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传信录/卷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中山传信录
卷第六
作者:徐葆光
后序

册封疏球国王副使赐正一品麟蟒服翰林院编修加二级徐葆光纂

风俗[编辑]

中山风俗,已见“前录”。兹役久俺,见闻尤核;略为诠次,以备采风。

正月十六日,男妇倶拜墓。女子于歳初,皆撃球为戏。又有板舞戏,横巨板于木椿上,两头下空二、三尺许,二女对立板上,一起一落,就势跃起五、六尺许,不倾跌欹侧也。

板舞图

二月,麦穗祭,国中同日祭麦神。此日妇女不作女红,男不事田野。【麦、谷四祭皆同。】

二月十二日,花朝;前二日,各家倶浚井,女汲取井水洗额,云可免疾病。    三月三日上巳,家作艾糕相饷遗。官民皆海滨禊飮,又拜节相往来。

此月中,同日又祭麦神,谓之“大祭”。

五月五日,竞渡龙舟三。【泊一、那霸一、久米一。】一日至五日,角黍、蒲酒同中国;亦拜节。

此月稻穗祭,选吉;同日祭稻神。此祭未行,稻虽登场,不敢入家。明夏册使子阳“使录”云:‘国中神有女王者,王宗姊妹之属,世由神选以相代。五谷成时,女王渡海至姑达佳山,探其谷穗成熟者嚼之,各处乃敢获。若未尝先获者,食之即毙。故田间绝无盗采者’。

六月,稻大祭,选吉;同日祭稻神。又有六月节,国中蒸糯米为饭,家家相饷;此日亦不作女红、不事田野,同上四祭日。

此月有月之夜,士民皆拔河争胜。

七月十五日,盆祭祀先。预于十三日夜,家家列火炬二于大门外,以迎祖神。十五日盆祭后,送神。

八月,家家拜月。明夏子阳“使录”云:‘俗有待月之愿。凡月初三、十八、二十三夜,皆修吉果拜待。初三夜,焚香对月拜;十八夜,焚香立待,待升明而拜,拜毕乃敢坐;二十三日,焚香坐待,待月出则拜:谓可益寿延禧。

白露,为八月节。先后三日,男女皆闭戸,不事事;名“守天孙” 。此数日内,如有角巾等诸事故,必犯蛇伤。国中蛇,九月出,伤人立毙。同日,蒸糯米,交赤小豆为饭,相饷。

十二月,逢庚午、庚申日,通国皆作糯米糕,棕叶包裹三、四层,和叶蒸食相饷,名曰“鬼餠” 。俗传古有鬼出,作此祭之;亦驱傩、禳疫之意。二十四日,送灶。次年正月初五日,始迎竃。

毎月朔、望,家家妇女取瓶罂至炮台汲新潮水,归献竃神或献天妃前石神。

正、三、五、九,此四月国人名为吉月,妇女相率至沿海雪崎洞中拜水神祈福。

官民家有人渡海者,斵木为小舟,长尺许,樯帆倶备;著竿首,立庭中,候风以卜归信。归即撤之。【名风旗,亦名五两旗。】

凡许愿,皆以石为神。凡神岳、丛祠之所,皆有巨石数处离立,设香炉,炷香烛于前。烧酒、设牲果酬愿,皆就石献供,不设神像也。“旧录”有女王、女君、辨才天、六臂神之类,盖即君君、祝祝开国诸神;传久异辞,不尽核也。女巫为人祈疾者,曼声呗诵彻夜,无鼓乐。

通国平民死,葬皆用棺椁。【土名曰龛。】官宦有力之家,仪物仿“家礼”,有详略。会葬者,皆衣白蕉衫。久米村大夫中,近有从“家礼”葬,不用浮屠者。

棺制,比中国棺略小;板厚不过一寸,长四尺五寸。

墓,皆穴山为之。既窆,垒以石;贵家则磨石方整,亦建拜台。墓门,远望如桥门。更有穴山,葬在屠崖之上者。女墓前,挂棕叶片扇、白巾;男墓前,白布笠,立杖,草履、木屐。插花筒、设香炉,则男女墓皆同。

男女食皆不同器,各设具别食,食馀弃之。与客会飮,不各设具,一杯传飮,箸一双,著盎间,同用。今其贵官对客,亦效中国同器、分箸飮食;或其居常尚仍旧俗耳。夏子阳“录”云:‘居官言事,必具酒二壶,至其家跪而酌之;酌毕,告以所事云’。

剃顶发[编辑]

前明琉球人,皆不剃发,惟不明网巾。万暦中,册使谢行人杰,闽之长乐人。母舅某从行,携网巾数百事,至无可售;谢使迟册封礼久不行,云本国既服中华冠带,册封日如陪臣有一不网巾者,册事不举;琉人竞市一空。福建至今相谑强市者,则云“琉球人戴网巾也”。

至本朝,始剃顶发。自国王以下,皆遵时制留外髪一围,绾小髻于顶之正中;首里与久米人,皆无异。夏子阳“录”云:‘首里人髻居偏,久米人髻居中’;今不然也。剪唇上髭令齐者,间有之。

五官正[编辑]

国中惟三种人,皆剃发如僧。一为医官,名日五官正;一为王宫执茶役者,名曰宗叟,又名御茶汤,六人;又有司潅园六人:皆全剃髪,戴黒色六棱幔顶寛檐帽,名日片帽。衣外多著短挂一领,比大衣略短二、三尺许,黒色。

二种人皆趋役,无时栉髪;恐稽时事,故皆使从径省云。

屋舍[编辑]

屋宇图[1] [2]

作屋,皆不甚高,以避海风;去地必三、四尺许,以避地湿。民间作屋,毎一间瓦脊四出,如亭子様。瓦如中国𤭁瓦,极坚厚;非此不能御飓故也。

无砖墙,毎屋四旁皆夹设板为壁。庭院中围墙及外围墙,则用蛎石垒成。首里大家外围墙,磨削一面如切成,极坚整。无砖地,多用板阁,高三,四尺许。

门窗,皆无戸枢;上下限,皆刻双沟道,设门扇其中,左右推移以为启闭。

室中以席裹草,厚寸许,椽以青布;布满室中。入室,必脱三板,故名“脚踏绵”。自王宫以至民间,皆然。

屋宇,在那霸所见者,皆村中民居。首里所见官戚大家,墙垣、栋宇,皆极华整;然亦一行作屋分内外,无层构复室也。

惟官署始连楹八、九作大屋,毎屋一间柱础多至二十馀所。

屋用㭴木作梁柱,坚润细理,千年不蠹。一名罗汉杉,大岛、奇界所出尤良,价亦甚贵;作屋一间,费至五百金。故久米大夫家从宦有年,尚多结茅者。首里大家皆以此造屋铺地,久之光润可鉴。

壁既用板,无粉墁墙,多用砑花重粉笺,或白色、或白地縁花者糊之。

竹帘极粗,以细竹全干编之;挂屋檐四周。

屋中画轴皆短小,不过四、五尺;屋小故也。若首里贵家,长与中国画轴无异。

屏幅字,或用四扇;例先书一大字于首,如春、夏、秋、冬、仁、义、礼、智之类;下缀诗语三、四行,亦不必与大字相应。

屋中开轩,多旁向,或东、或西。庭院中设小山石,树黄杨、乌木、桧、松之类;必剪束整齐,或方、或圆,层层有致。茸草如茵,极细软,柔结寸许;连土不散,布满山上下。或置小石池,畜鱼其中;中立小石,石上植铁蕉等小木为玩。

村迳皆极宽洁,多编细叶小竹作屏篱;剪叶令齐,方整缜密:村落皆是。寺院前,或列植黄杨,剪束就方,叶密如墙数十歩许。又有树,叶如冬青,六、七月生小白花,香如栀子,极芬烈,土名十里香;亦截作篱屏。将至王宫,夹道数里。

米廪[编辑]

