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与巴黎日记/卷2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九 伦敦与巴黎日记
卷二十
卷廿一 

光绪四年五月[编辑]

光绪四年)五月初一日庚戌布克什过谈,问:“五百年前蒙古始主中国者何名?”曰:“史传称其名曰忽必烈。”日; “信然。蒙古亦回教乎?”曰:“蒙古至今犹尚佛教,不宗谟教也。”布克什曰:“吾所疑者,成吉思、忽必理,皆回教中名号。蒙古佛教,何以用之?”曰:“蒙古起漠北,先收西域诸部,以次并有印度。其时自玉门以西,皆回部也。自唐以来,西域诸部居内地者数十万人,并无回教之名。元兵入中国,回教始蔓衍于中土,西域诸部种类,靡然从之。是蒙古自始建国,所掌皆回部也。其用回人名号以为之尊称,亦习尚然也,未尝衍行回教也。”布克什自承元后。盖撒马儿罕据有印度全土,其后别部莫卧尔自立国,而回教始昌,布克什当为其后也。

晚赴爱里斯之约,至意大利倭剌伯〔倭伯剌〕戏馆观出,日本上野景范及费音及马格里凡六七人。

接上海七十二号包封(三月初八日发),接李伯相一咨,咨上海道议复文报局事。初二日礼拜。李丹崖见示各官学生日记,多可采录者:严宗光《沤舸纪经》

丹崖论扬子江沙线必在江海二流进出相值处而成。从前江之落不敌海之进,故沙线远入至金陵、丹徒等处。迨后海之进不敌江之落(以多汇流故),则徙而稍出矣。今则江口愈缩,而沙线遂注二成于崇明、东沙左近。

英医撰《儒门医学》,言养生六大事:一曰光(与修炼家采取日精月华之说合),二曰热,三曰空气(与养生家吐故纳新之说合),四曰水,五曰运动(与导引家五禽戏之说合),六曰饮食。

密思盘言:“机器军械不难于佳,而难于佳而复廉。此安蒙士唐所以胜克鹿卜也。”又言:“五里治所制船械皆非极佳,而英人安之不易,厂内机器重复更换,即所费不资〔赀〕也。所以讲求机器军械,当早计日后更张地。”又言:“铁船费重、式赘而易毁,且近日炮弹、水雷与之两大,铁之胜木无多,徒形累重,不久各国将弃之。但得进力猛、速率大,又有得力炮位,较铁船更愈。”因论铁船之弊有七:一曰縻〔糜〕费,二曰易毁(木船可用三十馀年,铁船不过十二年,波斯穆斯厂监督亦云然),三曰受弹较险,四曰易沉,五曰易覆,六曰难进,七曰铁船罗经易讹,远行最为费手。

又论炸药力:“一时轰烈而转相炽发,亦分次第。宜晓二率理:有自烧率,有合烧率。何谓自烧率?譬如烧一黍药,其烧法亦是由外达里。故其烧之快漫〔慢〕,恒视乎药之大小与其形式。如一黍之药,或圆形,或立方形,自较长方、扁方诸形面积小,面积小则烧率迟矣。武里治药厂屡经试验,凡药愈近球形者,则其烧率必迟,其明验也。何谓合烧率?药在炮膛中先燃者,必在炸丁之下,然后药焰四射,喷薄而出。而药焰之射,必由黍黍相倚之空隙中出。药黍大则空隙多,而药焰之穿快;药黍小则相倚过密,而药之穿以窒而迟。各体中,惟群圆相倚,空隙最多而匀。故圆黍火药合烧最速。此又合烧自烧之适相反处也。”

李寿田《笔记》

法国水师分为二等:曰已成师之船,曰未成师之船。已成师者日夕操演,军械备具,闻警即可赴敌。未成师者,帆机枪炮虽具,空其舟,分舣诸战口。有警,三日水手可集,无事则分派水手工作以省费。已成师者又分八等。曰铁甲船:大者十一,载炮十二尊至二十三尊不等,水手五百七十三人至七百二人不等,号马力八百匹至千匹;次者三,载炮六尊至十二等不等,水手三百十三人至三百六十七人不等,号马力四百五十匹至五百匹。曰快船:其吨载轻,其行走疾,以掳敌船、追奔北者也;大者五,载炮十四尊至二十一尊不等,水手三百四十四至五百五十四不等,号马力五百八十匹至千八百匹;次者五,载炮六尊至十尊不等,水手百五十七人至二百六人不等,号马力四百五十匹;小者七,载炮四尊至六尊不等,水手百二十九人至百五十四人不等,号马力二百三十匹至二百五十匹。曰通信船:涉海万里,无电信可通,用以代驿也;船凡十,载炮二尊至六尊不等,水手八十八人至百十四人不等,号马力百匹至四百五十匹。曰运饷船:以转运军需也;船凡十一,载炮二尊至六尊不等,水手五十四人至二百二十人不等,号马力百四十匹至四百三十匹。曰炮船:备调遣也;大者二,载炮四尊,水手七十七人,号马力六十匹至六十五匹。曰水雷船:以设水雷;船凡七,水手七人,号马力三十匹至二百匹。曰炮台船:以代炮台也;法以铁甲周卫,置炮其上,停泊海道扼要之地,以轰击阻扼敌船;船凡一,载炮十六尊,水手百九十人,号马力百二十匹。曰副战船:率皆小马力,以供奔走、助指臂者也;船凡二十六,载炮一尊至四尊不等,水手十七至七十七不等,号马力十匹至一百匹。未成师者:大铁甲船八,载炮十尊至二十一尊不等;次号铁甲船六,载炮十尊至十三尊不等;大快船四,载炮十四尊至三十四尊不等;次号快船五,载炮八尊至十三尊不等;小快船七,载炮四尊至六尊不等;通信船五,载炮二尊至四尊不等;运饷船六,载炮二尊至四尊不等;大炮船八,载炮载炮〔重二字〕或三尊或四尊;炮台船二,载炮四尊;副战船五,载炮二尊;所用之水手、所及之马力,皆有常度,俟临用时雇配。以上皆轮船也。又有未成师夹板船,大小约三十馀。

法国陆师约二百七十馀万,分为四等。曰战阵之师,曰待调之师,曰留守之师,曰游戍之师。战阵之师约六十万,分十九营,每营得三万人;中马兵四千,炮兵二千,炮六十尊,五兵之士及营医、司电线等项千馀人。无事时分处诸部,日夕操演戒严,如待大敌。待调之师约六十馀〔脱“万”字〕,留守之师约百二十馀万,皆散处田里,时一操练者也。军前有死伤,则以待调者补之。国内有变故,则以留守者镇之。游戍之师二万人,以戍守各属部及西贡等处。(法例:二十一岁无贵贱皆置身行伍。富者输金三百元为军饷,操练一年而去。贫者相与拈阄,阄之最久者操练五年,少者一年,是谓战阵之士。限满后散满〔归〕田里,二岁一操练者,是谓待调留守之士。每操练,约二十八日。受职于国十年,不与。诸去职及诸教习杂职等,半途而去,虽曾受职,仍为战士。四十岁以上者免之。)

法国战船已成师者分为十一营,以五营分驻本国沿海战口,以六营分驻其国通商之地及其属埠。每营船数增减不常,视其地与时之需否酌量移派。其驻中国及日本海者:铁甲船一,中号快船一,次号炮船一,小炮船一。

法国分八十七省,二百七十七府,二千八百六十六县。三十〔万〕五千八百五十九乡。乡小者置一学馆,户口过万二千人置两学馆。学分男女。句读、书法、行文、算法入门、地舆志,并略涉往事。入学者自备膏火,月输公费。各省置学馆,所学勾股画法、格致学、代数学、化学,十三岁以上十九岁以下者业之,亦自备膏火。国置学馆分为十二:曰格致算学,曰矿务,曰船机,曰枪炮,曰五兵学堂(行营及开地道等事),曰建造学堂(造桥、建屋等事),曰教习学堂,曰政治学堂,曰水师学堂,曰陆营学堂,曰营医学堂,曰女学。凡学矿务、船机、枪炮、五兵、建造,必先入格致算法学堂以立之基。二年以后,各视其性情意向,分门专习一学。其入格致算法学堂,仍先考察其所业,已入门径能有成者,始听入学。入者岁输二百元。入女学者无输费,然必其父膺宝星之赏者而后可,重功臣之后也。所学弹琴倚曲,及泰西诸国语言文字。入他学者岁必输金,输金多少各视其所就,故惟富者而后能卒业。又有公学十八,匠首之学三,工作之学三。每公学又分为五等:格致、律例、医理、性理、章句也。尽人得入,无纳公费,无限时日。凡此皆官学也。其民学繁多,随事命名,与官学尤互相备。

