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拨志始/0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先拨志始
◀上一章 第六章 卷下三 全书终

钦定逆案[编辑]

  吏部、都察院接出圣谕:

  “朕惟帝王宪天出治,首辨忠邪;臣子致身事君,先明逆顺。经凛人臣无将之戒,律严近侍交结之条。邦有常刑,法网攸赦。逆竖魏忠贤,猥狡下才,备员给使,倾回巧智,党藉保阿。初不过窥颦笑以市阴阳,席宠灵而饕富贵,使庶位莫假其羽冀,何蠢尔敢肆其毒痈?乃一时外廷诸臣,朋奸误国,实繁有徒。或缔好宗盟,或呈身入幕。或阴谋指授,肆罗织以屠善良;或秘策合图,握利权而管兵柄。甚且广兴祠颂,明效首功,倡和已极于三封,称谓浸拟于无等。谁成逆节,致长燎原?及朕大宝嗣登,严纶屡霈,元凶逆孽,次第芟除。尚有饰罪邀功,倒身窜正,以望气占风之面目,夸发奸指佞之封章。迹其矫诬,乌容稍贷!朕鉴察既审,特命内阁、部院大臣,将发下祠颂红本,参以先后论劾奏章,胪列拥戴、谄附、建祠、称颂、赞导诸款,据律推情,再三订拟:首正奸逆之案,丽于五刑;稍宽胁从之诛,及兹三褫。其情罪轻减者,另疏处分,姑开一面。此外原心宥过,纵有漏遗,亦赦不究。自今惩治之后,尔大小臣工,宜洗涤肺肠,恪修职业,共遵王路,悉斩葛藤。无旷官守而假事诪张,无急恩仇而借题参举。朕执是非以衡论奏,程功实以课官方。有一于斯,必罪不宥。尚各惩毖,乃亦有终。钦哉!故谕。”

  大学士韩爌等一本:

  “为遵奉圣谕事。崇祯二年正月二十四日,大学士韩爌、李标、钱龙锡,吏部尚书王永光,都察院左都御史曹于汴,蒙召见文华殿,恭领圣谕:‘朕览吏部文书,见冢臣欲定附逆诸人项款。然必先正魏忠贤、崔呈秀、客氏首逆之罪,次及附逆之人。欲分附逆等次,又须有所凭据。今发下建祠称颂诸疏,卿等密与王永光、曹于汴,在阁详阅。如事本为公而势不得已,或素有才力而随人点缀,须当原其初心,或可责其后效。惟是首开谄附,倾心拥戴,及频频颂美,津津不置,并虽未祠颂而阴行赞导者,据法依律,无枉无徇,期服天下后世之心。此番惩治之后,纵有漏遗,俱赦而不究。务断葛藤,并不许借题参举。卿等只在数日内确定来奏,不许中书参预,不可延缓露泄。特谕,钦此。’二月初九日,臣等再奉圣谕:‘据卿等奏,准召刑部尚书乔允升同卿等参定,钦此。’臣等仰遵谕旨,先将发下祠颂等本逐一看详,续据部、院二臣开进各官姓名事迹互相参对。谨以圣谕分款奏为提衡并阴行赞导在祠颂诸款外者,分款书名,酌量拟议。再向乔允升据依律例,各附本款具本上请候旨间,本月二十六日蒙皇上召对平台,发下臣等原本并前红本未入各官六十五人。又钦定:谋大逆‘凌迟’;首犯、首逆、同谋、党孽,‘斩犯’;逆孽‘军犯’;颂美‘为民’四款。仍奉面谕:‘在外各官,轻者至为民止;其原不列名者不妨酌定。’臣等遵照前圣谕及钦定续款,通将在外红本及部院开来各官,并昨南计附逆,奉旨候议。各官各满情罪重轻,俱依交结近侍律,并引名例,加减罪例减等分款,勋武内臣逐款附后,并当具奏(按:此可证南北二察为逆案之蓝本)。臣等切惟尊无二上,人臣首戒无将;国有常刑,天讨用彰有罪。《祖训》:内官,不许干预政事。律重交结近侍,官员于以防内外而肃宫府,杜奸萌而窒乱源,法至严矣。逆珰魏忠贤,狡谲多端,凶顽无忌。始焉小忠小信,祗便身图。继而作福作威,渐干国政。内则妖姆客氏,窥觇禁密,结为腹心。外则逆臣崔呈秀,逗露机情,助其羽翼。戕官妃而戮忠直,盗帑藏而弄兵权,己徼无等之三封,洊议逼尊之九锡。亟开藩邸,迫远宗城。建生祠以卜人心,遣内镇而连边将。阴谋叵测,僭势显成。磔辟已服上刑,爰书具列逆状。诚如圣谕所谓首逆之罪,当先正者也。赖宗社有灵,圣明御世,乾坤旋转,雷廷合章。属元凶已就诛夷,凡党附宜严区别。若乃官联𫏋跖,人类豺狼,怀私欲借凶锋,拱手随蠲魁柄。或首发大难,祸始教猱。或倒身怙终,势成骑虎。有如动摇母后,倡和逆封。铁券金草,覆题恐后。朕田甲第,请给争先。或引圣经以怂勇中传,或攘史职而抹煞直笔。墨缞朝襘,忍比罪魁;缇骑锒铛,大兴诏狱。修睚眦以残躯命,不难杀人媚奸;供频笑而效爪牙,总是酬恩报怨。至于一人而创祠几地,一事而谀颂连章。祠省直,祠边镇,祠京都未已也,而且祠之国学。颂碑文,颂奏章,颂乡录未已也,而且颂以丝纶。此则圣论所谓首开谄附,倾心拥戴,及频频颂美,津津不置者也。而又有径窦旁通,网罗密布。腹藏鳞甲,钩青蝇贝锦之谗;意惨镆铘,酿白马清流之祸。即占风望气,莫可端倪;而覆雨翻云,难逃指视。斯又潜施鬼蜮之毒而更巧避虎彪之名,圣谕所谓虽未祠颂,则阴行赞导者也。以上诸人,罪案各殊,法铨亦异。或已经褫逐,不尽厥辜;或谬附摧伤,当追始祸。遵明圣谕:‘据法依律,无枉无徇,期服后世之心。’三尺无私,天诛不贷;四凶毕窜,国宪用申。惟是大憝既罹不赦之条,而群小宜开自新之路。臣等简词颂及部院开来诸臣,或事关题覆,公牍列名;或身在封疆,委蛇济事;或城守全于捍御,或编摩效有剂调,而又或生平才具自优,扬历猷劳早著。圣谕所谓:‘事本为公而势不得已,素有才力而随人点缀,须当原其初心,或可责其后效。’咸与昭洒,免胪姓名,固明罚敕法之严条,兼赦过宥罪之宽政也。臣等祗奉谕辞,其矢公慎。就事论事,参画一之刑书;以人治人,消本来之面目。中涓衿弁,毕丽于科;商贩兵民,姑置之外。倘幸无挂漏,可永示诫惩,寒乱臣贼子之心,抒正气幽魂之郁。三章既约,金石不渝。一面宏开,葛藤永断。闭奸谋而安反侧,明刑政而襄治平,端在是矣。若夫加衔加癊,滥被恩施,殿功边功,尚需严核。最可恨者,先帝当弥留之日,多官邀横拜之恩。其天启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大工谢恩并宁锦叙捷,卤薄告成,三藩之国,所有叙劳秩癊,悉宜听部削除,尚宽矫旨之推求,用广原情之德意。并用附用及,以俟宸裁。所有前项款分名姓及应得罪名,开具于后,统惟鉴夺敕下遵行。为此具本,谨具奏闻。

