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与巴黎日记/卷2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 伦敦与巴黎日记
卷廿一
卷廿二 

光绪四年六月[编辑]

光绪四年〕六月初一日己卯礼拜,为西历六月三十日。距开赛奇大会两月,为巴黎择期庆衍大会之日。满城竖旗张灯,国家亦自筹费五十万法兰。以桑塞里色大街为经,中为布拉斯得拉弓高,即竖埃吉〔及〕古碑处也。经西过拿破仑纪功坊,直接卜阿得卜琅园;经东为蒙勒马尔得大街,并于街两旁树架,连小玻璃盏,引煤气为灯。每值街口,两旁植杆树旗,中聚小玻璃盏,引灯为花围。出城至卜琅围〔园〕,则沿途树旗杆,间数十步为牌楼,悬万点星灯五盏。树林上下各挂五色纸灯。而于三纳河及卜琅园溪流中,各放灯船大小无算,编花卉为篷幔,奏乐其中。得拉弓高南,旧皇宫设音乐台,自宫门起至音乐台约里许,皆树旗编灯,五色璀璨,益加奇丽。台前两旁编灯为牌坊,约里约〔许〕,皆具五色,尤奇观也。旧宫园地极广,遍地皆张灯;中间通道处,左右皆树灯架,凡为灯逾万万盏。各街铺户及民人张灯为庆,亦颇称是。山旧皇宫前,直接布拉斯,意大里为之纬。是夕凡放烟火四处:一在赛奇大会厂前三纳河畔;一在卜琅园;一在意大〔脱“里”字〕街;一在蒙特马尔德街。奏音乐二处:一在旧皇宫,一在三纳河舟中。而灯光之盛,架灯用玻璃罩,以得拉弓高为最胜;小玻璃盏,以旧皇宫为最胜。其得拉弓高及卜琅园,另安电气巨灯数十坐〔座〕,其光如月,照地有影,而又刺射人目,不可正视。

偕黎莼斋、张听帆、风夔九、联春卿、马格里步行一周,以是夕各街禁止车行故也。

初二日日意格带见艺徒五人,陈可会、张启正二人,在拉森船厂学习;王桂芳、任照、吴学锵三人,并在科鲁苏钢铁厂学习。

高底亚陪赴勾柏兰织线厂。监督洼尔塞尔告言:“是厂建自路易第十四,今约一百五六十年矣。”自门两旁以达内厅,并张挂旧织。织室约二十馀,而现制织者不及十架,并大幅,长七八尺以上。每幅织者三人,次二人。皆先量其幅之长广,悬线室端,每线引绳曳之。又量其纳线之长短,约其绳为一束,间一线约之,用相参伍。其精妙处尤在配线。花草、人物、衣饰,皆有里面,有重叠,有参差,各以浅深异色别之。先画一底本悬之壁端。每制一方,长不过数寸。就底本摹出一段,专量其纳线之度为界限,勒以墨。其织室,皆外向就明。织者坐暗处,用摹本从外映之,循其界限,加墨于线,以为纳线之节。其浅深异色,一依底本为之。西洋制造皆用机器,独此用人力。大率中幅必二三年乃成,巨幅有至九年十年者。岁支经费二十万法兰。

织工五十馀人。初学织者,择年十岁以上,先令学画。厂左有画院。人物、花草,抟土为式,或整或散。制造、宫室,亦分尺寸程度。一柱之微,亦杂取各国旧式。如考据家,一名一物,皆有本原。其初学织,先令辨色。织为长方,宽寸许,长三寸,五色间错,名曰第一程。次则阔长方,仍分五色,令一色之中浅深相衔,映合自然,名曰第二程。次则织为如意式,令肖物形,名曰第三程。次则花叶相错,名曰第四程,皆尺方幅为之。次则肖人,一手五指有屈伸、肘腕有向背,阔尺而长三尺,名曰第五程(或首,或股、足分为之,并同此式),仍与画理交相考证。至是,乃使制小幅物事。其织工五十馀人,并有家室居厂中。所居室有小院,杂植花木,以舒畅其心气。详其制造之意,皆所以讲求术艺,陶成人才,于国家适用处不必适当也。

线有丝,有羊毛,而染色为织厂所尤究心。首分五色,一色之中,浅深变化数十;而所化之色,又各推衍至数十。其红与蓝杂,青与黄杂,参错为异色,推衍以至无穷。凡为色二万二千品,标五色浅深为总图,记以数,因是以推衍,又各记以数,并于络织小杵端注明。线尽,执杵往取,无或爽者。其染色皆用化学,是以力省而用广。

洼尔塞尔邀至其家,在厂右小院中,花木茂密,居室极清幽闲远。为致茗果,兼馈小织件二方。

是夕,李丹崖、李湘甫、罗稷臣、严又陵、方益堂、萨鼎茗自伦敦至。

初三日偕陈敬如至外部,为堆茀尔诵总署四条咨件。堆茀尔惟举第二条“领事由商人承充”,往复辨论,云此应由中国论驳,中国不允其承充,则彼亦虚设也。因问法国充中国领事几人,有无此事,当查之。予谓法国各口皆设领事,此所云固不为法国言也。堆茀尔亦云:“此件有应办者,有应商者,拟分别照复。”大致与沙乃斯所见同。惟沙乃斯言:“此件似专为德国换约事发议,与英国却无涉,然于各国固自有关系。”堆茀尔则直就关系法国言之。此为稍异。

回拜安〔脱“南”字〕国公使。其正使曰吏部左参知阮增阭,号厦峰,字子高。副使曰礼部左侍郎尊室潘(号春亭,字清涟)。予以为尊姓也,询知为宗室,亦阮姓,而族属为亲。陪使曰鸿胪寺少卿黄文运,号贺轩,字子亨;曰参办礼部员外郎阮有琚,号美江,字子玉。又有派办赛奇会者,曰光禄寺卿阮诚意,号翠川,字善关。其阮有琚著黑毡长衣,剪发,革履。问以安南亦有着西洋衣服者乎?曰:“无有也。予为教师,得袭教师衣服。”问以安南从教若干人?曰:”百万有奇。”曰:“然则尽国人三之一耶?”曰:“不过二十分之一。”教师衣履而任礼部副郎,安南于此较为通脱矣。

晚邀李丹崖、罗稷臣、严又陵、方益堂、萨鼎茗、麦士尼、高底亚,及黎莼斋、凤夔九、张听帆、联春卿、李湘甫、马格里小酌。

初四日遣黎莼斋、凤夔九回伦敦,便致姚彦嘉、德在初一信。与克鹿卜约六月一日诣爱森,至是不能不一往。因偕陈敬如由家尔谛洛尔上车,过克类意勒、桑里、刚比尔、爱洛取意、丹冶(为一大镇)、基斯、毕新尼,入比利时境,曰勾朗谛尔格林,有比国验货税关。至维亚茀尔,换车入德国境曰黑亚柏斯达里,有德国验货税关。凡税关惟验入境之货,不验出境之货。至科苏,又至倭本斯,再换车,过林尼江,至爱森。克鹿卜遣其亲戚爱意灼非爱勒斯,以马车迎至其炮厂。盖自五点锺开车,尽一夜之力,黎明乃达爱生。

初五日爱意灼非爱勒斯陪同至厂。克鹿卜亦先至(名曰亚里非勒克鹿卜),武里治总办、提督容赫斯{艸}得并在坐。饭毕,司宾嘎格问陪同游历各厂。所见压力机器及炼铁机器,及炮身小件机器,并与各处炮厂同。惟炼钢二厂,向颇闻知其法,至是始一见之。并引煤气,鼓之以风,火力逾倍猛烈。其一大炼:悬巨桶铁架中,桶式横受,下腹赢而上缩,首尾皆翘起。尾通二管,一引煤气,一纳风。合煤与铁置桶中,而引煤气熔化,鼓风内灌,以助火力。用铁铫安柄万〔逾?〕丈,一人执之,以试钢候。再行猛风鼓之,令桶首起立而风管纳风上激,其势𣸣薄,铁火星从桶口腾出如散花,即钢成矣。乃引机器转铁桶,至桶口前倾之,顷刻盈十馀桶。其一小炼:为泥坛,纳铁与炭其中而封其口。先置暖坑烘之,而后取置之灶。灶内安板铁,凿孔其上,排列泥坛,激风力鼓之,上覆铁片,连次为盖。较之大炼,为时久,出钢亦少,而钢质尤良。武里治铁炮皆钢胎,外裹熟铁,工费较省。克鹿卜用全钢为之,是以炮质轻而坚,而费尤巨。