米廪

藏米廪,亦悬地四、五尺,远望如草亭。下施十六柱,柱间空处可通人行;上为板阁。官仓皆如此。村民或数家共为一亭,藏米其中,分日守望。

器皿[编辑]

室中皆席地坐,无椅桌之用。飮食诸具,皆低小,以便用。其与中土异制者,图之如左:

[编辑]

凡飮食置碗之具,如古爼豆盘器,或方、或圆,皆著脚,高五、六寸许。食,罗数具于前。

烟架[编辑]

烟架


烟架一奁中,火炉一、唾壶一、烟盆一;室中置数具,人前各置一具。王宫制用,甚精饰。

棋枰[编辑]

棋枰

棋局,高尺许,脚二、三寸,面厚七、八寸;极坚重,使不倾侧。黒子,磨黧石为之;白子,磨螺蛤顶骨为之。人皆善奕,谓之“悟棋” 。下时,不用四角黒白势子;局终,数空眼多少以定亏嬴,不数实子也。亦有象棋。

[编辑]

士夫家有一榼,或朱、或黒,渗金间采,制作甚精。郊飮,各携一具。中四器,置食物;旁置酒壶一、盏一、箸二,诸具略备。民家食榼,或方、或圆,皆作三、四层;刳木为之。

[编辑]

水火垆,制用轻简,铜面锡里;一置火、一置水,外作一小木架盛之。下二层,黒漆奁三、四事,中藏茗具。入茶担中,国王令秀才二人値之。客出游,则携以随。

【书架】[编辑]

曲隐几,仿古式,绕身如扇形,高一尺许;加褥其上隐之。书架,如镜架,著小座,高半尺许。席地坐用之。

[编辑]

大小套枕,中藏数具;客至,则人授一枕。

茶瓯【茶托、茶帚】[编辑]

茶瓯

茶瓯,色黄,【无白地者。】描青绿花草;云出土噶喇。其质少粗无花、但作冰纹者,出大岛。

瓯上造一小木盖,朱黒漆之;下作空心托子:制作颇工。茶瓯颇大,斟茶止二、三分,用果一小块贮匙内:此学中国献茶法也。若国中烹茶法,以茶末杂细粉少许入碗,沸水半瓯,用小竹帚搅数十次,起沫满瓯面为度;以敬客。

【烛】[编辑]

烛灯,木底四方格,上寛下窄;白纸糊之而空其上。施木柄,钉柱上;虽大风,不致灭烛也。王宫内所用皆然。民间灯,多不用烛;以木作灯,四方糊纸高木座,篭油碟其中,置地席上。

烛,如黄蝋而色黒;国中有油树,取其子榨油为之。

[编辑]

[3][4]

蕉扇,圆者为日扇,男子用之。妇人用者缺其傍,如缺月状;名月扇。

折叠扇,名棹子扇;即倭扇也。皆单边,无寛边者;粗细不等,有绝佳者。本国官民冬、夏用之,横插大带间以为饰。又有折腰扇,扇骨两截,下合上开;僧人所用。团扇,以竹为骨,茧纸糊之,或青、或白;洒金作昼。有泥金五华者,名玉团扇;惟王宫中有之。

命妇或受赐,始得用之。

匠具[编辑]

匠具

斧、凿,皆类中国。惟锯用纯铁为之;形如刀,下著柄,列齿口端为用。

陶器[编辑]

陶器

瓶、罂,多类中国。其小异者,茶具火轳一二种图之。

[编辑]

炊爨锅器,皆有铁者制,亦颇与中国异,或有柄、有提处。夏使“旧录”云:‘多用螺壳炊爨’;今不尔。间以大螺壳烹茶者有之。

[编辑]

笔,用鹿毛为之,短管。比中国笔较短,仅长四寸馀。竹管似芦,取其轻细;管之末有番字小帖,笔帽皆有小开处。国人作书,皆不倚叶,或立、或坐;倒卷纸尾,左手箝顿掌中,悬腕书之。以笔蘸墨,则横笔卧卷之。

[编辑]

纸,以茧为之;有理坚白者,极佳。其黄色质松者,名事宜纸:皆切方幅为用,与高丽茧纸正同。其质厚者染紫色,可为衣;名内用纸。有印花者如锦,极可爱。

耕器[编辑]

耝、犁,皆彷中国,但减从轻小。高田惟仰雨泽;下田层列,引泉下漑。其江湖通潮者,皆卤不可漑,故无桔皋、戽斗诸具。

织具[编辑]

织具

机形,坐处窄,外寛,高一尺五、六寸,低着脚仅三、四寸许。机前立竹竿一,下垂,引扣下上。梭长四寸馀,如皂角形。器用轻小,席地为便,家家有之;缕蕉绿杂纫织之。

渔具[编辑]

沿海近港,所见皆用独木小舟,或钓、或施伞网以取小鱼。螺、蛤、蟹、石鮔、海胆随潮下上者,夜候潮落,篝火取之。

乐器[编辑]

乐器,与中国无异,筝、笛等倶备。【无笙。】三弦,柄比中国短三寸馀,弹拨惟用食指。笛曲,有“青山曲”、【即中国“银绞丝”、“五更转”也。】“落雁曲”、“乐平曲”。 “太平歌”乃神曲,毎撃小铜点起调;一人先唱,下乃齐声和之。

前使张学礼“记”云:‘国王遣子婿于从客某所学琴’;今已失传。国中无琴,但有琴谱;国王遣那霸官毛光弼于从客福州陈利州处学琴,三、四月习数曲,并请留琴一具;从之。

女集【钱、女饰】[编辑]

女集图[5][6]

市易之所,“旧录”云:‘向在天使馆东天妃宫前平地上,后徙马市街’。今市集移在辻山沿海坡上,早晩两集。市集无男人,倶女为市。所市物,惟鱼、虾、番薯、豆腐、木器、磁碟、陶器、木梳、草靸等粗下之物。仕宦家,多不入市。

[编辑]

纸封钤记及宽永通宝钱

市中交易用钱,无银。钱无轮廓。间有旧钱如鹅眼大,磨漫处或有“洪武”字;已绝少。今用者如细铁丝圈,一贯不及三、四寸许,重不逾两许;贯口封一纸,扣钤记之,散即不可用。毎千,値国银二分二釐。【明万暦中,萧崇业、夏子阳等“录”即云:‘国中用黒铜钱极轻小,千不盈掬;凡五贯,折银一钱’。则其来已久,本国称为“鸠字钱”云。】其平日皆行“寛永通宝”钱,【钱背无字,或有一“文”字。按日本寛永元年为前明天启二年,歳在壬戌;此日本旧钱也。钱模大小,亦与前明万暦钱相埒。钱质皆赤铜,毎百値国银一钱二分。“国朝典汇”云:‘琉球市用日本钱,以十当一’;为近是。】临时易之;使还,则复其旧。国中旧有“洪武”钱,永乐十一年又赐“永乐”钱。天顺二年,王请照永乐、宣德间例,所带货物以铜钱给赐;礼部寝之。本朝又无赐钱之例,故其国少中国钱。

妇女,小民家簪用玳瑁,长尺许;倒插髻中,翘额上。髻甚松,前后偏堕;疑即所谓“倭堕髻”也。不穿耳,闻国中大家女亦然。无脂粉、无首饰,珠翠倶废不用。足无所矫揉,或穿半袜、或著三板、或赤足行沙土中。手背皆有青点,五指脊上黒道直贯至甲边;腕上下成方、或圆、或鬌,为形不等,不尽如梅花也。女子年十五,即针刺,以墨涂之,歳歳増加;官戸皆然。闻先国王曾欲变革,集众议,以为古初如此,或深意有所禁忌;骤改前制,不便。遂至今仍之。过市所见,无不尽然。