  〔一〕首逆:

  魏忠贤,凶残祸国,僭肆逼尊,罪恶贯盈,神人共愤。逆形已著,寸磔允宜。

  客氏,乳保恃恩,凶渠朋结,凌尊窃势,纳贿盗珍,阴逆首奸,死不尽罪。

  以上依谋大逆律,不分首从,皆凌迟处死,已经正法。

  〔一〕首逆同谋:

  崔呈秀,负国忘亲,通内窃柄,凶谋立赞党祸,首开佐逆罪魁,戳尸犹幸。

  李永贞,主谋代笔,盗帑淫刑,佐逆兴谋,上刑正法。

  李朝钦,附奸久与逆谋,殉缢未尽其罪。

  魏良卿,济恶首孽,伪冒三封,盗帑窃权,罪浮于辟。

  侯国兴,妖种盗库,同谋逆孽,骈诛允当。

  刘若愚,刀笔深文,朋奸害众,辟刑次等,具载爰书。

  以上依谋大逆,但其谋者不分首从皆凌迟处死律,减等拟斩。

  〔一〕交结近侍:

  刘志选,谄附拥戴。倾摇母后,驱逐戚臣,骂母之律尚宽,通内之诛难逭。

  梁梦环,谄附拥戴。与刘志选并力合谋,情罪维均,律法宜正。

  倪文焕,谄附拥戴。拜逆为父,嫉忠若仇,奸党无辞,上刑非枉。

  田吉,谄附拥戴。珰姻内转,躐加尚书,窃势鬻官,拟辟允协。

  刘诏,谄附拥戴。媚首凶叠建生祠,参道臣几至死地,迹昭附逆,罪蔽冠军。

  孙如冽,谄附拥戴。京祠首建,谄颂不伦,朋奸骗赃,辟刑允当。

  许志吉,谄附拥戴。矫旨派赃,附逆流毒,黄山一案,重辟何辞!

  薛贞,谄附拥戴。执法无闻,媚奸有迹,刘铎一案,已足抵偿。

  曹钦程,谄附拥戴。媚逆窃权,张威纳贿,报复代参正类,削夺竟致殒生,佐使杀人,情法允协。

  吴淳夫,谄附拥戴。媚奸迁秩,附逆建祠,推债帅分贿酬恩,纵姻弁丧师贻患,九迁稔恶,一辟明刑。

  李夔龙,谄附拥戴。夤缘线索,起据铨衡附奸;伐异党同,媚逆望风承旨。几酿清流之祸,何辞两观之诛!

  陆万龄,谄附拥戴。倡祠国学,侮圣媚奸,名教罪魁,极刑莫贷。

  李承祚,谄附拥戴。勋爵党奸,称颂无等,两公再请,三尺难容。

  田尔耕,谄附拥戴。侍卫近臣,朋比首逆,冤毙多命,死有馀辜。

  许显纯,谄附拥戴。诏狱酷刑,逆奸授意,冤毙忠谏,宜正辟刑。

  崔应元,谄附拥戴。北司贴刑,迎合逆珰,索赃戕命,拟辟无苛。

  张体干,谄附拥戴。献谀逻人,骈杀五命,刘铎冤对,大辟宜偿。

  孙云鹤,谄附拥戴。理刑阿逆,骤列官衔,冤命宜偿,大辟非枉。

  杨寰,谄附拥戴。用刑酷烈,杀害多人,应正典刑,戍死为幸。

  以上依诸衙门官吏与内官互相交结泄漏事情夤缘作弊而扶同奏启者律,斩秋后处决。

  〔一〕交结近侍次等:

  魏广微,首开谄附,阴行赞导。失仪忿劾,因合内谋,小票潜通中,借矫旨害正,因而祸国委柄,至于不收。

  徐大化,倾心拥戴,阴行赞导。阴拱元凶,显为戎首。魏广微始祸原与密谋,杨涟等惨冤更多主使。

  霍维华,谄附拥戴。主持三案,罗织多人。覆魏忠贤叙功,疏云‘茅土尚觉其轻;’覆魏良卿加九级,至太师尚馀一级。助逆显著,闪烁何为!

  张讷,谄附赞导。首参赵南星戍死,善类株连;即推兄张朴巡抚,用示酬报。桐封迫遣。似赞阴谋。

  闫鸣泰,颂美。畿辅三镇,请建七祠,即云会题,何不少避形迹?人心依归,天心向顺,辄形章奏,岂得尽委呈详?