法国练船凡五等,凡船八:水师兵官练船一,水师炮手练船一,水雷船水手练船一,传语旗水手练船一,水手练船三。

法国听讼分四等:撄小过者县刑厅理之;乡里犯法无涉于公者,府刑厅理之;触法网、干大禁,省刑厅理之;商贾相侵,商刑厅理之。屈于县、府刑厅,准再控于孤打伯。孤打伯者,所以申理县、府刑厅之失也。共一十六处,分置诸省。不直于省刑厅者,准再控于孤加沙商。孤加沙商者,平反天下疑狱之廷尉也,商刑厅则视其地商贾之多少而设,其司理者举于商;不刑人,曲者赎金。盖西俗重商,所以护之也。省刑厅司理别为二。有拈阄而得者,曰馀斯海。每岁聚国人之名,为撚丸而拈之,得百四十四人。先以十二人充馀斯海,断囚罪之有无者也;二十四人副之,以补疾病死亡。三月任满,馀者踵代。无俸禄,贫不能自食不与拈,撄法网者不与拈,已任其职不与拈。有除自执政者,曰如斯,按律拟囚罪于已伏辜于馀斯海之后者也。故其权分,其时促,无能枉法者。馀刑厅之司理,皆除于执政。

法国仕进之途二。应举而仕:韦布之士,一旦可致身青云,文职是也。学优而仕:历试其能,量材器使,武职是也。应举之途又分为二:曰征举,曰荐举。征举者,征于执政,绾印绶而无柄权,尚书牧守等是也;荐举者,荐于平民,操柄权而无印绶,议事院等是也。武职分为五:曰陆军,曰水师,曰制造,曰营医,曰五兵,其源皆出于学。入陆军学堂二年,受职为陆营兵官。入水师学堂二年、练船二年,受职为水师兵官。入格致算法二年、制造学堂二年,受职为制造船机军械人员。入营医学堂二年,受职为营医。入格致算法学堂二年、五兵学堂二年,受职为五兵人员。介于征举、荐举,学优才赡,著作等身,朝野均荐之,博士是也。法国博士四十人,有穷一学者,有修国史者,名之最难得者也。

法国地有赋,屋有赋,男丁有赋,门户、椅桌、狗马皆有赋。省设支应处,开发全部经费之所也。一省之费不敷,则量移他省以济之。一国之费不敷,则假贷于商以补之。商息四厘半,库藏实则归款。

法国关税分为三等。日用之物,民生所不能缺者,其税薄;粉饰铺排,及非衣食应有之需,其税厚。物之与国人争利者,其抽税与国内时价等,欲以绝其来也(如烟及脚毡之属)。

法国制造分为四,有属水师者,船机、水雷、铁锚是也。制船机者五处,分布五战口。制铁锚者一处。有属陆营者,枪炮诸厂也。有属于商者,烟、自来火、叶子、火药是也。属水师、陆营,民得而为之,无害于公,且可备不时之需也。(民厂制造轮机者凡五处:曰马赛,曰亚武,曰安忒,曰茀士琐,曰科如素。马赛、武忒〔亚武〕濒海。安忒、茀士琐不濒海,故不制船机。惟科如素为民厂之冠,而亦不濒海。是以船机皆取之马赛、亚武。)

吴德章《欧西日史》

久事船工,略知窾窍,因作《船身御几何说略》:船浮水而扬风,欲速者必广其帆而狭其舟,然利得而害随之。船载炮而攻敌,欲胜者必精其炮而多其位,然胜见而失亦随之。是可以数测之,而为补救之法。帆受风而风力归于一处,名曰帆心。苟位置失所,其害见矣。故以几何求帆积,以重学几何求帆心也。船浮水者,方平稳而笨,圭锐利而险。其失者重心,因体尖而高过则也。故以画法几何求船式,以水学几何求船积,而以重学求重心也。舵为全船之枢,欲轻欲灵。轻则积不宜过,灵则度有恰宜。积过则笨,度过则害。故求积之外,则以水学求角度也。

又云:全船之要,积在于重心,式在于旋心。帆有帆之重心,舟有舟之重心。舟帆重心同在一线,则转帆也不行;过于分开,则转帆也必险。全舟之重心,过高则舟倾,过低则舟簸;失前者后病,失后者前失。旋心无形可见,有数可核,其关系甚于重心,则〔其〕部位则因式而异。故制土舟者,失法曰笨,得法曰安。制西舟者,得法曰利,失法曰害也。

西洋近制炮船,尽仿耳炮台式。凡没炮于战枰内者,炮口限于炮门,放度不逾九十度。放度既小,所发难于必中。耳炮台则于战枰皮之外另设一管,状如半月形,其放度可得半圆周之数,较之寻常炮度,直过其半。是一样设炮而事同功倍也。西洋近制铁胁船,尽仿重本皮式。盖皮胁相固,必借铁栓而后固。而铁栓之用,宜于固铁胁而不宜于浸海水。宜于固铁胁者,以铁与铁两质相同而不相克也。不宜于浸海水者,以海水养铁而生锈,无益而有害也。故特设重皮以全之,使内皮用铁栓而固于铁胁,外皮则用铜栓而旋于内皮。其不使之与铁胁相克者,即不使海水养而生锈也。

制煤气之法:设砖房烧煤,使煤烟升于烟道。轻者浮为气,从烟道转入气室;重者凝为油,从筒底解脱。计每生煤百斤,提成净煤七十斤,乌油二十五斤,馀皆成煤气。惟烟过水而后清浊分,清浊分而后气、油可从而判。设烟道必有高低曲直,凡曲低之处,必贮净水以凝之,使轻者绕水而成净,浊者绕水而成滞。计凡四五转才成清净之气。然仍须有化学以摅之,乃可作火。因设灰炉于后,使煤气悉归于炉内,以便摅簸。摅簸既毕,驱入气室,是为洁净煤气。量气之法:以铁锺空悬于地窟,使煤气归于铁锺。锺之四旁,设有量气权,纪成磅数。气满则锺高,觇量气权知贮气之多少。气少则锺落,觇量气权知泄气之多少。由地窟凿洞以通城邑,凡购气作火,设筒以引之。于筒上设一量气表,月终一结,以量气表之纪数,折价值若干。(每法立方尺,值法钱二十孙丁,凡百孙丁值一法郎,斯为价廉工省矣。)

西洋以马力度机力,犹以斤两定权衡也。斤两有重力而无动作,机力则以重力而御动作,兼限时晷。盖动作有疾徐,而力因之亦异。以马力之能负重致远,故取以为名。一马之力,定以举七十五磅、限一分锺行一尺为率,取名为七十五磅尺。在厂用机器,皆以此数为率。其在船用机器,更或以二百五十磅尺为一匹,或以二百磅尺为一匹。自七十五磅起,至四百五十磅止,皆可命为一匹。故购机关〔器〕者,当叩其底实若干磅尺,犹之贸易者必商定何等权衡也。匹数已定,尚有不足凭者。盖量度之法,或于汽鼓受汽之处定马力,或于转轮背之上定马力,间有度于击水轮上者。去汽鼓愈远则力愈杀,故所度之马力较强于汽鼓所定也。惟近尚者则皆定于汽鼓,实为至正。其价值,轮机小者每匹较昂,大者亦然。介在定率六、七、八、九百匹者,当同治年间每匹约售六十员〔元〕。近以稍昂,大率不逾七十员〔元〕。

都郎为法国水师第一战口,法人尤以都郎船政为最胜。分官船政为三:曰“板海洋”,专事制船;曰“家士底倭,专事制械;曰“亚哥埃士”,兼船机而合笼之以成战舰。其外铸厂、铜厂、打铁厂、模厂、帆缆厂、转巨厂、桅厂、舢板厂,所以备一船之用者,布置无不尽善,工作亦无不尽美。

讲授船身绘事,其法,为三面:一曰直面,一曰横面,一曰平面。直面者,循船身之长,中分为两。绘其一旁,划以为六,与龙骨中平行。以红色绘曲线六,以象直向之式。横面者,横截船身为二,皆与中框平行。绘墨曲线二十,以象横向之式。平面者,将船身平割为十,与浮水线平行。其在浮水线之下者,均名为水线,以蓝色绘曲线十。其在浮水线之上者,名为平向切线,以墨色绘曲线三四,皆以象平向之式。其在直面为面〔曲〕线者,在平、横二面为直线,因其与龙骨中平行故也。其在横面为曲线者,在平、直二面为直线,因其与中框平行故也。其在平面为曲线者,在横、直二面为直线,因其与浮水线平行故也。先于横面图作一中框,求其入水面积;次于平面图中作一浮水线,求其面积;嗣求船身吃水体积。必得其数与题命者差合,始行全绘三面。其线交相切割,一面错则面面俱错。故必互相参改,必三面无一线之差,然后法成图就。

