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世譜/附卷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附卷五 中山世譜
附卷六
尚育王
琉球國 蔡溫、鄭秉哲等著
附卷七

尚育王[編輯]

道光十五年乙未,太守様因王上有大喪,特遣関山甚七,慰問安否,併賜物件。正月二十一日到國。六月二十一日,那覇港開船,帰於薩州。

本年〔道光十五年〕,爲「慶賀年頭;兼賀少將様初臨麑府;及壽姫様定嫁;又謝少將様陞其少將位之慶賀使,准待封典完竣,方行遣撥;又謝自上屆亥年至於午年所賦人牛馬船稅銀,准將上屆丑年所納黃金,扣算抵収,其餘悉賜囑免;又謝遣使江府之時,所需銀両,恩准限定其數,以便開銷;又謝自客歳至下屆戌年,五年之間,免竈出銀;又謝扣抵賦米所納黒糖,毎年限定七十四萬六千六百餘斛,如逢風旱之災,不敷額數,則將扣抵加賦,併充作船銭之黒糖,均算扣減,以補額數。既而有所不足,則納米穀以充其數,至於寄運琉舘黒糖一百五十萬斛,仍准照例寄運,不行扣減;又因太信院様三年回忌、春光院様二十五年回忌、観光院様七年回忌,恭進香儀」等事,遣毛氏譜久村親方安寅。六月二十日到薩州。翌年四月十五日,在薩州病故。

本年〔道光十五年〕,爲「押運返上物,且因左近様卒,恭進香儀;併伺問太守様、中將様、少將様安否;又謝太守様因太上王薨逝,寄賜香奠銀,併遣関山甚七賜物件,慰問王上居喪安否」等事,遣章氏外間親雲上正親。八月十八日到薩州。翌年四月十九日囘國。

〔道光〕十六年丙申,遣翁氏安谷屋親方盛綱慶賀年頭,兼賀中將様蒙將軍准允,回到薩州沐浴,賞賜物件,及所親穿羽織;併晴姫様定嫁;又兼進香於賢章院様十三年回忌;又兼謝發借冊封應用銀両;併恩准爲備弁冊封應需銀両,加焼糖貸,運賣薩州;併因下屆戌年將有 冊封大典,蒙停止新遣員役到國;併自今年起,期定七年,囑免薩州有事時,特遣使於薩州;併自今年起五年之間,仍舊准允遣楷船、運送船四隻外,加遣運送馬艦船一隻,併囑免毎宅應賦稅銀。五月二十八日到薩州。翌年九月二十四日囘國。

本年〔道光十六年〕,爲稟明進貢全竣囘國事,遣進貢正使耳目官向氏棚原親雲上朝矩。六月二十二日到薩州。事竣囘國之時,到大島洋面,船隻沖礁撃砕,特遣船迎接。於十月二十九日回到那覇港。

〔道光〕十七年丁酉,遣楊氏森山親方昌勝慶賀年頭;兼賀壽姫様、順姫様出嫁;又謝冊封之時奉獻皇上武器、馬器,併奉進天使武器等件,准允照例,挪借公項,命工製造,以賜發下;又謝公家寄運球舘黒糖,及諸官私運黒糖所有通単稅銀,恩准自舊年起三年間之間,一概囑免;又賀麑府因奉獻黃金於江府輔弁公用,蒙賜鞍鎧;又謝其獻金江府之時不加稅銀、稅米於本國;又勝姫様許嫁於松平左近將監様,後因左近將監様卒,請解約盟,由是奉問太守様、中將様、少將様、勝姫様安否。七月初十日到薩州。翌年十月初四日囘國。

〔道光 〕十八年戊戌,遣阿氏佐久田親方守祥慶賀年頭;兼謝賀少將様陞位按司使。蒙准遣使江府之時一同遣發;又謝封典全竣,所有謝禮使,蒙令赴江府王子兼務;又賀中將様蒙 大御所様賜御腰物、御肴;又因文姫君様卒,奉問太守様、中將様、少將様安否。五月初一日到薩州。翌年十月初一日囘國。