所历二十馀厂,粗观其大略。大率以铸炮及舟车铁轮、铁甲及火轮车路四者为大纲。其治火轮车路,成钢后入炉煆之,引入压铁机器车轮。上下七八孔,由粗而细,自圆而扁,再后作“工”字形。七八传而轮路已成丈数尺,为时不过分许。其外炮式一厂,炮弹一厂,新旧式皆备。火药一厂,排列各国火药式,云以德国藉孔火药为最良。英国惟用石块火药,以其工力较省也。尽一日之力,所至尚不逮二十分之一。

嘎格门告言:克鹿卜之父为铁工,曾开设一小铁局(起于一千八百一十年)。其父死时,克鹿卜年十四龄(是为一千八百二十六年),负债累累,而铁局之地不盈亩。克鹿卜仍其业守之,至年二十以后,乃推求得炼钢法,而其钢大行。其用泥为坛,取之德境以北,并由推求试验而得之。适会英人初开火轮车路,各国争效之。克鹿卜乃用其冶钢之法修造火轮车路。又十馀年,厂地日辟,乃始制造钢炮。其父初居屋,为房四间,尚存厂内,岁加垩治。又有二十年前初造大钢炮,俄国派员来观,特建一屋以处之,今为文案所。而克鹿卜少时所制压力机器及熔铁锅,形模极大,而不及近时之灵巧,皆存置厂内,以资后人之考证。

凡为厂地四百划克打(每见方千尺为一划克打),火炉大小一千六百四十八座,汤炉大小二百九十八个,又开矿用者一百三十四个,汽锤大小七十七座,拉钢机器一十八付。厂用马力机器二百九十四架,合一万一千匹马力。矿用马力机器一百一十九架,合五千九百三十匹马力。厂用机器一千六十三付。每日烧煤一千八百吨。每日用水一万五千三百方法尺。每日各厂煤气灯二万一千二百一十五盏,用煤汽〔气〕二万四千七百方法尺。大铁路长三万九千法尺,轮车机器十四架,车五百三十七辆。小铁路长一万八千法尺,轮车机器一十架,车二百一十辆。电线长六万法尺。局、站四十四处。救火水龙八架。煤矿四座,每日出煤三千吨。五金矿大〔山〕五百六十二座,已开者二十九所。役工五千人,厂内监工及有名职司七百人,总监工二十人,总办文案五人,司宾四人(各国交易来往周旋,并归经理)。总办七人,其职视各国之部丞相:一总理银钱出入,一总司工数,一经理工役病痛及有他故,一管理购置各国物事,一总理营造,一总司煤务,一总司铁务。凡有事务,总帮〔办〕七人、司宾四人会议,酌量其事之缓急轻重,白之克鹿卜行之。其不能定议,则各摅其所见,上之克鹿卜,以俟其裁度。在厂工役万馀人,各以名数编次,给与腰牌。每日分左右厂门收取腰牌,以记人数而登之册,依名数次第悬之厂门内走廊下。日暮散工,各就走廊取携以去。其规模亦宏敞矣。

晚就所居园宴宿,距厂约十里,极山水花木之胜,供张尤极丰赡。

自厂旁十馀里间,建造房屋六千五百所,以处工役。并红砖为墙,玻璃为窗,屋或二层三层。又有面馆、酒馆及购置百物,皆供工匠万馀人之需,而平其价,各设总办经理之。(凡设客店一,酒馆八,造荷兰水厂一,煤汽厂一,造面包厂一,日用物件大店一、小店二十二,病馆一。)所见厂局,殆未有能及此者。

是日适演炮,邀斯邦达营学生查连标至,因留同饭。

初六日文案比卑勒陪游克鹿卜为各工役设立学馆(凡设立学馆二,学生男女二千二百五十人。所游历者,一小学馆也),凡分八堂,堂各七八十人,计共五百馀人。其意在使识字,以承守工役之业而已。自六七岁始,讫十四岁出学。而十岁以上以下〔二字疑衍〕半日就学。所见皆始入学者。而十岁以上所课文艺,一文一画,其总办并汇数十册呈览。小学堂次第,大率首识字,次习歌唱,次习加减乘除之数。馆左右皆平旷地,用栅围之,以习武事。所见亦三种:一习运动手足,左右步趋,并听教者指挥;一列阵,或分或合,或前或后,疾徐疏数,趋教者为程式;一习跳跃,设一高架,及并两凳而空其中,使之猱升鸢击,倒悬翻跌,备极轻捷。其十岁以上所习则有化学,有机器、格物之学,各种仪式〔器〕罗列盈架。所业不过工匠,而其教课之方,一皆文武实用,人才安得不盛!国势安得不强!

又至一水龙局,则克鹿卜所设以防火,备不虞者。凡设水龙八架,架八人司之,亦有总办及分理者,共七十二人,设一屋处之。前为大院,藏车及蓄养马匹皆在院旁。厂内安设警锺,锺鸣则车马人力顷刻毕备,期以四分锺为率。院内设高屋一座,以习救火之方。先救人,次及器物。绳梯数丈,皆可援以上下,收合不盈二尺。又有布袋,笼人而下,妇女童稚,惟此为宜。其总办传集人工,一为演试。其备预迅速,腾走捷疾,其习然也。

午饭后,克鹿卜仍令比卑勒送上汽轮车,前赴荷兰拉海都城。经过爱森镇,市肆颇盛,盖旧镇也。克鹿卜亦于厂前设肆名爱森,故亦谓之新爱森。至货日柏侯森上汽轮车,过林尼、包费拉倭两处,即入荷兰境,亦有税关。又过阿兰、裕太克特两处,并大镇也。沿途地势平衍,沟浍纷歧,树木丛密。田土肥沃,杂植蔬谷,间以草坪,牛马畜牧其中。沃饶雄秀,天然图画,远胜江南盛时也。薄暮抵拉海,寓倭得里伯尔比客舍。主人言北海舍茀宁格灯市音乐,宜夜游,清晨则男女相与澡浴,亦濒海胜地也。乃乘夜一往。两旁高树夹道,一望深秀,此景以荷兰为最胜。

初七日遍历拉海都城。街道侧狭,房屋高不过三层,亦近朴实。市肆无多而整齐洁净,所至如一。市心立荷〔阿〕兰治石像,为八达之衢,地极宏阔,树木林立。阿兰治者,明季荷兰为西班牙所并,阿兰治力战拒之,为西班牙人刺死。荷兰之得复立国,阿兰治之力也,为刻像以纪其功。兼游荷兰王后花园,及荷兰国王市肆,及色亥斯、阿克得比两画馆。荷兰王后花园(荷人云,都城名园可游者七,此其一也),为其王后所建。有屋一行,连为六七厅,有名中国厅、日本厅者。中国厅四壁张中国织绣,高逾丈,其长通四壁,约四五长〔丈〕,中国无此巨幅也。下及几榻,皆中国织绣为之。日本厅亦然,陈设漆具尤工丽。最后一跳舞厅,宽广六七丈,四壁图绘阿兰治战绩,亦一巨观也。国王市肆由其国主出资本,广置珍奇百物,古铜古磁多至数千品,宣德、成化巨瓶亦陈列数具。此中国所必不为者,西洋公行之,不为异。油画两馆:色亥斯为国家所置;阿克得比则国中画师收藏名笔,出以供国人赏玩。馆仅一层,所张数百幅而已,然皆珍品。

其国王方游阿克得比,民人男妇皆不避,惟相戒不陵越其前。予亦守此戒,相见亦不为礼。询知其王为基央莫第三,形貌亦极魁梧。其王居前立阿兰治铜像,前为其太子花园。王有别宫,距都城百馀里。都城王居,间一至而已。其太子客居巴黎六七年不归,亦不议婚;闻其意思为徜徉之游,不乐承袭王位。