商船尾可圆可尖可方,惟取其便。至战船则可圆可尖而不可方;以尾方者,当安置炮位,最为碍用。因炮度贵用圆径,方径则限于角度,右攻者不能左,左攻者不能右。背后〔时?〕制造家多用方式,后皆验改。

西洋论船分为二段。入水内者曰体,现水上者〔脱“曰貌”二字〕。水浸所及、体貌交界之处曰水线。何为体?舟之要害也,利钝良窳皆关之。何为貌?舟之壮观也,利钝良窳不与焉。故貌可以任意增饰,体须推算周慎也。体之下有脊,曰龙骨。龙骨之旁有胁骨,曰框,亦曰船胁。框之外掩以板,曰皮。龙骨竟舟之长,曲其前,竟舟之高,平其后,受柱之立。前柱曰“斗鲸”,后柱曰“车柱”。车柱有二,间立如峡者,曰车框,以中容击水之轮也,舵即在其后。此体之部也。斗鲸尽舟之高,船胁亦同。其掩皮与体同,其饰绘与体异。体之皮掩以钢板,取其坚也。貌之皮饰以丹青,美其观也。炮门开设上层皮盘下,军装盒则置其上,周围如堵。此貌之部也。舟之内夹船胁使牢于龙骨者,曰内龙骨,长亦竟舟。离龙骨尺许,拦以三厚板,防船胁之前后者,曰三排牵。防其外弛也,外束以带,曰排牵。防其内压也,内撑以梁,曰战枰梁。战枰者,船上之枰地,铺平板于梁上也。梁以撑胁,并以托枰,一器两用。枰地不仅一层:上曰上战枰,下曰下战枰。其有三层者,则由上而下,曰一,曰二,曰三。此船内之部也。战枰之上立桅,桅基于龙骨。横于桅以张帆者,曰杆。一舟不止一桅,一桅不止一杆。桅有二节,曰上节,曰下节。杆之名亦然。帆之名亦因之。此帆樯之部也。

讲授各种船台制法:以船台为船身之基座,其要在坚且固。船之下水,不关于重心失所,旋心失宜,而关于台之低昂欹度。其要在测量度数不容毫发参差。度数定后,测以量水秤。秤每垱之高下曲直,或砌以石,或砌以木。地力实者宜用石座,以取经久。地力虚者宜用木座,以取不时改变。

西洋造船尤重桦木。出山未久,其浆不干,即其质不纯。应贮之储材沼,或四五年,或二三年。出而置诸储材厂,以除湿气,数月后才用之。储材沼浸以淡、盐参半之水。专浸淡水,则浆不能解脱;专浸盐水,浆虽解脱而蛀窳亦随之。

𬬱学为制铁船、制机器所必用之学,其理甚微,合微分、积分、重学而成之。当探究妙旨,方可以称制造。西国凡制铁件,皆用此学。以𬬱学能测铁质之虚实,及能测压、拉、卷诸力。

法国水师五口:都郎为首,槎浦次之,薄海斯代又次之,罗海行、茀士豪又次之。梁炳年《西游日录》

法国十九军,一军出戍,其十八军分置各部。军三万二千人,以一帅统之。军为三营或四营,营置一将。营为四标,标置一尉。标为八队,队置一长。凡标,马兵二队,步兵六队,队二百人。水师五镇,镇置提督一员、总兵二员、巡按一员;各设制造船机军械厂,厂置提调一员、稽查一员、一等总监工二员至四员、二等总监工四员至五员、一二等副监工十二员至二十员、试用总监工三四员至十馀员。通计五镇水师,官七千,水手五万。水陆员弁皆由学堂起家(水陆师学堂,一在迫埃失,一在汕斯),历任十五年准退休,食半俸;二十五年,食全俸。

汽轮车创始英国。其先用木条为轨,驾马行。后改木轨为铸铁轨(乾隆中叶)。后验铸铁轨易折,又改打铁轨(嘉庆中叶),然犹用马力也。越数年,总监工得非谤制汤汽机代马力,其时仅用直轨,不能曲行。道光四年,法人亚奴阿仿制,创为曲轨。讫道光二十三年其法始备。

轮船创始法国。其初有美利加人与法人巴枰立约创轮船,巴枰卒先成。其法用汽力推机使推桨。康熙四十八年,法人锄牵更桨以轮。乾隆十七年,法人果谛埃照前式小变。后十二年,伯喜埃为之折中,演于森尔江。又二年,舒化伊又为之折中,演于杜伯江。又三年,又演于沙潢江。嘉庆九年,拿破仑第一始令制驶出海。其后,嘉庆二十二年,英人始求得其法仿制。

铁船创始英国。嘉庆九年。英人始为之。道光初配以轮机,十八年始用为商船,二十二年始用为战船。法人亦仿为之。铁甲船创始法国。道光二十八年,法人轴斐伊出图更制,附甲以木,而制始备。

明崇祯间,法人锄果验汤汽有力,遂以运器。越数年,都尼巴邦创轮机,配汽鼓、汽饼以承汽。康熙四十六年,水师官沙非伊添置冷水柜,于是得凝汽法。康熙五十三年,铁厂监工都放希求天气度,折中而为开矿机,因名之曰天气机,于是得脱气法。越数年,轮机监工滑得引馀汽使双推,于是得复汽法。滑得之后,已经数改。至时得番生,制汽罨湾〔弯〕干节进汽而用其涨力,于是法始大备。今汽罨湾〔弯〕干名曰“时得番生”者,志创始也。

西洋初以拓影镜传书。其法按程筑台,立拓影镜三面,欲传书,则一程开镜,置书其旁;一程登台,照以千里镜。其用迟钝,且不能及远。乾隆三十三年,瑞士化学士□沙所以电能及物,其气行远且速,制为电气机,未成。乾隆四十七年日耳曼人、五十一年西班牙人亦皆试制,未成。道光二年、法士旱牌、巴卑尼复试制,亦未成。道光十二年,日耳曼人只兰制成,在汕伯得什勃开演,可用。惟机尚小,仍不能及远。道光二十年,英人勿挨亚什唐、美人莫阿士、日耳曼人什弹埃皆制大机,乃始盛行。

〔按:以上采录官学生日记。〕

四人中,尤以吴德章向学为笃。自叙从洋人迈达受学,心得倍于曩昔:“闽厂数年,粗明格致算法,未睹厥奥也。验之施用,已属效不胜收。其微积编、新〔𬬱〕学、重学、运动诸法,皆素所未读,并得逐一推考,澈委知源,相与问难知新,视在闽时,不止事半功倍。”观此,足征出洋就学之为益多也。

初三日是日贤真穆里斯宫殿朝会。机器会尚书毕得门邀往铿新登博物院茶会(会名希威恩吉尼斯,创此会五十年)。所开会两路直厅,即印度博物院也。凡印度所制锦绣、毡毯、丝、布、磁器,及衣冠、帷幕,及所出丝、棉、果、木、豆、米、药品,及鸟、兽、虫、鱼,罗列逾万种。于旧设之外,亦颇以新近所得陈列其旁。而所在陈列机器新制,为此会之本务。

所见者开煤机器一具,横列六凿,用机轮转之。一凿可深入六尺,横三尺。据云:“矿产深厚,利用此种机器出煤较易,矿产薄则无需此也。”海行传语灯二具。海船相值,举旗传语,大率二十六字母编为成式,可一望知之。夜则以灯,以开合疾徐为节,而引气以助火光,各种灯油皆可用。其法范铜为灯具,而空其中心以纳气。环中心为圆抱而又空其外,又环为池贮油;圆抱中纳棉,而为曲管以引油。燃火具其下,令烟满下空处,徐从圆抱中透出,护火光上升,则灯愈明而焰不外散。传闻机器数具,各为新制,而理皆同,皆以声发声也。又有以声发光者,亦用传声盒,下通电气,而悬方铁盒暗处,若挂锺然。中有轮转运,得声则发光。又因声之高下疾徐,而光转变不穷。疾则成圆轮,以次或为小瓣如菊,或成八瓣,或六瓣,或五瓣四瓣。询所创造,则英人珥得门也。陈此器者拉得,亦精于电学。因问;“此戏具耳,未知亦有济实用否?”拉得言:”珥得门凭空悟出,正若小儿初生,未知其用安在,窃度终必有大用。”所晤拉毕尔(承造吴淞铁路)、安颉生(占宜斯新报局)、谛克生(著书论旧金山事)、达摩生(满吉斯得阿得门)、罗尔曼乐颉尔(精于光学,约次日茶会)。

