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世谱/附卷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附卷五 中山世谱
附卷六
尚育王
琉球国 蔡温、郑秉哲等著
附卷七

尚育王[编辑]

道光十五年乙未,太守様因王上有大丧,特遣关山甚七,慰问安否,并赐物件。正月二十一日到国。六月二十一日,那霸港开船,帰于萨州。

本年〔道光十五年〕,为“庆贺年头;兼贺少将様初临麑府;及寿姫様定嫁;又谢少将様陞其少将位之庆贺使,准待封典完竣,方行遣拨;又谢自上届亥年至于午年所赋人牛马船税银,准将上届丑年所纳黄金,扣算抵收,其馀悉赐嘱免;又谢遣使江府之时,所需银两,恩准限定其数,以便开销;又谢自客歳至下届戌年,五年之间,免灶出银;又谢扣抵赋米所纳黒糖,毎年限定七十四万六千六百馀斛,如逢风旱之灾,不敷额数,则将扣抵加赋,并充作船銭之黒糖,均算扣减,以补额数。既而有所不足,则纳米谷以充其数,至于寄运琉馆黒糖一百五十万斛,仍准照例寄运,不行扣减;又因太信院様三年回忌、春光院様二十五年回忌、観光院様七年回忌,恭进香仪”等事,遣毛氏谱久村亲方安寅。六月二十日到萨州。翌年四月十五日,在萨州病故。

本年〔道光十五年〕,为“押运返上物,且因左近様卒,恭进香仪;并伺问太守様、中将様、少将様安否;又谢太守様因太上王薨逝,寄赐香奠银,并遣关山甚七赐物件,慰问王上居丧安否”等事,遣章氏外间亲云上正亲。八月十八日到萨州。翌年四月十九日回国。

〔道光〕十六年丙申,遣翁氏安谷屋亲方盛纲庆贺年头,兼贺中将様蒙将军准允,回到萨州沐浴,赏赐物件,及所亲穿羽织;并晴姫様定嫁;又兼进香于贤章院様十三年回忌;又兼谢发借册封应用银两;并恩准为备弁册封应需银两,加焼糖贷,运卖萨州;并因下届戌年将有 册封大典,蒙停止新遣员役到国;并自今年起,期定七年,嘱免萨州有事时,特遣使于萨州;并自今年起五年之间,仍旧准允遣楷船、运送船四只外,加遣运送马舰船一只,并嘱免毎宅应赋税银。五月二十八日到萨州。翌年九月二十四日回国。

本年〔道光十六年〕,为禀明进贡全竣回国事,遣进贡正使耳目官向氏棚原亲云上朝矩。六月二十二日到萨州。事竣回国之时,到大岛洋面,船只冲礁撃砕,特遣船迎接。于十月二十九日回到那霸港。

〔道光〕十七年丁酉,遣杨氏森山亲方昌胜庆贺年头;兼贺寿姫様、顺姫様出嫁;又谢册封之时奉献皇上武器、马器,并奉进天使武器等件,准允照例,挪借公项,命工制造,以赐发下;又谢公家寄运球馆黒糖,及诸官私运黒糖所有通単税银,恩准自旧年起三年间之间,一概嘱免;又贺麑府因奉献黄金于江府辅弁公用,蒙赐鞍铠;又谢其献金江府之时不加税银、税米于本国;又胜姫様许嫁于松平左近将监様,后因左近将监様卒,请解约盟,由是奉问太守様、中将様、少将様、胜姫様安否。七月初十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初四日回国。

〔道光 〕十八年戊戌,遣阿氏佐久田亲方守祥庆贺年头;兼谢贺少将様陞位按司使。蒙准遣使江府之时一同遣发;又谢封典全竣,所有谢礼使,蒙令赴江府王子兼务;又贺中将様蒙 大御所様赐御腰物、御肴;又因文姫君様卒,奉问太守様、中将様、少将様安否。五月初一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初一日回国。

