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明理论/战栗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伤寒明理论
卷中/战栗
四逆 

伤寒战栗,何以明之,战栗者,形相类而实非一也,合而言之,战栗非二也,析而分之,有内外之别焉,战者身为之战摇者是也,栗者心战是也,战之与栗,内外之诊也,昧者通以为战栗也,通为战憟,而不知有逆顺之殊,经曰,胃无谷气,脾涩不通,口急不能言,战而栗者,即此观之,战之与栗,岂不异哉,战之与振,振轻而战重也,战外而栗内也﹐战栗者﹐皆阴阳之争也,伤寒欲解,将汗之时,正气内实,邪不能与之争,则便汗出而不发战也,邪气欲出,其人本虚,邪与正争,微者为振,甚者则战,战退正胜而解矣,经曰,病有战而汗出,因得解者何也,其人本虚,是以发战者是也,邪气外与正气争则为战,战其愈者也,邪气内与正气争则为栗,栗为甚者也,经曰,阴中于邪,必内栗也,表气微虚,里气不守,故使邪中于阴也,方其里气不守,而为邪中于正气,正气怯弱,故成栗也,战者正气胜,栗者邪气胜也,伤寒六七日,欲解之时,当战而汗出,其有但心栗而鼓颔,身不战者,已而遂成寒逆,似此证多不得解,何者,以阴气内盛,正气太虚﹐不能胜邪,反为邪所胜也,非大热剂,与其灼艾,又焉得而御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