接上海七十三号包封(三月十八日发),内总署咨文报事及曾沅甫信,及家信三号、志城信二号,并三月初八日发。

初四日赴世爵赫萨里音乐会、乐颉尔茶会、马克类兰得跳舞会。以在乐颉尔处看光学过晚,不复能往马克类处。

西人测光用三角玻璃,析光为三色:红、绿、蓝。嵌小三角琉璃于铜管中,映灯照之,三色适匀。别用小玻璃管贮药水其中,阑之灯前,有食绿光者则绿色隐,食红光者则红色隐。其制药水皆用化学。用白水照之,则见黑丝两道。乐颉尔云:“水中自有黑丝,微渺不可见,映灯乃见耳。”又以透孔铜匙盛盐,灯上烧之,则三角玻璃上见黄线一道。杂引他物烧之,则色时变。询之,皆五金之属研为末:曰贝尔里恩,曰斯得𪢮西恩,并作黑色。曰卡尔西恩,白色,杂炭气而成石灰者也。盐中亦杂此质,日琐的恩。又以稍长铜管嵌三角玻璃,而其管端作斜曲势收光。影镜反照之,从三角玻璃内映出案头陈设,皆具五色。案设各图,有画月中山势者,为纽洼尔;有画半月形者,为色尔茀尔得(其子亦同与茶会)。乐颉尔亦自照日中各线图,云:“以三角玻璃照出五金异色,即可测日星中所有。近测日中诸物皆备,惟无养气。”问何故,曰:“想系面有薄壳,纳养气其中。诸星之属,由日中养气并出结成,是以养气无有存者。”又云:“日中现黑点则天下熟,点多则雨多。此二年印度、中国大旱,日中黑点退尽。前四十三年亦有此征。”逆数之,则乙未年也,中国南方实旱。是二说者,予亦未敢深信云。

初五日邀李丹崖、罗稷臣、姚彦嘉、李湘甫、德在初、凤夔九、张听帆、黄玉屏及马格里为端午之会。会鼓得门为梁氏作小照,因留晚饭。赴贝拉及沙乃斯百里两处茶会,晤非尔勒尔(随大太子赴印度)、孟塔勾末里(曾任印度总督)、纽尔三君就谈,并久住印度者。

与丹崖言:同治中兴之业成于楚人,而自当时诸公各以战功致通显,后遂无继者。合淝伯国陶成皖才,远驾楚人而上之。所设机器局,皖人掌其事,于军械、机器多所考求,是以皖才日盛,而楚才日以泯焉。曾文正气量远大,其幕府多文学,而无一楚人,各局乃有之;以楚人办事结实可靠,而文学之选固不逮江浙也。曾文正固一出之以公心。左季高则且以能屈抑楚人自表其公,而反私矣:私其一身之声名,而利不及人。如刘毅斋战功卓著,凡克一城、复一堡,叙战功,皆刘为冠。而自初承其季父刘松山一军,即以道员接统;历七八年,荡平全甘回乱,移师出关,先复乌鲁木齐,而南八城以次克复,始终以道员领军,不晋一阶。至克复喀什噶尔,始请开缺以三品京堂候补。而以边才求之吕庭芷、吴清卿诸君,一意阻遏刘毅斋之功,使不得自显,尤所不达其意者也。

初六日阅巴黎新报,叙英故相勒色之卒,云一千七百九十二年勒色年二十一岁,举为议绅,一千八百四十一年为宰相。是勒色为宰相时年已七十,距今三十七年,满百而又加七矣。去夏曾一见勒色,云已八十五(大约一千八百二十一年为议绅,年二十八岁),耳目尚聪明,而不能行动。闻其病,尚遣人视之,未闻其为百龄外人也。

又载德皇初二日为刺客枪伤,自头面以下嵌入肌肤者三十八铅丸;幸丸小,未中要害。德皇年八十,屡被行刺而无戒心,至是竟伤面颊,及腕、腿皆有伤。多至三十六〔八?〕铅丸,恐亦未确。(顷柏灵新报言德皇左臂受伤七处,右臂二十处,背六处,面项八处,实四十一处之多。枪内皆小铅子及铁钉。)云其刺客,前后皆撒克桑人。现获者名罗尔林,先二日至柏林,语其主人妇曰:“日内当有人谋害德皇。”主人妇曰:“此有何益?德皇死,其子继位,于刺者何有?”罗尔林曰:“继位又刺之,十馀刺而其种类尽矣。”主人妇亦不度行刺者之即为罗尔林也。西洋立国,有君主、民主之分,而其事权一操之议院,是以民气为强,等威无辨,刑罚尤轻。其君屡遭刺击而未尝一惩办,亦并不议及防豫之方,殆亦非所以立教也。

瞻伯尔之女配定婚满达究,约至礼拜堂送亲(堂名森麦里)。集者数十人,男女各有知交五六人陪伴。女皆择美者,服饰如一。教师出堂诵经,男女及陪伴者皆跪。因次第问男女相爱乎?互相照顾乎?事相助、病相恤乎?得失利病能相终乎?各如其言应之。则令男出一戒指呈视,教师持女手,令男约其左指。复上堂诵经,男女亦随上跪听。既毕,入一小阁,贺客皆从入。出一巨册,书男女名姓生年其上,客至者皆与署押,凡二册。询之,一存教堂,一上之国家,以知人数。凡男女生,皆至教堂接名,嫁娶则书名,埋葬各就所书名之教堂。是以男妇生没,无一爽者。客至者,男常衣,女则冠服,皆尚白。署押毕,始相与执手为贺。

赴费士米、嘎尔得尔两处茶会。嘎尔得尔,女士之以学问名者,每茶会,邀集知名士谈学问。兼通中国文理,尝言及见中国《大清律例》,义深词美,叹为尽善。以须赴柏金宫殿音乐会,遣德在初,张听帆二人代往。

偕凤夔九及马格理前赴柏金宫殿,会者千馀人,男妇皆设座:各国公使右上,宫官左上,国戚居中,设曲围坐,其馀百官议绅面上坐者千数百位。凡为音乐十三阕,男妇叠歌或和歌。琴台设坐,亦三百馀人。

初七日李丹崖补交到罗臻禄《西行课纪》、杨廉臣《日记》,及黄建勋所开在船情形,云在洋遇敌交战,及停泊港内防破水雷,及操帆、枪炮之法,确是有益。而罗臻禄《西行课纪》尚有可采者,言:

法国新令,凡男子冠,供役二十年。二十年之役分为三等:编伍五年,听调四年,候差十一年。编伍者,示期聚众,签名分派。如需补兵额千名,通饬各部,聚其部民年二十者于各郡署,置签如聚民之数,而于其中标号,由第一至一千数。签得者为编伍,差操五年。馀为附伍,供操一年。听调者,编伍、附伍之后,以四年为期。遇有征调,竟一日之力齐集赴敌。候差者,听调四年限满之后,以十一年为期,遇有戎事,以供差使,间亦充额备战。听调、候差二役,以满二十年为期,无得免者。编伍之役,准听自陈。改就附伍,由官酌其准否,准者纳钞三百元以代力役。孤寡免之,羸病者营医察视免之,皆不入兵籍。

卑士买钢炉之制,在于运风行火,使其热力增至二十〔千〕度。以钢质最难分化,配合之功,全关火候。凡制钢,以净铁(即熟铁)与铸铁(即生铁)合成,约含炭质千分之五。净铁无炭质,铸铁含炭质百分之五。以净铁九分合铸铁含炭质者一分,得炭质千分之五即成钢也。惟火候甚难,过则炭质化,不及则炭质不匀。故必先倾少许,焠水拗断,以验其点砂。或加火候,或加炭质,使恰如其所欲用之质。马丁炉之制,蓄火力使极烈,足以熔极坚之钢铁。方炉砖砌,引煤气与天气合而着火。炉之两旁,各开火道,互相络通。外置活门,可以开合使左右。由左而右,则左为引煤通气之道,右为出火通烟之道,而钢件位于其中;由右而左则反是。历时稍久,左右二道之热度不同,其引煤通气之道自较冷于出火通烟者。因天气入,吹之使寒;火气过,燠之使暖也。故必约时二刻开合其左右火道之活门,使其由左而右者改为由右而左,以相调换。则天气之入,必过燠暖之火道,与煤气合,其热度自倍甚也。

凝质化而为流,流质化而为气,西人谓之过质。昔时格致未精,故有不熔之坚质(如金钢钻)、不凝之气质(如轻、养气),近皆知其不然(凝轻、养各气之法:冷至冰度下二百二十度、天气压力增至三百六十倍),但视其冷热之度能胜其过质之度,天下无不熔不凝之质也。炉火之力热至二千八百度,即砖泥炉壁亦难支,故有火砖之制(西人以其能支火,名之曰火砖),配用麻石、沙、火泥(泥之色灰,含熔质少者),约麻石九十五分、火泥三分、沙二分。麻石最为支火,煆而用之;然质松脱,不加泥,无以粘贴成块。沙则取其透气不爆。寻常泥砖不宜于烈火之炉,火砖又不宜于常火之炉。以火砖之松,著指可解,砌为烈火之炉,则借火力熔粘而反固;砌为常火之炉,火力不足以熔粘,未有不粉散也。是以卑士买及炼矿等炉,虽为烈烘,其火砖配料尚不过六分之麻石、四分之火泥,则常炉更不需此矣。铁钢为制造之根,泥砖又为炼钢之原,不可忽也。