入市货物,无肩担者。大小累重,皆戴于首;即大瓮、束薪,皆然。登坡、下岭,矫首曳袖而行,无偏堕者。

土妓行市中;暑月衣襟上亦用红绢縁于领掖间,以此识别。 “旧录”云:‘良家入市,手持尺布以自别’;今亦间有之。

妇人抱小儿者,惟一手操小儿腰臂,令骑坐左右腰叉上;所见皆然。

[编辑]

贡舶,式略如福州鸟船。船掖施橹,左右各二。船长八丈馀,寛二丈五、六尺。前明洪、永中,皆赐海舟;后使臣请自备工料,于福州改造。今本国舟工,亦能自造如式。其各岛往来通载之船,大小皆尖底,底板鳞次;太平山船加饰栏槛为异,故图之。小船,皆刳独木为之,极轻捷;村民、渔戸皆用之。一舟不胜载,则双使为用。

轿[编辑]

轿图

通国惟国王肩舆,彷中国式,或十六人、或八人。轿上亭盖帷幔,悉如中国。国相、法司以下,皆两人肩舆,式皆矮小;著扛木于轿顶,二人前后舁之。轿高不逾三尺许,席底,趺坐;远望如笼榼然。前使“汪录”云:‘不知其中有人’;信然也。贵族亦有造作精致者,用罗汉杉木雕镂,铜饰锦边,绘里纱縠为蔽;而其高下、大小则一也。

国中无车,山谷非所宜也。

[编辑]

马饰图

马,与中国无异。高七、八尺者绝少。蹀躞善行,山路崎𡼲,上下沙砾中不见颠蹶;此则其所习也。上山、渉水,则驰。

地既多暖,冬草不枯;马终歳食青,不识栈豆。故虽村戸下贫,亦皆畜马;有事则敛用之,事过散还。村家,亦有以马耕者。    鞍,制同中国;黒漆、红漆不同,有极精者。鞍前后加红帕四条,分垂左右,以为马饰。    韀,与障泥皆从简略。仕宦者,或用红毡一条。

勒口索,贵家多用五色相间蕉布全幅,入手两盘垂之,尚及马胁也。

镫,以木为之,式如曲杓形;一边著绳繋鞍下,空其口,以便赤足穿踏。或鞴皮为之,朱、黒漆有极精者。

国人骑马,皆不用鞭。能骑者,縦控令速行;否则,折树梢用之,下马即掷去。

宦家女人骑马,拥领蔽面,多侧坐鞍上,两足共一镫,人控徐行。前使“汪录”有记,今偶见亦有之。

长弓短箭[编辑]

弓箭    弓,长七尺馀,卓地高齐屋檐。箭,比中国箭乃较短一握许,射必卓地。执靶时,不在正中;乃就下窄处扣弦发。矢,皆用决拾如古制,发不甚远。“旧录”云:‘射二百歩外’;则未之见。

月令[编辑]

正月,桃夭,【碧桃、绛桃、樱桃,倶于是月开。】长春始荣,【四季开,此月尤盛。】蚕豆食新,鴬舌有簧,蛇出于穴,始电,雷乃发声,枇杷熟。【与中国无异,形略长如枣。元旦食新,为百果先。】

二月,木笔书空,海棠红,棠棣华,春菊有芳,【百合、丽春花,倶于此月开。】月橘子红,【月橘,一名十里香,花六月开;子红,累累,至此月满树。】萍始生,田豆收,蟋蟀鸣,蛰龙出于海。

三月,粟阑香,石竹花,【攻瑰、蔷薇、藤萝、罂粟,倶于此月开。】紫苏生,诸豆毕种,王瓜登于市,麦乃秋,虹始见。

四月,梯沽红,【树高十馀丈,花如木笔,攅生。榴、葵、萱花、金钱花、杜若、凤仙,皆于此月开。】铁钱花开,甘露见于蕉,【芭蕉,此月始结实,名甘露。】山丹吐𦦨,蔗田熟,【杨梅,亦于此月熟。】青瓜出,竹笋抽林,螳螂生【蜻蜒,亦生此月。】蜩鸣,鸦养羞,蚯蚓出,蝼蝈鸣,乌凤来,【小鸟名。又有鸟名古哈鲁,亦于此月来。】

五月,刺牡丹开,右纳花,【花与秋葵无异,木本,高三、四丈。】月橘花,【色白如雪,香闻十里。】夏菊开,【茉莉、栀子、木兰,倶于此月开。】莲有华,苋菜秀,桃有实,【榴亦于此月实。】蕻菜生,豇豆出,草不腐为萤,飓母时怒。

六月,佛桑烧空,【三月开至冬,此月尤盛。】挂兰香,【蕙亦于此月花。】桔梗花,决明开,禾毕登于场,绿豆收,鹿入水为鱼。【沙鱼跃岸化为鹿;鹿畏热,以舌咂水,亦化为沙鱼。】

七月,木兰再芳,【海棠、玉簪,倶于此月开。】棉花收,龙眼圆,玄鸟来,【燕,至此月始来。】寒蝉鸣,刀豆出,【丝瓜,亦于此月出。】野菊秀,【如中国青蘘,生满田中。】毛鱼阵于水,【此月朔前后五日、八月朔前后五日,毛鱼排队成阵;他月不然。】

八月,木芙蓉华,【桂,亦于此月花。】容蕊至,【鸟名。又有鸟名恨煞,亦于此月来。】赤小豆收。

九月,梅始华,戊土实,【果名古把梯斯,形如青果而扁。闽中亦有之,名戊土。】柿紫,霜乃降,海鹰来,【国中无鹰;此月东北风起,自日本飘来。】大豆收,麦种下,雷始收声,【或至冬不收声,时有之。】田野毕垦,麻石求子来,【鸟名,绿翅白眉。】蛇为暴。【此月蛇出伤人,立毙。】

十月,绿秧出于水,橘实,田豆下种,铁树有花,蛇乃蛰,虹藏不见,松露入土化为菌,【松下土中,此月有土菌形如芋;松露滴入土中,所化色白。出牛粪中者,灰色;不可食。】纸茑升,石求读来。【鸟名。又有鸟名莫读史与伊石求子,皆于此月来。】

十一月,水仙开,寒菊花,枸杞红,蚯蚓鸣,美人蕉红,野有黄华,【如中国蒲公英,开遍山罅中。】大雨时行。

十二月,佛手指空,绿鸠至,蛰虫不俯,蚊不收声,无冰。

物产[编辑]

中山气候多暖少寒,无冰,霜雪希降,草木常青。土产所有同中国者,祗标其名。异产则详其形状,花卉并记其开时如后:

谷则六谷咸备,米六种、麦三种,菽有绿豆、赤豆、黒豆、白豆、大豆、小豆。大豆,即中国黄豆,毛荚;七、八月生田中。所见比中国产者特小,仅如细黒豆。异产有番薯,在处皆有之,犁种沙土中,蔓生蔽野;人以为粮,功并粒食。家种芭蕉数十本,缕丝织为蕉布;男女冬、夏皆衣之,利匹蚕桑。明册使萧崇业、夏子阳“旧录”云:‘土不植棉,地不宜茶’;今亦间有之,但不甚繁植云。

蔬有白菜、芥菜、菠菜、萝卜、香菜、丝瓜、冬瓜、茄子、刀豆、蚕豆、芋、葱、蒜、韭、姜、胡椒、薤、芹、荠、蕨、瓠、萱、荽、茴菜、筒蒿、香菰、紫菜、菘、木耳、石花菜。异产有海带菜、女蒡、辣荞、茯苓菜、瓮菜。又有松露,土音称为蓄萝;九、十月中,生大松树下土中。实圆,白色菌类;味鲜美。产具志头者,尤良。灰色者,生牛粪中,不可食。【海菜有海带,一名昆布;又有红菜,类石花菜而少扁,出海滩中。又有鸡脚菜、麒麟菜。】

