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类苑/卷5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事实类苑
◀上一卷 卷五十一 书画伎艺(一) 下一卷▶



◆书画伎艺(二)


字讹[编辑]

古文自变隶,其法已错乱,后转为楷字,愈益讹舛,殆不可考。如言有口为吴,无口为天,按字书吴字本从口从矢音捩。非天字也,此固近世谬从楷法言之。至如两汉,篆文尚未废,亦有可疑者,如汉武帝以隐语召东方朔云:“先生来来”,解云:“来来,枣也。”按枣字从朿音刺。不从来,此或是后人所传,非当时语。如卯金刀为刘,货泉为白水真人,此则出于纬书,乃汉人之语。按刘字从卯音酉。从金,如柳駵留,皆从卯,非卯字也。货从贝,真乃从具,亦非一体,不知缘何如此?字书与本史所记,必有一误也。

韩偓墨迹[编辑]

唐韩偓为诗极清丽,有手写诗百馀篇,在其四世孙弈处。偓天福中,避地泉州之南安县,子孙遂家焉。庆历中,予过南安,见弈,出其手集,字极淳劲可爱。后数年,弈诣阙献之,以忠臣之后,得司士参军,终于殿中丞。又予在京师,见偓送■〈巬,言代夫〉光上人诗,亦墨迹也,与此无异。

画佛圆光[编辑]

名画录:吴道子尝画佛,留其圆光,当大会中,对万众举手一挥,圆中运规,观者莫不惊呼。画家为之,自有法,但以肩倚壁,尽臂挥之,自然中规。其笔画之麄细,则以一指拒壁以为准,自然均匀,此无足奇。道子妙处不在于此,徒惊俗眼耳。

晋宋人墨迹[编辑]

晋宋人墨迹,多是吊丧问疾书简。唐贞观中,搜求前世墨迹甚严,非吊丧问疾书迹,皆入内府,士大夫家所存,皆当日朝廷所不取者,所以流传至今。鲤鱼当胁一行三十六鳞,鳞有黑文如十字,故谓之鲤,文从鱼里者,三百六十也。然井田法,即以三百步为一里,恐四代之法,容有不相袭者。

沈括论书[编辑]

予从子辽喜学书,尝论曰:“书之神韵,虽得之于心,然法度必资讲学。尝患世之作字,分制无法。凡字有两字、三四字合为一字者,须字字可析,若笔画多寡相近者,须令大小均停。所谓笔画相近,如杀字,四字合为一,当使乂木几又四者,大小皆均。如歩字,乃二字合,当使上与小二者大小长短皆均。若笔画多寡相远,即不可强牵使停,寡在左,则取上齐,寡在右,则取下齐。如从口从金,此多寡不同也。唫即取上齐,扣则取下齐。如从尗从又,及从口从胃三字合者,多寡不同,则叔当取下齐,喟当取上齐,如此之类,不可不知。”又曰:“运笔之时,常使意在笔前,此古人良法也。”

乐毅论[编辑]

王羲之书,旧传唯乐毅论乃羲之亲书于石,其他皆纸素所传。唐太宗裒聚二王墨迹,惟乐毅论石本在,其后随太宗入昭陵。朱梁时,耀州节度使温韬发昭陵,得之,复传人间。或曰:公主以伪本易之,元不曾入圹。本朝入高绅学士家,皇祐中,绅之子高安世为钱塘主簿,乐毅论在其家,予尝见之,时石已破缺,末后独有一海字者是也。其家后十馀年,安世在苏州,石已破为数片,以铁束之。后安世死,石不知所在,或云苏州一富家得之,亦不复见。今传乐毅论,皆摹本也,笔画无复昔之清劲,羲之小楷字,于此殆绝,遗教经之类,皆非其比也。

寿圣寺画壁[编辑]

王𫟹据陕州,集天下良工画寿圣寺壁,为一时妙绝。画工凡十八人,皆杀之,同为一坎,瘗于寺西厢,使天下不复有此笔,其不道如此。至今尚有十馀堵,其间西廊迎佛舍利,东院佛母壁,最奇妙,神彩皆欲飞动。又有鬼母、瘦佛二壁,差次,其馀亦不甚过人。世之摹字者多为笔势牵制,失其旧迹,须当横摹之,茫然不问其点画,惟旧迹是循,然后尽其妙也。

散草隶[编辑]

古人以散笔作隶书,谓之散隶。近岁蔡君谟又以散笔作草书,谓之散草,或曰飞草,其法皆生于飞白,亦自成一家。见笔谈。

画厅[编辑]

淳化甲午,李顺乱蜀,张乖崖镇之。伪蜀僭侈,其宫室规模,皆王建、孟知祥乘其弊而为之,公至则尽损之,如列郡之式。郡有西楼,楼前有堂,堂之屏乃黄筌画双鹤花竹,怪石甚众,名曰双鹤厅。南壁有黄氏画湖滩山水双鹭,二般画,妙格冠于两川。贼锋既平,公自坏屋,尽置画为一堂,名曰画厅。见湘山野录。

辨画绢[编辑]