  周应秋,颂美。称颂三十九本,题请公侯伯诰,改武荫为文荫,借推人以处人,逆孽封公本有‘厂臣心存浴日,志切补天,宜进尚公之典,永坚带砺之盟’等语。

  李鲁生,谄附赞导。倡执中宅中之说为二魏解嘲,凡杀人媚人之凶皆一言流毒。至攻周起元一著,尤胜颂首恶十本。

  杨维垣,拥戴赞导。王纪参客、魏,徐大化出疏挤排;大化杀周朝瑞,顾大章嗾使代劾。至参崔奸疏中,犹为魏逆称颂,欲更别局,兼示酬恩。

  潘汝祯,首开谄附。交结织监,潜通内廷,首建逆祠,尤为始祸,俯顺舆情本有‘厂臣心勤国恤,念切民隐’等语。

  郭钦,谄附。首逆姻亲躐推戎帅,夤缘不避,罪累何辞!

  李之才,颂美。建祠孝陵前主使有人,代奏宜罪。

  以上依交结近侍官员引名例律,减等充军,仍敕下法司行各该抚按官招拟具奏。如有赃私情节,一并看明奏请,候部覆发落。

  〔一〕逆孽军犯:

  魏志德、魏良栋、魏鹏翼、魏抚民、魏希孔、魏希舜、魏希尧、魏希孟、魏鹏程、傅应星、杨六奇、客光先、徐应元、刘应坤、王朝辅、涂文辅、孙进、王国泰、石元雅、赵秉彝、高钦、王朝用、葛九思、司云礼、陶文、纪用、李应江、胡明佐。(按:此即《明史.奄党传》所谓亲属内官之附党者,合下李实以下十六人,共四十四人,《明史》作五十馀人。)

  〔一〕交结近侍又次等:

  冯铨,谄附、赞导。父虽向与内通,到阁因而协赞,门生密友,代嗾噬人,《要典》主持,尤为罪案。传闻揭救周宗建等,又分遣中使时曾有阻止,积愆莫赎,末减可需。

  顾秉谦,谄附。天启四年十二月至六年九月主票中间,止遣内镇,微有规陈;乃刑赏僭滥,一无匡正,褒纶轻亵,阿逆何辞!圣明有‘顽钝依阿,有负先帝付托之旨’。允是定评。

  张瑞图,颂美。逆祠坊额碑文,人言多其缮写,已达天听,岂是风闻?

