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明理論/戰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傷寒明理論
卷中/戰慄
四逆 

傷寒戰慄,何以明之,戰慄者,形相類而實非一也,合而言之,戰慄非二也,析而分之,有內外之別焉,戰者身為之戰搖者是也,慄者心戰是也,戰之與慄,內外之診也,昧者通以為戰慄也,通為戰憟,而不知有逆順之殊,經曰,胃無穀氣,脾濇不通,口急不能言,戰而慄者,即此觀之,戰之與慄,豈不異哉,戰之與振,振輕而戰重也,戰外而慄內也﹐戰慄者﹐皆陰陽之爭也,傷寒欲解,將汗之時,正氣內實,邪不能與之爭,則便汗出而不發戰也,邪氣欲出,其人本虛,邪與正爭,微者為振,甚者則戰,戰退正勝而解矣,經曰,病有戰而汗出,因得解者何也,其人本虛,是以發戰者是也,邪氣外與正氣爭則為戰,戰其愈者也,邪氣內與正氣爭則為慄,慄為甚者也,經曰,陰中於邪,必內慄也,表氣微虛,裏氣不守,故使邪中於陰也,方其裏氣不守,而為邪中於正氣,正氣怯弱,故成慄也,戰者正氣勝,慄者邪氣勝也,傷寒六七日,欲解之時,當戰而汗出,其有但心慄而鼓頷,身不戰者,已而遂成寒逆,似此證多不得解,何者,以陰氣內盛,正氣太虛﹐不能勝邪,反為邪所勝也,非大熱劑,與其灼艾,又焉得而禦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