随出南城,至得勒茀得,为其国人文所萃。夹道林树葱郁,绕以长溪。时见游艇,五六人红巾白服,坐而荡桨。车人云:“此皆儒人,著榜人衣以自取适。”得勒茀得民居益繁,街益狭。溪水贯其中,间以树木,微似吴苏三塘风景,而精雅过之。其地礼拜堂为诸王坟墓。正中一高亭,覆以铁棺,则阿兰治葬地也。回过阿兰治旧居,今为兵房,宿兵三百馀人。阿兰治为荷兰王基央莫第一诸大父行,亦公爵。所居楼下为饭厅,饭厅前有耳房。西班牙人遣人刺阿兰治,伏耳房中。伺其下楼,手枪击之,枪子二洞腹而著之壁,今犹在也。而纪其岁月于旁,为一千五百八十四年七月初十日。至今得勒茀得于是日张灯作会,盖诸文人用此以志不忘而张其美烈。今岁七月十日,实为此月之十一日。沿溪皆植铁杆,环置玻璃灯,间以旗帜,人家门首或制彩棚张灯,土人但名为文士会也。

询问荷兰学馆,以裕泰克特为第一,凡共二千馀人,即昨初入荷兰境所经历者。一千八百三十一年英、俄、德、法诸国于此会议,比利时立为自主之国,亦荷兰一巨镇也。得勒茀得次之,凡八百馀人。拉海都城又次之。以汽轮车开行,不及久留。过何得满班摩,市肆极繁盛。闻荷兰大镇为安摩斯得阿丹摩,地濒北海。次即何得满班摩,以临拿摩尔斯江,亦出北海,通舟楫,兼有江海之利。荷兰之云北海,即大西洋海也,以在都城北,因名北海。而荷兰北境,自宋时已沦于海,其名曰舒多,遂为荷兰内海。林尼江由法境绕出德境以出荷兰都城之北。其出海口高出荷兰都城,二十里中间筑城作坝以捍水。有三坝层叠而下;启栅放水,则都城尽为鱼鳖。其南沟浍不如北境之多,林木亦稍逊,而大川巨浸皆在南境。所过何得满班摩江、湾尔江、荷兰斯谛江,并水与地平,一望阔远。而荷兰斯谛江广至十馀里,有桥曰施门得非尔,稍当江身狭处,计法尺二千六百尺。车行桥上,如出水涯,可手掬也。荷人以此桥分南北,桥北曰北荷兰,南曰南荷兰。当时通比利时为一国,南境斥广。今则越江以南,属地无几。其边界名窝新达,再南珥申,即比利时税关也。

荷兰初并于西班牙,再并于拿破仑。一年〔千〕八百三十年。基央莫第一始复立为自立之国,迄今三世。

比利时北境与荷兰气象无异。过汪非尔海口,有巨溪通海,惟见舟樯林立海汊。再过抹仃伦,则地势逶【高下,不若荷兰之平衍。晚至比利时博里克塞来都城。是日大风,寒甚。游历穷日夜,困倦殊甚。

初八日礼拜。遍历博里克塞来都城。衢道广阔,市肆繁盛,屋宇皆穷极雕镂,西洋名比利时都城为小巴黎也。所见礼拜堂五六处,其名洛登类得非勒,为礼拜堂之最巨者。往视,男女参错,鸣铙诵经。旋过比利时国王类沃布里第一铜表,当都城最高处,俯视廛肆如覆盂。表高十馀丈,园〔围〕丈许,铸类沃布里第一立像其上。表中空,可缘而至其颠。一千八百三十一年比利时始立国,造立王像,以志勋伐。续至妙西因罗亚尔博物院,所见凡四种:一油画,一禽兽体骨,一矿产,一书籍。即油画一院,加多荷兰两画馆数倍。物产、书籍各为一院。院内上下二十馀厅,所陈设不减英、法博物院也。

又至费尔尼织纱局,专织妇女领、袖及后帔,专织纱为之,为人物花卉,工细绝伦。手内〔帕〕一方,长不逾尺,直一百法兰。后帔有直三千法兰者。其局女工四十馀人,云别有一厂千数百人。通行西洋诸国,以织纱惟比人为之最工,他国不能及也。

又至议政院,与王宫正相对。中间一大花园,景地绝胜。右为上议院,左为下议院,并起自一千八百三十一年。(上议院六十九人,下议院百四十人。视荷兰加增一倍之多。)下议院中座(开会堂时国王坐其处)上立类沃布里石像。上议院中座上绘比利时国神,其旁环立九女神,则所分九部也。又于九部地方,各系以事,以明其国家本务如此:或农,或猎,或制造,或医,或画学,或商,皆寓重视民事之本意。两议院并有会议座次,有客厅,有燕息厅,有诸科房(若中国之六科),规模颇极壮丽。而下议院每厅皆有油画,详叙荷兰、西班牙战绩,拿破仑与奥、英相持战迹,所以记比利时与荷兰分合之由及后立国之原始;又有西班牙与土耳其战迹,则或比利时前属西班牙事迹也。画皆巨幅峥嵘,鬼神下降,刿目怵心。

二点锺,附汽轮车过莽斯、喀费两处,即为比国边境。再南费尼,入法兰西境,有税关。再南毕新尼,始与前赴克鹿卜车路交合。李丹崖、李湘甫、联春卿、马眉叔及马格里并迎于家尔谛洛尔车行。

初九日接上海文报局四月初十日由英公德〔司)“果利也”船递到七十六号包封,内李伯相转咨总署议覆给事中郭从矩一折,及褚心斋、刘开生二信,及三月廿八日戊字四号家信。

与李湘甫步诣李丹崖谈。严又陵自大会厂回寓,带示《亚维林修路汽机图说》,内引一千八百七十一年修理道路诸会所论事宜。西洋考求政治民俗事宜,皆设立公会,互相讨论。自顷十馀年,考求益精,公会亦益多。即平治道路一节,周历英、法、德、荷、比五国数千里之地,并平铺沙石,明净无尘。广或数丈,狭或三四尺,雨水泄之两旁低处,行者张盖而已,无著屐之烦也。火轮车、马车道路,交互上下,不相悖害。城镇行者如织,并出车路两旁,铺石高寸许以示别。长途因火轮车之利,无担负者。《国语》言:“司空以时平易道路。”《月令》亦有“循行国邑,周视原野,道达沟渎,开通道路”之文。是三代盛时,尤修此政,而未一详其法。罗马初兴,兼并诸国,所至必开通道路。言凡道路一遵罗马之式修治,方得为罗马属地。西洋道路之平广,由罗马开之基也。迨今千馀年,火轮车行,而通山越涧,穷极工力。城村道路岁一修治,规模阔大。而犹设立公会,相与考求其实,期于利国便民,而益以弥缝其缺。天下之大宝三:天时也,地利也,人情也。西洋于此穷极推求,而国家不敢擅其威福,百官有司亦不敢求便其身家。即平治道途一节观之,而知天维地络、纵横疆理中国任其坏乱者,由周以来二千馀年无知讨论,此亦天地之无如何者也!

初十日新报载俄土山谛斯法诺条约,经各国遣使会议,所割分俄者,嘎尔斯、阿尔达罕、巴鲁目三地;而巴鲁目海口作为各国泊船公地,不收税,不设炮台。割分奥国者,玻斯里亚、赫尔斯戈非拉两地。割分希腊者,德萨里、意稗勒斯两地,惟截分近希腊疆界而已,不全割也。而英人坐收赛布拉斯一岛。其地长五百里,广一百七十里,中有倭伦伯斯山,旧称名胜。山产金、铅,而地土饶沃,产丝、棉、谷、麦。每岁面麦运至他国,约直二百馀万。其地紧接东土耳其,为苏尔士江之屏障。

先是会议柏灵都城,各国皆允行。毕根士密致驻土公使雷亚尔得书,属其密告土主:“嘎尔斯、阿尔达罕、巴鲁目三地不能不割与俄国,此外皆当力持之。惟俄人掠地无已,势必今日侵一城,明日取一镇,地不尽不止。为今之计,英、土当立约相与保护。能割赛布拉斯一岛与英,俾为驻兵之所,则此约可成,而英人之护土,于义无可辞矣。”时五月三十日也。六月初七日雷亚尔得复书,已与土主订立条约。是以会议时,英人一切坚持。俄、奥各国甫经定议,英人乃宣示此约。其事甚密,讫无知者。群服毕根士之能。德人至环集会堂外,得一望见毕根士为幸。