本年〔道光十八〕,为禀报册使临国事,遣飞船使向使富盛亲云上朝英。七月二十四日到萨州。九月初十日回国。 

本年〔道光十八〕,为“禀报谕祭及封典全竣,并详请令谢恩使,兼谢皇上所颁御书匾额”事,遣向氏牧港亲方朝昆。八月二十二日到萨州。十月初六日回国。

〔道光〕十九年己亥,为庆贺太守様転陞宰相位事,遣尚氏大里王子朝教。六月初七日到萨州。十月初一日回国。

本年〔道光十九年〕,为“封典全竣,叩谢麑府鸿恩;兼贺若殿様陞少将位”等事,遣尚氏伊江王子朝忠。七月初八日到萨州。十月初一日回国。 

本年〔道光十九年〕,遣尚氏野村亲方朝厚,庆贺年头;兼贺太守様蒙赐御鹰之鹤;又贺笃之直様为南部左卫门尉様之婿养子,典礼全竣;又贺睦姫様出嫁;又贺宠姫様定婚;又谢皇上颁赐御书匾额,其谢礼,准令册封谢恩使兼务奉献金鹤;又谢少将様陞位,其庆贺使准令所遣王子兼务;又谢本年〔道光十九〕因遣王子,准加运地船二只;又谢焼制馀糖,准起自本年以至丑年加运萨州;又进香于太信院様七年回忌、莲亭院様二十五年回忌。六月七日到萨州。翌年九月九日回国。

本年〔道光十九〕,为禀报进贡兼请封使者回国事,遣向氏安室亲方朝昌。七月初五日到萨州。十月初一日回国。

〔道光〕二十年庚子,遣毛氏座喜味亲方盛普庆贺年头;兼贺太守様因江府造作西丸殿时,奉献黄金,蒙赐剣刀、时服;又因回禄作灾,延焼高轮御屋敷、西门长屋回等处,奉问安否;又进香于贤章院様十七年回忌;又禀报因有皇上敕谕琉球,改为四年一贡,遣使陈请転奏,照旧二年一贡。六月十五日到萨州。翌年九月十八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为禀报进贡全竣回国事,遣章氏金武亲云上正孟。八月十九日到萨州。十一月十一日回国。

〔道光〕二十一年辛丑,为禀报谢恩使者回国事,遣向氏国吉亲方朝章、都通事郑氏赤岭通事亲云上思恭。五月二十六日到萨州。公务全竣。其时朝章具备王上意愿,恩免中城王子入朝萨州等由,再三陈情,以行耸请。叨蒙殊开恩路,一次免其入朝。十月十一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一〕,叨蒙笑左卫门恭奉谕旨,恩免中城王子入朝萨州。其所奉谕旨,记之于左:


谕曰:中城王子应于近年遵依旧典奏请,来朝本州。其时费用,実属许多。该琉球势必不得不先期営殖,以致备弁。是以该国沥陈其由,屡涜朕聡。且闻中城王子,平常精神不强。况又万里海路,风波难测。中山王自富心懐不安。此洵父子深情所不能已者也。朕怜其深情,殊开恩路,一次免其来朝。朕念此礼実系旧典,本应不可辄免。兹破格恩免者,実出于绥懐之至意。汝笑左卫门宜体朕意,暁谕国吉亲方:回国之时,传知中山王。仰感深仁,毋庸备弁其需。


本年〔道光二十一〕,遣向氏棚原亲方朝矩庆贺年头;兼谢贺陞中将位使者,蒙令明年赴江戸王子兼务;又谢恩准因有皇上敕谕,改为四年一贡,遣使陈请,照旧二年一贡;又谢除例遣楷船、运送船四只外,恩准自今年起,限定五年,仍旧加遣运送马舰船一只;又因大御所様薨逝,在麑府奉问公方様、右大将様安否,又奉问太守様、中将様、少将様安否;又谢因大御所様薨逝,奉问安否,于公所使者,蒙令在番职兼务。又因邦姫様、澄姫様夭亡,奉问安否。所坐船只,五月二十七日,在于甑岛冲礁破壊。六月五日,坐驾小舟到萨州。翌年〔道光二十二〕九月十八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一〕,为禀报“因有皇上敕谕,改为四年一贡。去年特遣王舅陈请照旧二年一贡,随蒙兪允”事,遣王舅向氏恩河亲方朝幸,并七月二日到萨州。公务全竣,十月四日回国。