  来宗道,颂美。为崔呈秀请恤,有‘在天之灵’语,虽由司呈,何无驳正?仰聆圣谕,鉴察凛然。

  郭允厚,颂美。题覆称颂四十疏,请给逆封庄田禄米六本,颂有‘达聪明目,居高听卑。’(按:此二语见《剥复录》南察疏中)及‘安即安社稷之安,平非平一方之平’等语。

  薛凤翔,谄附颂美。题覆称颂四十七本,请给逆封第宅铁券四疏首颂厂臣伟绩本,有‘劳著大工,勋高社稷,既锡通侯之爵,允膺第宅之封’等语。

  李蕃,建祠赞导。师友朋比合谋,参劾多其代草,望门投拜,人传为四姓奴;建祠谀称,至呼为九千岁。

  孙杰,赞导。首劾刘一燝,再劾周嘉谟,给事召还,尚书躐级。剪忌已见杨涟疏内(语见《明史》本传),附珰遂与崔逆齐名。

  张我续,谄附颂美。军饷中止开销,缘夤荐起户侍,助工逾万,馈内有征。颂本有‘心膂重臣,公忠谋国,嫉邪扶正,世宙清明’等语。罪有定评,饷宜严勘。

  朱童蒙,谄附颂美。建祠佐逆,母死夺情,颂本有‘厂臣赤心报君,讦谟定国,俎豆兼军旅之学,墨衰治征讨之任’等语。

  杨梦衮,谄附。结事三年,宫保八座,管工结纳,不避嫌疑,大工侵牟,见于劾奏。

  李春茂,颂美。宣武门建茂勋祠,给助库银三千两,祠成传帖,庆贺叩拜。建祠本有‘至德莫可名言,下情惟有祝釐’等语。

  李春煜,颂美。例转给事,躐升尚书,辞恩本有‘皇极鼎建,内则厂臣监臣竭力抒忠,外则阁臣工臣宣力分猷’等语,又先为‘移宫’事疏救罪珰,为终始通内之证。

  王绍征,颂美赞导。造《点将录》佐中旨处分,劾冯从吾致抑郁愤死。

  徐兆魁,赞导。惠世扬、顾大章诬案,其在刑部时所成,诅咒一招,珰名并列。

  刘廷元,赞导。‘梃击’一案,党祸开先,参张差误主疯癫,王之宷竟以惨死。

  谢启光,赞导。纂修《要典》,动称中旨恐哧词林,稍有异同,径自涂改,斥南厚馈珰奸(按:《剥复录》三卷:启光以北吏侍改南兵侍。证之此疏,盖贬之也),缉获弥缝闲住。

  徐绍吉,赞导。窜身史局,纂修《要典》,斥废惨杀诸臣,各欲留一罪案,呵叱词臣,涂更原稿。

  邵辅忠,颂美赞导。府丞骤躐尚书,攻击多其指吏,送藩封本有云‘监体悉厂臣节制,俾臣得行其事’等语。

  杨所修,颂美赞导。吏都不驳封爵转南微及夺情三事,定案一疏又为《要典》张本,颂本有‘厂臣身事视君,家事视国’等语。

  贾继春,赞导。保护选侍,藉发难端,四罪一疏,得罪公论,出处占望,反复无恒。

  范济世,颂美。颂疏自叙,一岁五迁,搜括助工钱粮数十万(按:《剥复录》搜括助建之语本此)捐赀助饷本有‘劳在封疆,庆贻宗社’等语。

  李养德,颂美。郎署加衔,尚书夺情,忽同败类,颂本有‘禁地元忠,密勿赞襄,主持在内’等语。

  阮大铖,颂美、赞导。因杨涟有叩马献策之语(语见《明史》本传),报复有魏大中、杨、左之参,至合算七年一疏,尤为珰逆巧护解嘲。

  姚宗文,颂美。湖广建隆仁祠,颂本有‘东厂魏上公,间出名世,以澄清世道为任,翊戴圣明为心’等语。

  陈九畴,赞导。借谢应祥一事,倾赵南星、高攀龙等受嗾,得报乙榜亚卿。

  亓诗教,赞导。谏垣专政珰谕,起官主盟,俄而建牙失职,依然耽视。

  赵兴邦,赞导。兵垣贿闻失职,吏都营起复仇,赵太宰力致谴赃,五御史一疏骈斥。

  傅櫆,赞导。结同宗潜通内廷,持异见显开始祸。

  安伸,颂美。按差已满,留金助祠,颂本有‘天眷圣明,赉心膂以赞内,外臣衙门已有公疏,不能自陈芹曝之忱’等语(按:此本北察疏,见《剥复录》六卷中)

  孙国桢,颂美。抚登称颂二疏有‘圣主中兴,明良会合,厂臣忠诚贯天地,勇略震华夏’等语。又‘厂臣擎天巨手,翼运真才。’并有‘一腔忠义,四应才锋’等语。

  郭巩,赞导。为魏忠贤报首参之仇,致周宗建有逮死之惨,亚卿躐转,通内可知。

  冯嘉会,颂美。部务请属多徇,称颂十有六疏,覆刘应坤本有‘厂臣精忠体国,矢志筹边,既荷特达之知,必蒙破格之眷’等语。

  曹思诚,颂美。河间醵金建祠,要津摧折善类,辞恩本有‘赤心报国,殚力图度,费省功倍之亲臣’云云。

  孟绍虞,颂美。署礼部九天,轮奂一新,本有‘心膂元老,笃生应运’等语。

  张朴,颂美。建四祠,颂十二本,有‘皇天开亿万载灵长之祚,上公特应五百年名世之期。’又‘天启明良。’又‘内镇清忠,元臣指授’等语。

  李恒茂,赞导。荐起崔呈秀等,为三李中一人,入幕参谋,朋比害正。

  郭尚友,颂美赞导。畿抚报南星恨,总漕建瞻德祠,‘神功参天地’本有‘厂臣扫逆如雷如霆,翼正为雨为露,宏德无涯,大功无并’等语。

  李精白,颂美。东省三祠,谀颂六疏,‘元辅功高普被’本有‘厂臣孤贞报主,殚力匡时,挈魁柄以还至尊,扫浮云而开九照。’传闻颂联有‘至圣至神,多福多寿’等语。

  秦士文,谄附颂美。祠颂七疏,馈器镂名(按:馈器镂名,即《剥复录》所谓将金杯姓名查究者),颂本有‘业赫圣明之世,昭上公之功’等语。葛九思荐士文忠诚,天授‘敏捷飙飞’。

  张文熙,颂美赞导。逆党姻亲,群邪契好,嗾倪文焕,诬周顺昌(按:《剥复录》仗逆珰之姻及文熙误我之语,即此定案之所本),巡视光禄,有颂珰疏。

  杨惟和,赞导。主事加衔副都(按:《剥复录》五卷,削去宪秩,即此副都衔也),昵奸曲尽谄媚。

  何廷枢,颂美。封爵已定,‘给赐宜优’本有‘查拨额地七百顷,银二千两’及‘查参违例逋欠’等语。

  陈朝辅,颂美。平安庄田,催拨各属,先报田数,那解钱粮。

  许宗礼,赞导。户部吏垣,吏调管察,考选曲徇要路,跻升同卿比党。

  卓迈,颂美。二祠一颂,珰败反攻,代崔呈秀报仇,参夏之令逮死,‘庙算制胜’本有‘厂臣知人善任,樽俎折冲’等语。

  卢承钦,颂美。谀颂二疏,又请刻党籍榜示海内,建祠本有‘股肱良弼,社稷元勋,扶圣主于中兴,焕宸居于大壮’等语。

  陈尔翼,颂美。颂逆有‘内外诸臣,心厂臣之心’等语。荐崔呈秀为本兵,请五城逻东林馀孽。

  石三畏,赞导。王官夤缘考选,噬劾生死遭诬。

  郭兴治,赞导。攻道学例转,因中旨复还,参方震孺逮问,荐吴淳夫京堂(按:此二事俱详《剥复录》二卷中)

  刘徽,颂美赞导,称颂十一本,诬房可壮、樊尚燝盐赃,参熊廷弼,悬赃百万(按:此详《剥复录》四卷中)。颂本有‘厂臣干国精忠,尽心筹画,三战三捷,奏此肤功’等语。

  智铤,颂美。通内得选北道,嗾伤善类多人,参解学龙、侯恪削夺(按:此详《剥复录》二卷中)。颂本有‘运筹帷幄,付托得人’等语。

  何宗圣,颂美。房山建显德祠,祠成买香火地,题祠本有‘厂臣睿算参微,精诚格天’等语。

  王珙,颂美赞导。参方大任,问徒追赃(按:此详《剥复录》二三两卷中)。祠颂疏中,不名厂臣,谢恩本有‘厂臣志虑精勤,经营得法,俾三朝之阙典克行’等语。

  汪若极,颂美。阿逆珰两疏谀颂,罗王赞化一狱(按:此详《剥复录》三卷中)媚奸,‘天心助顺’颂美本有‘厂臣缉奸助饷,中外感激精忠’等语。

  陈维新,颂美。参王允成,荐张我续疏云:‘无奸不照’,又云‘清明再辟’。

  门克新,赞导。罗织孙文豸、顾同寅,冤斩。词连文震孟、陈仁赐、郑鄤,除名。

  游凤翔,赞导。假参高攀龙,自辨复原职,借纠宫秉忠,连劾惠世扬。

  田景新,赞导。始在师门窃柄,用事殿工,疏荐崔呈秀侍郎兼右佥都御史。

  吕纯如,颂美。惠藩监随掠毙夫役,覆命疏荐归美厂臣(按:此本南察疏,见《剥复录》)