其尤奇者,始赴会时,英人先声言所议不出山谛斯法诺条约,自条约以外,英人皆不与各国会议。盖逆度赛布拉斯一岛,各国或有阻难,先为此约以杜其口。而自初议驳俄土和约,首调印度兵八千驻扎马尔他岛。两议院大哗,以谓:欧洲兵事,藉资印度,无以示武。至是,移印度之兵受地,瞬息而至。其赛布拉斯总督,即用倭勒里斯。始议用兵,调类比尔为统领,调倭勒里斯为副统领,并驻伦敦候进止。至是亦疾驱而至,—一应弦赴节,行所无事。土人资其保护之力,以不至削灭,割分一岛,自所甘心。各国但惊骇其经营之秘,操纵之神,心羡妒之,而无能出一语相难。俄人虽怀愤愤不平之思,而固无如何也。毕根士于此亦可谓雄略矣。(尤妙在初议约时,毕根士走商奥意法三国使者,请连四国保护土耳其,三国皆力辞之。是至〔至是〕以驻军赛布勒斯为英国独力保护土耳其之计,尤为名正言顺。)

十一日英国古巴领事古柏尔呈报外部,述中国此次与西班牙所定条约,甚有未宜者。如设总领事哈湾拉,即古巴会城也,西班牙设统领于此,一切可以会商。至于各海口分设领事,既非中国通商之地,华民充苦役者,并在乡野而不在市肆,虚设无益,宜择华工屯聚处置一领事保护之。又古巴向例听从各工丐他处领事保护,期满得自留贸易,今并删去此例,但云满期令回中国,则是绝其生理也。数万里充工,当令携带家眷,亦皆不一及之,实于华工无益。其言多可采者。吾于此惟能坐视而已。

有教士罗尔登寓书,谋为中国助赈,来问汇寄赈项之地。令马格里复书谢之,并告以伦敦曾设有科密底,阿里克、威妥玛久居中国,出力尤多,其参赞为阿尔罗尔得茀斯得,一切可与商。

又有考求东方学问会尚书寄默特来约入会(开苏尔士河勒塞布斯亦在尚书之列),云当于八月三十日会议于立滃地方。意大里旧有此会,亦议会〔会议〕于茀罗林斯,此其会之分派也。以寄默特曾为其国家考求东方学问,略能言其原委,因立此会,以为集思广益之资。大率商情、学问及各教异同,分端考究。每会以七日为期。拟俟探访其立会情形,再函报之。

十二日日意格偕鲁依班德来见,为梅尔议事官,兼帮办大会,其职专司街道营造。兼约下礼拜一至其家观乡间风景。李丹崖带同学浦、都郎两处学生九人,曰魏季渚(瀚),曰罗星亭(臻禄),曰陈鹤亭(兆翱),曰吴焕其(德章),曰杨秉清(廉臣),曰李叔芸(寿田),曰郑景溪(清濂),曰陈咏裳(林璋),曰林和叔(怡游)。

傍晚,罗稷臣、严又陵来谈。又陵言:“西洋胜处,在事事有条理。”此语亦殊有意致。

十三日陈敬如开示法国有学问者十一人,曰陆路提督、监督机器图官院〔?〕莫阑;曰水师提督、监督天文台穆削;曰水师总监工都布依得罗蒙,亦上议院绅也;曰格致翰林院总裁飞素;曰格致翰林、草木园监督削飞尔;曰化学掌教、男爵得那阿;曰翰林院副总裁、矿务学堂监督多白来;曰格致翰林、草木园监督得加得尔发士;曰化学掌教都玛;曰算学掌教贝阿得朗;曰文字翰林、史学科干迷里陆赛:云由得那阿开来。得那阿治化学绝精。

赫德自爱尔兰回,枉见。言新得电报,驻俄公使仍派崇地山。晚赴兵部伯来勒茶会。男女累千人,无一相识者。花园灯烛辉煌,电气灯引照园中石像,殊有奇景。致黎莼斋、姚彦嘉、德在初、凤夔九公信。

十四日日意格、高底亚陪游《费家吼》新报局。其总办密尔麦桑已赴乡,副总办曼牙陪游。视伦敦。《代模斯》新报,不过四分之一。凡为刷印机器四架。检字及折叠新报,皆用人力,无机器。每夜尽半夜之力,编检印刷。凡折叠女工七十人,日间但检还所编字母而已。每日八万张,编号包送者四万,零买五万,用纸至十五捆之多。所印刷者,皆检字压板倾铅为之,套入机器圆轮,前后各一。每机器一转,前后上下得四纸。亦有平铺压板者。机器各出新式,而大致则同。其副总办并为置酒。

接黎莼斋信,知伦敦茶会日必二三起,巴黎绅民不若伦敦应酬之繁也。

十五日礼拜,为西历七月十四日。接上海文报局四月十七日由法公司递来七十七号、四月廿四日由英公司递来七十八号两次包封,内李伯相公文二角(一咨片奏薛福成丁忧,请撤销德国参赞,一咨奉上谕著照所请撤销),上海道申文一角(呈报联芳整装银两,汇京投纳),唐景星、周瀛士、冯(瑞光,竹儒之弟)三信,及四月十三日戊字四号家信,知适李氏女已得一男。又得胡玉玑、黄泳清各信。回拜般德、赫德两处,并诣德国公使问巴兰德消息。晚邀日意格、李丹崖、魏季渚、罗清亭、吴焕其、李叔芸、、陈鹤亭、郑景溪、陈咏裳、杨秉清、林叔和〔和叔〕、严又陵、方益堂、萨鼎茗、罗稷臣诸人晚酌。

十六日高的亚陪游比茀立若代葛安那学那尔,法国藏书处也,为西洋第一富藏之区。总办谛理勒,亦最有名。所藏凡分四院。挨及、希腊古碑及二千年前房屋雕刻人物,到处陈列,与汉时礼堂图及石阙遗像形式正同。

其四院:一曰古钱。法国二千馀年金、银、铜三种大小钱式,远及各国,如中国及安南、日本,皆备。宝星印信,变易多端,并存其式,杂及珍宝。并环列石刻、古铜、古磁、古瓦大小数千事。其爵杯有为犀、象首曲著案,后一为环柄,斜抱枝拒,云此挨及古时酒釭也,亦有为角觚者。其瓦器尤多中国遗式。用此知挨及二千年前,必与中国通,其文字亦古篆籀之遗。守者云:“古器物十万馀,择其尤者陈列,不过六千。”

二曰图画,亦兼及各国。平定两金川巨册,云系西人用铜板为之,绝工细。又康熙二十五年图书〔画〕帝王圣贤名臣像百数十幅,藏之兴德寺,常岫为之题后。兴德寺不知在何所,今人亦无知者。又有大天文地球二架,高约丈许,有机运动。其天文作四十八象,或如狮,或如鱼,或如宝带,以观星气。《梅氏丛书》亦言及之。

二〔三〕曰钞书,九万卷。各国书籍分屋贮之,凡五六厅,或两层三层。其本国书籍则皆钞写无板者。中国书二万四千帙,凡为目录四巨册,明板佳者甚多。

四曰刻板书,是为藏书。正屋有大圆厅,容三百馀人,设几案以俟相就观书者。高约三丈,四围设橱贮书。后有平台,护以曲栏,为主书者坐处,旁设目录数十巨册。左旁高架四,用二十六字母编书名小片,宽广二寸许。每架安小匣数十,依次盛贮其中。观书者取以付主者,按号取付。向后一门,入则直望无极,左右各为小间,三面贮书,凡十四间,上下五层。其旁又有小木梯曲折而上,约百馀级。上则直视更远,亦左右为小间,三面贮书,凡五十四间。当中两巨屋,贮水龙救火器具。其右一门,云尚有一进,此与〔与此〕五十四间者相并,可云宏富矣。凡藏书二百二十馀万册,分二十九类(如化学、医学、律学、史学之类,其名目甚烦,容再详考之)。

据谛理勒言:院中每岁开支六十万法兰,修理屋宇不在其内。大率每年收买各种约二十馀万法兰,而各家著书及所画图册,必送存底本,每岁率得二万馀种。其近人著书论中国事宜,旁及土产矿务,检查目录亦得四百二十馀种。晚赴东方语音会总办罗尼茶会。