法国三海相环:东南地中海,西大洋海,西北芒渚海。马赛为地中海巨口,大洋海口曰波多,芒渚海口曰哑乌。兵口五:南曰渡郎;北曰槎浦;西曰柏埃士,曰虏利杭,曰荷是茀阿(与吴德士〔章〕所记文字全异。以音为文,人人互异也)。其次曰阴台,曰和愈英,曰泥武埃,曰初沙特,亦兵口也。

法例:邑居民五百以上即置男女学塾,责民设,不加考察,不给经费。各部艺事,民设而官监之。学部总司学务,有纠察、宣令二司。纠察十九员,分纠各部学务之勤拙,与教习、监学之能否。宣令司十六员,传部令加以赏罚。每年入民塾者四百万人,入艺学者十五万人。

塞纳厂制造铁船钉栓炉,为方尺铁框,高如之,内垩泥以受炭,下开口以通风,四旁满凿圆孔,大容钉栓之径。截扭铁圆条,长如应用钉栓之尺寸,排插孔内。风行火烈,后插甫毕,前插已红,次第抽换,周行不息。斯炉之制有三善:合铁、垩泥而成之,制易修便,一;大仅逾尺,用逾十炉,炭省工速,二;铁件次第入炉,按孔抽换,火候均匀,三也。其机之制,酷肖气锤,惟用盘轮,不以汤气。以螺杆使升降,镶钉栓之模于杆末,开圆【于砧上。铁条火红,出炉直插砧】上内,运螺杆使下压,圆方六角,随模立成。一人之工,一炉之火,所成者日数千计。

验船落水速力之机,即算学家圆柱直旋、重物下坠、相画而成抛曲线之理者。柱高逾丈,径逾尺,置诸船台之右。柱末嵌一轮,结绳于上。引绳系船,船动,则轮转而柱旋矣。柱旁镶一小轮,轮边悬一铅坠,坠末衔一铅笔,柱上蒙以白纸。柱旋时,放小轮上之铅坠直下,坠末之铅笔画于柱上纸面而成痕。柱旋疾则痕斜,缓则直;其旋之缓急,即船赴水之迟速也。按例推算曲线之度数,即知船之速力大小。较以重心、斜度,预算之速力能合与否,或绌或盈,后来知所增损。凡船下水,间有速力不敌阻力者。西人于此测其迟速之力,以知其由,亦留心救敝之一端也。〔《西行课纪》终〕

晚赴意大里公使茶会,便过斯塔立特尔。新设日本店集日本新旧铜器数千事,间以漆器,其制绝精。房屋亦仿日本式为之,所设几榻皆日本物,亦西人喜奇之一端也。

初八日偕马格里诣外部,录送总署咨会通商四款,并出原文令马格里宣诵。沙乃斯百里引手承接云:“我自诵之”。因出抄件交付。沙乃斯百里诵毕,云:“看此文,原系为德国换约事立论,似与本国无干。然其大端实关系各国,仍须各国公同定议。应否具文回复,尚须缓商。”予谓:“此件正为德国换约添设多款,应将大致情形通告各国。中国但愿一切依照通商条约办理,并无他意。”沙乃斯百里言:“此抄件应请存留,俾与各部大臣商议。应作何办理之法,亦须各部大臣公同酌定。”予谓:“中国先求申论其理,以备各国省览。如能示一回信,尤所感荷。”沙乃斯应诺,遂退。

茀娄尔约游科里治阿甫色尔占斯,犹中国之太医:院也。设两尚书:一主内科,曰贝尼得;一主外科,曰柏尔克得。设有考求医学之妙西因,茀娄尔实掌之。并召集各名医为茶会,所见魁英、何尔庚,并著名老医士(数十年前已著书行世,马格理初学医即读其书),威勒士(即捐资运埃及古碑者)、希满(为司{艸 }色尔威尔士总办,即上议院前之大病房也),外则多音比、斯梅尔斯(始识茀娄尔于多音比宅)。

其妙西因缘始,由名医亨得(刻有石像在院)积数十年心力,征求考验,临卒以输之太医院。嗣是岁有增益,凡数万品。大如象、鲸,小如蚊蚋,皆收贮其皮骨。人身全骨至数十具,髑髅首骨千馀,各国种类皆有标记。西洋各国与中土脑壳皆圆满,西洋深目,目框骨皆倾下,中土圆平,可以辨知之。其亚美利加、阿非利加两地番民脑壳皆小而削。北亚美利加有自少束其头令扁,或束为长头,令其头后出如瓜。至有束之疾,破其脑骨以死者。皆穷测其所以然,收其骨为验。其五脏肠胃及周身筋络,则用玻璃瓶蓄水贮之。受胎自半月渐积至成人,及怪胎(或一身二首,或两胎而胸背相连,或二胎三胎相纠结,及不具人形者,遇有小产及怪胎,悉取而收贮之),以次陈列至数十具。最奇者,一长人骨,约九尺许,取置之地,仅各及其肘而已。其人有名姓里居,及生前所著履,亦置其旁。一短人骨,以指测之,约一尺二三寸,似初生胎之最小者,而满口齿俱全。其诸鸟兽虫鱼,巨细皆备。凡分四院,覆以玻璃。骨大者置院中。鲸鱼有长至二十丈者。其一院专储异兽骨,得之土中,为世所无。亦有巨鸟,五爪长尺许,胫骨如象而无翼,云皆出洪荒以前也。

院四周为四层楼,皆为巨厨倚壁。前置长案,罗列玻璃盒以贮诸小品。茀娄尔取人手足指骨及诸鸟骨兽骨,下至虫鱼,以观其用,其理皆同。盖自腕骨歧分为五,亦各分五节,与鸟足无异。兽迹〔趾〕或五或三,或二或一,而胫骨之上,亦常有五小骨相倚;而其下并合为一,是以其行疾而远。鱼翅之小骨相比,亦与人手足同。其五脏之分,惟人心与鸟兽之心中房不同。人心为四房,以灌输周身血脉。始纳血于右管,盖饮食之精液,色尤清也。沉而入下房为血。而后递激而出于左管,以达于肺。又吸而入其下房,乃始绕行以达于周身,而散为脉。鸟兽之心二房,鱼则一房而已。鹿骨十馀具,其角百馀。其一具得之圆明园,为阿里克送入太医院者。茀娄尔云:“鹿角开枝皆前向,独此后向,为鹿中异品。”象牙成螺旋者数具,云此象齿之病也。指示之,其内皆朽。盖齿内方有腐蛀,则生力弱。外方生力强,其长常倍。腐蛀者力不能逮也,而牵掣其生长之机,因之旋折相就。沙鱼须左出。茀娄尔得沙鱼头嘴数十,剖视之,其右皆暗藏一须,雌者左右须皆暗藏。南亚美利加得一左右须并具者,此创见者。又有刀鱼者,长嘴,长锐如刀,见巨舟以嘴冲之,能穿分许铁甲,入木五寸许,其力不能拔出,必自折其嘴。洋舟受创,以为礁石也。验之,知为刀鱼嘴所冲击,亦辄挖其受伤处存贮为验。

其馀海中螺蚌,及石华、海草之属数百品。然皆含动物之性:或由虫化,或其草复化虫,及草品中之能食息者。如瑚珊〔珊瑚〕,石也,西人谓皆虫质粘合结成。其始结也,黑白相间,已而为纯白,已而为黯红色。始结时,虫质尤可辨也。其诸奇形诡状,不可殚述。又有虫草合者:上形如土狗,无足;其下有柄,含白须数十茎,长尺许,坚白如马鬛。茀娄尔云:“其须非草质,亦非生物之质,盖火石之属也。”又有穿地鼠,长可三寸,背负坚介,当首处锐,其下为浅白。鼠无尾,而上介直下,如藤牌蔽其后。去介,又有硬骨圆如上介含其内。茀娄尔云:“锐首以利穿土;恐人之袭其后也,为圆壳护之,而又坚能拒物。”亦天地生物之奇理也。

凡齿皆有根,而小儿换齿无跟〔根〕。由内齿与之相抵,日磨月烁,以销其跟〔根〕,而齿自脱,内齿乃相踵而出。亦辄析小儿齿跟〔根〕验之。耳内之发声者,有细膜相遮护,下至虫豸皆然,悉取而陈列之,或小如粟。而人耳症或虚或实,皆割存之,以辨证其理,凡八百馀具。