本年〔道光十八〕,爲稟報冊使臨國事,遣飛船使向使富盛親雲上朝英。七月二十四日到薩州。九月初十日囘國。 

本年〔道光十八〕,爲「稟報諭祭及封典全竣,併詳請令謝恩使,兼謝皇上所頒御書匾額」事,遣向氏牧港親方朝昆。八月二十二日到薩州。十月初六日囘國。

〔道光〕十九年己亥,爲慶賀太守様転陞宰相位事,遣尚氏大里王子朝教。六月初七日到薩州。十月初一日囘國。

本年〔道光十九年〕,爲「封典全竣,叩謝麑府鴻恩;兼賀若殿様陞少將位」等事,遣尚氏伊江王子朝忠。七月初八日到薩州。十月初一日囘國。 

本年〔道光十九年〕,遣尚氏野村親方朝厚,慶賀年頭;兼賀太守様蒙賜御鷹之鶴;又賀篤之直様爲南部左衛門尉様之婿養子,典禮全竣;又賀睦姫様出嫁;又賀寵姫様定婚;又謝皇上頒賜御書匾額,其謝禮,准令冊封謝恩使兼務奉獻金鶴;又謝少將様陞位,其慶賀使准令所遣王子兼務;又謝本年〔道光十九〕因遣王子,准加運地船二隻;又謝焼制餘糖,准起自本年以至丑年加運薩州;又進香於太信院様七年回忌、蓮亭院様二十五年回忌。六月七日到薩州。翌年九月九日囘國。

本年〔道光十九〕,爲稟報進貢兼請封使者囘國事,遣向氏安室親方朝昌。七月初五日到薩州。十月初一日囘國。

〔道光〕二十年庚子,遣毛氏座喜味親方盛普慶賀年頭;兼賀太守様因江府造作西丸殿時,奉獻黃金,蒙賜剣刀、時服;又因回祿作災,延焼高輪御屋敷、西門長屋廻等処,奉問安否;又進香於賢章院様十七年回忌;又稟報因有皇上勅諭琉球,改爲四年一貢,遣使陳請転奏,照舊二年一貢。六月十五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十八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爲稟報進貢全竣囘國事,遣章氏金武親雲上正孟。八月十九日到薩州。十一月十一日囘國。

〔道光〕二十一年辛丑,爲稟報謝恩使者囘國事,遣向氏國吉親方朝章、都通事鄭氏赤嶺通事親雲上思恭。五月二十六日到薩州。公務全竣。其時朝章具備王上意願,恩免中城王子入朝薩州等由,再三陳情,以行聳請。叨蒙殊開恩路,一次免其入朝。十月十一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一〕,叨蒙笑左衛門恭奉諭旨,恩免中城王子入朝薩州。其所奉諭旨,記之於左:


諭曰:中城王子應於近年遵依舊典奏請,來朝本州。其時費用,実屬許多。該琉球勢必不得不先期営殖,以致備弁。是以該國瀝陳其由,屢涜朕聡。且聞中城王子,平常精神不強。況又萬里海路,風波難測。中山王自富心懐不安。此洵父子深情所不能已者也。朕憐其深情,殊開恩路,一次免其來朝。朕念此禮実係舊典,本應不可輒免。茲破格恩免者,実出於綏懐之至意。汝笑左衛門宜體朕意,暁諭國吉親方:囘國之時,傳知中山王。仰感深仁,毋庸備弁其需。


本年〔道光二十一〕,遣向氏棚原親方朝矩慶賀年頭;兼謝賀陞中將位使者,蒙令明年赴江戸王子兼務;又謝恩准因有皇上勅諭,改爲四年一貢,遣使陳請,照舊二年一貢;又謝除例遣楷船、運送船四隻外,恩准自今年起,限定五年,仍舊加遣運送馬艦船一隻;又因大御所様薨逝,在麑府奉問公方様、右大將様安否,又奉問太守様、中將様、少將様安否;又謝因大御所様薨逝,奉問安否,於公所使者,蒙令在番職兼務。又因邦姫様、澄姫様夭亡,奉問安否。所坐船隻,五月二十七日,在於甑島衝礁破壊。六月五日,坐駕小舟到薩州。翌年〔道光二十二〕九月十八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一〕,爲稟報「因有皇上勅諭,改爲四年一貢。去年特遣王舅陳請照舊二年一貢,隨蒙兪允」事,遣王舅向氏恩河親方朝幸,並七月二日到薩州。公務全竣,十月四日囘國。