十七日接俊星东、严又陵二信。又陵才分,吾甚爱之,而气性太涉狂易。吾方有鉴于广东生之乖戾,益不敢为度外之论。亦念负气太盛者,其终必无成,即古人亦皆然也。

科罗苏学生四人来见,曰林旭台(庆升),曰张利甫(金生),曰林仲明(日章),曰池玉如(贞铨),并精于画图,在科鲁苏民厂讲习冶铁炼钢之学。

十八日日意格、李丹崖、罗星亭陪游爱廓尔得盟,即矿务学院也(爱廓尔,译言学馆也;盟者,矿务也;得,盖语助辞)。监督多布里(陈敬如译曰多白来)、学馆总办杜邦导游各院。门首堆铅块若塔高七尺(出澳大利洲,供铅笔之用,铅质自成,不受火化,镌凿而用之)。四壁画英、法及丹国、瑞士诸国名山川,画笔如神。又图法国言矿学者十馀人于承尘之上。窗嵌翠玉片,有用整玉片高二尺许者。窗凡四面。其陈设矿产长厅,窗二而高五尺许,嵌异色玛瑙片各七十七方,中小圆片又十馀方。多布里言:此院所藏约分三类:一、五金矿产,细分品目二万馀(各种宝石及石膏、石灰各种类),所藏种类二十五万,环地球所有矿产皆备;一、法国专产,凡八十六府,分贮八十六厨,每厨约数百种;一、矿产开出异质骨角虫介之属,亦数万种,奇形诡质,于西洋皆常品。其自天陨五金之属,大小亦百馀事。有整铁一方,大如巨斛,中方磨洗如镜。又木兜二方,围各丈馀,高二尺许,化形如石,又在三类之外。其矿产金银及白金杂品,形色各异。

多布里言:凡金皆产自白石中。今沙中淘金,皆太古以前白石,积久荡为沙。所产金或大或小,并其始生本质也,亦有自成金叶者。出所藏白石数十品,金产皆备。亦有黑石及异色石产金者。其五色宝石水晶,各就其自然生成之体式为类,或六方式,或五方,或四方,或大小方相间,或锐顶,或平顶,或圆顶。惟金钢钻六方、八方,而体扁,亦谓之金钢钻体,是以金钢钻独为一类。有形如旧熟铁,未经刮磨,小仅如豆。多里布〔多布里〕言:“此种金钢钻,用以开劈各石,其价与已磨之金钢钻等。”问何以辨之,曰:“其坚可开石,以此辨之。”亦藏有未开之翠玉粗石一具,长三尺许,其光外发,中国所不易见也。

中为矿务学堂,方扃门试士。旁有藏书宝。四壁书厨罗列,皆矿学书也。前为化学机炉房十二所,每所设机炉二,书案四,玻璃瓶大小盈架,院学生于此化试矿产。又有冶铁大机炉,一院中大机炉一,用火力尤烈。化学堂二,专主化试矿产,各有化学师主之,其一则里武也。凡化试矿产有三:先用炉火化之,五金之易熔化者各以类聚;次用电气化之,则难化者亦出;次用硝强水化之,矿产异质,皆可分析。

询之多布里,馆生百三十人,他国肄业者四十人,岁支经费二十四万法兰。陈敬如又偕其肄业师茀果、得干尼二人至。是日同游者:多布里、杜邦、里武、茀果、得干尼、日意格、马格里,及李丹崖、罗星亭、张敬如,凡十一人。

又偕至化学名师得那阿处,法国世爵也。其父以化学名世,得那阿能绍其业。引至其居旁楼,观所陈列化学机器:一、玻璃巨缸,蓄水二分,上有侈口盂纳水,而施关键其下,以司启闭。缸旁开孔,左右安铜管,以通左右两旁巨缸。缸内覆一小缸,中有铜管吸水,从管口喷出,倾小缸而下。酌温水倾入侈口盂中,开关键使下,巨盂中水自腾沸。询其故,则巨盂中皆空气,水不得气以养之则力微,稍入热水即自沸。旧法用机器吸出气,乃成真空。得那阿用吸水管安设其旁以引出其气,巨盂中气一为所引,则受水管吸力,不能还入巨盂。其上侈口盂又稍蓄水以隔之,外气复不能入。此为吸气新法。

一、玻璃瓶二具相比,下通小管,布列满案,并两两相衔。一瓶贮水而空其一,自相灌输,潆洄周转。楼水〔?〕安一引水小柜,旁施杼柚,相为伸缩。每一伸缩,则玻璃瓶与相应,自为吞吐,如人之呼吸然。得那阿云:“此其气相为灌输,可以推之于人、物。其草木鸟兽,闭其气使不得泄则死。鸟兽所赖以生者,养气也;草木所赖以生者,炭气也。闭则诸气皆不得入,而生理穷矣。如用玻璃瓶二具,一置草木其中,一置犬豕其中,以一管通之。则犬豕嗬出之气即炭气也,草木得之以生,草木散出之气即养气也,犬豕又得之以生。两相灌输,可以不死,其理同也。”

一、抽气机器,长可三尺许。施铜管其上,两足承之,皆空其中,使相出入。前为管口下垂,旁有铜条,曲其前,套入铜管中,引铜条伸缩以抽出其气。下安磺强水池,使空气成冷风,用玻璃瓶贮水套入管内。尽力压铜条,则玻璃瓶渐冷成冰缬,移时而瓶水皆冰矣。

一、牛马粪肥田之用,专取其中黑水,若阿摩尼阿之比,入酒精不化,入清水则化。和水粪田,无牛马粪之恶臭,用力省而功施甚厚。试以酒精用漏瓶隔纸浸之,酒精仍成清质浚〔渗?〕下。

一、试电机器。引电气过。车叶自转,与铜轮相撞。

所蓄器具甚多,不能遍观。有同居之勒布里,考求东方学问,最服中国尊祖事亲之义,以为其理莫能易也。偕得那阿往见,不晤。

接上海五月初一日由法公司仙地轮船递到七十九号包封。接总署四月十七日二十四号信一件,又接黎莼斋、姚彦嘉二信。

十九日李丹崖、陈敬如、严又陵同游阿伯勒尔发多阿天文馆。得那阿、得干尼两君先至,监督穆塞斯陪游。又有名茀尔茀者,亦精天文之学,皆法国名人也。定南北之准,安设测远镜三。最下为回光镜,盖旧仪器也。上为平水测远镜。中段安方平版。上有平水机器,可以移运;使平水尺压平方版上,无稍欹侧,乃为适平。先定地平,然后可以上下测量度数分杪。旁有分测度数车轮,用外光射入轴心玻璃镜,直透入车心。轮旁安测微镜八具,下安三角玻璃,收车心回光,从镜内测量分杪。并用英国格林里治测量法,可析至十分杪之一。其镜安置十五年。下安铁基,入地三尺。上用巨石,高出楼端,与屋相依而不相联属。是以十馀年摇动,参差不能及杪。旁有小镜三具,体式并同,然已四十年矣。最上有平光测远镜,旁引电气射入,作十字叉小圆光,适平则见,上下分杪则不见。大小圆屋安测远镜,随方转移,凡四具。下层二具,镜长四五尺;上层二具,镜长丈许。从东南隅望之,见小星一极明。据所记录,则大角星也。(大角星在北斗柄上,西洋天文家谓之弓星。盖联诸星体,其形如弓,四十八象之一也。)其地极高,俯视巴黎,全城在目。

又有大圆回光镜一座,安置树林空处,用方屋盖之,可以推移。其镜如圆桶,高丈六七尺,上端稍削,重三吨许,旁设巨架承之,亦可上下转运。下安巨镜,上旁安测微镜,沿梯上下。就测微镜窥之,星光入下镜中,反映入测微镜内方三角玻璃内,云所见更明显。此外陈设小仪器颇多,多为测量度数及试电气之用。