  吴殿邦,赞导。媚珰劾樊王家追赃,通参改尚宝卿破例。

  黄运泰,颂美。建祠,守祠,称颂十本有‘厂臣志切恢复,知人善任,运筹帷幄,文武承受方略’等语。

  李从心,颂美。祠颂五疏,河道叙劳本,颂有‘厂臣本擎天捧日之赤心,连旋乾转坤之妙用,独居首功,当膺特典’等语。

  杨邦宪,颂美。江西建祠,‘元勋功德甚隆’本有‘厂臣魏上公,光岳元精,扶舆正气’等语。

  郭增光,颂美。河南会建戴德祠,有‘厂臣德隆’,乞请额名本有‘体国精诚,感民倾慕’等语。

  单明诩,谄附。主事三年,躐跻巡抚,肃宁城工得力,畿辅筹边未闻。

  王点,颂美。巡抚大同,会建嘉猷祠助工本有‘厂臣纯忠,为国默助,自天边疆末吏,敢不体厂臣以体宸衷’等语。

  李嵩,颂美。登、莱二祠,称颂七疏,有‘厂臣神谋秘算,授计筹边,赫声濯灵,扬威各镇’等语。

  牟志夔,颂美。建祠派银,属员稍迟,立毙解役。

  张三杰,颂美。巡抚甘镇称颂五本有‘厂臣与阁部和衷筹画,远烛边陲,纪纲振肃’等语。臬司骤跻开府,夤缘攀附有征。

  曹尔祯,颂美。抚晋建祠三本有‘心膂重臣,早夜经营,细大拮据’等语。

  毛一鹭,颂美。苏州同王珙建祠,被逮周顺昌激变。

  张文郁,谄附。主事骤躐侍郎(按:此本魏照乘参疏之语,详《剥复录》五卷中),督工夤缘媚逆。

  周维持,赞导。疏请刻党籍,拆书院;论刘一燝、周嘉谟等削籍。

  徐复阳,赞导。诬郝土膏追赃,参方逢年等削夺,持局结案二疏(按:此本南察疏),护奸害正有征。

  黄宪卿,颂美。中城山东,二祠二颂,‘元勋万古为烈’本有‘厂臣赤心中天日月,热肠特地乾坤,成两朝大慈大孝,佐九重允文允武’等语。

  许其孝,颂美。扬州会建瞻恩祠颂本有‘督厂魏上公天付英姿,灵锺名世,功高社稷,德被商民’等语。

  张素养,颂美。荐邪被劾,复官巡方,二祠一颂,‘王师屡捷’本有‘赖厂臣以安社稷之心,定制胜之画,方略密授,机宜悉符’等语。

  王裕,颂美。建祠守祠,谀颂七疏,‘元臣功德天崇’本有‘魏忠贤丹渊浴日,灵腕补天,德耀乾坤,勋在社稷’等语。

  梁克顺,赞导。受人意指,横肆劾弹,蒙恩本有‘东厂元凶大憝,立为逮诘削夺,海宇共睹清醒’等语。

  刘宏光,颂美。两院会稿,建报功祠;屡疏抨弹,多属善类。

  温皋谟,颂美。湖广建隆仁祠本有‘厂臣翼赞朝廷,计安社稷,懋德崇功,藏在盟府’等语。

  鲍奇谟,颂美。河南会建戴德祠,颂与郭增光同。

  陈以瑞,谄附。叩逆像长揖佛前,致珰疑旋被斥遂(按:揖佛事,并见《剥复录》四卷中)

  庄谦,颂美。会建祝恩祠并颂二本有‘厂臣德著庙堂,中外享有道之福;内扶社稷,遐迩承无疆之休’等语。

  龚萃肃,颂美。盐差建祠本有‘东厂魏上公颙然柱国元勋,卓尔清朝硕辅’等语。

  李应荐,颂美。荐潘汝祯(按:应荐荐潘汝祯,见《剥复录》二卷,校证疑其脱去荐字,此可证也)监试,中崔铎招嫌。

  何可及,颂美。颂疏五本,先帝逆珰并称。

  李时馨,颂美。改折本内有‘火灾修省,天心仁爱,内有竭忠之臣,外有调元之相,何难消弭?此真尧有九年之水,益成其为圣帝’等语。

  刘渼,颂美。两疏媚逆,科参可凭。

  王大年,颂美。巡城建祠,虽由合疏;中台执法,宪纪何存?

  佘合中,颂美。‘恭陈闻见’本有‘臣跧伏田里,台臣崔吴秀等交章荐拔。’又‘洁己急公之厂臣保护于内,凤至麟生’等语。

  徐吉,颂美。建祠本有‘厂臣泽被海隅”等语。祠成,仍疏叙效劳官,有‘厂臣功德不朽’等语。

  宋祯汉,颂美。淮南建瞻德祠,会疏同祠谀颂。

  张汝懋,赞导。诬参樊尚燝、房可壮、杨嘉祚,追赃(按:此并见《剥复录》三卷中)

  许可征,颂美。兵垣以边事颂,加衔至左副都,‘捷音俘解’本有‘厂臣先机运筹,阁部沈心谋赞,内镇督抚道将鹰扬阃外’等语。

  刘述祖,颂美。抚院会稿建祠,谀颂无所规正。

  李灿然,颂美。河东会建褒勋祠本有‘魏上公帝简笃生,佐兴间出,允九五之元臣,洵五百之名世’等语。

  刘之待,颂美。会潘汝祯疏到稍迟,后以例推被削。

  孙之獬,赞导。中崔铎啧有人言,哭《要典》大贻嗤笑。

  吴孔嘉,赞导。登第即工通内,黄山惨杀多人。

  李寓庸,赞导。奸党荐入铨司,钻营见于参劾。

  潘士闻,颂美。闽中试录序文有‘圣主当阳,帝赉良弼。’策问有‘庙堂之上,帷幄之中,胜算密谋,出奇授略’等语。

  王应泰,赞导。试录列内监督抚前(按:试录列珰衔,并见《剥复录》三卷中),序文有‘心膂股肱’等语。

  张元芳,赞导。逆枢至戚,荐入铨司(按:此本北察疏)