木有松、柏、桧、杉、榕、樟、栀、柳、槐、棕榈、黄杨;梧桐甚少。异产有㭴木等。

㭴木,一名罗汉杉,叶短厚、三棱;与中国罗汉松同。木理坚腻,国中造屋,梁柱皆用之。诸岛皆有,出奇界者尤良。

福木,叶如冬青,特大,对节生,长二寸许,如腰子形,厚而光泽,一名常盘木。树直上,长丈馀,四时不凋、叶可染绿色。开小黄花,结实如橘,可食。又有一木,土名呀喇菩;叶皆似福木,亦对节生。白花似梅,十一、二月实:倶号君子树。【叶纹对缕如织,中边映日通明,作金黄色。旧传“闘镂树叶如橘” ,当即此也。】

铁树,即凤尾蕉,一名海棕榈;身蕉叶,叶劲挺对出,䙰褷如凤尾。映日,中心一线虚明无影;四时不凋,处处植之。

乌木,叶如桂,直上。外与常木不异,中心木质黒色,然亦有白理者。又有红木。

油树,叶似橘。实如橘大,不可食;用以榨油。又有福满木,树高数尺,叶似木槿差小,花如橘;子累累红色,可食。又有树,叶似冬青,高丈馀;花如枣,子累累生,如中国女贞子,甘酸可食,亦可染物作青莲色:名山米、又名野麻姑,当即青精也。

古巴梯斯,树高二、三丈馀,叶大如柿叶;花五桠,八、九月实,如青果而少扁,味香甘。闽中有之,名戊土。

右纳,树高三、四丈馀,叶似白桐;夏季开花,如中国秋葵,黄瓣檀心。地分木高五、六丈,叶如谷;树小,白花丛生,冬月开,有毒,可药鱼。

月橘,树高丈馀,细叶如枣。五、六月开小白花,甚芬烈;名十里香。结实,如天竺子稍大;二月中,红累累满树。

梯姑,树高七、八丈,大者合数围;叶大如柿,毎叶抽作“品”字形,对节生。四月初花,朱红色,长尺二、三寸;毎干直抽,攅花数十朵,花叶如紫木笔吐𦦨。高丽种,出太平山。

悉达慈姑,树高丈许,叶类桃。子如葡萄,穗累累,深蓝色,名慈姑奶;不可食。

花有梅、桃、杏、桂、木兰、木莲、水芙蓉、红樱、雪球、山茶、安石榴、杜鹃、【杜鹃,十月开花,至三月止;花绝大,四倍于中国所产者。】佛桑、【千叶者,有大红及浅红二色;单叶者,惟大红一种。中心蕊高出花瓣外一寸许,如烛承盘状;故一名照殿红。四时皆花,六月为盛。】山丹、【比中国特大,有成树长丈馀者;红花四出,数十柴攅生如火。有千叶者,重台甚艶。“五雅统”注云:‘山丹、扶桑,同出日本,始入中国’。】兰、【四时皆开。】菊、茉莉、海棠、长春、水仙、【十月花。】剪秋罗、月季、蔷薇、千日红、银台金盏、【即水仙。】杜若、菖蒲、百合、葵、鸡冠、萱、石竹、仙人掌、雁来红藤。异产有名护阑等。

名护阑,叶短而厚,与桂叶同,大仅如指二。三、四月开花,与兰无异;一箭八、九柴攅开,香清越胜兰。出名护岳岩石间,不假水土;或寄树桠上,或以棕皮裹悬之。又有风兰,叶比兰较长,香如山柰、茴香。蔑竹为盆,悬挂风前,极易蕃衍。俗皆尚兰,号为孔子花。

粟兰,一名正兰;叶如凤尾,花如珍珠兰。又有松兰、竹兰、棒兰。【状如珊瑚树,绿色;无叶,花从桠间出,似兰较小。】

野牡丹,土名𦬯花,叶与牡丹无异。二、三月,花开作丛,累累如铃铎;素瓣紫晕,檀心如碗大,极芳烈。其叶嚼之,以为口香;种出太平山。又有野海棠、仙人竿、帚桃、野阑。【即中国青蘘。】

文萱花,一名欢冬花;花如萱花,特小。叶有青白相间纹。

山苏花,一名猿莚花;无花、无干,出土长不及尺。叶如蕉而小,坚厚有纹。

雷山花,土名吉茄;叶如铁梗海棠,花如牵牛花差小,鸦翠色。四、五月开,至十一月,结子如豆;苞如榴房,藏子数十粒,可种。

吉姑罗,一名火凤;人家墙上多植之以辟火。干似霸王鞭草,叶似愼火草;花似黄菊。亦有红者,名福禄木。

果有藕、蔗、西瓜、青瓜、木瓜、橘、【数品。】香橙、金柑、佛手、荔枝、龙眼、葡萄、樱桃、杨梅、覆盆子、【形如杨梅。】栗、柿、核桃、枇杷、梅【小如龙眼。】异产有蕉实等。

蕉实,芭蕉所结实,名甘露。花紫红色,大如瓢,日开一瓣。结实如手,五、六指并垂;采久之,肤理似藕之最嫩者,可成熟之,如薯而甘。

阿呾呢,叶长,旁有刺;久成林连蔓,坚利可为藩墙。叶可造席,根可造索。开花者为男木,花白若莲瓣合尖,左右迸叠十馀朵,直上五桠;蕊露如杖,长数寸:芳烈如橘花。女木无花,结实大如瓜,肤纹起钉皆六棱,可食。云即波罗蜜别种;粤东亦有之,名凤梨。

槠子,一名芝;子如橡栗而小。山中处处有之,一名椎子。

竹有苦竹、猫竹、虎斑竹、凤竹、竿竹、帚竹、乌竹、大竿竹、矢竹、竻竹。异产有观音竹。

观音竹,著地丛生,叶长尺许,寛三、四寸;紫色。

獣有牛、马、羊、豕、犬、猫、鹿、猿、山猪;无虎、兔、獐。【“明一统志”言其土产有熊、罴、豺、狼;今考,皆无之。】

畜有鸡、鸭、鹅。异畜有太和鸡,比常鸡特小,短足、长尾;种出七岛。

禽有雀、乌、鸽、鹭、鴎、凫、鸭、班鸠、绿鸠、【十二月来。】野鸠、鹑、𫁡、【俗呼神鸟。】田鸟、雉、鹡鸰、杜鹃、鸳鸯、燕、【七月来,不巣人屋。】鹰、【九月中东北风,从外岛飘来。】雁、【偶有之,不恒至。】鹤。【或一有;亦希见之。】异鸟有古哈鲁等。

古哈鲁,金黄毛羽,长觜短尾;四月鸣。

麻石,翅羽绿色,白眉;九月来。又,伊石求子,似麻石。

乌凤,一名王母鸟;四月来。

恨煞,毛羽似鹰而差小;八月来。

容蕊,翅灰褐色,黒头;八月来。

石求读,毛羽似雀;十月来,春乃鸣。

莫读史,绿毛;十月来。

虫有鼠、蝙蝠。蝎虎,能作声如雀;冬、夏皆然。蜥蝪,生水池中,红腹,背有金光。又有四脚小青蛇,常见之。国中蛇最毒,九月中,毎出伤人;人立毙。【前“使录”云:‘其蛇不伤人’;未然。】蚊、蝇,皆冬生。蚁,与中国同,但腹亮如晶;毙之,有点水。

鳞族有鲛、鲤、鲋、鳗、鳅、虾、金鱼、银缕鱼。异产有毛鱼、针鱼、燕鱼等。其绿色、红色、绿鳞、红章五彩相间,或圆、或长者,不可胜数;土人就其色、其形呼之,皆无名。海鱼生切片,夜中黒处视之,皆明透,有绿火光色,如热河夜光木。