最后观造测日平光镜,其法则茀尔茀所创造也。用玻璃圆片一具,厢银为其外框,用真空气〔力〕衔其柄。(柄用浆皮,为覆盂形而空,其后稍为旋纹;制铜为柄,嵌以木斗。入旋纹,则吸空力使黏合。稍抽活之,纳入外气即解脱。)用硝强水洗之(倾硝强水于镜面,用棉揩擦之),涤以清水,再用酒精洗之,亦涤以清水(即浸入深水中,不使受纤尘)。而后调银硝强水及清水(清水提净,贮玻璃瓶)各二十五分(玻璃管有底,刻记分数其上),贮玻璃缸中搅之,加入树酸十五分,又加糖水少许,搅和倾入磁碟,支以薄银条凡三。覆玻璃片磁碟中,去其柄,微微荡之,少倾而银色浮满玻璃片,即成镜矣。取去,扇干之。以日光过烈,水银镜刺目,不可逼之〔视〕,或为日炙暴裂。用化银镜照之,只见白光,可以正视,故为测日镜之至妙者。李丹崖云:“硝强水化银,树酸又为从强水中分析银质,而使之自结聚。贮银强水玻璃缸中,加入树酸,顷刻而玻璃缸并成镀银器矣。”穆削云:“空气柄随地可以黏合。中国鳆鱼能自黏于海畔岩石,亦空气吸力为之也。”

丹崖邀同日意格、斯恭塞格、高底亚、马格里、李湘甫、联春卿、张听帆、马眉叔、罗稷臣、陈敬如,及严又陵等三人、魏季渚等十三人晚酌。

二十日得那阿夫妇枉过,言:“平生治农事,考求各国情形,以中国农务为最。英国农田所入,仅支半年之食;法国岁计之,亦尚微有短乏。英国取给于美,法国取给于俄,由未尽地利之故也。中国人民众广而不虞乏食,则农事勤也。西洋事宜,中国有宜取效处;中国事宜,西洋亦尽有宜取效处。”因论西洋树木之葱茂,所至皆然,中国植蓄之方,盖远不如。得那阿曰:“但多派人赴西洋讲求化学,则此其馀事也。”

英教师爱得扪斯枉书,自呈年老不能有为,而生平以英国强行鸦片烟于中国为隐微之憾,现欲立一劝禁鸦片烟会,使人民自相禁制,未知可否?询问马格理,知英国百年前有创为禁酒会者,缘始天主教师花色尔马希。有会凡二种:其一曰底多得尔苏塞也得,当下即断截,犹言口渴可以饮茶,不得饮酒,即佛氏之顿法也。其一曰登白伦斯苏塞也得,先示限制,徐徐禁除,犹言姑少饮之,无使损性,即佛氏之渐法也。爱得扪斯所云仿西洋禁酒法,劝令中国禁烟,盖据此会言之。

廿一日布立芝函呈飞凫水雷图式,盖即鱼水雷用法而异其名,恐未必能及鱼水雷之巧。以鱼水雷机器外间无传者,故别立一名,而仿其式为之,所谓但得其皮毛,而未能究知其底蕴者也。以李丹崖方考求水雷式,因以贻之。”

与李丹崖、陈敬如、张听帆同游标特灼莽园,在巴黎极东,向为石矿,其石产略已开尽,因就其馀石层累为石岩石洞,杂植树木,为游观之所。其山势高下起伏,为石山者一,为石岩一,悬瀑自岩奔腾而下,皆人力为之。为石矶一,巨石高十馀仞,巉岩陡绝。上有小亭,前立石笋,因势高下,溪水环之。前有铁桥,长约十丈,铸铁为巨缆,两端穿系石崖,若栈道悬度。凡为铁桥一,石桥一,风景绝胜。惜树木尚少,溪水一泓,亦大小与石矶不相称。有茶亭在树林中,相与啜茗小憩。还过巴得蒙松园,园地小而树木较葱郁。有小溪一,水甚浊,蓄金鱼其中,有长径尺者。石洞一,小桥一,步行一周乃归。

廿二日礼拜。般德亚邀至所居色尔威德之柏谛布宅(与设立议院之华塞同府,而相距至三点锺),为竟日之游,巴黎东南境也。由力滃车行附轮车过阿堆,值其乡会,张灯颇盛。至爱布里,般德迎于车次,改坐马车至其家。所居园地极广,大树排列成行,皆二百年前植也。住屋百六十年,整洁如新。绕屋石像,间以石炉,繁植花卉。嘉桔高丈许,壅土,为绿铁围护之。绕屋数十株,皆奇景也。般德为制中国旗,树之园门及所居屋栋及门,张灯于树,设音乐,晚复散布烟火树林间,款接极隆。同由力滃车行附轮车为莫来亚,为监工学馆总教习,指示所经历河道:凡过数桥,并森路易河一水潆洄,极东则马尔勒河,出森路易河之南,并会于桥下,向南行,复折而北,横过巴黎城以出西海。般德住宅为故世爵公府,路西〔易〕第十四及其后常住宿其家,其图像尚在。拿破仑兵败,诸国会议维也讷城。拿破仑得归国,亦寓此宅。国人已改立君,乃信宿而去。普法之战,普兵围巴黎,东至爱布里,径南又四十里,亦常驻兵其宅。亦可谓屡经兴亡成败之变矣。

廿三日陈敬如递到克鹿卜厂图,稍用五色笔界之,以记往游踪迹:初游各铁厂,界以朱笔;次游各炮厂,界以蓝笔;继绕厂内以至克鹿卜住宅,界以绿笔;约及其厂五分之一,亦可谓善于点染矣。

此间新制轻气球,可坐五十人,为向所未有。数日以来,闻将试演,而复迟迟。顷始见其腾地而起,高不过数丈,仍行收下。盖其质过重,亦宜徐徐试之,不敢轻也。

廿四日柏琅枉谈。闻其至巴黎已两次,盖为广东生遣令联合赫总税司者也。诣外部见瓦定敦,询以总署辨证条约四款,尚茫然无所知。前在伦敦,克罗斯兼署外部,次日往见,已具言四款事宜。瓦定敦由柏灵回巴黎,七日于此,尚未及见。英法等差,于此亦可得其梗概。兼拜色勒布斯、葛都、般得亚三处。

晚,赴得那阿召饮,同席色勒布斯、穆塞尔,皆所识。其初见者,曰茀来米(精于化学、草木园监督),曰嘎得勒法斯(博物院教习),曰莫楷斯(精于化学),曰阿麦德毕拉(总监工教习),曰茀来西旅,并法国名人也。凡讲求学问者,别设一院,以入其中为荣,犹中国之翰林院也。同席皆院中人,而茀来西旅新入院,亦得那阿所保也。

茀来米言:“凡学问皆缘始中国。制造之精,亦未有能及中国者。如西洋用化学制造颜色,而施之染丝,终不逮中国之新艳。学问分门别派,中国亦最繁。”因论西洋用钢日巨,炼钢亦日精。此时钢价,较之二十年前仅及五分之一,将来必至一切皆炼钢为之,无复铁器矣。

色勒布斯言:“居挨及久,闻其事最详。近得古碑,有在万年前者。而中国可纪不过六千年,故疑挨及学问尚先于中国。”吾谓:“挨及古碑文字,与中国三千年锺鼎文相仿佛;其石刻人物,与中国二千年刻像相仿佛。泰西人记载谓挨及建国夏初,亦以中国至夏始有年代可稽。以中国之年,纪挨及之事,正以挨及之年无可推,而中国犹可推也。自夏以前,中国号称圣人,由帝喾上推至颛顼、黄帝,又上推至神农,又上推至伏羲。中国制度皆由此数圣人开其先,而不能纪其年号,想亦距万年不远。疑挨及二千年以前必与中国相通,文字制度尤可推见。而自汉通西域,仅及波斯、阿讷伯,又远及意大里,而挨及独无闻,则真缺典也。”