  阮鼎铉,颂美。诬参吕坤并郑三俊三案,‘元凶’一疏颂珰,备极称扬。

  李若琳,颂美。上林官民建祠,列名不能坚拒。

  张永祚,颂美。建良牧署存仁祠,嘉荫署洽恩祠,林衡署永爱祠。

  周良材,赞导。珰孽逆封,案呈题覆。

  曾国祯,颂美。建芦沟桥隆恩祠本有‘厂臣精神格天,睿算通微’等语。

  张化愚,颂美。建崇文门广仁祠,‘元功德业普施’本有‘精忠贯日’等语。

  李桂芳,颂美。大工谀颂,又‘守令怠缓’本参贺仲轼、胡敬辰(按:参贺、胡事,并见《剥复录》四卷中)有‘厂臣急工之念,可容草莽委之’等语。

  张一经,颂美。军国大计本有‘天眷圣明,笃生厂臣安内,功高千古’等语。

  陈殷,赞导。主事仆卿,夺情视事。

  夏敬承,颂美。拜祠首倡谀言,上公高悬榜谕。

  周宇,谄附。附胡监乡亲厚善,夸魏祖神道通灵(按:此本南察疏)

  魏豸,谄附。自认议孙,逆祠朔望谒拜(按:此本南察疏)

  郭希禹,颂美。输田二百顷,为生祠祭田。

  颉鹏,颂美。逆祠倡拜题额,廾郡称建专祠(按:此并见南察疏)

  李际明,谄附。劣转贿奸升官,逆祠治品供献(按:此本南察疏)

  魏宏政,谄附。借胡监分金荐扬,而拜逆祠绕门引水(按:此见南察疏中,惟彼作皇陵引水,此作绕门引水,不可考)

  岳骏声,赞导。诬王之宷受赃,竟至逮死;梃击诬案已毁,肆辨不休。

  郭士望,赞导。‘直陈东林陷害’本(按:此即《剥复录》四卷自请起用之疏)有‘厂臣魏上公转阴霾日月,为光明乾坤,臣何幸遭逢明良盛世’等语。参南居益、魏大中等又自称‘曾经崔呈秀特荐’。

  张聚垣,谄附。准贡附珰躐转,管差贪累万金(按:此本南察疏)

  周锵,颂美。河南督修戴德祠,毁王府民房二千馀间,起宫殿九楹。

  徐四岳,颂美。任子工部,加衔卿贰。颂本有‘臣莅任以来,木税一节,倍意釐剔,一念微衷,莫非仰体厂臣德意’等语(按:四岳奉旨看议及北察参疏,并见《剥复录》五、六两卷中)

  辛思齐,颂美。谀颂二本,凭忄寺攘官(按:思齐革职在前,见《剥复录》五卷中)

  胡芳桂,谄附。凭恃奥援,复仇害正。

  以上依交结近侍官员律,引名例律,减二等,坐徒三年,纳赎为民。

  〔一〕谄附拥戴:

  李实、李希哲、胡良辅、崔文升、李明道、刘敬、徐进、冯玉、杨朝、胡宾、孟进宝、刘镇、王体干、梁栋、张守成、商承德。

  以上一款十六人,并前一款徐应元等十六人,中有见任闲住的,并放回原籍的,都著革去冠带,为民当差。奉圣旨:‘览卿等奏,这逆谋党附诸人,罪状各殊,刑章宜正,除重辟、正法、监候、逮问见拟外,其充戍、招遣及赎徒、为民,行该抚按照款结正具奏。朕遵明国宪,敕法除奸,申儆官刑,昭布中外。还同敕谕,一并通行。该部院知道。钦此。”(按:此合上逆孽军犯分为二款,详上。)

  大学士韩爌等奏:

  “为遵奉圣谕事。臣等钦承皇上屡谕,参定附逆一案,反复商酌。除将颂美、赞导诸臣,分别重罪拟戍以至削籍为民,开列款项,具疏奏闻。及圣谕‘事本为公而势不得已,或素有才力而随人点缀’。如封疆辽、黔及素任无过诸臣,俱置弗议外,若称颂内稍次前款诸臣,或居位鲜匡维之略而指纵亦无奸谋,或滥竽备畴彩之员而线索初非自主,或径本岐邪,播珰恶非为戎首,或阶因骤躐,稽职掌尚未全隳,以逮专阃建牙,品原庸碌,散僚冗吏,识昧挺持者,臣等欲再拟减等,则恐前重而后轻,非圣明画一彰法之意;欲概拟削籍,又虑罪轻而法重,乖治朝酌量宥过之仁。谨依考功法不谨例一款,将诸臣并拟闲住,另请上裁。如蒙皇上俯允,彼重处者知媚逆之不可为,即宽政尚从褫削;此量惩者幸身名之未尽辱,纵槁项亦荷恩波。其于振惕人心,培养元气,未必不均有藉矣。至内中军民商匠数本,臣等初拟行抚按查究。既复思之,此辈么么末品,见缙绅尚且风靡,彼效尤何足深怪。又闻上本时,多奸棍捏名,希荣窃润,今名虽在而人半非。必行追究,恐有桃僵李代之虞。其真正倡谋罔利者,地方官执而治之有馀,可无重烦宸断为也。再照此举,臣等凛奉圣谟,胪分二案,考据不敢不核,程量不敢不平,秉心不敢不虚,持议不敢不正。年来目睹耳闻,收括略尽,即更有溢出或存疑者,决无元恶大憝,得窜逃于指示之外。圣谕谓:‘纵有漏遗,亦赦而不究。’大哉王言,真与覆载同量!从此静戢元黄,各修职业,养世道平康之福,慰圣明宵旰之忧。臣等愿与大小诸臣共勉之矣。臣等不胜激切冒昧之至。为此谨具奏闻。

  计开:

  黄立极,代言秉轴,碌碌徇人。出镇珰封,唯唯听命。

  施凤来,票拟不闻力,诤趋诺,亦未当先。

  杨景辰,掌院曾有颂疏,人直未闻显过。

  房壮丽,泾渭漫无主裁,线索随人指授。

  董可威,在工一味恭谨,幸犹见机去早。

  李思诚,王家栋居间一事,虽贿非自受,然昵比匪人,遭珰削夺。颂珰有‘纯忠体国,大业匡时’等语。

  王之臣,操守多议,亦有颂疏,年来涉历边疆,稍宽一黜。

  胡廷宴,才本庸愦,滥竽建牙,致盗贼充斥,人谓夤缘贻祸。

  张九德,素无节钺之望,乘时幸躐,谅非无因。

  冯三元,躐跻副院,人望不孚。

  乔应甲,抚奏滋议,追赃候结。

  杨维新,蠲助之国二疏称颂。

  朱国盛,挽漕二载,劳议相半。加衔躐跻,速化何辞?