毛鱼,细小,外视似腐,咀嚼有味;闽人皆重之为珍品。七月朔前后五日、八月朔前后五日,于海中排阵出;他月则否。

针鱼,头戴针形,亦名鱵。

靴鱼,头长如靴。

燕鱼,如燕,有翼能飞;古名鳐,俗呼飞鱼。

介族有龟、鼋、鳌。异者有玳瑁等。

玳瑁,甲如龟、鳖,首尾形少尖,头带淡红色。

海马,马首、鱼身,无鳞,肉如豕;颇难得。得者,先以进王。

石鲍,首圆,下生八手,无脚;土人皆以入馔。

蟳,肉最佳味;如蟹而大,性温。

蟹,大小种族各异。有小蟹,五色两螯,左大右小;小以取食,大以外御。惟大螯朱红色,名曰照火。小蟹居螺壳中,名寄生。

海胆,背生刺如猬,蠕蠕能运徐行;味如虾、蟳。

螺族尤异,五色璀璨,形状诡出。蛼螯,大如盘,国人以为盎,为戸枢、为釜皆是。异者有壁虎鱼等。

壁虎鱼,螺壳上生五、六爪,形如壁虎;名壁虎鱼。

桅螺,壳尖出如桅,生刺满之;名桅鱼。

贝有数种,一种外白色,内朱绀色;一种玳瑁斑,内紫白色。

龙头虾,名鰝;大者一、二尺,形绝似龙,时以供馔。蛤、蚶之族,不可胜纪。

佳苏鱼,削黒馒鱼肉,干之为腊,长五、六寸,梭形;出久高者良。食法,以温水洗一过,包芭蕉叶中入火略煨;再洗净,以利刀切之。三、四切皆勿令断,第五、六、七始断。毎一片形如兰花,渍以清醤,更可口。

海松[编辑]

海松,生海水中;大者二、三尺,根蟠海底石上,久之与石为一矣。国人亦名曰𥐟松,似言松本木类,附生石上,如义甲、义髻之义;此字甚切。按字书,𥐟,石貌:别是一意。其枝叶纤细,与侧柏无少异;鲜𦦨如火,疑以柏枝。叶成朱色,有腥气,不可近玩。其根木色,轮囷屈曲,如老树;根以刀刻之,拒不可入,俨然石也。生马齿山者较他处尤良,红色不即褪落。又有一种,无枝叶,拳石殷红;上作蜂寞细眼,攅蹙遍满,如鸡冠花头:皆生海底。惟马齿山渔人能泅水深没取之;中山渔戸能入水者,亦不能及也。

石芝[编辑]

石芝,生沿海海底石罅中。天使馆西北海上有小石,山名石笋崖,土人亦称为波上;此崖之下,石芝所聚。前使“旧录”云:‘有根、有叶,大者如盆、小者如盎;其他如菌、如菊、如荷叶者,不可胜数。灵壁、羊肚,倶不足道。亦惟马齿山人能深没取之。盐水久渍而成腥气,尤不可近;出水久之,腥气渐退。然脆折亦难致远,故不贵重云’。

凡石大小,皆极嵌空;大者如楼、如屋,玲珑明透,古藤萦结葱郁。即拳石,亦有奇致。山崖海边,遍地多有。但质甚松利,易脆折。惟磨刀石甚坚而腻,以为砺,胜中国者;故世以充贡。

字母[编辑]

字母
人,
读如依
类,
读如鲁
波,
读如花
仁,
读如义
保,
读如夫
飞,
读如挥
登,
读如都
知,
读如痴
里,
读如利
留,
读如禄
远,
读如鸟 
和,
读如哇
加,
读如喀
有,
读如夭
太,
读如达
礼,
读如
卒,
读如苏
律,
读如即
奈,
读如那
罗,
读如喇
无,
读如某
卒,
宇如务
而,
读如依
乃,
读如奴
于,
读如乌
可,
读如姑
也,
读如耶
未,
读如马
计,
读如其
不,
读如夫
科,
读如库
江,
读如而
天,
读如梯
安,
读如牙
世,
读如沙
其,
读如基
由,
读如夭
女,
读如霉
弁,
读如米
之,
读如志
忌,
读如意
北,
读如蜚
寸,
读如使

琉球字母四十有七,名“伊鲁花” ,自舜天为王时始制。或云:即日本字母;或云:中国人就省笔易晓者教之为切音色记,本非字也。古今字繁而音简,今中国切音字母旧有三十六,后渐简为二十八;自喉、腭、齿、唇张翕轻重、疾徐清浊之间,随举一韵,皆有二十八母:天下古今有字、无字之音,包括尽矣。今实略彷此意,有一字可作二、三字读者,有二、三字可作一字读者;或借以反切,或取以连书。如“春色”二字,琉人呼“春”为“花鲁”二音,则合书“ハロ”二字即为“春”字也;“色”为“伊鲁”二音,则合书“イロ”二字,即为“色”字也。若有音无字,则合书二字反切行之。如村名“泊”与泊舟之“泊”并读作“土马伊”,则一字三音矣;村名喜屋武读作“腔”字,则又三字一音矣。国语多类此。国人语言,亦多以五、六字读作一、二字者甚多。得中国书,多用钩、挑旁记,逐句倒读;实字居上,虚字倒下逆读。语言亦然。本国文移中,亦叅用中国一,二字,上下皆国字也。四十七字之末,有一字作二点,音妈;此另是一字,以联属诸音为记者:共四十八字云。

元陶宗仪云:‘琉球国职贡中华所上表,用木为简,高八寸许、厚三分、阔五分,饰以髹、扣以锡、贯以革;而横行刻字于其上,其字体科斗书’。又云:‘日本国中自有国字,字母四十有七;能通识之,便可解其音义。其联辏成字处,仿佛蒙古字法。以彼中字体写中国诗文虽不可读,而笔势縦横、龙蛇飞动,俨有颠、素之遗’。今琉球国表疏文,皆用中国书;陶所云“横行刻字、科斗书”,或其未通中国以前字体如此,今不可考。但今琉球国字母亦四十有七,其以国书写中国诗文,笔势果与颠、素无异。葢其国僧皆游学日本,归教其本国子弟习书。“汪录”所云“皆草书,无隶字”,今见果然。其为日本国书无疑也。

琉球语[编辑]

臣按前明嘉靖中,册使陈侃记云称有夷语、夷字附录卷末,所传钞本阙而未见。万暦中,册使夏子阳给谏“使录”刻有琉语;本朝张学礼册使亦略载“杂记”中。今就其本少加订正,对音参差轻重、清浊之间,终不能无讹也。

天文[编辑]

   
天。【町。】日。【飞。】月。【子急。】
星。【夫矢。】风。【喀买子。】
雨。【阿梅。】雷。【喀㕶渺一。】
云。【枯木。】雪。【又急。】电。【贺的。】霜。【什呒。】
下雨。【阿梅福的。】下雪。【又急福的。】
雾。【气力。】露。【秃有。】
霞。【噶喀泥。】雹。【科立。】
明日。【阿着。】起风。【喀买福的沽。】
天阴。【町奴姑木的。】天晴。【町奴法力的。】
后日。【阿煞的。】大后日。【郁加。】

地理[编辑]

  
地。【池。】土。【足池。】
江。【密乃度。】河。【喀哇。】
海。【乌米。】山。【呀麻间字,亦读同麻音。】
水。【闵子。】冰。【谷亦里。】
路。【密之。】岸。【倭喀。】
石。【一是。】井。【依喀喇。】
泥。【巴罗。】沙。【是挪。】
灰。【活各力。】砖。【呀及一什。】瓦。【喀哇喇。】
远。【士煞迷。】近。【土古尼迷。】
长。【拿夹煞。】短。【阴夹煞。】
前。【妈U6。】后。【呒什的。】
左。【分搭里一。】右。【名急里。】
上。【威。】下。【昔着。】
东。【窟之。】西。【尼失。】南。【灰。】北。【屋金尼失。】
府。【间切。】村。【毋喇。】

时令[编辑]

