靖洙脩不肖谓(⿱艹石)讷也其诗播于都下

 士人争传冩之鬻书者市之颇获厚利契

 丹使至宻市以还后张中庸使北幽州馆

 舎中有冩欧阳脩诗于壁者

庆暦𥘉永叔安道王素俱除諌官君谟以诗

 贺曰御笔新除三諌官喧然朝野竞相欢

 当年流落丹心在自古忠良得路难必有

 谋猷禆帝右直湏风采动朝端世间万事

 俱尘土留取功名乆逺㸔三人以其诗荐

 于上寻亦除諌官

是时天下无事士大夫㢮于乆安一日元昊

 叛师乆无功天子慨然厌兵思正百度以

 修太平既已排群议进退二三大臣又诏

 増置諌官四贠使拾遗𥙷阙所以遇之甚

 宠公以材名在选中遇事感激无所回避

 权幸畏敛不敢挠法干政而 上得益与

 大臣图议明年屡下诏书劝农桑兴学校

 革弊修废而天下竦然知 上之求治矣

 于此之时言事之臣无日不进见而公之

 𥙷益为尤欧公撰墓志

御史唐公介以直言忤旨贬春州别驾廷臣

 无敢言者公独论其忠人皆危之而 上

 悟意解唐公得改英州遂复召用

御史吕景𥘉呉中复马遵坐论梁丞相罢台

 职除他官公封还辞头不草制其后屡有

 除授非当者必皆封还之而 上遇公益

 厚曰有子如此其母之贤可知命特赐冠

 帔以宠之

庆暦三年九月諌官蔡襄上言两府私第毋

 得见賔客(⿱艹石)欲询访天下之事采拔奇异

 之才许临时延召诏旬休许见賔客至和

 二年七月翰林学士欧阳脩又上言两制

 以上毋得诣两府之第诏从之

陈执中以前两府知青州兼青齐一路安抚

 使率民钱数万贯修城民间苦之㑹贼王

 伦起沂州入青州境执中遣青齐捉贼傅

 永吉掩击尽获之 上闻之嘉永吉以为

 能超迁阁门使入见 上称羙其功永吉

 对曰臣非能有所成也皆陈执中授臣节

 度臣奉行之幸有成耳因极言执中之羙

 上益多永吉之让而贤执中谓宰相曰陈

 执中在青州乆可召之遂以执中叅知政

 事于是諌官蔡襄孙甫等争上言执中刚

 愎不才(⿱艹石)任以政天下不幸 上不听諌

 官争不止 上乃命中使赍敕告即青州

 授之且谕意曰朕欲用卿举朝皆以为不

 可朕不惑人言力用卿耳明日諌官复上

 殿 上作色逆谓之曰岂非论陈执中邪

 朕已召乆矣諌官乃不敢复言执中既至

 中书是时杜衍章得象为相贾昌朝与执

 中叅知政事凡议论执中多与之立异蔡

 襄孙甫所言既不用因求出下中书中书

 共奏云諌院阙人乞且留二人供职既奏

 上颔之退归即召吏出札子令襄甫且供

 职衍及得象既署执中不肯署曰曏者

 上无明旨当复奏何得遽令如此吏还白

 衍衍取札子坏焚之执中遂奏云衍党顾

 二人苟欲令其在諌署欺罔擅权及臣觉

其情遂取札子焚之以灭迹怀奸不忠明

日衍左迁尚书左丞出知兖州仍即日发

遣贾昌朝为相襄知福州甫知邓州顷之

得象亦出知陈州执中遂为相

公为政精明而于闽人㔫知其风俗至则礼

贤劝学除其甚害往时闽士多好学而専

用赋以应科举公得先生周希孟以经术

传授学者常至数百人公为亲至学舎执

 经讲问为诸生率延见处士陈烈尊以师

 礼而陈襄郑穆方以徳行着称郷里公皆

 折节下之闽俗重凶事而奉浮图㑹賔客

 以尽力丰侈为孝否则深自愧恨为郷里

 羞而奸民㳺手无赖子幸而贪饮食利钱

 财来者无限极往往至数百千人至有亲

 亡秘不举哭必破产办具而后敢发䘮者

 有力者乘其急时贱买其田宅而贫者立

 劵举责终身困不能偿公曰弊有大于此

 耶即下令禁止至于巫觋主病蛊毒杀人

 之𩔖皆痛断绝之然后择民之聦明者教

 以医药使治疾病其子弟有不率教令者

条其事作五戒以教谕之乆之闽人大便

 公既去闽人相率诣州请为公立徳政碑

吏以法不许谢即退而以公害政私刻于

 石曰俾我民不忘公之徳

三司开封丗称省府为难治公㞐之皆有能

名其治京师谈𥬇无留事尤喜破奸发隐

吏不能欺至啇财利则较天下SKchar虚出入

 量力以制用必使下完而上给下曁百司

 因习蠹弊切磨刬剔乆之簿书纎悉纪纲

 条目皆可法

蔡侍郎襄自给事中三司使除礼部侍郎端

 明殿学士知杭州𥘉 上入为皇子中外

 相庆知大计巳定矣既而稍稍传言有异

 议者指蔡公为一人及 上即位始亲政

 毎语及三司事便有忿然不乐之意蔡公

 终以此疑惧请出既有除命韩曽二公因

 为上言蔡襄事出于流言难以必信前世

 人主以疑似之嫌害及忠良者可以为鉴

 也臣脩亦启曰或闻蔡襄文字尚在禁中

 陛下曽观之否 上曰文字即不曽见无

 则不可知其必无臣奏曰(⿱艹石)无文字则事

 未可知就使 陛下曽见文字犹湏更辨

 真伪往时夏竦欲䧟富弼乃先令婢子学

 石介书字岁馀学成乃伪作介与弼书谋

 废立事书未及上为言者廉知而发之赖

 仁宗圣明弼得免祸至如臣丁母忧服阕

 初还朝有嫉忌臣者乃伪撰臣一札子言

 乞沙汰内官欲以激怒群阉是时家家有

 本中外喧传亦赖 仁宗保全得至今日

由是而言 陛下曽见文字犹湏更辨真

伪何况止是传闻疑似之言何可为信

 上曰官家(⿱艹石)信传闻蔡襄岂有此命欧阳公奏事录

公于朋友重信义闻其䘮则不御酒SKchar为位

 以哭尽哀乃止尝饮㑹灵东园坐客有射

 矢误中伤人者客遽指为公矢京师喧然

事既闻 上以问公公即再拜愧谢终不

自辨退亦未尝以语人

公为文章清遒粹美工于书画颇自惜不妄

为人书 仁宗尤爱称之御制元舅陇西

 王碑文诏公书之其后命学士撰温成皇

 后碑文又敕公书则辞曰此待诏职也

苏子容云欧公不言文章而喜谈政事君谟

 言政事而喜论文章各不矜其所能也苏氏谈训

襄性忮刻用刑残酷知泉州时尝以叔母䘮不

 在式假通判黄泪摄州事与𣈆江令章拱

 之置酒作乐襄阴怒之即捃拱之事械送

 狱拱之坐是除名窜流其弟望之累诣阙

 讼𡨚乆之乃得雪朝廷不直其所为而士

 亦以此少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