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变日亟请速简重臣结连与国以安社稷而救危亡折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事变日亟请速简重臣结连与国以安社稷而救危亡折
作者:宋伯鲁
1898年9月21日
光绪二十四年八月初六日,变法派官员宋伯鲁上奏,催促光绪帝同意变法派联合中、日、美、英为一邦的主张,并将中国军事、财政、外交大权,悉予外国人操持。此为继杨深秀一日前上奏之后,又一力主合邦的奏折。慈禧太后见国家危在旦夕,当日遂发动戊戌政变,重新训政。奏折据《戊戌变法档案史料》第170页所载。

掌山东道监察御史臣宋伯鲁跪奏,为事变日亟,请速简重臣,结连与国,以安社稷而救危亡,恭折仰祈圣鉴事。昨闻英国兵舰七艘已驶入大沽口,声称俄人将大举南下,特来保护中国。又闻俄君在其彼得罗堡,邀集德、法、英各国,议分中国,绘图腾报,俄分满、蒙、燕、晋、秦、陇,法分闽、广、滇、黔,德分山东、河南,英分吴、越、荆、益。耽耽环视,旦夕宰割,是昔仅有其言者,今将见诸实事。危急存亡,变在顷刻。若不急筹善法,一旦分裂,悔将何及。

昨闻英国教士李提摩太来京,往见工部主事康有为,道其来意,并出示分割图。渠之来也,拟联合中国、日本、美国及英国为合邦,共选通达时务晓畅各国掌故者百人,专理四国兵政税则及一切外交等事。别练兵若干营,以资御侮。凡有外事,四国共之,则俄人不敢出,俄不敢出则德、法无所附,势必解散。吾既合日,彼英与日素善,不患不就我范围。英、俄之寻仇也,其萌芽在数年以前,而借口于芦汉铁路,其不肯让俄尺寸也,亦犹俄之不肯让英耳,其必出于战,固也。然而英胜则施其权力以制俄,而我将为英有,俄胜则更不可问。昨闻二国已在珲春开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窃恐我中国从此无安枕之日矣。事机甚迫,间不容发,失今不图,两国胜负一决,我将归其席卷矣。言之能勿痛心!

今拟请皇上速简通达外务名震地球之重臣,如大学士李鸿章者,往见该教士李提摩太及日相伊藤博文,与之商酌办法。以工部主事康有为为参赞,必能转祸为福,以保乂我宗社,奠安我疆土。时至今日,危急万分,守旧之言,万不可听。伏愿皇上独奋乾断,速下明诏,则四万万生灵,庶不至沦于异类,天下万世幸甚。

臣发愤迫切,披沥上陈,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2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