春。【哈罗。】夏。【约之。】秋。【阿纪。】冬。【灰唷。】
冷。【晦煞。】热。【阿子煞。】
寒。【辟角罗煞。】暑。【奴罗煞。】
阴。【姑木的。】阳。【法力的。】
昼。【皮罗。】夜。【唷罗。】
朝。【阿噶子吉。】晩。【有煞呒的。】
时。【吐吉。】气。【亦吉。】年。【多式。】节。【些谷尼即。】
正月。【夏括子。】二月。【腻括子。】
三月。【三括子。】四月。【式括子。】
五月。【吾括子。】六月。【六姑括子。】
七月。【失之括子。】八月。【瞎之括子。】
九月。【空括子。】十月。【躅括子。】
十一月。【躅一之括子。】十二月。【躅腻括子。】
初一。【之搭之。】初二。【福子介。】
初三。【之搭之密介。】初四。【之搭之唷介。】
初五。【之搭之一子介。】初六。【之搭之美介。】
初七。【之搭之梛介。】初八。【之搭之鸦介。】
初九。【之搭之哭古鲁。】初十。【之搭之土介。】
十一。【之一子泥子。】十二。【之泥泥子。】
十三。【之三泥子。】十四。【之唷泥子。】
十五。【坐古泥子。】十六。【坐六古泥子。】
十七。【坐十七泥子。】十八。【坐瞎之泥子。】
十九。【坐苦苦泥子。】二十。【瞎子介。】
二十一。【瞎子介疽。】二十二。【瞎子介泥泥子。】
二十三。【腻徂三泥子。】二十四。【腻徂唷介。】
二十五。【腻徂姑泥子。】二十六。【腻徂六姑泥子。】
二十七。【腻徂失之泥子。】二十八。【腻徂瞎之泥子。】
二十九。【腻徂苦苦泥子。】三十。【三徂泥子。】

花木[编辑]

茶。【札。】花。【豁那。】
叶。【豁。】枝。【又打。】
树。【那吉。】果。【吾乜。】
松。【贸子。】柏。【贸子那吉。】
竹。【托几。】笋。【打吉。】
枣。【那多乜。】木。【鸡。】
草。【谷煞。】梅花。【唷梅。】
莲花。【临。】龙眼。【客梗。】
木头。【梅唷梅拿乃。】
杉木。【思鸡。】楡木。【掏鸡。】
乌木。【哭罗鸡。】桃。【莫莫拿乃。】
杏。【色莫莫。】柳。【现其。】
芭蕉。【巴拉。】石榴花。【石古鲁。】
藕。【菱公。】扶桑花。【菩萨豁那。】
榕。【茄子埋大。】梧桐。【谷多。】
桂。【鸡花。】鸡冠。【鸡柴。】
茉莉。【木一乖。】凤尾蕉。【靴底子。】
荔枝。【利市。】甘蔗。【翕吉。】
胡椒。【窟受。】苏木。【司哇。】

鸟獣[编辑]

龙。【达都。】虎。【土拉。】鹿。【呵㕶失失。】马。【呒马。】狮。【施失。】牛。【兀失。】兔。【兀煞吉。】熊。【谷马。】象。【喳。】鸡。【推。】鹅。【鸟孤欲土。】猪。【呀妈失失。】狗。【因。】皮。【喀哇。】鼠。【聂。】莺。【打答噶。】羊。【皮着。】蛇。【密密。】猴。【煞陆。】龟。【喀乜。】雀。【由门多里。】凤凰。【呼窝。】麒麟。【其邻。】孔雀。【枯雀姑。】懈豸。【瞎宅。】仙鹤。【司禄。】象牙。【渣冷其。】玳瑁。【喀也那各。】牛角。【元失左奴。】喜鹊。【孔加喳司。】鹞顶。【抱立奴谷之。】

宫室[编辑]

宫。【迷耶。】屋。【耶。】门。【浊。】戸。【耶独可之。】窗。【马都。】墙。【掏几。】垣。【企止。】亭堤。】园。【腻滑。】楷。【乞斋穵书,又喀㕶条书。】瓦房。【喀喇亦弃牙。】

器用[编辑]

弓。【忧米。】箭。【一牙。】担桶。【㕶格。】木杓。【休波。】脚踏棉。【波着子。】棹。【琫。】浴桶。【克搭里。】椅子。【倭里那。】风炉。【鲁。】牙刷。【番㕶脚鸡母鲁。】畚箕。【失忒。】戥子。【法介依。】天平。【厅马答白。】刀。【和着。】刀鞘。【绿古礼耶。】轿子。【夹介子。】木套。【阿书着。】伞。【夹煞。】竹爿。【兀执。】床。【闲札古。】灯。【秃罗。】面桶。【他古又他里。】锅。【那脾。】锅盖。【福大。】瓦罐。【之㕶。】瓢。【弥㕶。】扫帚。【火气。】船。【胡休。】算盘。【山姆盘。】油盏。【虽之既。】木梳。【沙八已。】瓮。【客免。】索。【争拿。】斧头。【霞爽。】汤盆。【他阿喇。】竹龙。【古衣八古。】箸。【卖生,又皮爬失。】锁。【柴心,又沙四内古。】烟筒。【启力。】荷包。【荷作。】茶钟。【茶碗。】饭碗。【麦介衣。】铜罐。【约惯。】镴签。【式执直。】围棋。【古。】香炉。【科炉。】箱子。【科阿里阿哥。】面盆。【汗你及里。】盘。【他喇古。】匣。【哥八。】水注。【闵子磁之。】镜子。【喀敢泥。】酒壶。【亏奴。】烛签。【乱思古苔。】短簪。【喀你煞失。】长簪。【弥夸。】酒杯。【失六加泥。】象棋。【冲棋。】盔。【噶坞吐。】甲。【幼罗衣。】弦。【子奴。】枪。【牙立。】盆。【大箣。】瓶。【匹胡平。】船。【莆泥。】桅。【花时。】舵。【看失。】橹。【罗。】篷。【贺。】带。【文笔。】昼。【什么子。】昼。【夷夷喀之。】字。【阿三那。】笔。【夫的。】墨。【细米。】纸。【瞎皮。】砚。【思子里。】扇子。【丫吉。】屏风。【飘布。】花瓶。【抛拿。】香盒。【福法名。】倭扇。【枉其。】玉带。【衣石乞各必。】金杯。【孔加泥麻佳里。】

人物[编辑]

皇帝。【倭的毎。】国王。【哭泥华。】王妃。【倭男礼喇。】王子。【倭奴郁勃人夸。】朝廷。【倭毎奴。】大夫。【大福。】长史。【丈史。】使者。【使臣。】通事。【通资。】正使。【申司。】副使。【付司。】大老爷。【阿几噶那什。】老爷。【安主。】大臣。【沈噶。】女婿。【母姑。】祖。【五虎之。】孙子。【姆马噶。】父。【会几噶乌耶。】子。【括。】女儿。【会南姑括。】大。【五晦煞。】小。【枯煞。】弟妇。【唷美。】妻。【抱厨。】夫。【戸多。】弟。【屋多。】兄。【洗之。】朋友。【独需。】你。【呀。】我。【穵㕶。】妓。【俗里。】母。【会南姑乌耶。】男。【会几噶。】女。【会南姑。】丫头。【土母。】仆。【浓煞。】亲戚。【喂街。】公子。【三波堤。】客人。【客姑。】主人。【提就。】唐人。【叨浓周。】姊。【洗之乌乃。】妹。【屋多乌乃。】贫。【平素奴周。】富。【隈既奴周。】和尚。【巴子。】医生。【一着。】伯。【洗之浑局。】叔。【屋多浑局。】姑娘。【喂妈。】爹。【靴罗买。】娘。【阿姆买。】阿侄。【威。】小孩子。【歪拉培。】丈人。【色多。】师父。【失农褒。】琉球人。【倭急拿必周。】日本人。【亜马吐必周。】朝贡使臣。【噶得那使者。】琉球国王。【倭急拿敖那。】

人事[编辑]