唐彦猷侍读询,弟彦范诏,俱擅一时才雅之誉。彦猷知书好古,彦范文章气格,高简不屈,疏秀比六朝人物。尤精翰墨,遣一小札,亦必华笺妙管。忽一客携黄佺梨花卧鹊,于花中敛羽合目,其态逼真。彦猷畜画最多,开箧,蜀之赵昌、唐之崔彝数名花较之,俱所不及,题曰锦江钓叟黄佺笔。彦猷偿其半,因暂留斋中少玩。其绢色晦淡,酷类古缣,彦猷讶其图角有巨印,徐润揭而窥之,乃和买绢印。彦范博知世故,大笑曰:“和买始于祥符初,因王勉知颍州,岁大饥,出府钱十万缗与民,约曰:“来年蚕熟,每贯输一缣,谓之和买。”自尔为例。黄佺唐末人,此后人矫为也。”遂还之,不受其诬也。见玉壶清话。

书字肥瘦[编辑]

唐初书字得晋宋之风,故以劲健相尚,至褚薛则尤极瘦硬矣。开元、天宝已后,变为肥厚,至苏灵芝辈,几于重浊。故老杜云:“书贵瘦硬方有神”,虽其言为篆字而发,亦似有激于当时也。贞元、元和已后,柳沈之徒,复尚清劲。唐末五代,字学大坏,无可观者。其间杨凝式、国初李建中,妙绝一时,而行笔结字,亦主于肥厚。至李昌武以书著名,而不免于重浊。故欧阳永叔评书曰:“书之肥者,譬如厚皮馒头,食之未必不佳,而世命之为俗物矣。”亦有激而云耳。江南李后主善书,尝谓近臣语书,有言颜鲁公端劲有法者,后主鄙之曰:“真卿之书,有楷法而无佳处,正如叉手并脚田舍汉耳。”见东轩笔录。

蜀人善画者[编辑]

蜀有孙太古知微,善画山水、仙官、星辰、人物,其性高介,不娶,隐于大面山,时时往来道江、青城,故二邑人家,至今多藏孙画。亦尝画于成都。今寿宁院十一曜,绝精妙,有先君题记在焉。又有李怀衮者,成都人,亦善山水,又能为水石毛翎,其常所居及寝处,皆置笔,虽夜中酒醒睡觉得意时,急起画于地或被上,迟明模写之,则优于平居所为也。又有赵昌者,汉州人,善画花,每晨朝露下时,绕栏槛谛玩,手中调彩色写之,自号写生赵昌。人谓赵昌画染成,不布采色,验之者以手扪摸,不为采色所隐,乃真赵昌画也。其为生菜折枝果尤妙。三人者,平生至意精思,一发于画,故其画为工而能名于世。又有王有者,汉州卒也,州将每令赵昌画,则遣有服事供应,久之,其画遂亚于昌。其为人,亦清洁有巧思,非卒之流辈也。见东斋记事。

叶子格[编辑]

叶子格者,自唐中世以后有之,说者云:“因人有姓叶,号叶子青者,撰此格,因以为名。”此说非也。唐人藏书,皆作卷轴,其后有叶子,其制似今策子,凡文字有备检用者,卷轴难数卷舒,故以叶子写之,如吴彩鸾唐韵,李郃彩选之类是也。骰子格本备检用,故亦以叶子写之,因以为名尔。唐世士人宴聚,盛行叶子格。五代国初犹然,后废不传,今其格,世或有之,而人无知者,惟昔杨大年好之。仲待制简,大年门下客也,故亦能之。大年又取叶子歌名红鹤皂鹤者,别演为鹤格。郑宣徽戬、章郇公得象,皆大年门下客也,故皆能之。予少时亦有此二格,后失其本,今绝无知者。见归田录。

投壶格[编辑]

司马温公既居洛,每对客赋诗谈文,或投壶以娱宾。公以旧格不合礼意,更定新格。以为倾邪险诐,不足为法,而旧图为奇箭,多与之算,如倚干带剑之类。今皆废其算以罚之,颠倒反复,恶之大者,奈何以为上倒中之类?今当尽废壶中之算,以明逆顺。大抵以精密者为上,偶中者为下,使夫用机徼幸者,无所措手。此足以见公之志,虽闲燕嬉戏之中间,亦不忘于正也。

霜花纸[编辑]

致政王侍郎子融言,天圣中,归其乡里青州。时滕给事涉为守,盛冬浓霜,屋瓦皆成百花之状,以纸摹之,其家尚馀数幅。

王祁公家书画[编辑]

王祁公家有晋诸贤墨迹,唐相王广津所宝永存珍秘图刻,阎立本画老子西升经,唐人画锁院图。王冀公家褚遂良书唐太宗帝京篇,太宗见禄东赞步辇图。钱文僖书画最多,有大令黄庭经、李邕杂迹。钱宣靖家王维草堂图,周安惠家王献之洛神赋,苏侍郎家魏郑公谏太宗图,楚枢密有江都王马,王尚书仲仪有回文织锦图。以上皆录见者。近人有收汉祖过沛图者,画迹颇佳,而有僧为观者所指,翌日并加僧以幅巾。见退朝录。