  冯时行,逆珰同里,以破甑营改京堂。

  吕鹏云,年例告病,与孙杰等破例复官,未几乞差,犹能自远。

  董懋中,察处借题辨复,改升京堂。

  周昌晋,持议每多依傍,循资未见躐迁。

  虞廷陛,参赵南星等,荐李夔龙等,不协公谕。最后遭珰削夺,差能晚盖。

  杨春茂,素无大过,二疏涉颂。

  徐景濂,昏珰潦倒,持论舛僻。

  陈保泰,例转中旨复官,珰败曲疏文饰。

  郭兴言,浮沈依附,亦有颂疏,从参郭守仁等一疏可原。

  周维京,为南京兆,啧啧人言,兼有颂疏。

  徐扬先,顾大章、惠世扬狱,依违文致(按:会审世扬狱,并见《剥复录》三卷中)。荐誉亦多匪人,后遭珰削,情稍可原。

  陈序,诬孙居相,参梅之焕,听人指使(按:陈序劾孙梅,并见《剥复录》二卷中)

  曹谷,以报藩舟出境颂,又疏论《要典》不可毁。

  朱慎鉴,颂止一疏,揄扬太甚。

  郭如暗,生平操守无疵,宁锦贺捷,颂美已过(按:此本南察疏)

  何早,两疏称颂,趋向不端。后为李明道论劾,姑从宽议。

  虞大复,挥霍有馀,操持多议,至称颂形之辨揭。

  叶天陛,游玩逆祠,遂致屈膝,虽传汗颊,何逭愧心?

  邸存性,外计不谨,起补原官,旋躐兵曹,人多异议(按:以上四人勘语并本南察疏)

  葛大同,与胡良辅交好(按:此本南察疏)旗帜鼓吹,迎送江干。

  欧阳充材,始因任性触珰,后以弥缝毁节(按:此本南察疏)

  夏之鼎,两任县官,原无善绩,制扁送祠,有乾清议(按:此本南察疏)

  张九贤,外察不谨,自疏复官。

  李宜培,在铨滋议,亦有颂疏。

  谭谦益,堂官参处,自辨复官。

  吴士俊,疏颂。

  徐溶,疏颂。

  潘舜历,疏颂。

  李三楚,疏颂。

  董舜臣,疏颂。

  陈守瓒,疏颂。

  以上俱照考察不谨例,拟冠带闲住。奉旨:‘这次款所列量惩各官,拟议允协,都著照不谨例闲住。该部知道。’

  附逆案漏网:

  张枢,道。疏请枚卜,有‘少年学士英妙亦未可少’之语,专为冯铨推毂,又参陈伯友、萧毅中,削夺。

  赵胤昌,道。拥戴涿州,特参贵池,又参李瑾、刘懋,削夺(按:此并见《剥复录》二卷)

  袁鲸,道。朋谋推戴崔呈秀,疏请枚卜,与刘徽同,又疏参王绍徽、韩策、江先岸,削夺(按:此并见《剥复录》二卷中。江先岸,《明史》及《剥复录》俱作汪,此误)

  王业浩,道。同刘徽、袁鲸,朋谋推毂崔呈秀,枚卜。又参马孟祯、韩万象、方有度,削夺(按:此并见《剥复录》二卷)

  张惟一,科。已有旨降谪,崔呈秀特疏留用,遂参武之望、万邦孚等。又希附呈秀意,陷害侯恂、侯恪。

  薛国观,科。疏参萧近高、乔允升,闲住。游士任,始问。熊明遇,革职。听勘刘永基,削夺。

  叶有声,科。疏荐阮大铖,又参劾马调律、翟学程,削夺(按:马调律误,证之《剥复录》、《从信录》皆作欧阳调律)

  李应公,道。疏参王洽为民,例转孙杰、李嵩(按:参王洽,并见《剥复录》二卷中)

  陈睿谟,道。疏参刘廷谏、孙必显、韦蕃,削夺(按:事详《剥复录》二卷中)

  曾应瑞,道。疏参范凤翼、姜习孔、孙绍统,削夺(按:事详《剥复录》三卷中)。岳元声,回籍听勘。

  黄承昊,科。疏参南居益,削夺。荆养乔、惠承芳,闲住。承芳,世扬父(按:事详《剥复录》二卷中)

  杨维岳,科。疏参段然,削夺(按:参段然,见《剥复录》二卷中),又参乔允升、萧云举。

  苏兆先,科。疏参周希圣、蒋允仪、赵廷庆,削夺(按:事见《剥复录》二卷中。惟周希圣与《剥复录》同,而与《从信录》异)

  王时英,道。疏参唐晖、程注、樊王家、刘可法、胡世赏,削夺(按:事并见《剥复录》二卷中)

  丘兆麟,道。疏参赵秉忠、刘芳,削夺(按:事见《剥复录》二卷中)

  王际逵,道。疏参毕懋芳、李腾芳,削夺(按:事见《剥复录》二卷,毕懋芳,芳当作康)

  陈世竣,道。疏参郝名宦、罗汝先,削夺(按:事并见《剥复录》二卷中)

  蔡国用,道。疏参赵兴邦,曲诋叶向高、孙承宗、赵南星等。

  邢绍德,道。疏参韩策、江先岸,削夺(按:江当作汪)