所陈设与铿新敦妙西因同,而其意旨稍别。铿新敦各处在侈陈美观,以资考证而已。此处则主于辨证异同,循求脉络,以推究其所以然,而悟人身骨节血脉之相为维系灌输,所以为医学之源也。凡治医者,岁必于此试之。必得高第,授以文凭,乃始听令行医。

又有爱敦百里人名立斯得者,医学尤精。西人破骨之法,不敢擅开膝骨,以恐风入其中,于法不得施治。立斯得云:“风入不为患也,所患太空中尘埃野马,皆生质也,入膝骨中相为生育,故无治法。”立斯得能炼药为水,以洗太空中尘埃,就所坐处洗荡尺许之地,可以容足,破骨施治,一无妨碍。其法辄验,一时颇宗信之。

初九日礼拜。谛拿娄见赠映月图。云曾设观象台,用映相法映月轮影于玻璃片,径九寸。转影纸上,拓大二尺许。后因目力减,其远镜仪移赠倭斯茀天文堂。罗稷臣因问以映相专借日光感变药料,月光恐不如日光之烈。谛拿娄曰:“借月而影物,固恐漫漶不清。即月而影月,自能毫厘不爽。”复示以玻璃片二,曰:“此亦映相法也。图用药水照成者,面目虽真,颜色悉改。有白克鲁者出,别创新法。所映之图,悉还物之本色,此其手制者也。惟不能定影,故必长存暗室中,就灯下视之,乃知其为陆离图。”自奈端知白光为五色合成,继起者探讨日精,乃知物质见火,所发之色各自不同。讲格致者,映成各质见火所发之色,号曰“陆离图”。按图辨影,即可因色以知物质。西人知二曜及经纬诸星体质,是用〔用是〕法也。

器之尤奇者,莫如留光筒,因出以示,言:此自法国购来。筒中存钅灰硫鎴流各质,未见光则黑暗如漆,既见光则五色陆离。西人谓电、热、光为三轻,因其不可捉拿也。今得是气,而光亦可取携矣。夫光本无物,而目能见之者,因有动性感我眼根也。光之动,传于钅灰、鎴二质,而二质因之亦动,故能生光。罗稷臣问:“他物何以不能传光之动,惟待钅灰、鎴二质?”谛拿娄亦不能对。

所用电池,以玻璃管为之,中置绿银、锌质、硫纸、绿阿(俗呼洋石膏)四物,以生电气。所试电火为一万一千电池所发者。铜颍二枝,距五分六厘。如下之铜颖易以铜片,置五金其间,则化为灰烬;易之以片纸,则惟穿成小孔而不能燃。其蓄电箱可用四十二迈古路发拉,与五百个大蓄电瓶同量。量电之数曰发拉,曰迈古路发拉。每花〔发〕拉为一电池一杪锺过一息蒙阻力所发之电,一迈古路发拉又为百万分发拉之一也。蓄电箱受电多少则以二气表测之。所谓二气表者,即分水为轻、养二气之器也。电箱空时则分水速,渐满则渐缓,满极则息。蓄一箱之电,所分水得五百分古迈之一。法里治云: “聚天空所发电光之气,可分十古迈之一之水。”

谛拿娄又出空气筒见示。筒中存各种稀薄之气,电过其中,则发种种光塥。凡筒径大小、气质稠稀、电力强弱,光色即因之而变。抽气之器有二:一曰汞质抽气机,一曰士毕连抽气机。气之压力可抽至极小,其力以默利脉计之。每默利脉为百万分之气之一千三百一十五。筒之近阴极者,有一节不见光塥,名曰电气暗发,其理莫能解。

初十日李丹崖见示刘和伯信,以奉总署议准派充参赞而迟延不往,刘云生欲遂具参,令刘和伯通知,谋以威胁之。此董卓待蔡中郎之故态也。

赴世爵毕德(右邻隔数家,去岁三邀茶会)、经密斯贝谛(为罗茀得斯倭陀卫之女,新出阁者。经密斯,武员,官职视游击,屋后有园)、达摩生(初以为斯博德斯武德处所见——精于勾股算术及造英美两国交通电线赏给宝星者,比至,则别一人也)三处茶会。内里达摩生言,其夫之父,与颉尔生同为水师营将。有大椅一具,椅围并效舟中所用绳索,而本质文理绝细;云破西班牙船,制诸器物以象功。出数小盒见示,皆船木也。达摩生亦健将,名与颉尔生相亚。操一小船突阵,法兰西大兵船数只围击之,鏖战三十六点锺,法人并力掳取其船不可得。颉尔生探知其被围,以师援之乃解。其言多可听者。

十一日赡斯过谈,居中国二十馀年,颇悉中国风土人情。自云生子十人,位置学业,使各有所托以成名,亦殊不易。吾谓西法学、仕两途相倚,不患无以自立,此较中国为胜。赡斯言:“文武两途员缺有定制,而求仕进者日增。学成而待用,亦苦阶级之不易攀跻,闲废为多。惟律学为人民料理词讼,可以自食其力。其仕进有阶,其从容燕处亦足资以为生。”吾谓西洋律学、医学皆可以求仕,学成亦可以治生,故托业者多。赡斯言:“充武员至中国,知中国当兵者皆尚椎鲁,无文学。西洋必使学成而后充兵,近乃知有文学者多浮猾,故凡充兵者皆试其力,不试以文学。此亦中国所早见及者,西洋近始知之。”因论中国最轻视兵。吾谓中国尚文而贱武,凡横暴者,相与以兵目之,言可畏悸也。正惟视之轻,是以为兵者亦皆不自立,以成乎偷敝之习。此亦中国之弊也。

接黎莼斋信,言近得柏林信,德使巴兰德以议约不成,比已出京,总署电报云然。刘云生以顽悖之性,贻累国家,总署始终不能辨知;即知之,而亦相与视为固然。似此痹痿不仁,虽有圣者,无如何也。

十二日荔榛园花会,其参赞苏尔比约往。支帐为围数重,万里〔品〕罗列。大率木本、草本二种。而草本之中又分数类。有由种植者,有野生者,有近芭蕉一类、冬萎而春生者。木本则或有叶,或有条无叶。其形如松者,或抽条,或抽针,枝叶诡异,凡二十馀品。花或红或白,或丛生如管,或圆如球,或尖瓣繁密如蘧麦,而皆松类也。别为一种,云出爱尔兰。大者如芍药,如玫瑰。芍药仅见,云出意大里。小者如豆,如粟。其色有红,有蓝,有黄,有白。种类极于四大洲,而多以人力养成之,大于常品,或至逾倍;圆叶具五色,层起如云,多成之人力者也。杜鹃一围,约盈万本,红白照耀,皆园产也。馀花则或他园主或人家所蓄植,移运于此,相为斗胜。仙人掌一种,奇形诡状至数十品,亦多著花,碎红掩映,皆奇观也。

优拉(武员,视中国游击)送所著书,盖意大里人马尔克波罗从元世祖入中国(西人谓之茀必里汗),述所历风土人情,西人多以为疑。优拉官印度数十年,考知其情事,与所闻悉合,乃为之诠释推衍,自成一书。前在沙乃斯白里处晤谈,许见贻一部。因属马格理以一书谢之。格里得见惠平安友会各种书(洋语曰苏赛也得阿甫茀林斯。苏赛也得者,译言会也;茀林斯者,朋友也;阿甫,语词)。此会原始,其来已久。二百年前有威里恩{艸}者,挈家就亚墨利加野人求一亩之居。树艺生聚,埋斧为誓,渐次开辟其地,即今美国之缘始也。其书有《威里恩{艸}行迹》,及阿什、爱伦、觉尔治茀斯及女士伊里斯阿白斯茀来四人《行迹》,皆在会名人也,大小凡十五帙。此会亦主耶苏教,而科条小异,专主以善化人,而慎言兵。据称在会数万人,无当兵及任武员者,盖深以残杀为戒也。

晚赴立茀来茶会,晤鼓得拉甫,询及去岁同游五里治之副使,若甚薄其为人者。予因力赞其能,以为之解脱。又山德斯、雷尔二人,数相见,顷始问知其名。数十年前英人始寻北海者,名法兰克林,去冰海数年无信,屡派船探寻不可得。其妻以吁之海部尚书,而回言:“相距已十馀年,想死冰海久矣,寻亦无益。” 其妻乃自毁家求之,最后得一船,而雷尔为其船医士,奋然往探。出入冰海,经历危险,同舟死亡相继,欲返者数矣。雷尔固请前。最后得一岛,氵匈而登,则见一小舟覆地上,揭视之,有白骨数具,旁有器物数事,并得当时笔记,乃始收得其遗骨。雷尔之名,因是大显。今见之,须发皓然而精气尤强。适见美国纽约新报,言有依登者,近已赴北冰海穷探北极,以竟法兰克林未了之功。西人立志之专,百挫不惩,遇事必一穷究其底蕴。即北海冰雪之区,涂径日辟。天地之秘,亦有不能深闭固拒者矣。