〔道光〕二十二年壬寅,为贺公方様即位事,遣正使尚氏浦添王子朝熹于江府,并兼贺前年 大慈院様□位。六月初五日到萨州。八月二十二日,随太守様起程。十一月初八日到江府。公务全竣,翌年三月初二日回到萨州。四月初六日帰国。

本年〔道光二十二〕,为前事,遣副使毛氏座喜味亲方盛普于江府。六月初六日到萨州。八月二十二日起程。十一月初八日到江府。公务全竣,翌年三月初二日回到萨州。四月初十日帰国。

本年〔道光二十二〕,为“因大慈院様薨,王上恭进香仪”事,遣马氏国头按司正秀。七月十一日到萨州。九月二十七日帰国。

本年〔道光二十二〕,为吊祭大慈院様事,遣圆覚寺竺胤长老。六月十一日到萨州。十月九日帰国。

本年〔道光二十二〕,遣向氏仲田亲方朝寛庆贺年头;兼贺前年大慈院様蒙赏文恭院様遗物胁差一刀;又因大慈院様一周忌,恭进香仪;又谢详准上届戌年所剰货物,并亥年帰船先发,来船后到,未奉萨州,明示所运货物,在长崎会所,照额发卖;又谢本年〔道光二十二〕因遣使江戸,蒙加遣正副使所坐船各一只,并寄运正使货物船一只;又谢寄运球馆黒糖及诸士私运黒糖所税票银,自去年至本年,一概嘱免,且恩准所焼黒糖过额之数,自今年至辰年,一连重运发卖;又贺广大院様奉旨陞従一位;又谢蒙萨州宪令,上届戌年册封之时,赐借银两,分年期,定三年遂渐奉纳,遵即其二年分本银,已完奉纳,其一年分本银,并其全银利息,恩准延至下届巳年奉纳。六月初四日到萨州。翌年九月初六日帰国。

本年〔道光二十二〕,为谢一次恩免中城王子入朝萨州事,遣东氏浦崎亲方政行。六月五日到萨州。九月二十七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二〕,为因大慈院様薨,奉问太守様安否事,遣向氏仲村亲云上朝仪。六月四日到萨州。九月二十一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二年〕,为禀报进贡事竣回国事,遣耳目官向氏识名亲云上朝顕。七月十日到萨州。九月二十一日回国。

〔道光〕二十三年癸卯,遣马氏桃原亲方良辅庆贺年头;兼因去年遣使江戸,奉谢麑府;又贺报七郎殿入継种子嶋伊势殿之统;又逢大慈院様三年回忌、春光院様三十三年回忌,恭进香仪;又谢有事应遣使者,恩准自本年起以至七年,令在番兼务;又谢详蒙上届戌年册使临国之时,官买薬材,运卖长崎;又因泰姫君様薨逝,奉问太守様、少将様安否;又因松平伊豫守様卒,奉问太守様、少将様安否。六月十一日到萨州。翌年九月二十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三〕,为贺太守様陞正四位上事,遣尚氏浦添王子朝熹。六月十四日到萨州。八月六日帰国。

本年〔道光二十三〕,为禀请麑府転谢去年所遣江戸差使公务全竣事,遣马氏大岭亲方正佳。六月十四日到萨州。翌年四月初八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三〕,叨蒙笑左卫门恭奉谕旨,一世恩免中城王子入朝萨州,其旨记左:


谕曰:中城王子遵依旧制,来朝本州一款,已发鸿慈,暂行恩免。但查庆长年间,于琉球兴廃之时,家久公率同尚宁王赴骏府及江府,使行朝観。此来朝之礼所由作也。其来历,自中山王至国中臣民所共知也。然则琉球太子,初入朝之礼,关系不軽。理应于未膺王爵之内,照旧一朝。但闻琉球自寛政以来,因贺庆谢恩,遣使于江戸共已五次。清朝册使临国,亦已三次。除此浩费外,屡逢格外吉凶,资财之耗尽及许多。正在国家困穷之秋等语。况又中山王如有太子冒凌风波,跋渉远海,自应深为忧虑。今朕上怜父子相思之情,下察国家穷约之极,破格施恩,将其中城王子来朝之礼,一世嘱免,以示恩眷矣。汝笑左卫门宜体朕意,暁谕浦添王子:回国之时,传知中山王,仰感深仁。俟来年夏稔,代遣该王亲弟,奉献仪物,恭谢其恩。至于中城王子,亦应着令:起自来年,遵依旧章,奉具书翰。庆贺年头,并私进仪物,奉问安否。钦此。


〔道光〕二十四年甲辰,遣向氏安室亲方朝昌庆贺年头;兼贺太守様蒙赐御鹰之鹤;又贺太守様详蒙恩准,本年三月,进赴江府;又谢代世子入朝萨州王子,理应禀遵钧命,今夏驾赴;又谢客歳本国船只漂收秋月筑前守様辖地,受其保佑;又谢蒙太守様为球照料,务要呈请江府,使开运卖华物之禁等因;又因正覚院様百日回忌,恭进香仪。五月二十五日到萨州。翌年九月二十九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四〕,为“飞报佛朗西船到来本国,强留执事官一名、通事华人一名,并称日后有大総兵船只到来,遂以驾回等由”事,遣向氏滨比嘉亲云上朝宜。六月初五日到萨州。七月十九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四〕,为飞报中城王子之丧事,遣和氏花城里之子亲云上景典。十月初七日到萨州。十一月二十二日回国。

〔道光〕二十五年乙巳,遣向氏富岛亲方朝英庆贺年头;兼因太信院様十三回忌、芳莲院様五十年回忌、観光院様十七年回忌,恭进香仪;又因广太院様薨逝,慰问太守様安否;又谢因江府改作御本丸,命萨州纳金,本国奉萨州命,加赋银米,但因萨州蒙江府应其所收贡赋之数,减少纳金之数故,本国蒙兪免其赋;又谢因尚浚様薨逝,蒙御两殿様遣使于琉馆,恤赐奠银,并慰问王上安否,及赐物件;又谢客歳马舰船只漂收伊东修理大夫様辖地,烦累萨州;又谢详蒙上届戌年册使临国之时,官买华物发卖;又谢本年〔道光二十五〕因遣王子于萨州,叨蒙恩准,加遣马舰船二只,且蒙恩准,将本国所焼黒糖过额之数,自今年至酉年,依旧运卖萨州;又谢本国原来遣使江府之时,既蒙萨州查核所费银数,但上届寅年遣使江府之时,叨蒙萨州减少其费,従此以后永为定规。六月初四日到萨州。翌年九月十一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五〕,蒙萨州恩免中城王子入朝萨州,既于客歳,命尚氏义村王子朝章,代中城王子赴于萨州。但在琉馆将蒙恩免,代遣世子、王子,曁法司官、御马宰领,赴于萨州。由是题请,将该王子改为谢恩使,至其惣大亲、小姓等,如客歳题准。扈従朝章,赴于萨州。五月二十九日到萨州。九月二十九日回本国。