〔道光〕二十二年壬寅,爲賀公方様即位事,遣正使尚氏浦添王子朝熹於江府,併兼賀前年 大慈院様□位。六月初五日到薩州。八月二十二日,隨太守様起程。十一月初八日到江府。公務全竣,翌年三月初二日回到薩州。四月初六日帰國。

本年〔道光二十二〕,爲前事,遣副使毛氏座喜味親方盛普於江府。六月初六日到薩州。八月二十二日起程。十一月初八日到江府。公務全竣,翌年三月初二日回到薩州。四月初十日帰國。

本年〔道光二十二〕,爲「因大慈院様薨,王上恭進香儀」事,遣馬氏國頭按司正秀。七月十一日到薩州。九月二十七日帰國。

本年〔道光二十二〕,爲弔祭大慈院様事,遣圓覚寺竺胤長老。六月十一日到薩州。十月九日帰國。

本年〔道光二十二〕,遣向氏仲田親方朝寛慶賀年頭;兼賀前年大慈院様蒙賞文恭院様遺物脇差一刀;又因大慈院様一周忌,恭進香儀;又謝詳准上屆戌年所剰貨物,併亥年帰船先發,來船後到,未奉薩州,明示所運貨物,在長崎會所,照額發賣;又謝本年〔道光二十二〕因遣使江戸,蒙加遣正副使所坐船各一隻,並寄運正使貨物船一隻;又謝寄運球館黒糖及諸士私運黒糖所稅票銀,自去年至本年,一概囑免,且恩准所焼黒糖過額之數,自今年至辰年,一連重運發賣;又賀廣大院様奉旨陞従一位;又謝蒙薩州憲令,上屆戌年冊封之時,賜借銀両,分年期,定三年遂漸奉納,遵即其二年分本銀,已完奉納,其一年分本銀,並其全銀利息,恩准延至下屆巳年奉納。六月初四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初六日帰國。

本年〔道光二十二〕,爲謝一次恩免中城王子入朝薩州事,遣東氏浦崎親方政行。六月五日到薩州。九月二十七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二〕,爲因大慈院様薨,奉問太守様安否事,遣向氏仲村親雲上朝儀。六月四日到薩州。九月二十一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二年〕,爲稟報進貢事竣囘國事,遣耳目官向氏識名親雲上朝顕。七月十日到薩州。九月二十一日囘國。

〔道光〕二十三年癸卯,遣馬氏桃原親方良輔慶賀年頭;兼因去年遣使江戸,奉謝麑府;又賀報七郎殿入継種子嶋伊勢殿之統;又逢大慈院様三年回忌、春光院様三十三年回忌,恭進香儀;又謝有事應遣使者,恩准自本年起以至七年,令在番兼務;又謝詳蒙上屆戌年冊使臨國之時,官買薬材,運賣長崎;又因泰姫君様薨逝,奉問太守様、少將様安否;又因松平伊豫守様卒,奉問太守様、少將様安否。六月十一日到薩州。翌年九月二十日回國。

本年〔道光二十三〕,爲賀太守様陞正四位上事,遣尚氏浦添王子朝熹。六月十四日到薩州。八月六日帰國。

本年〔道光二十三〕,爲稟請麑府転謝去年所遣江戸差使公務全竣事,遣馬氏大嶺親方正佳。六月十四日到薩州。翌年四月初八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三〕,叨蒙笑左衛門恭奉諭旨,一世恩免中城王子入朝薩州,其旨記左:


諭曰:中城王子遵依舊制,來朝本州一款,已發鴻慈,暫行恩免。但査慶長年間,於琉球興廃之時,家久公率同尚寧王赴駿府及江府,使行朝観。此來朝之禮所由作也。其來歴,自中山王至國中臣民所共知也。然則琉球太子,初入朝之禮,関係不軽。理應於未膺王爵之內,照舊一朝。但聞琉球自寛政以來,因賀慶謝恩,遣使於江戸共已五次。清朝冊使臨國,亦已三次。除此浩費外,屢逢格外吉凶,資財之耗儘及許多。正在國家困窮之秋等語。況又中山王如有太子冒凌風波,跋渉遠海,自應深爲憂慮。今朕上憐父子相思之情,下察國家窮約之極,破格施恩,將其中城王子來朝之禮,一世囑免,以示恩眷矣。汝笑左衛門宜體朕意,暁諭浦添王子:囘國之時,傳知中山王,仰感深仁。俟來年夏稔,代遣該王親弟,奉獻儀物,恭謝其恩。至於中城王子,亦應着令:起自來年,遵依舊章,奉具書翰。慶賀年頭,併私進儀物,奉問安否。欽此。


〔道光〕二十四年甲辰,遣向氏安室親方朝昌慶賀年頭;兼賀太守様蒙賜御鷹之鶴;又賀太守様詳蒙恩准,本年三月,進赴江府;又謝代世子入朝薩州王子,理應稟遵鈞命,今夏駕赴;又謝客歳本國船隻漂収秋月筑前守様轄地,受其保佑;又謝蒙太守様爲球照料,務要呈請江府,使開運賣華物之禁等因;又因正覚院様百日回忌,恭進香儀。五月二十五日到薩州。翌年九月二十九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四〕,爲「飛報佛朗西船到來本國,強留執事官一名、通事華人一名,並稱日後有大総兵船隻到來,遂以駕回等由」事,遣向氏濱比嘉親雲上朝宜。六月初五日到薩州。七月十九日回國。

本年〔道光二十四〕,爲飛報中城王子之喪事,遣和氏花城裡之子親雲上景典。十月初七日到薩州。十一月二十二日囘國。

〔道光〕二十五年乙巳,遣向氏富島親方朝英慶賀年頭;兼因太信院様十三回忌、芳蓮院様五十年回忌、観光院様十七年回忌,恭進香儀;又因廣太院様薨逝,慰問太守様安否;又謝因江府改作御本丸,命薩州納金,本國奉薩州命,加賦銀米,但因薩州蒙江府應其所収貢賦之數,減少納金之數故,本國蒙兪免其賦;又謝因尚濬様薨逝,蒙御両殿様遣使於琉舘,恤賜奠銀,併慰問王上安否,及賜物件;又謝客歳馬艦船隻漂収伊東修理大夫様轄地,煩累薩州;又謝詳蒙上屆戌年冊使臨國之時,官買華物發賣;又謝本年〔道光二十五〕因遣王子於薩州,叨蒙恩准,加遣馬艦船二隻,且蒙恩准,將本國所焼黒糖過額之數,自今年至酉年,依舊運賣薩州;又謝本國原來遣使江府之時,既蒙薩州査核所費銀數,但上屆寅年遣使江府之時,叨蒙薩州減少其費,従此以後永爲定規。六月初四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十一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五〕,蒙薩州恩免中城王子入朝薩州,既於客歳,命尚氏義村王子朝章,代中城王子赴於薩州。但在琉舘將蒙恩免,代遣世子、王子,曁法司官、御馬宰領,赴於薩州。由是題請,將該王子改爲謝恩使,至其惣大親、小姓等,如客歳題准。扈従朝章,赴於薩州。五月二十九日到薩州。九月二十九日回本國。