十三日接联春卿信,知瓦定敦赴柏林会议俄、士和约,刑部尚书维茀尔兼理外部事。英国沙乃斯百里行后,意大里公使告言:“闻克罗斯兼署外部。”讫今无信,想不复派署也。爱里斯邀茶会,以天雨,又连日茶会,困惫万状,遣德在初与马格理二人相代一往。

剃发锺四嗜酒任性,与刘云生为类。我既无德以化刘云生,而周长清、李祥凯二人实竭力荐引一锺四相随出洋,任其横逆,无一语相劝告。竟不知此行所遇之穷有如此者!此邦人士辐辏,车马殷阗,而从不闻暄哄之声、嚣陵之语。仅此一公馆中,在上刘云生,在下则锺四等辈,暄呼叫呶,肆无忌惮。推求其由,皆刘云生为之厉也,伤哉!刘云生远使,贻毒柏林。此间见闻稍清,而其遗孽流传至锺四,万不足留也,乃并遣使回京。

十四日见新报,始知克罗斯实兼理外部,乃偕马格理一往见之。昭旁思茀得,又以补请茶会各名相属,心窃异之。大抵西人好推求人世事理而不惮烦劳,宜有然也。便道回拜瞻斯。

丹拿见示英人《禁烟会录》一书,论鸦片烟事宜。以为中国官员以各口收税为言,不但无力禁止,且不欲示禁,一千八百六十八年且有奉准东三省一例播种之文,属将此二条达知中国。中国办事之难,有非一二言所能尽者。去岁补陈禁烟事宜六条,尚至阻遏不行,他更何论也!丹拿勤勤之意,吾甚愧之,又不能与深论。耿耿此心,将谁诉也?

十五日李丹崖见示所绘《天下全图》。合四大洲及诸大小岛,皆详其地名。美国所属舆图,及英国所据之印度,并是与中国相勒〔埒〕。而此二土者,皆自英人开辟之,几尽泄天地之精英矣!因地球皆以经纬二度测量,纬度三十六幅(地球二面各十八幅),经度二十七幅,共为图九百七十二幅。创始人曾文正公,阅七年而始成,至今未付刊也。丹崖舆地之学,必能有传,于此尤为伟举。

十六日礼拜。接上海三月廿五日由英公司“生达”轮船发递七十四号包封,内总署咨派翻译折稿一件,第廿三号信一件(三月十一日发),何心畬信一件,晃州厅赵绍华贺信一件。赵君为赵兑泉中丞嗣君,在家屡枉信,以素无一面,未作答也;乃复周旋至七万里以外,甚愧无以对之。北五省旱灾,广开言路,百官日有条奏。近见侍讲张佩纶上言诚祈、集议、恤民、省刑四事,稍有切实语。司业宝廷上言四弊,曰不知缓急,曰有名无实,又有见小、畏难二弊,归本朝廷,切责枢廷,自为胜人一筹也。

十七日毕德、铿密斯白谛、爱觉敦、立斯敦四处茶会。以毕德、铿密斯白谛两处均经邀请茶会,其势不能遍及,只好辞不赴,以便通融酬应。西洋以此为酬酢常仪,而吾实心苦之。诸邀请者盛意勤勤,又不欲却也,率常竟夕不能就寝,于病躯尤不宜。立斯敦处有就见求请帖者四人:曰布拉,武里治兵官,曾陪同试炮者;曰伯罗克斯,阿什百里曾代邀赴茶会,亦兵官也;曰内里罗赤,曾来拜者;曰布拉,为巡东洋水师兵官,久居中国。数者皆有关系,而马格里均至遗漏。此茶会之见怪者。必尚多也。

十八日接刘和伯、黎莼斋各信。二君同为广东生私人,然和伯诈而莼斋愚,和伯爽直而莼斋阴重;和伯之罪为可恕,莼斋之心不可测量。凡人见理不明,直无一而可,甚为莼斋惜之。

晚赴茀赛斯、贝拉希两处茶会。接上海四月初三日由法公司低立华地船发递七十五号包封,内总署公文三角(一具奏议准镇江太谷洋行趸船移泊;一给事中郭从矩奏出使縻〔糜〕费,总署议复一年报销册从实核准,以示撙节;兼行英、法两国二咨)。举朝相与为漠不关痛痒之言,无如何也。

十九日邀请茶会,至者五百馀人,所费盖千四五百金。而凡客至皆以为欣幸,西人之好尚固如此。(印度部哈尔谛,已封爵,易名曰克尔兰布鲁克。商部阿得里,亦封爵,易名曰罗尔敦。又世爵赫萨克、色尔敦二人,并曾任铿恩斯。)

杜戛见贻马加国人坡多斯吉考定其地语言,与中国本出一派,即英人所据南洋之麻拉甲也。其地近接暹罗、安南,去中国为近。今遵用洋文,遂据以为其国语言,而引中国文以证之,以为其文义同也,亦可谓自忘其本矣。

二十日先选〔遣〕李祥剀随同张听帆、凤夔九先往巴黎。是日无风而热甚,恐为翼〔翌〕日风兆也。往拜克罗斯、沙乃斯百里二处,告知赴巴黎,并诣马克里。是日苦达利拉邀茶会。近在左邻,以拜客失期,遣德在初往谢。

晚诣李丹崖、罗稷臣谈。三代以前,皆以中国之有道制夷狄之无道。秦汉而后,专以强弱相制。中国强则兼并夷狄,夷狄强则侵陵中国,相与为无道而已。自西洋通商三十馀年,乃似以其有道攻中国之无道,故可危矣。三代有道之圣人,非西洋所能及也。即我朝圣祖之仁圣,求之西洋一千八百七十八年中,无有能庶几者。圣人以其一身为天下任劳,而西洋以公之臣庶。一身之圣德不能常也,文、武、成、康四圣,相承不及百年;而臣庶之推衍无穷,愈久而人文愈盛。颇疑三代圣人之公天下,于此犹有歉者。秦汉之世,竭天下以奉一人。李斯之言曰:“有天下而不恣睢,命之曰以天下为桎梏。”恣睢之欲逞,而三代所以治天下之道于是乎穷。圣人之治民以德,德有盛衰,天下随之以治乱。德者,专于己者也,故其责天下常宽。西洋治民以法。法者,人己兼治者也,故推其法以绳之诸国,其责望常迫。其法日修,即中国之受患亦日棘,殆将有穷于自立之势矣。中国圣人之教道,足于己而无责于人。即尼山诲人不倦,不过曰“往者不追,来者不拒”而已。佛氏之法,则舍身以度济天下,下及鸟兽,皆所不遗。西洋基督之教,佛氏之遗也。孟子之攻杨墨,以杨墨者,佛老之先声也。孟子独知其为害之烈,所以为圣人也。而其言曰:“逃墨则归于杨,逃杨则归于儒”;以杨氏之为己,尤近于儒也。《中庸》之言曰:“成己,仁也。成物,知也。性之德也,合内外之道也。”必如此而后足以尽圣人之能事。圣贤不欲以兼爱乱人道之本,其道专于自守。而佛氏之流遗,至西洋而后畅其绪,其教且遍于天下,此又孔、孟之圣所不能测之今日者也。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三代圣人所以不可及,兼君、师任之。周之衰,而后孔、孟兴焉,师道与君道固并立也。自六国争雄,以讫于秦,而君道废。自汉武帝广厉学官,而师道亦废。程、朱崛起一时,几近之矣。承风而起者,自宋至明数十人,而其教未能溉之天下。则以君道既废,师道亦无独立之势也。西洋创始由于教士,至今尤分主朝权,不足为师道也,而较之中国固差胜矣。

廿一日仍由茀克斯敦渡海至柏郎,家人及英儿随行。风日清和,幸尚安谧。惟乘坐“拿破仑”船,船房甚小,船面又无盖覆,不能避风日。柏郎上汽轮车,中过阿密雅、布来克两处小憩,至巴黎斯尚未晚也。黎莼斋、联春卿、张听帆、凤夔九、陈敬如、马眉叔及日意格并接于车行。莼斋告知:二十日布伦业园大操,约四万人,大率列队布阵而已,无纵横击刺之节。因考法国兵制,大率以万人为一军,其名曰谛立雄;析而为二营,名曰布里干;又各析为二旗,名曰赫西蒙;又各析为二队,名曰霸达容。合两军二万人,总为一大军,名曰戈达昧。李寿田《笔记》言:“战士六十万,合列十九营,营各得三万人。”容当一细考之。