作揖。【礼及。】洗浴。【阿美的。】上人洗面。【乌木的阿采。】下人洗面。【思答阿来来。】拳头打。【蹄子哄。】打。【乌兄。】脱衣。【轻化子荣。】杀。【枯必起。】大醉。【威帝。】睡。【殷帝。】上人吃。【三衣米小利。】疼。【呀的。】痛。【阿格着。】洗东西。【阿约的。】采花。【抬奴吉之。】行路。【阿之。】等待。【未之。】病。【牙的。】生。【一吉之。】死。【失直。】伤风。【哈那失几。】兴。【屋起坚。】走。【迫姑一甚。】行。【亚立其。】好。【优答煞。】不好。【穵煞。】买。【科的。】卖。【屋的。】打更。【柯北音。】言语。【么奴喀答里。】上紧走。【排姑亦急。】上御路。【恶牙密即约里。】梦。【一梅。】痩。【捱的。】肥。【滑的。】再叩头。【麻达喀篮子其。】入朝。【大立叶密达。】鞠躬。【曲尸麻平的。】底头。【喀兰自之。】立住。【答止歪立。】叩头。【嗑篮自之。】谢恩。【温卜姑里。】朝贡。【密加你吸之。】平身。【度漫思吾。】庆贺。【密由乌牙。】表章。【彪乌。】赏赐。【吾加一毎奴。】起来。【掲之。】进贡。【喀得那。】进表。【漂那阿杰的。】报名。【包名。】辞朝。【畏之谩归。】回去。【闷都里一其。】早起。【速都密的。】下程。【司眉曰尸。】筵宴。【丸半失。】敕书。【倭眉脚都司墨。】晓得。【识达哇。】不晓得。【失篮。】圣旨。【由奴奴失。】御前谢恩。【恶牙密温卜姑里。】且慢走。【慢的。】拿来。【一得姑。】放下。【由六尸。】给赏。【乌鹊没谷古里。】方物。【木那哇。】多少。【亦加煞。】请来。【子失之。】

身体[编辑]

髪。【哈那子,又喀拉齐。】头。【他喇子。】眉、卖由。】眼。【美。】耳。【你米。】鼻。【豁纳。】舌。【失着。】口。【阔生。】齿。【夸。】须。【非几。】手。【蹄。】脚。【烁。】身。【掏鞑。】心。【气么。】头颈。【科必。】胸。【㕶尼。】奶。【齐。】牙。【诺其。】额。【失脚衣。】脐。【哭素。】指头。【威彼。】臂。【非之。】腿。【膜膜。】

衣服[编辑]

衣裳。【衾。】帽。【掏煞。】衣服。【密子满吉,又岂奴。】袴子。【哈加马。】带。【乌必。】手巾。【梯煞几,又皮沙之。】被。【乌独。】帐子。【喀着。】毡单。【木心。】枕。【妈括。】褥子。【福冬。】袜。【搭弼。】衫子。【哈加。】笠。【由沙。】缨。【毛疽。】靴。【呵牙。】鞋。【煞巴。】汗衫。【阿米琴。】冬短衣。【木绵景。】夏短衣。【百索景。】䌷。【亦周。】缎。【动子。】纱。【撒。】罗。【罗。】绢。【活见。】布。【奴奴。】绵衣。【奴奴木绵。】纱帽。【纱帽。】网巾。【网巾。】圆领。【员领。】裙。【喀甲眉。】

飮食[编辑]

饭。【㕶班。】酒。【煞几。】烟。【塔八孤。】油。【阿㕶打。】醤。【弥沙。】醤油。【沙由。】米。【可木。】盐。【麻虾。】豆腐。【托福。】茶。【札。】肉。【失失。】菜。【绥。】索麺。【错闵。】菜瓜。【喂。】蒜。【非徒。】西瓜。【乌贻。】冬瓜。【失布衣。】生姜。【那没烧介。】黒豆。【枯罗马马。】蕉寔。【巴煞那。】番薯。【番子母。】豆牙菜。【马米那。】餠。【木之。】芋羹。【坤轧姑。】果。【刻纳里。】枌。【由诺姑。】鱼。【一由。】虾。【一必。】蛤蜊。【克培。】螺甸。【阿古噶。】蟹。【夹噶眉。】砗渠。【阿札噶。】海狮。【子菩拉。】

珍宝[编辑]

金。【枯轧腻。】银。【喀腻。】钱。【一层。】铜。【阿里喀腻。】铁。【窟碌喀腻。】锡。【右碌喀腻。】钞。【支腻。】玉。【依石。】珠。【挞马。】石。【一石。】玛瑙。【吾马那达马。】珊瑚。【牙马那达马。】水晶。【血子达马。】玉石。【挞马一石。】琥珀。【它喇。】犀角。【吾失祖奴。】硫黄。【油哇。】

数目[编辑]

一。【抵子。】二。【打子。】三。【乜子。】四。【夭子。】五。【一子子。】六。【姆子。】七。【纳纳子。】八。【呀子。】九。【科过碌子。】十。【拖子。】十一。【拖抵子。】二十。【腻徂。】三十。【掺徂。】四十。【细徂。】五十。【古徂。】六十。【六古徂。】七十。【锡汁徂。】八十。【河汁徂。】九十。【若徂。】一百。【夏古。】千。【先。】一千。【一贯。】万。【漫。】两。【聊茶切。】钱。【层。】分。【风。】一半。【纳加那。】一様。【一奴摩奴。】轻。【喀罗煞。】重。【㕶卜煞。】多。【屋火煞。】少。【一革拉煞,又速都。】长。【那夹煞。】短。【阴夹煞。】阔。【非罗煞。】狭。【一伯煞。】中。【屋之。】上。【威。】下。【昔着。】满。【抵子密之。】浅。【阿煞之。】里。【利。】一钱。【一止买毎。】二钱。【尼买毎。】三钱。【山买毎。】四钱。【申买毎。】五钱。【吾买毎。】六钱。【六姑买毎。】七钱。【式之买毎。】八钱。【法之买毎。】九钱。【枯买毎。】一两。【执买毎。】十两。【撒姑毎。】一百两。【撒牙姑。】一万个。【麻孰吐失。】千歳。【森那。】万万歳。【麻由吐失。】

通用[编辑]

甜的。【阿妈煞。】酸的。【关爽煞。】辣的。【喀喇煞。】咸的。【什布喀煞。】淡的。【阿法煞。】黄。【绮罗。】红。【阿夹煞。】青。【哑煞。】白。【稀罗煞。】念书。【西米那那容。】看。【妙母。】听得。【乞介楞。】不听得。【乞介蓝。】有。【阿美。】无。【你懒。】臭。【哭煞煞。】求讨。【答毛里。】说话。【么奴喀达里。】知道。【识之。】不知道。【失蓝子。】不敢。【杨密撒。】东西。【加尼尼失。】闲。【谩图押里。】说谎。【由沽辣舍。】实话。【马讼沽夷。】不见。【迷阑。】快活。【括其。】辛苦。【南及之。】笑。【瓦喇的。】啼。【那其。】叫。【院的。】痒。【课沙。】明早起身。【阿着速图拖枚榻支。】抛球。【马一。】捉七子。【一深虐古。】下棋。【古乌鞑。】唱歌。【屋鞑。】


琉球土人居下郷者,不自称琉球国,自呼其地日“屋其惹”;盖其旧土名也。

附:中山赠送诗文[编辑]

中山王 尚敬

只飮山头一勺泉,灵槎攀挽易经年;
乍瞻玉册临荒岛,又送云樯入远天。
水驿还郷旌节丽,台阶耀色使星连。
八分墨彩留屏幛,展对如亲绛阙仙

【太史八分书“孝经” 一通作屏幛见赠。】

国相 尚祐【佐庵】

君子归兮,其泽维遗;其泽维何,恤我实多。
草木无心,风来必偃;君之高风,如兰九腕。
海天万里,重晤难求;旌麾靡驻,恩徳维留。
元辅储徳,指日以陞;海东有众,永歌令名!