陆希声[编辑]

(有目无文)

李无惑[编辑]

李无惑,同安人,善小篆,为翰林待诏,盖斯公阳冰之后,未见其比。徐铉、郑文宝、查道、高绅、申革、葛湍皆江东人,善篆,弗能及也。其劲健端妙,又过于阳冰,士大夫家藏之以为宝。钱塘人吴皓供奉,造笔尤妙,世莫能偕。无惑常蓄藏数十百管,语人曰:“皓死,当绝笔。”无惑后为常参官,宰邑岁常寄万钱,市大笔于皓。无惑今已死,其小篆固无能嗣之者。

张维[编辑]

(有目无文)

僧择仁[编辑]

永嘉僧择仁,善画松,其初遍求诸家画松,采其所长而学之,有善画松身者、朽皮者、布枝柯者,画钗者、根石者,择仁尽得其意。一夕,梦吞数百条龙,自是遂臻于神妙。绝嗜酒,每醉,挥墨于粉堵绡之上,醒乃添补之,千形万状,极于奇怪。曾饮酒永嘉市肆,醉甚,顾新泥壁,取拭盘布濡墨洒其上,来日少增修为狂根枯枿,善画者皆伏其神。

董羽[编辑]

董羽,江左人,善画水。太宗作端拱楼,命羽四壁画龙水,羽极其精思,凡半年而毕。羽时为翰林艺学,衣绿,意望恩赏。太宗与宫中嫔御登楼,皇子尚幼,遥见画壁,惊畏呼哭,不敢视,丞令圬墁之,羽卒不获赏。

朱文济[编辑]

朱文济者,金陵人,善鼓琴,为待诏。性冲澹,不好荣利,专以丝桐自娱。太宗令待诏蔡裔增琴为九弦,阮为七弦,文济执以为不可复增,裔以为增之善。太宗曰:“古琴五弦,而文武增之,今有何不可?”文济曰:“五弦尚有遗音,而益以二弦,实无所阙。”上怒斥出,后遂增琴阮弦,令文济抚之,辞以不能。上愈怒,面赐蔡裔绯衣。文济班裔上,独衣绿,欲以此激之。又遣裔使剑南两川,获数千缗,裔甚富而文济蓝缕贫困,殊不以为念。上又尝置新琴阮于前,令抚之,旁设绯衣金帛赏赉物以动其意,文济终守前说。上令文济及裔赍琴阮,遣中使押送相府,召近臣同听,文济不得已,取琴中七弦抚之。丞相问曰:“此新曲何名?”文济曰:“古曲风入松也。”上嘉其有终,亦赐绯。文济风骨清秀,若神仙中人,上令供奉僧元蔼写其真,留禁中。

李成[编辑]

营丘李成,字咸熙,磊落不羁,喜酒善琴,好为歌诗,而尤妙画山水。周枢密使王朴与之友善,召至京师,将以处士荐之,会朴卒。乾德中,陈守大司农卫融以乡里之旧,延之郡斋,日恣饮,竟死于酒。子觉,仕至国子博士,直史馆,赠成光禄丞,葬于浚仪之魏陵乡,宋翰长白为之志。成画平远寒林,前所未尝有,气韵潇洒,烟林清旷,笔势脱颖,墨法精绝,高妙入神,古今一人,真画家百世师也。虽昔称王维、李思训之徒,亦不可同日而语。其后燕贵、翟院深、许道宁辈,或仅得一体,语全则远矣。考白所作成志,则成未尝仕也,而欧阳文忠公以为成仕至尚书郎。按白与成同时人,又与成子觉同列于朝,其所纪,宜不妄,不知文忠公以何为据也?正当以志为定。

翟院深[编辑]

翟院深,营丘伶人,师李成山水,颇得其体。一日府宴张乐,院深击鼓为节,忽停檛仰望,鼓声不续,左右惊愕。太守召问之,对曰:“适乐作次,有孤云横飞,淡伫可爱,意欲图写,凝思久之,不知鼓声之失节也。”太守笑而释之。

欧阳文忠公[编辑]

欧阳文忠公,文章道义,天下宗师,凡世俗所嗜,一无留意。独好古石刻,自岐阳之鼓,岱山邹绎之篆,下及汉魏已来碑刻,山崖川谷,荒林破冢,莫不皆取,以为集古录。因其石本,轴而藏之,撮其大要,别为目录,并载可以正史学之阙谬者,以传后学。跋尾多公自题,复为之序,请蔡君谟书之,真一代绝笔也。公之守亳,余主蒙城簿,尝得阅之。

孔仁谦[编辑]

杭州有雕木匠孔仁谦,一时之绝手。尝于杭州菩提寺造千手千眼大悲观音像,既毕,度置千手不能尽。凡数日,沉思如醉,一夕梦沙门语之曰:“何不分形于宝焰之上?”仁谦豁然大悟,如其置列焉,特为奇妙。后又于明州开元寺造一躯,如其法,千手之制,取于襄州画像,凡五百手,各持物器,五百手结印,本神迹也。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