嘎得勒法斯精于格致之学,多通中国典籍。见李丹崖,语马眉叔云:“此君当为老子后人。”问何以知之,曰:“吾读老子书,好之,遂考求老子为人,并得其像。见此君体骨,犹老子之留贻也。”(往在英国,有一妇人见凤夔九曰:“君必蒙古人也。”问何以知之,亦以骨格对。)因论在博物院考求各国人物而辨其体骨,一望而知之。李丹崖因问:“博物院收藏人骨,能辨其朝代,此于何辨之?”曰:“是有三法。其一。殉葬器具:如刀剑用石者,二千年以前有之;次则用玉;次则用铜;又次则用铁。其一、骨格:天时气运有盛衰,体骨即有修短,当推测其朝代,以印合之。其一、地塥:地塥层数愈下,则年数愈远。则〔以〕天地积久而变,浮土累积,则原质益下陷。其地塥中各种体骨,亦可互相印证。如中国言龙,言凤凰麒麟,西人皆谓无之。近来研考地塥者,乃测知其实有是物。惟凤凰飞鸟属,体骨不入地塥。龙则牛首蛇身四足,四五千年前有之。麒麟一角,亦名角端;其牙若象而短,下唇外向,上唇内敛,故不能食生物;肩背有骨如鲸;其性仁,六千年有之。其入地塥皆至深。人骨出此间者,其年代亦无可纪也。”

又论地塥亦可推知天地之变化:“英法两地相望,而地塥层数,近海处恰相符合。西洋格物家,以为两土必相连,其中荡为海六七十里,未知始何年。琉球、日本、台湾诸岛亦然。近西士至日本及台湾考求矿学,其地塥层数亦同,知此数岛皆相连也。往时日本左近七十二岛,今无存者,往往火山发而地摧裂下陷。沧桑之变,日在人心眼间,相与习而忘之耳。”

李丹崖又问:“西国医士言人脑主聪明,其说确否?”嘎得勒法斯言:“吾素不信此说。人神智由天发,脑之具不具,皆粗质也。如琴瑟之调在人,琴瑟虽佳,非有善鼓者,亦必不能成声。苟有善鼓者,寻常琴瑟,其声必异。是以神智之发,皆天主之,非质地所能限也。”其言皆可听。

廿五日巴黎布勒非约看地沟。通城溷清及诸浊污并引入地沟而注之海。从夏得里戏馆前下梯入地道,前临森路易江。小车八辆次第至,每日游时〔弋〕,以时来往其间。下为地沟,车止处,用铁孔板覆之。旁为水筒,通城食水皆由此引出。上为电线及传信吸气筒。车前及地沟两旁并燃灯。两人曳车以行。铁道两轮,跨地沟为界。转入旁道,地尤狭,行尤急。凉风习习然,寒甚。两旁有引水沟,引各家沟水汇入地沟。有地道。雨甚,沟水奔腾而下,则地沟皆溢。所在为地道,可以缘梯而上避水。有旧沟两层。地沟之起,已百馀年,拿破仑第三又开深四五尺,旧沟形式仍而不废。行约五里许,至泼雷斯谛拉康戈尔得,舍车而舟行。沟道较宽,两旁有铁栏。舟容十馀人,亦两人曳之行。中悬回光灯以照行人。出入沟道污浊之中而无秽气。舟人云:“沟深六尺许。”问亦有清水引入乎?曰:“此皆沟水,无他清水引入也。”至马狄仑教宫前,又缘梯而出。李丹崖及各学生严又陵等十八人皆从。

回至鲁法博物院旁大院阅视气球,法人西华所制之大气球也。其帮办谛桑跌导至气球前。凿地深数丈,四周为阶级上下,皆木为之。中为引绳车轮,所以委球者。纳绳车毂中,又制一小横轮,使大轮随以左右。防风急气球动荡,车毂所衔之绳不能坚持,故使随风左右。其转绳轮轴相距数丈,从地道引绳,收放皆以机器推转轮轴。旁施一小机器,恐机器转动或稍疾,别为小齿啮轮轴,使转动不易,以枝拒之。气球径法尺三十六尺(每尺抵中国尺三尺一寸),用气一万二千立方尺。气球用布七层为之,补合其缝,上加白油胶合之。四周结绳,下垂巨绳无数,系圆木车一,周围可坐五十人。用软皮管纳气而系塞其口。车上有量气表。气盛则球下有铜托,引绳曳之,可以稍泄球中之气。旁有造气机器,一高铁桶驻〔注〕磺强水,用水和之使清(磺强水得水即燃,故须徐徐以清水调之为淡磺强水),加入新喀(形如白铅,其实金属也,西人名之新喀),即化成气,名爱觉生,气之至轻者也。盖水为轻、养二气结成,磺强水加新喀能食养气。养气为磺强水所食,则轻气无所附丽,而水皆化为气以上腾。乃吸入一铁桶中,用水涤之。于是轻气渣滓销融,而气皆至清。乃吸入一皮管中,以吸入气球。谛桑跌云:“新喀太费。所用以化气者,即铁屑也。”气球能提廿五吨之重。合球与绳索及圆木车共十四吨,又加铁锚六吨。铁锚者,以恐风力猛而绳断,则用铁锚勾球底之绳使下沉,常备而不用。转绳机器用三百匹马力,可以操纵四万克罗克郎(每一克罗克郎抵中国廿四两之重),而气球所受仅及一万克罗克郎,故皆有馀力以相制也。询问所项〔须?〕用费取之何处,曰:“皆西华所费也。”问费几何?曰:“已用八十万佛郎矣。”

是日所阅历二节,一入于地,一登于天,亦一奇也。

廿六日往见:水师部尚书伯都阿,其水师提督格兰斯曾至中国,并枉陪谈;农商部尚书得色亥得博;矿学院总办多布里及总查杜邦。又往得那阿处谢酒,布勒非处谢引看地沟。布勒非犹英国之梅尔,其名曰三达。水师部为都郎、灼浦两处学堂,商农部为石农艺徒学堂,矿学院为三德甸、科鲁苏两处学生均至巴黎肄业,是以偕李丹崖、日意格一拜见之。晚邀赫德、噶都、日意格、那威勇、哲美森、贺璧理、达尔诺、宋必赖、日意勒、斯恭塞格、高的亚、马格理、李丹崖小酌。

色勒布斯邀茶会,遣李湘甫、联春卿一行。

赫德传示合淝伯相电报,言四月十七日信已代达邀准,须候代启行,不可造次。至是沈相以私意力庇一广东生,无已,则庸听我之请,而广东生必不可罢,岂非所谓妖孽者耶?

廿七日致周筱棠、吴蕙吟(廿二日期)、舒春舫、文华甫、李壬叔及俊星东、冯吉云各信,及家信廿二号。

矿学院科布里、杜邦次第过谈,言及德、美二国人至中国者,并述及中国矿产之盛,多未经开采。因问:“曾询之矿学师,辨矿产须用机器,深入土数丈,辨视其土色,或左右观其地塥,不能至山一望而知。此何以一至中国游历,便能言其矿产?”曰:“是亦有辨视之法:一视其土色,黑土夹白沙,其下必有煤产;又草堆中有红沙及小螺蚌壳,皆煤产也。然或沙土在此,而矿产又在彼,是以辨土色与下签处,又须察其山势气脉,以意会之。此惟熟能生巧耳。”又言法国煤产,岁不过十馀万吨,仅及英国百分之一。然法国章程加严。英国所占山业,开采可以自主。法国则凡产煤铁处,国家可以招工开采,不准稍有护匿。国家收税与业主所得矿租,皆由国家定一限制。此与英人异。德比诸国律皆同。

严又陵言:“西洋人记载:有至云南,见矿工能辨矿产者,惊为神技。一夜四望山势,见有绿气迷漫,辨知其为铜矿。又能听其开采之声,以知矿产之衰旺。或矿产将尽,及山将倾,皆于其声辨之。云此神技也,中国但以矿工目之,不加异视。又其开矿井,盘旋而下,无机器之利,而上下数十丈皆有援藉,亦其心法之巧处。”