  李光春,道。疏参叶向高,备极诋毁。

  吕下问,部。黄山一案,同许志吉激成徽州民变。

  以上二十一人,俱应补入赞导,从重拟罪。

  田一甲,道。疏辨孙玮、涂一榛、李朴、胡忻等,因得罪门户,以致外转。有旨:俱著升京堂用(按:语详《剥复录》二卷中)

  朱之俊,任司业署监事,榜示通衢,有‘魏上公之功,在禹之下,孟子之上’等语。

  徐时泰,与孙之獬仅四年简编,躐升侍讲,主试顺天,中崔逆子铎。

  陈其庆,与张士范,亦由简编躐升侍讲,主试应天,中应秋子周录。

  张士范,应天乡试题,出‘见而民莫不敬……’五句。以至圣颂逆奄,侮圣极矣。(按:以上四条,并见《剥复录》五卷中。)

  陈盟,浙江试题,出‘巍巍乎……’三句。‘文王以民力……’四句。既颂逆贤以尧,又颂逆祠以灵台、灵沼,谄谀极矣。

  曾楚卿,纂修《三朝要典》。

  姜逢元,同前。

  余煌,同前。

  朱继祚,同前。

  华琪芳,同前。

  张翀,同前。

  杨世芳,同前。

  吴士元,同前。

  (按:以上八人并见《剥复录》三卷中。)

  李光祚,侯。擒武长春案,颂美逆贤,请封魏良卿肃宁侯。

  李起元,同前。

  王永光,本兵。同前。

  张惟贤,公。宁远奏捷,颂美逆贤,请加封魏良卿等公侯伯爵。

  王在晋,尚书。同前。

  林宗载,科。同前。

  吴宏业,科。同前。

  段国璋,侯。同前。

  常允绪,侯。三殿工成,颂美逆贤功勋。

  李觉斯,三殿工成,颂美逆贤功勋。

  庄起元,以辽船顺风,颂美逆贤。

  李国𣚴,以殿工辞恩,颂美逆贤。

  苏茂相,同前。

  汤国祚,侯。捐赀助祠,祝颂有词。

  李守𣚴,伯。同前。

  袁爌,乙丑进士,丙寅躐升少卿,非附珰党何由速化(按:爌,《剥复录》作熿,未知孰是)

  以上三十人,俱应补入谄附定罪。史永安、张凤翼、梁应泽、袁宗焕、李诚铭、梁世勋。

  以上六人,亦俱建祠,但与诸奸宜减等论。”

  定逆案者,辅臣韩爌、李标、钱龙赐、周道登,冢臣王永光,宪臣曹于汴也。当大憝斩除之后,自应穷治其党。上以副圣天子错枉之权,下以昭千万世人臣之戒。《春秋》之义,首严乱臣贼子,而必先治乱臣贼子之党,法至严也。王永光业已本兵颂美矣,以颂珰之人为定肘珰之案,谬孰甚焉。且也,杨世芳为蒲州公也戚,薛国观为沈惟炳也友,俱邀恩一面之网。于是同事者皆援例而□□,议操法纪,以佐圣天子者,固若是耶!即就案中论之,亦实多可商者。人臣非有大功,不许封公侯,此祖制也。所司朦胧奏请,当该官吏及受封之人,皆斩律也。今逆孽魏良卿斩矣,而奏请三封之周应秋,何以不辟?交结内官近侍人员者斩,谋杀人造意者斩,律也。而显行通内之霍维华、孙杰、冯铨、邵辅忠,罗织熊案之徐大化、杨维垣,何以末减也?又律:上言大臣德政者斩,何况阉寺?而首建生祠之潘安祯,何以幸免也?又律:子孙骂父母者绞。此就愚氓言也。刘志选、梁梦环,甘作鹰犬,直攻懿安,忍下华歆之毒手,显行成济之操戈,怀奸如此,骈斩何疑?而仅拟一绞,何以平人心也?《三朝要典》,明为逆贤爰书矣,而纂修之曾楚卿、朱继祚等,何以竟格外也?捐助之楚藩勋臣,建祠之梁世勋、李诚铭、郭振明,捐赀之李守锜、汤国祚,颂美之张惟贤、常允绪,独不可奏请处分乎?黄立极等,身入纶扉,而满朝颂德,遍地生祠,不闻诤正,焉用彼相!顾秉谦位居首辅,而播恶成祸,皆出其手,区区赎徒,遂足蔽其辜乎?至闲住一款,为居官不职者设耳。诸人既属逆贤私党,岂容复厕衣冠之末?而犹以不职之例列之乎?草莽放论,窃谓刘志选、梁梦环,应照崔呈秀决不待时,妻孥没入,家产籍官。其通内显著孙杰等,熊案主谋徐大化等,与首开祸始之顾秉谦,请题三封之周应秋,首建生祠之潘汝祯,应照吴淳夫等监候处决。其僭谀在天之来宗道,叩首九千岁之黄运泰,尧天帝德之李精白,哭争《要典》之孙之獬,与原拟充军之阎鸣泰等,俱应改发边外为民,仿古投诸四夷,以御魑魅之议。其原拟赎徒张我续、郭尚友等,应改充军。王点上梁不出,犹知羞恶,应仍入为民一项。其赞导漏网张枢、袁鲸等,纂修《要典》曾楚卿、朱维祚等,试题颂美张士范、陈盟等,建祠颂美史永安、张凤翼、梁应泽等,颂美漏网王永光、苏茂相等,申详生祠司道张维世、宁三翰等,与原拟闲住黄立极、房壮丽等,俱应改为民。其楚藩与勋臣郭振明等,应题请停爵革禄,用是示惩,袁崇焕尔时虽云边功,亦应题明请旨定夺。内吕鹏云虽中旨京堂,而即乞差自远;姜逢元阁笔一叹。随遭斥逐。二人应与开释,许其自新。蔡善继、梁廷栋、王尧民、曾樱、石万程,应加优擢,为守正不屈者劝。夫如是,庶乎得刑罚之平矣。

◀上一章 全书终
先拨志始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