王弟 尚彻

凤凰于飞越海东,翙翙其羽鸣雍雍;
八月来集佳楚峰,去我归兮乘长风。
乘长风兮不可止,天隔一方兮从兹始;
鹿毛笔兮茧纸书,我情以赠远兮聊尔尔。
我邦之思君子兮,如海之靡底;
翳予小子之有心兮,亦何能以已已!

凌霄亭飮别

国丈 毛邦秀【峻山】

屋后凌霄亭,岧峣出云表;
空岩滴松雨,仄磴隐丛筱。
贵客健登陟,来游破清晓;
入门不就坐,振衣蹑缥缈。
螺铛煮广侧,酒瓠挂林杪;
噀手橘初熟,香盘槠新炒。
殊方乐虽异,丝管亦杳眇;
愿言尽此觞,起舞忽忘老!

末吉山即事送别

法司 向圣赓【元公】

离筵倾别酒,队舞彩衣童;
载榼山亭上,吹箫松径中。
举杯邀落日,欲别起悲风;
此后龟山胜,登临孰与同!

辨岳饯别

法司 翁自道【诚斋】

追游辨岳下,陟𪩘一鸣珂。
胜地山当海,豪情酒满螺。
深情难尽译,离绪且高歌。
此会人生少,临歧白髪多!

紫金大夫 程顺则【宠文】

春风回暖送君旋,一点云颿入远烟。
万里简书归阙下,半江彩鹢到门前。
张骞槎自天边转,苏轼文从海外传。
莫道归装无长物,尽收景物入诗篇。

紫金大夫 阮维新【天受】

病卧经年欲退耕,喜逢大典结朝缨;
风仪方仰天家使,姓字偏知太学生。
枯树逢春荣有色,征帆催客去无情。
桥门石鼓摩娑遍,旧识烦君一致声。

紫金大夫 王可法

前朝巨榜已无存,椽笔重书天泽门;
扶杖来观还旧迹,摩娑老眼见朝暾。

【天使馆仪门上,前朝万暦中册使夏给諌子阳书“天泽门”三字,久失去;徐太史重书,还旧观。】

紫金大夫 蔡温【文若】

    
颁封来汉使,鲛窟睹天麟:
陟海鱼龙静,乘风羽盖新。
威仪将国典,廉节抚夷民。
莫谓中山僻,歌声达紫宸。
旌麾辞北阙,驿路到江郷;
麟服荣家庆,龙章册国王。
人门瞻上国,风采播殊方。
豫算还朝日,萱庭花正芳。

紫巾官 向嗣保

迎风海浪大于岛,日送浮槎万里旋;
船峭九帆鹏翼展,天垂四面笠形圆。
壮观一任仙才赋,小国还凭史笔传;
传信至君方有录,好从贡舶惠新编。

耳目官 毛弘健【元疆】

海水东流人不住,振玉佩,还朝去。
鲸波一碧浮槎溯,自有水仙神护。
倚闾日望临江树,一只阑船轻渡;
王程两载从头数,已尽天邉路。

【调寄“望江东”。】

察侍纪官 向凤彩【瑞庵】

太史声名重帝京,一行华彩满东瀛;
新词独出标天秀,异域争传学凤鸣。

呈诗卷就正太史

申口官 何文声【美庵】

诗卷虽存天地间,不曾一字落尘寰;
三千馀年法从古,八十一家文尽删。
鱼目骊珠恐相混,班香宋艶谁同攀!
一缄投寄莫嫌远,使者声名到北山。

【文声病退,久隐北山。】

从天使幕从客陈君学琴成声报谢

那霸官 毛光弼

古乐入天末,七弦转南薫;
广陵遗调在,拂轸一思君。

正议大夫 蔡文溥【天章】

圣朝锡节航溟海,万里鲛宫紫气临;
五色云霞天子诏,一江秋水使臣心。
东藩向化忠忱笃,北阙颁封雨露深。
共赋皇华勋业盛,九重复命沐恩霖。
特简名流使异方,衔书丹凤出仙郷;
风云万里驰星节,龙虎双符壮海疆。
圣代颁封唐典礼,鲛人被服汉冠裳;
殊邦未拜日边客,举国先传姓字香。
灵槎向日至扶桑,万里鲸波静不扬;
星节已辞丹凤阙,麟袍犹带御炉香。
看山好处留题遍,醉月圆时惜夜长!
当代人文谁第一,中山争说探花郎。

种蕉使院

正议大夫 陈其湘【楚水】

种蕉使院偏,暑月弄清快;
朝树夕荫成,凉𩙪倏如洒。
赫赫扶桑隅,化作清凉界。

采石芝呈徐太史

正议大夫 蔡肇功【绍斋】

碧海灵芝秀,粼粼见底清;
采为君子寿,光映使星明。

城岳松下集字,即席赋呈

长史 阮瓒【赞玉】

消暑古松下,琴书草际横;
奇思编碎锦,集字总天成。

燕集金福山下赋送

长史 梁得宗【文在】

相从古松下,高高金福山;
仰止在咫尺,身亲霄汉间。
清言见今古,胜概出尘寰;
使事无淹没,灵查那可攀!

使馆堂前,徐天使植榕四株纪事

都通事 红士显

天家雨露洒扶桑,嘉树移栽敷命堂;
十亩清阴勤护惜,使臣手植是甘棠。

徐太史见访报谢四章

仙江院衲 宗实【际外】

天落珠玑古院传,声名藉甚玉堂仙;
颁封再见中朝使,不识春秋复几年。

【康熙二十二年癸亥,天使汪、林两公至国,皆有赠句。时僧腊三十有三,至今三十六年矣。】

彩鹢飞来那霸津,首蒙垂问愧高真!
新诗莫怪酬君晩,病卧山云一老身。
一庭苔藓满林榛,独喜蒲团隔世人;
自古隐栖闲是宝,任他门外起车尘。
三生石上觉前因,尝见汪林一笑新;
今日使星临海岛,又开禅戸待仙人。

又送一首

前人

远泛仙槎破浪行,地分南北隔鹏程;
一天不碍华夷月,万里云中眼共明。

名护岳万松院衲

元仁【东峰】

蒙惠山僧金玉篇,瑶笺宛若降于天;
胸罗二酉才偏富,笔扫千章语倍鲜。
廉节流恩涵海岳,高文写物遍山川。
焚香捧读清人骨,好作空门世宝传。

又送一首

前人

衔书彩凤下天边,翰苑先声海国传;
枉驾空山寻北衲,挑灯秋夜话东禅。
争传史笔推班固,竞说才名似马迁。
册礼欣成回绛阙,思君几度对瑶篇!

徐太史题拙诗后见赠报谢

芝山衲 兰田

衣里珠光恨未含,温裁贝叶满空龛,
三千舌底澜翻偈,何似禅心在碧潭!

右虎山衲 智津【梁天】

殊方异语尽知君,太史声名独出群;
彩笔如椽摇碧海,驱来尽化墨池云。

奥山衲 心海

此日无涯喜,从天降徳音;
笔花生觉树,慧业契禅心。
松老开山久,林幽客坐深;
平添奥山胜,留供白云浔。

送菊使院

天界寺衲 廓潭

岛荒秋有色,寺冷只黄花;
莫叹东篱远,携来就客槎!

兴禅寺衲 了道

山院凄清落叶时,殷勤话旧及先师;
百年古寺増光彩,永镇禅林天使诗。

天王寺衲 得髓

皇华贵客谪仙才,骄从无声小队来;
踯躅空庭无一语,痩梅根畔踏苍苔。

【天王寺,昔有老僧痩梅,能诗;天使来访遗迹,徘徊久之。徐太史过访,屡问先师不羁诗卷,赋谢。】

莲花院衲 徳叟

古衲遗文已莫寻,频烦枉问见情深;
空庭剩有苍髯叟,偃屈难酬天上吟。

题徐太史“菊影诗卷”后

樱岛衲 不石

檀槽隔院喧,满地霜华冷;
仙客独含毫,寒灯对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