廿八日皇上万寿,在公馆行礼。华塞梅尔巴尔得朱门约往华塞游历议政院。偕李丹崖及日意格、马格里及严又陵等六人赴华塞。过巴客布来得及赛布两地,市镇均极繁盛。而赛布为制造磁器厂,是以贸易尤剧。巴尔德朱门迎于车次,遂偕赴议政院,知为路易第十四旧宫。盖故别殿也,路易第十四始治以为长居之所。至路易第十六被弑,改为民主之国,遂因其宫设立议政院。各厅均张油画,大或数丈,小者一二丈,多为路易十四小像,及纪其战功,兼及前后战功,雄奇精妙,数百年名将精神会聚于此。所张不下数百幅,及石刻各像亦百馀事。有礼拜堂一,云路易第十四葬此。右为上议院,左为下议院。而上议院三厅,张挂油画为巨观。两议事堂规模略同。惟英国议堂中设巨案,议者案旁立谈,此间则立台上,为稍异。正中为路易第十四故居,前为长厅,后连数厅,为住屋。又后折而生,为皇后宫,连闼洞房,陈设俱极精洁。左前连二厅,有拿破仑坐像。所张画,则拿破仑始即位及其战迹,皆名笔也。宫园极广大,树木葱郁,环水池无数,皆激水使喷薄高丈许,间以花草。宫地倚山,四周环抱如城郭,左右两石阶皆逾百级,形势壮丽。(赛布稍西,亦有巴来得华赛,译言华赛王宫也。树木山势亦佳,而宫无存。)旋至巴尔得朱门处午食,上议政院坐办得刚北,为设酒相款。有名巴斯者,三十年前,屡议驳拿破仑第三,执而流之荒岛。拿破仑既废,释归,仍入上议院。又有名戈得里者,则武员掌官者也。

下午又西至三希学馆。旧为女学馆,路易十四集世家女子教之歌,时往听之。其后废为武学馆。学馆总办为提督阿立庸。又有总查者,为一等提督格兰商。陪游者则甲必丹坤塞门也。来学者皆兵官也,试其所艺而后入,凡七百五十人。分设四堂,监学者环立中厅,则四堂皆可照料。每日五点锺起洗沐,先习所艺而后早食,八点锺入学。(略见所肄书,有炮兵规制,有队伍规制,有练习身法图式,有意大里、日耳曼语音文字,及营规、地图诸书。)十一点锺午食,一点锺至四点锺由教习讲授。凡分二堂,始入一年者一堂,二年以后一堂。入视,则始一年者教以旧新枪式,使辨其利钝得失,及子炮功用。二年者,教以炮台建造之宜。凡为教习六员、帮教习二十四员。(六员各有专司:曰炮兵,曰炮台,曰队伍,曰技艺,曰测量地势,曰绘图。此外学习意大里、日耳曼语音文字,及调养身体之法,则帮教习传授之,不列入教习款目。其演试刀枪及跑马,别有武员视参将、游击八人主之,各以时日演习。)大约一点锺至四点锺功课,并分日由教习讲授。为演习刀剑厅一,四壁悬刀剑及手套、面具,各标名其上。所以用手套、而具,恐刀剑纵横,或至划伤。教习兜胸分挂其中,以教习听人刺其胸,以为格拒之式,亦妨〔防〕其有误伤也。画馆一,病馆一,饭堂二(其一左右列案四十四,每案坐十二人,可坐五百二十八人,其一较小),卧房四(每房横设四床,直上至三十、四十不等)。

提督阿立容邀请看试马。一玻璃巨厅,用浮泥铺地以防马驰失足,上方树铁柱为门以止马。平列小几数十。有顷,一人骑马前导,则教习也。后分二行随入,左右各十二马,左皆青马,右皆白马。入即平列,向上免冠为礼。教习立马左方传令。左右驰骋,或分或合,纵横交互。一听教习传令,立时改变。人马相习,转折变化,自然应节。已又向上免冠,乃驰出。

次则教习自试其技。凡马八匹,亦以一马立左方传令,皆教马使之腾跃驰逐,或举前足,或举后足,或四足齐举,亦左右纵横,连番腾跃。令出,即七马同时应声转换。已又免冠驰出。又有九马排比而入,亦教习自试者也。并不传令,九马或连行,或分三行,由左横行而右,又由右横行而左,或时交互错杂以行,变化随意,从容中节。已而其中一人连声传令,马或转头向上,或又折而向下,或周环疾驰,或跨越腾跃,或交互转变,使人眼迷心慑。

旋又至二厅,一为新旧炮台式,一为新旧枪式。又为相马法,相其皮骨及蹄及齿,以知其老壮,各有教习司之。询知三希向有学馆三:一农田学馆,一通商学馆,一草木学馆,竟不能一往。其武学馆岁支经费二百万法兰。

又至三希炮台,中一层稍高,前后分二层,皆有深濠。上层炮台向外,其后二层皆兵房也。其下尚有二层。炮台向外之炮,大不过一二吨,而用小枪及开花炮为多,所以护濠沟尤力。每沟曲处,皆有枪炮房护之,以防越沟而入。即进至中层,尤为扼险拒守之计。最下二层,以备藏伏及出奇之计。所用炮不甚大,据云防海须大炮,此之防守与陆战无异,惟用炮车驾炮而已。盖往时巴黎环城设炮台(巴黎、伦敦皆无城,惟指人烟辐辏处为城而已),普鲁斯之攻巴黎,炮台兼〔坚?〕守不下,普人遂环城扎营以困之。至是展开五十里之地,周环设炮台十三处,三希其西一面也。每炮台驻兵三千人至五六千人。修建已逾四年,工程浩大,今尚未完工也。询知现驻兵三百人,兼司工役。

廿九日礼拜。早偕马格里由嘎里海口回敦伦〔伦敦〕。径越柏郎而北,车路约远至一点锺。于时西北风方起,海浪飞腾,而舟行尚稳。一点锺逾两刻许,抵多发。两岸均于海面筑长坝,为泊舟之步。其船名“白得类尔”,询知为海鸟名。西岸矗立海面皆白土。罗马初攻伦敦,由此渡海,望见海岸白色,名之曰阿拉比安,剌丁语言白山也。(后名〔遂〕以“阿拉比安”为英国之名。拿破仑第一与英国交战,常言:“白得非尔阿拉比安。白得非尔,犹言不足凭信也。此次与土国私立条约,收受赛布拉尔岛,法国新报犹引此语为讥。)五点锺,行抵车行〔林〕壳罗斯。莼斋、彦嘉、在初、夔九、玉屏并迎于车次。

三十日往拜沙乃斯伯里、毕根士、施密斯、威妥玛、阿里克、金登干,所见威妥玛一人。语及《燕〔烟〕台条约》,其辞绝悖,相与愤争而罢。其言:“中国违悖条约,是其惯相。此次《烟台条约》先免通商口岸厘金,原与旧约不符,应候各国议准。各国现尚无一允准者,其势不能听各国通行免厘,英国但守通商口岸之理。”吾谓:“此两事原应英国主持。旧约纳子口半税,洋商久已遵行,不得为悖条约。至于华商,本属中国人民,应听中国约束,德、法诸国万不能勒免中国厘金。使能免厘,各国条约原有一体均沾之文,亦岂有英国独守通商口岸之理?此不过借端延宕,非事实也。且当时初定条约,照会各国,适德国更换条约之期,力持免厘之议,数月不能定局,乃亦不复置议,而先催办口岸免厘。既催办口岸免厘,则是燕〔烟〕台所定条约,德国早已允矣。条约明言口岸免厘及洋药税、厘并征两项,应候各国会议。今条约各项久已照行,即口岸免厘,应候各国会议者,亦已开办。独洋药一节,全由英国主持,至今不一议准。中国竟无从开办,实不足昭平允。”

威妥玛大怒,言:“且候中国再杀一马加里再说。现有英国人从北海回言:广东一省并停止子口半口〔此“口”字衍〕税,意在寻衅。吾旦夕回中国,议论方长。请勿早计。”吾谓:“燕〔烟〕台定立条约已逾两年,北取受中国之利,早已开办;独洋药厘捐中国稍有利益,延搁至今。此公事过不去。吾以滇案来此两年,迄今滇案未经画押议结,吾更何颜自处?此于私义亦过不去。”威妥玛言:“君自奉命出使,并无饬议催《燕〔烟〕台条约》之文。”吾曰:“固也。《燕〔烟〕台条约》由君与李中堂定议,吾何能与闻?议结两年之久,仍至悬搁,亦断非中国意料所能及,亦何能使我饬催?吾自见此件未了,即使事有缺,无面目自立耳。”威妥玛言:“吾自有办法,当径取旧约行之,此件条约一并扭毁。”吾谓:“此条约君自定之,吾〔君〕自毁之,于我何与?即欲毁此约,亦须明白开陈。一味压搁,吾所不解。”其横如此。他日回中国,议论恐未了也。

 卷二十 ↑返回顶部 卷廿二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