本年〔道光二十五〕,爲稟報進貢事竣囘國事,遣耳目官向氏伊志嶺親雲上朝清。六月初二日到薩州。九月三十日囘國。該嶺理應客歳遣撥,因無順風,延至今年。

〔道光〕二十六年丙午,遣章氏金武親方正孟慶賀年頭;兼因廣代院様三年回忌進香;又賀寵姫様婚姻禮成;又謝除例遣楷船、運送船四隻外,恩准自今年起,限定五年,仍舊加遣運送馬艦船一隻;又謝本國運賣華物,已係江府禁止,但蒙薩州再密稟請,江府恩准起自本年一連五年運賣糸紬及白糸等項,而又薩州爲球國照料,務要呈請江府依照舊例,恩准運賣華物等因;又謝上屆戌年冊封之時,薩州賜借銀數償還不全,其所剰本銀及其金銀利息,蒙准今年奉納一半,於下屆未年盡數完納。閏五月十日到薩州。翌年九月二十三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六〕,爲稟報「咈囒哂國大総兵到來,要與本國結好交易,併將本國港口爲會船馬頭,隨飭固辭。該総兵不肯許諾,乃稱其固辭之処余,遂細奏聞咈國皇上,自有定奪諭旨頒降。今留此於咈人二名,於皇諭一降之時,代爲通傳。遂留二人,取道回去。又𠸄咭唎國醫士攜帯其妻一名、女子一名、男子一名,曁通事華人一名,上岸逗留。由是遣使於閩,陳請転奏。勅諭該両國人員罷其通商行醫之心,而將各所留之人,接回本國」事,遣夏氏摩文仁親雲上賢由。七月二十三日到薩州。九月十二日回國。

〔道光〕二十七年丁未,遣孟氏天願親方宗政慶賀年頭;兼賀爲咈、𠸄夷人逗留本國事;本年正月中旬,太守公蒙許回守薩州,隨即詳准少將公:俟太守公回到州城之後,纔赴江府。且蒙照例賞賜物件,又賀爲前項事,少將公蒙詳准回守薩州。且照例賞賜物件。又謝爲前項事,少將公蒙准帰守薩州。又謝爲前項事,少將公回守薩州,本應遣按司謝恩,但以本國有咈、𠸄夷船屢來煩擾,旦年成不淑情由,准着年頭使兼務謝恩之事。又謝爲前項事薩州善加照料,遣倉山作太夫殿,曁新納四郎右衛門殿前來本國。又謝爲前項事,薩州遣倉、新両殿前來本國,本應遣撥按司謝恩,但薩州殊垂仁慈,准俾年頭使,兼務謝恩。又謝薩州聞知本國上屆辰年以來爲咈、𠸄夷人事,通國困疲,兼有莫大浩費,窮益添窮情由,賞賜大米海帯菜。又謝賞賜前件,本應遣按司謝恩,但薩州厚垂憐恤,准着年頭使兼務謝恩。且至奉獻物件,亦於七件內除減二件,以爲収納。又謝去夏遣使於薩州,蒙詳准,本年秋,特遣使於中華,陳具咈、𠸄情狀,仰請 聖諭。又謝薩州爲球照料,遣使於江府呈請運賣華物,隨蒙允准:所賣華物,限定五年,運來發賣。又謝薩州蒙詳准運賣華物,本應特遣親方謝恩,但以本國有咈、𠸄夷船屢來煩擾,且逢饑歳情由,准俾年頭使兼務謝恩。又因逢太慈院様七年忌祭、蓮亭院様三十三年忌祭,恭進香儀。又因去年指宿,二月田御茶屋忽遇回祿,慰問安否。又因寶鏡院様薨逝,問安於太守公曁少將公,且恭進香儀。又因逢寶鏡院様小祥祭祀,恭進香儀。六月初三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十四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七〕,爲稟報「赴閩請諭,公竣囘國」事,遣王舅毛氏池城親方安邑。八月初四日到薩州。九月初六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七〕,爲稟報進貢全竣囘國事,遣耳目官毛氏喜舎場親雲上盛綱。八月二十四日到薩州。十月十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七〕,爲計聞尚育王薨事,遣向氏立津親雲上朝里。因風不順,翌年正月十二日到薩州。三月十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七〕,爲稟請尚泰王即位事,遣向氏摩文仁按司朝健。因風不順,翌年三月初三日到薩州。四月十一日囘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