本年〔道光二十五〕,为禀报进贡事竣回国事,遣耳目官向氏伊志岭亲云上朝清。六月初二日到萨州。九月三十日回国。该岭理应客歳遣拨,因无顺风,延至今年。

〔道光〕二十六年丙午,遣章氏金武亲方正孟庆贺年头;兼因广代院様三年回忌进香;又贺宠姫様婚姻礼成;又谢除例遣楷船、运送船四只外,恩准自今年起,限定五年,仍旧加遣运送马舰船一只;又谢本国运卖华物,已系江府禁止,但蒙萨州再密禀请,江府恩准起自本年一连五年运卖糸䌷及白糸等项,而又萨州为球国照料,务要呈请江府依照旧例,恩准运卖华物等因;又谢上届戌年册封之时,萨州赐借银数偿还不全,其所剰本银及其金银利息,蒙准今年奉纳一半,于下届未年尽数完纳。闰五月十日到萨州。翌年九月二十三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六〕,为禀报“咈囒哂国大総兵到来,要与本国结好交易,并将本国港口为会船马头,随饬固辞。该総兵不肯许诺,乃称其固辞之处余,遂细奏闻咈国皇上,自有定夺谕旨颁降。今留此于咈人二名,于皇谕一降之时,代为通传。遂留二人,取道回去。又𠸄咭唎国医士携帯其妻一名、女子一名、男子一名,曁通事华人一名,上岸逗留。由是遣使于闽,陈请転奏。敕谕该两国人员罢其通商行医之心,而将各所留之人,接回本国”事,遣夏氏摩文仁亲云上贤由。七月二十三日到萨州。九月十二日回国。

〔道光〕二十七年丁未,遣孟氏天愿亲方宗政庆贺年头;兼贺为咈、𠸄夷人逗留本国事;本年正月中旬,太守公蒙许回守萨州,随即详准少将公:俟太守公回到州城之后,才赴江府。且蒙照例赏赐物件,又贺为前项事,少将公蒙详准回守萨州。且照例赏赐物件。又谢为前项事,少将公蒙准帰守萨州。又谢为前项事,少将公回守萨州,本应遣按司谢恩,但以本国有咈、𠸄夷船屡来烦扰,旦年成不淑情由,准着年头使兼务谢恩之事。又谢为前项事萨州善加照料,遣仓山作太夫殿,曁新纳四郎右卫门殿前来本国。又谢为前项事,萨州遣仓、新两殿前来本国,本应遣拨按司谢恩,但萨州殊垂仁慈,准俾年头使,兼务谢恩。又谢萨州闻知本国上届辰年以来为咈、𠸄夷人事,通国困疲,兼有莫大浩费,穷益添穷情由,赏赐大米海帯菜。又谢赏赐前件,本应遣按司谢恩,但萨州厚垂怜恤,准着年头使兼务谢恩。且至奉献物件,亦于七件内除减二件,以为收纳。又谢去夏遣使于萨州,蒙详准,本年秋,特遣使于中华,陈具咈、𠸄情状,仰请 圣谕。又谢萨州为球照料,遣使于江府呈请运卖华物,随蒙允准:所卖华物,限定五年,运来发卖。又谢萨州蒙详准运卖华物,本应特遣亲方谢恩,但以本国有咈、𠸄夷船屡来烦扰,且逢饥歳情由,准俾年头使兼务谢恩。又因逢太慈院様七年忌祭、莲亭院様三十三年忌祭,恭进香仪。又因去年指宿,二月田御茶屋忽遇回禄,慰问安否。又因宝镜院様薨逝,问安于太守公曁少将公,且恭进香仪。又因逢宝镜院様小祥祭祀,恭进香仪。六月初三日到萨州。翌年九月十四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七〕,为禀报“赴闽请谕,公竣回国”事,遣王舅毛氏池城亲方安邑。八月初四日到萨州。九月初六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七〕,为禀报进贡全竣回国事,遣耳目官毛氏喜舎场亲云上盛纲。八月二十四日到萨州。十月十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七〕,为计闻尚育王薨事,遣向氏立津亲云上朝里。因风不顺,翌年正月十二日到萨州。三月十日回国。

本年〔道光二十七〕,为禀请尚泰王即位事,遣向氏摩文仁按司朝健。因风不顺,翌年三月初三日到萨州。四月十一日回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