廿二日往拜署理外部之刑部丞相堆茀尔及罗淑亚、赫德、日意格四人。知赫德已回伦敦,而罗淑亚赴乡。随接李湘甫信。廿一日方自伦敦启行而赫德至,并枉送宁波人李圭所著《环游地球新录》。盖前岁美国开设百年大会于费地里费之飞莽园,李圭司浙海关书记,赫德派令赴会者也。其书四卷,分三类:曰《美会纪略》,曰《游览随笔》,曰《东行日记》,纪录尚为详明。

廿三日礼拜。阿尔拉尔得为捐助中国灾荒会之参赞,寓书马格里,以《代模斯》新报刊刻书信三通,其中有“哲•纪”者(以二十六字母衍出第一字以标识之,未全载其姓名也),痛诋天坛采办巨木,合银十馀万两,以为虚糜款项,置民生疾苦不问。阿尔拉尔得谓此信大有碍于赈务,为拟一稿辨论之,而于中国情事则固不能知也。因属马格里寄复一书,推论二事:一、国家颁赈山西一省已逾百万;直隶、河南、山东、陕西各有赈款;官民捐输,又在此外。而此五省钱粮豁免与缓征,两三年来又已数百万。而以玩视民瘼訾之,此过也。天坛工程本属要需,而其采办木料,实在五六年前。巨木长十馀丈,皆出深山僻远之区,运出大江,动需一两载。而由各处采办,以符工部所开丈尺,亦需一二年之功,实在以前数年,需用经费开支已久。而以虚糜款项责之,此尤过也。吾以中国人,目睹伦敦绅民捐助中国情形,不欲更加驳辨,仍属阿尔拉尔得为剖辨之。

而《代模斯》所刻上海来信,持论有极精透者:一论罪己诏书,谓天灾流行,人力无从干〔斡〕旋,而中国于此绝不一为经画预备之计,其责实无可辞。如开河浚川,引水灌输,此预防之策也,中国一无经营。电报、汽轮车以通消息,以利转输,此临事补救之方也,中国一无讨论。至于铸造银钱,取便民商,外国之交易无阻,其利小;中国之居积有资,其利大。又一切峻拒之,以为中国钱法,外国不宜干与。以此一切袭常蹈故,自取坐困之势,至是犹无省悟,为患将何已也?一论中国人民禁使出洋,其弊终至于使人掠取为奴仆,而无有正名挈眷谋生外洋者。英国既收取澳大利洲,凡有挈眷承往开垦,国家皆资助以行。中国坐听人民数百万日充饿莩,而出洋则严禁之。贫民私出外谋生,稍有赢馀,裹负以归,各国尤深嫉之。是以美国之旧金山,与澳大利洲新金山,至有遏截华人前往之议。将来一切驱回中国,其隐患尤深。其他议论尚繁,俱切中中国情弊,阅之慨叹而已。

廿四日金登干、实德棱、阿拉满来见。阿拉满为荷兰人,充马赛领事二十七年,意在兼办中国领事,踵门自荐。而实德棱曾在浙江带兵,蒋湘泉携赴广东管带水师,自言:赴浙由恭邸函荐,并允留用十年。其后二年,军务告竣,遂罢遣之,应补给八年辛俸。由浙赴广东,有屋一区,值洋银万四千元,应由官收还;或断以七千元,而浙抚亦仅给洋银五千元。问何以识恭邸?曰:“署公使格士奇所荐。”问此二事格士奇何以不为理处?曰;“适此时公使为博尔得米,与德克碑交好。德克碑在甯波有仓米四万石,谋私运归,为所力持,以是怀恨。博亦〔尔〕得米修德克碑之怨,不肯一为理处。”问在粤几年?曰:“法领事阿布得仑谋荐其子接带水师,力倾去之;现正控之刑司,数日即可质讯。”其言绝无伦序。法人行径,远不逮英人之诚确〔悫?〕,如实德棱,已万不可近。

三十日庆会已见新报,议院议准五十万法兰办理灯花、音乐,各街音乐、灯火仍由富户捐办。其国家承办者,演放烟火四处:一在赛会院前,一在蒙特马尔德街,一在布伦业园,一在意大里街。设立音乐二处:一在三纳河,仿照威尼士地方嘉节,设小船一百二十只、大船五只,皆张灯设音乐,沿河游驶;一在旧皇宫,于锺楼故地前建一高台,设歌者四百、乐工四百。是日作乐二次:初次三点锺至六点锺,二次八点锺至十一点锺。晚赴费尔谛琅堆费尔茶会,法国地方官也,名曰布来坏,其职〔疑脱一“视”字〕伦敦之梅尔。会者二千人,麦马韩亦与焉。

廿五日往拜波斯国王、葡萄牙国王,及波斯驻英公使,及日本公使,及阿李克,及色尔罗斯纪。色尔罗斯纪收藏中国古铜器大小数千种,日本铜器亦称是。然日本无甚古者,大率皆近制也。中国尊、罍、铜鼎、卣、彝、壶、洗之属,奇古者为多。所藏《西清古鉴》、《博古图》、《积古斋锺鼎款识》诸书,用相考证,所得多此种书所未录。有高二尺许,类壶,有盖无耳,竟体起星,两旁为五指纹,稍陷入分许,涂之以金,亦皆剥蚀。盖内及腹底有七字铭:“【【【【【•”,形式绝异。据称,中国考古者定为夏器。其他件有手纹者亦数种,或专作一手纹,皆涂以金。有上如侈口瓶,旁护两凤,腹如尊,下以三狮为足,高三尺许。奇形诡制,多至数十。有铜像一尊,屈膝坐,长须,顶如覆盂,高不盈尺,而其制甚古。或言此宣圣像也。亦有数人环坐一方席,陈列盘、牟、尊、彝,半杂古今,竟不辨知其何义。其宣德法铜器,及乾隆朝所制,及古盘大围丈许,大率圆明园陈设古器也。瓶器及图画,亦无美不备,然要以铜器为最胜。

廿六日阿里克枉谈。接李丹崖信,始知前在伦敦外部照会肄业武员林泰曾,由海部改派“{艸}尼罗布”船,曾具照复称谢。交丹崖审定,日久无信,谓已发行矣。以函问之,乃云交给马格里。急往催取,始据译呈,参差增减,惟意所适。稍与订正,令凤夔九译寄伦敦。并致丹崖一信,及李湘甫诸人一信。

廿七日日本公使约饭,专为邀陪阿里克。同席马尔勒尔、得利塞尔,并英人也。马尔勒尔为其参赞。得利色尔考求东洋学问甚深,亦至中国。又云番西波尔得,荷兰人也,亦其参赞,能通日本语。

饭毕,有东洋画工画花卉人物,皆水墨大写,援笔立就,而神韵有馀。阿里克为属画一鹰立高松顶,而属予写,乃题一绝:“苍松拔地一千石〔尺〕,玉爪金眸寄托高;恰似英雄耿独立,侧身长顾风萧萧。”至夜深始罢。

廿八日麦斯尼来见。偕黎莼斋、联春卿、马格里一至会厂。

由东大门入,略视法国陈列物事。南北长约三里许,左右绕视一周。每阅一道,兼测识其内层,又越一道。约历两年〔时〕之久,稍睹法国陈设崖略。第一道在外方,陈设机器。前为各种车式。其内约分八九道:大率毡绒、缎、衣服、冠履为一类,其品目至为繁多;床几案榻为一类;铜、锡、镀金、矿〔镀〕银器具为一类;玻璃器具为一类;镌石器具为一类;铁器为一类;珍宝佩带为一类;织画屏毯为一类;戏具为一类;照画为一类;锺表为一类;杂器具为一类;属部器具为一类;天文格致图画为一类。两旁间道,则南为矿产,北为各种制造,本植、药品、谷产又各为类,亦极天下之巨观矣。

晚赴日意格之召,便过金登干、哲美森、贺璧理三处。日意格昆弟执礼甚恭。同席:芒高尔非亚,为汕萨穆钢铁厂主,于艺学至精,为上议院议绅;一瑞乃得,为科鲁苏钢铁厂主,役工万三千人,并约往游;拉费顺,为万生院医学监督,日意格之妻父也,及其帮办斯恭塞格、高氐亚;及莼斋、听帆、春卿、敬如、眉叔、夔九及马格里,十馀人。

廿九日日本公使及王承荣、李少白来见。立滃地方有大学馆,考求东方学问,其总办吉美得来约往游。又接伦敦信,知律师比里顿来见,并带到唐景星、蔡由贵二信,意在求一差委也。晚陈敬如、马眉叔来谈。

 卷十九 ↑返回顶部 卷廿一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